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照被强吻
  • 正文卷 第二十四章 照被强吻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青海翼衣带随风飘舞,额头青鸟双翼扑动宛若飞翔,她的眼神透着一股傲视天地高远的孤寂,呼呼风声存在只是为了衬托她的存在。

        至强者,界主境。

        此时青海翼就像是一座处在风暴中央的冰雪女神,冷漠的问到:“易少丞,焱珠长公主乃是滇国当下第一强者,你觉得——如果连我都无法保护王女,你又是否能做到这一点。”

        易少丞内心微微一触,他无法反驳。

        毕竟,自己王者境与她的界主境界相比,等级差距实在太大了。

        这是云泥之别,是天地沟壑。

        “我又怎么知道你会一心一意的帮助铎娇?”易少丞不甘问道。

        “我以鹤幽神教巫女的身份向你保证,一定活着带她回到滇国宫廷。”

        “她到了宫廷又能怎样?你能保证她的安全吗么!?”

        “我会在滇国皇庭的众臣之前,验她血脉,证明这是先王子嗣——那就没有人可以伤害铎娇。然后我好好培养她,我要让她终有一日亲手除掉焱珠,因为焱珠长公主是祸害先王的罪魁祸首。我知道这很难,很难,然而却没有第二条路让你选择,也不能让我选择。”

        青海翼的一字一句,都非常坚定。

        “你看!”

        青海翼又用手一挥,许多宫廷内发生的画面,瞬间从易少丞眼前滑过……这幅画面由许多镜头组成,易少丞脸上先是惊讶,后来越看越明白。

        最后一个气质神俊的君王面孔,落入了易少丞脑海里。

        “原来是这样……这是滇王战死的场景?他的容貌果真与铎娇有些相似……现在我明白了,当年你就是用一种法术,得知铎娇没死,而且就藏在河畔镇。但你作为堂堂大巫女,却只知道每日修炼而不来找我,这是为什么?”

        易少丞心里面许多疑问,终于因为这些画面而得到了解释。

        当年铎娇不见被自己救后,不久,青海翼就通过一种手段找到自己,她远远观察着。

        滇王也很清楚铎娇尚存于世。

        但无论是青海翼还是滇王,都没有担任起保护铎娇的职责,而是全部交给了易少丞。

        时至不久前,滇王战死,临死前青海翼再次接受委托,要带铎娇回宫。

        易少丞一丝冷笑:“好一个大巫女,好一个亲生父亲啊,你们……让我太失望了。”

        “因为我信任你,可以做一个好父亲!这些年来,我和滇王一直在暗暗保护你们。但滇王死后,焱珠再无约束……她已执掌滇国兵马,朝野遍布爪牙。这局棋盘,我们已快到无子可下的地步!”

        青海翼看着易少丞,也不知道她是出于欣赏,还是赞许,但冷漠的眼眸终于变得温柔了起来。

        她是冰雪女神,从来不苟言笑,都非常的严谨。

        此刻,这一抹风情太过惊艳,足以令众生醉倒,就连易少丞也觉得此时的青海翼,有着让人无法抵御的美艳。

        易少丞也看着青海翼,了然一笑,带着苦涩的问,“恐怕今天,你还打算继续利用我摆脱焱珠那个贱人,是不是……这个局,简直太完美了。”

        “没错,焱珠作为滇国第一高手,我要你挡住她……其余的交给我……”

        但是青海翼的话却在说到一半时被停住了。

        原来易少丞趁其不备一把将她搂住,在这丰润的嘴唇上狠狠吻住,大手也抚摸在她的脊背上。

        青海翼吓了一跳!

        这一瞬间脑海间空空一片。

        这多年来,何时曾有人敢如此放肆?他真是不想活了呀!

        “松开……啊,松开……”

        先是青海翼的失神,再到挣扎,接着就是易少丞狠狠挨了一巴掌,她顿时觉得头晕目眩,似乎从八千里云端的高空跌落下来。

        但这只是短暂错觉。

        他们同时从青海翼的冰雪世界回到了现实后,两人彼此间还只保持着一尺左右的距离,而青海翼的嘴唇上明显还留有易少丞的侵犯痕迹。

        青海翼目光要杀人了,强烈的杀意瞬间充满了整个房屋,她几乎是怒吼着说道:“你想死……”

        易少丞见状,却只是哈哈大笑,而这笑声又带着一股沧浪与悲愤。

        “这六年来,你说要我抚育孩子,没问题!你让我现在为你去拼命,也没问题。但你……总不能连找女人的机会都不给我。老子委屈了六年,你却只委屈这一次——哈哈,这才叫公平。你叫青海翼是吧,这次你给我布下一个必死之局,千万别让我活下来,因为,到时老子还要找你算账,这一次不嫌够,等到下一次见到,你完啦!”

        易少丞的眼神中,带着一种死地而后生的执着,也带着浓浓的挑衅和暧昧。

        是啊!

        凭什么你们滇王的孩子,要让我一个大汉子民来养育?

        白养了六年,占你这么一次便宜难道不理所应当,难道不理所当然?

        难道“下次见到,你完啦……”这句话过分?

        统统不过分!

        统统都应该!

        易少丞脸上的轻浮笑容,连他自己都感觉仿佛年轻了好多,就好像一下子回到了十八岁那年初到河畔镇时的状态——“小爷我,今天就这么办了!”

        而青海翼却是气炸了,她在一瞬间甚至想直接杀了这个该死的混蛋,然后挫骨扬灰,再用招魂瓶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端庄精致的面容,因为此般羞恼而微微发红,在修长完美身躯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动人。

        这又让青海翼多了另一种韵味。

        说到底,是美人,连发怒起来也都好看。

        不过青海翼虽恨透了易少丞,但最终还是控制了自己,面对易少丞怒极而笑,说:“好哇,易少丞,那我等着你,千万别让我失望,死在焱珠手里没担当!”

        恐怕就连青海翼自己都无法想象,她竟然还能挤出这种微笑——这当然是她在诅咒易少丞,千万别落在自己手中。

        但此时,这个男人却根本就不理她。

        易少丞默默蹲在睡着的小铎娇身边,她睡得很熟。毕竟只是一个六岁的小孩儿,今天这么一折腾,早就困翻了。洁白的小脸蛋就这么侧着趴在一张小板凳上,嘟嘟的小嘴,长长的睫毛。虽然她睡着了,但怎么看都觉得可爱中又透着一股调皮的神态。

        “丫头,爹还要给你买根头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