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三十二章 隐藏至深
  • 正文卷 第三十二章 隐藏至深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少离正赶去御书房的路上。

        自从他的父王滇王去世后,这御书房便很少来,一路走廊也极为清幽,一个侍卫都没有。

        在去御书房的路上有一条小道,这条小道知道的人不多,他经常抄这里走。

        小道中间是一片空地,只要穿过这片空地便能很快到御书房了——身为王室最核心的成员之一,他虽然玩世不恭,却极为清楚姑姑的脾气,也很明白姑姑最讨厌等待这件事。

        以前有个权臣自视甚高,让姑姑多等了半盏茶,结果就被姑姑生生打死了。

        自那以后,只要是姑姑的诏令,就算是重病也得从床上爬起来,去指定的地点提前等。

        就在他走到空地时,一道锐风忽然从脑后袭来,少离当下旋身反手一掌。

        砰!

        两掌相碰,声音巨大,少离倒退几步还没站稳,便感觉拿到锐利的风劲再次袭来,当下知道不好,连忙举掌应对。

        假山群中,只见少离的掌越来越快,周围好像有个模糊的影子飞来飞去,从四面八方纠缠着少离。渐渐地,少离的出掌也打出了残影,他的额头也冒出了细密汗珠。细密汗珠逐渐变成了豆子大小,颗颗滚落,飞洒。

        直到少离终于支撑不住,被那一掌拍得飞了出去,撞向一座假山的尖锐。

        那道黑影又不知何时飘到了少离身后,按着他的背部将其轻轻制住,然后慢慢沉落在地面之上。

        少离连忙挣脱回看。

        这一看,便愣了,随后仿佛看到了世间最为惊恐的事,连忙半跪道:“少离恭迎姑姑。”

        “你还知道我这个姑姑。”焱珠笑了笑,“你可知道,这只是我百分之一的力度,你竟都支撑不了。”

        顿时,半跪在地上的少离浑身瑟瑟发抖了起来。

        “少离……少离岂会忘记……”

        “没忘记我这个姑姑,倒是忘了我这个姑姑告诉你的话,是吧?”

        “少离不敢……”

        “你是不敢偷懒,还是不敢和宫女偷欢?”

        王子少离一言不发,汗水滴滴答答落在地上,很快汇聚成了一滩水渍。

        “原来修为达到二品宗师,也难怪你敢如此。哼,起来吧。你不是喜欢玩吗,也可以,年底的阿泰选拔上,你若能够赢得阿泰称号,那么日后你如何我便不再管你。”说罢,焱珠往地上丢下一本书就走了。

        少离站起来,后背已经湿透。

        他捡起地上的书看,发现这本书原来是汉朝的武学秘笈,令他惊诧的是,这本秘笈竟然还是之前他那五个师傅说过的最适合他却早已失传的那套功法。

        但得到这本秘技的少离并没有一丝开心,相反,一股莫名的悲愤之意涌上心头,少离握着秘笈一拳砸在了假山的尖锐上。

        砰!

        这座一丈高的假山与秘笈一同被轰成了碎渣。

        “我绝不要任何人的施舍!”

        若是他五个师父在此,必然会惊诧到无以复加,因为这样的拳劲根本不是二品宗师的修为,而是一品,而且还得是晋入一品很久、将力量修炼得滴水圆融才行!

        ……

        元阳,就是窍穴中孕生的力量。而窍穴,任何人都有,遍布全身。习武之人和非习武之人的区别也正在此处。

        寻常人的窍穴中空外瘪,习武之人气血强盛,孕生元阳,元阳存于其中。待用时,便会抽取出来齐齐迸发,即便普通一掌都能开山裂石。

        滇国宫廷一角的小院里,五个怪老头正在给无涯悉心讲解着。

        也不知为何,无涯这段时日以来读书甚多,识字却没多少,道理也一个不懂,但是如此复杂的元阳修行之理他却一点就通。

        明白了之后他就觉得奇怪了,因为这个和他师父教授的好像不一样。

        如龙枪决的修炼,讲究的是浑身经脉做大道,元阳运行经脉中,气转雷霆,周天不断,无时无刻要让身体内的元阳之力运行起来,和这个修炼出元阳之后便要储存的说法,就如一静一动,某种程度上是背道而驰的。

        不过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对于无涯来说,这几个糟老头人长得古怪,脾气更古怪,他不惹他们,他们就能安安静静地教自己。他们教什么,他就学什么,每天换着样,学跟玩的一样,他也乐此不疲。什么拉弓用的“敛目牵牛力”,掷飞刀用的“巧蛇腕”,耍盾用的“百步身”,劈刀用的“连身风魔斩”,溜锁鞭用的“虬龙臂”。

        无涯并不知道的是,他修行的体质,学物的资质,进步的速度,同样让这五个滇国大宗师吃惊不小。

        ……

        滇国,王子少离宫内。

        又一日过去,这五个武学宗师来到了王子少离这边,照惯例教授年轻的王子。

        王子资质佳,先天又条件好,日日药浴洗骨涤身,什么东西一教就会,进步飞一般神速。可偏偏让他们无奈的是,王子每到这时候就开始耍赖、偷懒,用各种各样的手段推脱,什么一会儿肚子疼,一会儿口渴了,可把这五个老头弄得心里火大,就差憋出内伤了。

        可气归气,碍于这少年王子身份,摄政王亲自嘱咐,他们却又无可奈何。

        终于,其中一个急脾气的老头看着口口声声喊着腰酸背疼的少年,躺在榻上叫来宫女给自己按摩的样子,按耐不住了。想想那日摄政王对他们的许诺,想想他们追求了将近半辈子的王者境,他一步向前,抱拳道朗声道。

        “殿下,莫不是以为自己资质极高便可如此懈怠了?”

        “是又如何?”

        少离享受着宫女给自己喂的葡萄,细细嚼着,感受着那酸甜可口的汁水在口中爆溅四溢,满是香味,神情享受而**。

        自己就这个样,你们这群糟老头能耐我何?哼~

        “那老臣就直说了,殿下可还记得先前那野人少年?”

        “嗯,我皇姐的师兄呗,怎么样?”

        “资质卓绝,进步斐然。”

        “嘿,我就知道我皇姐她眼光好。”

        这老头本想以此激起少年的好胜心,不想却听到了这破罐子破摔的话,顿时一阵气急。

        “殿下,那少年在教授前,修为已有宗师境的初期,这段时日以来进步飞快,已经到宗师五品,这才多久?想必再过一段时日,就要将殿下您给甩得远了。”

        “哦~嗯嗯,不错不错。”少离眼神闪过一丝惊诧,但低垂眼皮下目光飞快转动,沉默了下后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极为开心,这把几个老头弄得不明所以,还以为刺激过了头,连忙瞪着眼紧张看着榻上少年。

        “几位老师,这样就好,你们继续给我努力教,用心教。”少离站起身来,郑重其声道。

        “这……”

        “不瞒几位老师,前些日姑姑来找我,告诉我,只要我能拿下年底选拔,成为新一任阿泰,那么她就再也不管我了。这当然和老师们关系不大,不过我却还知道,老师们如今面临瓶颈,姑姑她老人家对你们做了许诺,许诺内容我大概也猜得到就不说了。老师们这般激将劝我无非是为了这许诺之事,对么?”

        少离停下,目光扫过五个老头。

        老头们一个个互相看看,沉默不语,算是默认。

        “既然如此,我们来做一笔交易吧。”不等老头们说话,少离便继续道:“你们倾尽全力教师兄就好,但是最后的看门绝技都不准教他,只能教我,并且还要教我破解之法,如何?等年底之时,他便会顺利杀到最后,而那时我也能轻松摘到阿泰了。我成为阿泰,姑姑必然满意,满意之下我美言两句,再加上你们脸皮再厚一点,姑姑必然兑现承诺,如何?”

        几个老头都是武人,本就脾气耿直得很。再加上又是大宗师身份,常年身居高位,脾气更大更直,容不得歪。可正因为如此,他们在这件事情上从没想过另一种可能,而这种可能,王子少离为他们找了出来。

        细想一下,若按正常走下去,三十岁之下,那野人少年可真的会成为王子少离的劲敌。

        但若反过来一想,虽是劲敌,可不也是助力么?

        而且这个助力越强大,他们离预期目标也越近。步入王者境,那时他们追寻了半辈子的事,人的执念在此,一辈子只有一个,他们已半身入土,再不把握就来不及了!

        尽管这违背他们的脾气和心性……

        一咬牙:“成!”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在铎娇书房内,近似一幕同样在上演着。

        “师兄,你果然没让我失望,都到达一品宗师的境界了。”铎娇眼神激动非常,可是神情却依旧沉稳,举止也没少女般的一丝跳脱。

        “还记得我对你说得吗?”铎娇问道。

        无涯点点头,木讷的眼神回想了一下,用不流畅的语言说道:“隐藏,不告诉。”

        “嗯。”铎娇松了口气,“只要那几个老家伙都不知道你的底细,就最安全不过了!”

        这世界上最大的森林是宫廷,危险的不是这宫廷里每一个披着人皮隐藏**的人,而是一个个心如厉鬼的猎人和他们设下的巫术陷阱。

        所以,漫步其中,景色风景固然好,可也得无时无刻不小心翼翼。

        如此之下,她对无涯的这份信任,便显得尤为珍贵了。

        这时候,一阵风从外面吹来,风中夹杂着湿气,冷得铎娇打了个寒颤。

        “看来要下大雨了。”铎娇打开窗,看向远方,这个方向是东方——

        铎娇不知道的是,自己的那一份商税奏折批复下去,很快引起了汉朝的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