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 少丞的信
  • 正文卷 第三十六章 少丞的信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他徐蒙身为武学大宗师末期的强者,好歹也算是一位骁勇之人,此刻空气中流淌着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就像一根根银针扎在皮肤上,刺痛无比。

        然而此刻,易少丞微微一笑,手一甩,枪再次化为银龙飞出。

        铿锵!

        银龙像是受到什么外力的影响,飞至半途突然下坠,这股压力顿时消除。徐蒙终于深深吸进一口气息,不免心中胆颤心惊。

        紧接著就听到人群外面传来一阵雷霆怒吼。

        “其中有诈,徐将军速速下来!”

        徐蒙匆忙醒悟后连忙朝台下暴走。一边走,一边朝易少丞骂道:“你这家伙不知道使了什么诈?今日我暂时饶你狗命!”

        这常山郡本就是他徐家地盘,他徐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谁管得着。

        而易少丞确实心中一动,四下巡视,未发现人形,当即知道了这人定然是个高手,同时也明白这是有人来捣乱了。若是他所料不错,这声音当在数百米外。对于高手来说,这个距离近若咫尺。

        所以,留给他拿下这份礼物的时间并不多,也只有三息。

        易少丞微笑着,眼神一凝,随后就见易少丞的身形绷直犹如一条直线,瞬而即发。

        这道残影就像劈出的剑光,在场地边缘截住了徐蒙。

        “找死,吃我一刀。”徐蒙吓了一跳,连忙甩刀劈出。

        情急之下,自知无多少胜算,所以徐蒙只是想用此刀来争取时间罢了。他知道,这一刀越强,便能支撑得越久,于是,这刀便凝集了一个巅峰武学大宗师全身力量。这一刻,整个场地之中卷来一阵风暴,狂躁刀息充斥其中。

        易少丞不躲不避,一拳挥出。

        这一拳。

        白芒绽现,就像出洋之日,在海面上形成了一股温暖的气息,旷古烁今。

        咔!

        铁拳长驱直入,轰断徐蒙拦在胸前的刀柄后,五指再进,又碎胸腔!

        当这温暖的感觉被易少丞感受到时,他便知道,徐蒙已死!

        但易少丞的速度太快,一击必杀的力量霸道无双,连自己也无法收住,只好全部打在徐蒙的体内……当易少丞就像是从徐蒙身躯中钻出来一样后,徐蒙的身体再也无法承受易少丞的拳力,“砰”地一下子炸裂开来,变成了赤红色的一地浆体!

        百姓随从们惊愕无比,不少人当场吐了出来。

        易少丞没有动身,收回拳头凌空一抓,但听得一阵嗡鸣,砰地一下那块大石头便裂了开来,长枪飞射,咻一声落在了易少丞手中。

        易少丞转头看向了远处,几乎同时,一面黑森森的影子从人群外围飞来,那身不合时宜的黑色衣衫就像是幽暗蝙蝠的翅翼。因抖动而发出古怪的咚咚之声,压抑得全场人无法呼吸。

        “我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啊!!!你、你实在该死!”

        这怪人这声音嘶哑,绝望,怨愤。立刻让人觉得这是具活着的尸体,散发着一股活人不该有的阴冷腐朽的气息。

        易少丞缓缓转过身,左手执枪,靠背而立,这双剑眉如此冷漠,似乎并没有因为击杀徐蒙而有半点喜悦,相反,他就这么冷冷的直逼对面枯槁老者,面色转为冰冷。

        “你,来,了。”

        没错,当年在袭杀骁龙那群人当中,其中功力最为卓绝之人,便有他一个。

        这人外号叫九头尸鹫,人如其名,据说他有一座煮肉鼎,取人心肝烹制食用。早在这之前,项重就把这批人的素描,挂在骁龙宅中。因此,每日易少丞都能见到他们的容貌,牢记他们的姓名,时时刻刻提醒自己。

        当九头尸鹫刚刚站稳之时,易少丞就动了杀心。

        手腕一转,枪头寒光拧动。

        九头尸鹫目光瞥了一眼地上徐蒙的“尸体”,皱皱眉头道:“骁龙,过了这些年,你比以前更强大了,杀意也更凶猛。但你注定要死!现在,我奉徐将军之命,前来缉拿你归案。”

        “那你就来吧。”

        “找死!”

        九头尸鹫狭长的眉毛一张,瞬间将整个精气神提升到极致状态,顿时一股飓风朝四周横扫,飞沙走石之际,人们纷纷用袖口遮住眼睛。

        “你们两个不得在此斗殴。来人,给本官抓了,押送京师……全凭圣上裁决。”

        百姓让开一条道路,一文臣模样的官员走了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郡丞纪绝。纪绝岁是个文臣,但这一吼却如洪钟嗡鸣,整个校场一下子安静下来。在他身后突然出现近百名带刀护卫,从周围的房子、墙角中钻出来,快速朝校场方向涌来。

        “纪绝!将军府办事,你也要插手?!”九头尸鹫阴森道。

        “此地是本官所管辖,本官路过,有何管不得?”纪绝声音威严道。

        “这纪绝也是条毒蛇,带了这么一大般护卫,还自称路过此地?哼,气煞我也!”九头尸鹫冷哼一声,心里已经摸透七七八八。他放下杀气,笑了,阴阴地看着易少丞道:“骁龙……京师虎牢,我定亲手将你挫骨扬灰。”随后又狠狠的瞥了一眼纪绝,恶毒之至的道:“我有一座煮肉鼎,莫要找死入其中。哈哈……哈哈哈,肉真香!”

        说罢,九头尸鹫鼻子嗅了嗅,趾高气昂的走了,人群中何曾见过这等恶魔,躲都来不及。

        纪绝看着九头尸鹫的背影,走到易少丞面前,道:“将军……随我走。”

        “多谢郡丞。”

        “当年若非是将军相助,我又何能活到今日?将军请……”纪绝在易少丞面前,一改官威,语气非常尊敬。

        “纪绝,你赶来的倒是正好,当年将军一走,你便连这老宅都不闻不顾了。”项重一看连忙走了过来,冷冷一哼,很显然,这两人也都是老相识。

        “项兄莫要生气,当年将军失踪,我也在暗中调查,至于这老宅,人走楼空,将军也无家人,我……”说道这里,纪绝抱歉地看着易少丞,易少丞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从怀中拿出了一封信,交给了纪绝。

        “将军,这是……”纪绝看着外面的封皮被封的严严实实,有些疑惑的道。

        “将军,这个……”项重皱眉道,从他的面色来看,很显然极为看重这东西。

        易少丞目光扫视两人后摇了摇头:“与其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家兄弟,交给那李水真我还不放心。”

        项重一听恍然大悟,连忙点头道:“将军说的是,如此倒是最好。老纪,这可是好东西,将军想到你当官那么久了,也应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回去之后,将此物秘呈给圣上便可,然后就等着好消息吧,你一定会连升数级!”

        “嗯?”

        倒是项重,看着这东西更为疑惑了。

        “将军,不知纪绝,可否知道这此中之事?”

        项重连忙摇头严肃道:“老纪,这里面的东西只有一人能看,那就是当今圣上!你千万不能看,否则会引起杀身之祸。”

        ……

        说是将人抓起,实则纪绝当然不会这么做。

        当天夜晚,纪绝文书一份。这是一份写了骁龙所作所为起因经过结果的奏折,并且还将生死状也放在了其中。同时夹带在里面的,还有另外一份东西,那就是易少丞给他的信件。做完这一切,他就安静等着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过了之后不久,朝廷一份文书下来,他纪绝果然升官了。

        而且这一次升官,连升两级,且其中原因并没有说明。这种情况对于旁人来讲,自然是羡慕不已,因为按照大汉律令,这已经算是皇恩浩荡,破格晋升。其中说明的不光是破格,而是人已进入圣上法眼,即将得到重用。

        纪绝何尝不惊讶?

        不过惊讶归惊讶,他却知道,越是如此,越要按耐住好奇心,不要去探知那封信的秘密。

        他不知道的是,他这份奏折一出现,便在朝廷引起了轩然大波。

        当天夜里,徐胜便被叫到了宫中与圣上秉烛夜谈,至于内容就不得而知了。但那天晚上,很多人都听到了徐胜老将军最初的咆哮、愤怒与痛苦,然后好像圣上忽然间扔给他一个东西,一切不甘都戛然而止。

        事情一直到子时,徐胜才迈着步伐走出宫中。

        他的脸色很复杂,既悲伤,又欣喜,还兴奋,仿佛是疯了一般。

        在他走后,一黄门太监也悄然出了宫。马车在宵禁的城中静默前行,最后进入了一家官家勾栏,在勾栏某间包房内,太监见到了自己要见的人——李水真。

        他在李水真耳边呢喃了几句,李水真面色大变。

        “你说的可是真的?”

        “大人,大致如此,在下先行告退。”太监匆忙离开了青楼,一路走马观花看男欢女爱,各种嫙妮声充斥于耳,待得出门上马车时,他眉头已经很忧愁了。

        至于当日在朝中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李水真,也似乎没了逗留心思,撇下了等待已久才等到的相好回到了府上。

        不久后,夜深宁静,天下死寂,普天灯火全灭时,一只铁翅鹞子从李水真书房的窗口飞出。

        数天后的朝会上,关于滇国加税一事终于有了商议结果,皇帝最终决定听从了李水真大人的建议,打算派遣一队使臣前去滇国一探究竟。但此事微妙之处在于,正副使的人选,却是老将军徐胜亲自定的。

        而滇国在得知此事后,举国上下,心怀忐忑地开始准备迎接这支天朝使臣队伍。

        ……

        “将军,好消息啊。”骁宅之中,项重粗着嗓子兴奋地穿入骁龙书房。

        易少丞正在黑白棋盘中,自己与自己杀着。

        闻言,抬头看向项重。项重是抱着他的银枪闯入的,这杆枪仿佛是他的依靠,又像是真正骁龙的灵位。

        “朝廷敕命已经下来了,从今天开始,将军便可正式任职。就如将军所预料的那般,这给的果然是一份闲职,而那徐胜,似乎也没有任何为难将军的意思。”项重汇报道。

        易少丞手下棋子一拍,抬头对项重道:“这,你可就错了。徐胜亡我之心,难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