•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界主之上
  • 正文卷 第三十八章 界主之上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铎娇目光盯着徐天裘。

        “此事原已在折子上说过了,不过相较于往年,这次贡品羊绒还是太少了些许,品质也不是很高。”徐天裘多看了铎娇一眼,又淡淡道:“但我大汉不会做那刁钻苛刻之事,如此有失气度。所以派遣我等前来亲自摘那羊绒并加以筛选,望殿下应允。”

        “好说,允了。”铎娇眼神一时间闪过无数思考,然后微微一笑道。

        自此,一场剑拔弩张的朝会便结束了,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关于结果还算圆满。

        只是还有不少滇国朝臣心里都暗暗不爽。

        那进贡的羊绒并非是普通羊绒,而是高山上的雪羊之绒。这雪羊并非家养,根本驯化不了,且个头极小,故而每一头能够采集的也不多。再加上季候性等种种原因,每每一年下来能够采集的羊绒,也就那么一茬。

        这一茬,不多不少,刚好能够与丝绸相搀,编织一件衣裳,非但暖和温软,更有飘逸异彩之姿,是人间最为奢华之物。就因为此等珍贵,整个滇国,除了摄政王焱珠长公主拥有一件外,更无人独有。

        每每采集雪羊绒都是最为艰险与辛苦的事,所以如今这汉使还要更多,未免也过于贪得无厌了。只是和如今商税之事相比,也不过是小事罢了。这商税之事落定,接下来大滇国便会在国情上都好上许多。

        如此,此要求虽然过分,却也能忍。

        ……

        朝会结束后,铎娇便在一群宫女和曦云的簇拥下走回书房。

        “殿下,请留步一谈。”那徐天裘竟然追了上来。

        可惜铎娇对此人一点好感都没有,示意了身旁曦云一眼,未作任何停留就走了。

        “自重。”曦云拦住了徐天裘追去的路,目光阴冷冷,就像寒冬腊月的阴云。

        徐天裘尴尬的笑了笑,自知在这雍元城内,还不能肆无忌惮。多看了一眼铎娇的婀娜背影,凝视着直到铎娇消失,这才转身离开。只是转身之后,目光之中那莫名的自信又增添了不少。

        适才朝会,那是徐天裘第一次见到铎娇。

        只一眼,他的心便落在了那上面。

        因此整整一个朝会,他都在观摩,越看越觉得铎娇相貌精致,气度非凡,便是他心中所要追寻的那般女子。他如今年已入而立,可因家学缘故,再加上本身相貌才学兼备,自视甚高,还未娶亲。

        “这铎娇,我非娶到不可,即便那是滇国王女又如何?”

        ……

        徐天裘走到皇宫外面,年长的赵松明正在等候,身后是华贵的马车,奇怪的是并不见马夫在何处。

        见了徐天裘过来,赵松明连忙上前抱拳一礼,欲言又止:“公子……”

        徐天裘挥了挥手,脸色有些不耐烦,看也不看赵松明一眼便往马车之中一钻。

        至此,赵松明连忙上前,熟练地扬起了马鞭,熟练催使起了马车来。

        ……

        “殿下,那些汉臣去摄政王寝宫了。”片刻后,曦云过来,懒洋洋的禀告铎娇。

        “嗯,这才对,来了滇国岂有不见正主之理。”铎娇微微一笑对曦云说道。

        “所谓朝廷,在我眼里都只是凡俗之事,何其争之。铎娇,你既然拜入我师姐门下,当要好好修炼巫法,若是能成为她那样的修为,又何惧焱珠?”

        曦云这一说,倒也是提醒了铎娇。但现在她也是一心三用,既要在朝中保全自己,又多少要迎合焱珠长公主,更要挤出时间来沉淀修行巫法。

        曦云走后,铎娇目光之中的疑惑之色更重,似乎陷入到了某种强烈的不解之中。片刻后,她又提起了笔墨在纸上写写画画,似乎在验证理清某种思绪,某种猜度。

        ……

        会见汉朝使臣,这在整个滇国都是一等一的大事,任何人都不得怠慢,偏偏是滇国如今唯一的正主摄政王焱珠,倦怠得仿佛是一个永远睡不醒的美人,一贯横卧在自己月火宫铜雀台大殿的珠宝榻上,好像世间发生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似的。

        这一切,直到汉朝的两位使者正式来拜访。

        “大汉节度使赵松明,前来拜见殿下。”赵松明走到寝宫前,台阶下,恭敬一礼。

        口头道着大汉的官腔,手上行的礼仪却是一名武者该做的揖,看起来颇为古怪,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协调。

        其实这也难怪,这正史赵松明本身乃是天朝将军徐胜帐下一名武者。

        他因为家学渊源的关系,口才极好,这才能够被派遣过来胜任此次使臣一职,是徐胜麾下真正的心腹。不过在来之前他就知道,这滇国虽然小,长公主焱珠不光是摄政王,还是当今世道一等一的武学大家,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处于对强者的尊敬,这才行了这般礼节。

        但是,和他完全相反的是那副使徐天裘。

        赵松明还在拜见之时,徐天裘便找了旁边一张座位,一屁股坐下,大摇大摆地给自己倒上了一杯茶水,喝了起来。手指有节奏的敲打在杯壁上,发出清脆但焱珠听来却非常刺耳的声响。

        假寐的焱珠,冷然一笑。

        “区区王者境,不错,如此年纪便已达到,也确实有傲人的本钱。”只一眼,焱珠便看透了徐天裘的修为,言语之中淡然非常,就好像这根本不是个王者境,只是大街上的白菜,她卖菜时随便抓了一把般随意。

        “呵呵。”徐天裘轻轻一笑:“长公主殿下,你见过多少我这年纪的王者境?”

        “公子几多年纪?”焱珠漠不经心的问。

        ”三十一!”

        “年少狂士,却不多见。”

        见此情形,焱珠心里转念一想:“这小子,无非仗着自己有些家世罢了。不如问问,这小子到底什么身份,这正史实力与他也相差无几,可为何这身份却相差那么多。”

        一念至此,焱珠便又问道:“本王不理朝会之事,朝中之事,尔等尽管与王女铎娇去说,不用特意拜会与我,送客吧。”

        “王女?铎娇?”徐天裘玩味着说道。

        “怎?”

        “殿下,铎娇王女我已见过,甚是仰慕,奈何她性格直率,不知殿下可否做主……”

        焱珠闻言一下子听出徐天裘的举行,大怒,顿时坐了起来,掀开床帏,走到徐天裘面前,一双漠视天下的深瞳犹如神明般,凝视着徐天裘,道:“你……好大的狗胆,纵然是你们汉朝的皇帝,也不敢如此对本王说话,更何况还敢出言羞辱……”

        “呵呵呵呵呵……汉朝皇帝不过一弱冠小儿,自然不敢这样,但我却敢说。”徐天裘随之站起来,毫不畏惧的迎视焱珠。

        两人修为,犹如天地沟壑之差距。

        但徐天裘的目光,却充满了一股由内而外散发的傲然。

        “好大的口气。”焱珠冷笑一声,等着他的下一句,若是不满,丝毫不怀疑焱珠一掌轰下,将其覆灭在此的威严。

        “我师尊是罡震玺,我是两百年来,唯一的亲传弟子!皇帝见了都得给七分面子。殿下,这个理由够么?”

        罡震玺?!这个人的名字一出现,

        刹那间,焱珠眼神闪烁,眉宇间五味纷陈,面色极为复杂。传闻此人在一百年前已由界主境晋入神人之境,是一尊极为强大恐怖的存在,但不知又因何消失无踪迹。如今算来,也有**十年没有他的传闻。

        稍许沉淀心态后,焱珠再次冷笑。

        “我何以相信你不是在此信口雌黄?”

        “早就听闻殿下修行炎火之类的武学,因此此行出使滇国,特意从师尊那讨要了一件宝贝,就是为了此刻献给殿下!”

        徐天裘脱手而出,便是一枚红彤彤犹如贝壳形状的宝物,飞入焱珠之手,顿感炎热无比,一股金石灵气传入经络。

        “此乃炎贝火纹石,从地脉深处所得,非神人不可取,可助殿下修行神功!”徐天裘淡然笑到,他已看出,焱珠手持这枚宝石后内心挣扎动摇,于是又趁胜追击道,“我师尊罡震玺,曾为海国国师,又入汉朝为官,修为高深莫测,早在百年前就已悟透神人之境,消失在朝野之中。而今,又百年过去,定已领悟到天地玄机,武魂之力,成为大汉镇国之强者。当年他的徒子徒孙们,无一不是当世绝顶高手,譬如说,徐胜将军麾下的九头尸鹫,便是徒孙之一,端的是极为厉害!”

        焱珠虽不知道九头尸鹫是谁,但见一旁赵松明虔诚至极的目光,便已经确信,这徐天裘身份确实非凡,极有可能是罡震玺的亲传弟子。否则,又怎能做到随意就送人一块炎贝火纹石这种珍贵之极的宝物。

        焱珠面上,缓缓涌起一丝温和之意。

        “来人,上茶。”焱珠看了眼徐天裘朗声道。

        不久,滇国皇宫最好的茶水便被奉献到了他面前。然而这对于徐天裘来说,也似乎是应得的,他根本不在乎这些,对于他来说,摆在面前的就像是一场买卖。

        “殿下,我说,你侄女铎娇姿容非凡,许配给我如何?我师尊你也应该知道,只需要我说上几句,此事一旦成了,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相信他老人家也愿意为您指点解惑,武学更进一步。”

        焱珠避而不答,过了会儿,呷了口茶道:“王女铎娇,颇为自强,在我滇国之内,受众臣拥戴,难得徐公子有心,这次羊绒之事我便让她陪你去。至于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本事。”

        “哈哈哈哈……好,我要的就是这句话。如此,多谢殿下了。”

        徐天裘说罢,拍拍裤子便与赵松明一同离开了铜雀台。

        ……

        这时,侍卫长珑兮出现在了焱珠身边,为焱珠披上了一件衣服。

        “殿下,这汉史未免也太过张狂了,区区副使焉敢如此,简直目中无人。”

        焱珠无奈一笑,摇了摇头:“张狂又如何,他是罡震玺的亲传弟子。再说,刚才我接过他投石问路的这块火纹石,便测知此人是天纵之才,天赋不在我之下。铎娇若真嫁给她,就按照祖制剥去继承位吧,这样更好!”

        珑兮虽不知道罡震玺是何人,但长公主所言她却清楚不过。长公主无意让铎娇继承大统,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方法。

        “传令下去,明日让铎娇亲自带人去摘雪羊绒,此事不得有误。”良久后,焱珠忽然道。

        ……

        翌日,一支去采摘羊绒的队伍自皇宫出发,使向了冬岭山。

        在那里,有一支隶属于滇国的部落,那就是冬岭山部落。

        这是整个滇国人数最少也最为贫寒的部落之一,由于海拔很高,地处极寒,常年的风吹日晒让大部分人的皮肤就像秋天的苹果,有着浑然天成的一抹红色。但也正因为如此,此处的人常年生活艰辛,早就了一身强壮身躯。

        远观冬岭群山风景,最远处的地方是天,下面是地。地与天之间是一座座峰顶尖锐的高山。这些高山外形嶙峋,似刀削斧砍而成,峰顶白雪覆盖,一只只山鹰盘旋着,画面悠远而宁静。山下除了一条肉眼可见的河流奔流不息,便只有广袤的草原,许多白色的小点点便是放牧的羊群。

        只是那羊群并非雪羊,而是寻常的家羊。

        行进途中,少离、无涯和汉使及随行军队,骑马而行,浩浩荡荡,足有百余人。铎娇掀开了马车帘子看了一眼,满脸都充满了愉悦,这景色令她心旷神怡。至于马车内一角,曦云正在假寐。

        不久之后,一行人马便到了一个圆润的山坡上,这里面布满了栅栏,栅栏里是一座座皮制的帐篷。帐篷有大有小,紧挨在一起,看起来好像是个帐篷王国一样。

        这里就是整个冬岭山部落了,“你们是什么人?”看守栅栏大门的冬岭山战士拦下了众人。

        由于先前并未进行任何通知,此刻忽然前来对方自然十分警觉,在铎娇、少离亮出身份后,众人便受到了族长哈鲁的款待。铎娇早就听闻此人力大无穷,战斗力非常之高,这次见面,果然是个雄狮般威武的猛汉。

        因为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不久后便天黑了。

        部落的厨师们一阵手忙脚乱后,拿出了最好的酒与牛羊肉来款待这滇国至高无上的王子王女,以及来自天朝的上使大人。

        夜晚篝火,载歌载舞,是迎接客人的大欢愉时间,徐天裘却又来找铎娇。

        烤火的铎娇眉头微皱,思忖后,便答应了。

        不久,两人一同走在了壮美原野上,远方暗沉好似海上的逶迤巨浪,看不见云舒,又见不得云卷,便是乌黑渐暗中又透着一股洪荒原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