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焱珠来了
  • 正文卷 第二十一章 焱珠来了

    作品:《滇娇传之天悦东方

        青海翼这么做,便是释放了这些无辜的灵魂,至少他们不会被打造在神兵之上,成为罪恶的帮凶。

        时到最后,就见一个黑暗无比的黑色小人,从招魂瓶的瓶颈处往外爬,临到瓶口他仰头看了一眼青海翼,嘴角咒骂着,仿佛整个天地间都是自己的敌人——这个灵魂正是白羌族的白狼。

        青海翼见状冷笑,收回手掌的纯白之气,咒语也停了下来。招魂瓶立刻倒吸,又将这幽魂重新吸入。

        “既然你这么恶毒,那我只能以毒攻毒,将你炼化成一把诅咒兵器了。”

        青海翼显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她浸淫法术之道多年,莫说是炼制神兵,只要她有心对付这幽魂,办法多的是。

        “差点忘了,现在还要去做客呢。”

        青海翼站起来,拍了拍肩头积雪,再望易少丞已经快要被这漫天雪花,遮掩得看不到完整轮廓了。

        ……

        此时,距离河畔镇三四里处,冻结得严严实实的太阳河附近,零零散散的散布着羌族溃军。

        这可不是一群散兵游勇,羌族是半游牧民族,他们行军不像大汉朝,基本都是以百人团队进行袭扰,遇弱则食,遇强则遁,这也是草原上惯用的狼群战法。

        但是这支队伍,如今却如惊弓之鸟,

        剩下的还有两名千夫长为首,王子魂和王妃也在其中,他们带领众人围在滩涂附近燃起一堆篝火,大口嚼着半生半熟的烤肉,动作夸张的扬天喝酒,却一个人也没有说话。

        易少丞以杀神之名,消灭了大统领白狼,以及七八名百夫长级别的将领,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但是现在,他们却不能逃。

        羌人有羌人的规矩,这群人都是白狼的部众,白狼一死,就算回到部族也要受到重罚。

        王妃面如寒霜,火光掩印下显得有些红扑扑的,倒是增加了几分媚态,她也抿了口酒,陷入回忆后:“那个汉蛮子不知道是什么人,竟然能杀了江侍卫!”

        当时,易少丞从冰雕中暴走而出,先杀白狼,再以枪头弹飞两名千夫长,最后一枪锁住江一夏的命门,使其丧失进攻的能力。

        这场景实在太难忘了,王妃从逃回来的一路上早已回忆了千百遍。

        除了震撼之外,王妃还能记得易少丞的面容,她竟然有种想触摸那俊朗面孔和恐怖伤口的冲动。

        这不知为甚?

        其中一位千夫长打断王妃的回忆,问道:“王妃,你倒是说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回部族之中,那么我和阿木扎都要死。”

        王妃回过神,微微一笑,倾国倾城的美艳让这名千夫长顿时失神。

        “这个河畔镇早已没有任何守卫,如今只剩下那个男子和他的孩子。如果我们使用火箭突袭,定然可以报此一仇。到时候我要提着他的头颅,向族主请罪,原谅我这些年犯下的错误。”

        两名千夫长立刻用拳头贴在心窝,态度恭敬的应允了王妃的提议。

        可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大声喊道:“那是什么!”

        众人连忙从火堆边散开,就见冰冻的太阳河面上,一艘体积巨大的宝船,从西至东而来,高高扬起的帆布借着风向,快速前进着。

        这船的体积极其庞大,船首还安着用来破冰的巨大撞头,所以隔的极远也能听到冰层破裂的声音。

        众羌人惊恐,许多人没见过如此巨大的船只,震撼得连腿脚都有些发软。

        “不好,这好像是滇国的大船,你们看,那帆布上是不是五色神蟒?”

        “啊,果然是滇国皇族的帆船,我曾见过这种神蟒。这上面应该是滇国皇族!首领,我们怎么办?”

        然而此话刚刚落音,就见天幕上星火点点,一阵密集的火箭从船上飞梭而来。

        “叮叮叮叮”声瞬间将这个简易营地完全覆盖了,原来羌族士兵早已被大船之外派遣的斥候盯梢了,所以还没反应过来就遭遇团灭。

        少许几个身手快些的羌勇,惊恐得无以复加,他们朝原野跑去想要躲过一劫,但船首上却出现一排女性神射手,手中挽弓瞄准。

        一声命令之后,又是一阵密射,羌勇全部倒地,每个人都是头颅中箭。

        这群女性神射手弹无虚发,手段也极其凌厉凶狠。

        这时,方见一位容姿不凡的女子从船舱缓步走出,立于船首,淡淡的看着远方那营地扑朔的余火。

        她眼光虽淡,却难掩一股刀锋凛冽般的气息。

        这种眼神绝对的与众不同,仿佛自古有之,是神灵之眼,洞悉万古,无人敢迎而看之。

        这女子,便是六年前来到相同地方的焱珠长公主。也不知这六年她到底经历了哪些事,面容和气质都已有些改变,明显多了特有的威严。

        当年,她来此,是为了结果铎娇的性命。

        而这一次来,仍是为了相同的目的!

        “铎娇不能活!既然大巫女不想放过我,那么这次就一并端了吧。”

        青海翼的面容从脑海中一闪即过,焱珠却不敢麻痹大意,这个老敌人太狡狯了。所以焱珠长公主很清楚,只要暗中跟随青海翼,就一定能找到关于铎娇的线索。

        原是故地重游。

        只是心境两番。

        身为滇国最高的军令长官,焱珠遭遇这批羌勇完全是个意外,但此前她也收到了一些快报,得知这南源部族近日确实受到了一些袭扰,应该便是这群羌勇所为。

        “胆敢在我大滇国境内横行无忌,实在该杀!”

        但焱珠远眺的目光转而像是有些惊奇,就听她对身边一位女性护卫说到:“你去查看一下营地,那边似乎有些动静。”

        不一会儿,女护卫去而复返,带回惊恐无比的羌族王妃,她也不敢看着焱珠,低头不语。倒是一言不发却竭力抗争的王子魂,因为经历了太多,而越来越对羌族失望。

        “启禀长公主,这两人藏在尸体下面,所以躲过一劫。请殿下发落!”

        护卫说完,退到一侧,腰刀拔至一半,随时可对这两名俘虏行刑。

        焱珠好像生出一丝兴趣:“你是谁,抬起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