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二章童颜拜山
  • 第二章童颜拜山

    作品:《大道朝天

        峰顶的风有些凉,但没有呼啸的声音。

        崖下树林里的猿猴们也沉默了。

        安静无声。

        顾清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不好杀,或者应该再等几年。”

        赵腊月说道:“我们在进步,他也在进步,如果要等到能杀他再杀他,那要多少年?”

        顾清说道:“我算过,前面一百年我没有任何希望,但如果我能进入破海境,一百年后应该有机会。”

        他的语气很平淡,却有着令人动容的坚定感。

        哪怕是寿数远超凡人的修行者,又有谁以百年的时间段落来计算、筹备一件事情?

        赵腊月说道:“我也算过,最快要等到五年后,我才有可能超过他。”

        三年加五年便是八年。

        她不知道三年前井九在寒洞里对自己的评价,不然肯定会骄傲——当时井九对白早说,赵腊月只需要再过十年,、便能超过洛淮南,所以他准备用弗思剑传讯给她,让她十年之后杀了洛淮南。

        顾清说道:“仙家报仇,百年不晚。”

        赵腊月说道:“我是女人。”

        顾清苦笑无语。

        “而且他不死,我眼里的天地都不干净,道心蒙垢,根本没有办法破境入游野,那就更没有办法杀死他。”

        “明白。”

        赵腊月沉默了会儿,说道:“我不明白的是,中州派修的是正道玄功,如果这件事真是他做的,那他在修行功法的时候以何抱持道心?非但没有走火入魔,反而进阶极快。”

        顾清说道:“我也不明白。”

        赵腊月说道:“你家里可起疑心?”

        三年来她与顾清在神末峰里修行,一步未曾离开,想要知道世间的消息并不容易,更何况是洛淮南的事情。

        所有这些事情,都是顾清族里帮着打听的。

        现在顾清在家族里的地位愈发稳固,甚至快要追上顾寒。

        哪怕顾寒受到败于井九之手的刺激,已经于年前修到了无彰上境。

        因为井九死了,赵腊月还在,加上他留下的名望,神末峰前景极被看好。

        顾清现在管着神末峰的一应事务,包括那些猴子。

        家族当然会全力支持他。

        顾清平静说道:“我打听的事情很多,族里应该猜不到我们真正关心的是洛淮南一人。”

        林子里的猿猴忽然叫了起来。

        顾清说道:“小元来了。”

        赵腊月不再说这件事情。

        三年前那夜之后,她与顾清便再没有在元姓少年面前谈论与洛淮南有关的话题。

        不是怀疑他,而是他们已经猜到他的来历,不想牵连到他,同时也是为了保密,毕竟他们想做的事情太惊人。

        三年前那个夜晚,赵腊月与顾清便说过,他们不相信洛淮南讲的故事。

        上德峰应该很快便知道了这个消息,却没有任何反应。

        这说明,上德峰不相信他们的判断。

        更坏的可能是,上德峰相信他们的判断,却什么都不愿意做。

        脚步声响起。

        元姓少年来到崖畔,脸上带着意外的神情。

        “师父,童颜想拜见您,要见吗?”

        ……

        ……

        两忘峰很少出现别家宗派的客人。

        今天有位客人登上了两忘峰,崖坪间的剑光早已敛没。

        即便是客人,让他看到青山九峰的不传真剑也是不妥。

        更何况今天这个客人来自中州派。

        这是青山宗与中州派关系缓解的明证,但两忘峰弟子们还是有些警惕。

        崖洞里的气氛并不像两忘峰弟子们想象的那般紧张。

        童颜与过南山、顾寒、简如云还有马华见礼,然后坐下。

        双方神情都很平静,但不是陌生的那种平静,而是带着信任感觉的平静。

        “当年梅会的时候我们便说过,何时你们来青山作客,那才有意思。”过南山微笑说道:“今天虽然只来了你一个人,但也是良好开端,只可惜尤师弟与如岁都还在闭关,不然我们这边的人便齐了。”

        童颜看了他一眼。

        过南山做为青山首徒,与洛淮南在中州派的地位相仿,修道天赋自然不凡,却很少闭关修行,不然境界提升应该会更快。难道他就不怕卓如岁出关之后,抢走所有的光芒?

        当然,他明白过南山有很多事务需要处理,除了两忘峰还有天光峰的一些事务,最关键的是还有他们的事。

        他看着过南山认真说道:“辛苦了。”

        过南山知道他的意思,说道:“白师妹虽然不在,但她描绘的那些画面在我的脑海里依然清晰无比,你我两派有无数个理由交好,没有任何理由交恶,这件事情必须继续向前推动。根据白城传回的消息,雪国应该会安静一百年以上,冥部也暂时没有动静,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把人族内部的事情先整理好,以便应对将来的巨变。”

        童颜说道:“邪派势衰多年,短期内很难复苏。”

        过南山说道:“所以重点还是不老林。”

        童颜说道:“现在他走到了哪里?”

        过南山说道:“他离海边还有些远。”

        童颜说道:“四年了吧?”

        “是有些慢。”顾寒说道:“那个孩子的性情太执拗,又善良,很多事情都不肯做,很难得到信任。”

        童颜摇头说道:“我不这样认为,发自本心方为真。”

        一直没有说话的马华,笑眯眯说道:“我的想法一样,他表现的越执拗、越怪异,不老林越不会怀疑他。”

        童颜说道:“不错,但确实有些慢,或者我们应该做些事情帮帮他。”

        顾寒说道:“应该如何做?难道要我们帮他出名?不老林最不需要的就是名气。”

        童颜说道:“刺客的名声不在自身,在于目标。”

        听到这句话,马华眼睛微亮。

        童颜起身告辞。

        过南山说道:“请替我转告洛道友,莫要太过系怀那事,修道之人承载太多,会走的太辛苦。”

        童颜点了点头。

        顾寒说道:“童道兄准备去何处?”

        童颜说道:“我要去神末峰。”

        崖洞里安静了片刻,顾寒的神情有些古怪。

        过南山苦笑说道:“神末峰不见外客,你有何事?”

        童颜说道:“我去祭拜一下井九。”

        ……

        ……

        顾寒说道:“居然想去神末峰祭拜,童颜的性情还是那样怪,不过没那么冷了,不知道是不是输给井九的关系。”

        过南山看着他认真说道:“他可以这样称呼,但你应该称井师叔。”

        顾寒神情微凛,不敢争辩,说道:“记住了。”

        “我心里一直有个隐隐约约的念头,但一直没有抓住。”

        马华忽然说道:“他先前无意间说的那句话刚好点醒了我。”

        过南山看着他问道:“何事?”

        马华笑眯眯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过南山沉默很长时间,说道:“似乎可行,而且没有任何风险。”

        顾寒也觉得这个想法很妙,不解问道:“既然你想到了,为何先前不对童颜说?他与洛淮南是师兄弟,直接传达不是更方便?而且也更安全。”

        马华摇头说道:“正因为他们是师兄弟,所以才不能让童颜转达。”

        顾寒立刻便想明白了。

        童颜与洛淮南是中州派年轻弟子里的代表人物,无论感情再如何好,天然有竞争关系。

        更何况他们并不是同一个师父。

        这种情形下他们需要避嫌,任何可能引发对方疑心的事情都不能做。

        这种关系,就像他与神末峰上的那个庶弟一样。

        现在族里对顾清的支持力度很大,但他同样什么都不会做。

        那些不是根本,修行境界与师门地位才是真正的关系。

        “这件事情就不要告诉童颜。”过南山说道:“水月庵与果成寺那边也不要通知,我会直接询问洛道友的意见,如果他同意,那就着手进行,然后通知那个孩子。”

        ……

        ……

        童颜去了神末峰。

        青山弟子们很吃惊,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井九死后,神末峰仿佛再次变成禁地,赵腊月从来不下山,也不见客。

        悬铃宗少主德瑟瑟这次来观礼,昨夜在峰下等了很长时间也只等到元姓少年送来一把剑,只能失望地离开。

        然后他们知道了童颜上神末峰的名义是祭拜井九,想着当年梅会上的惊天棋局,以为自己懂了什么。

        与他们的想象不同,此时的神末峰顶没有两位天才隔着生死的对话,也没有追忆,一切很平淡。

        顾清带着童颜在峰顶的殿宇与崖洞里走了一圈。

        童颜说道:“我能不能看看井九的房间?”

        顾清说道:“师父很少睡觉,累了就在竹椅上躺躺。”

        童颜沉默了会儿,说道:“修行如此刻苦,难怪他能在道战上一鸣惊人。”

        顾清心想这该怎么和你解释呢?

        童颜走到崖畔,站在了赵腊月身后。

        “他平时真的不下棋?”

        “是的。”

        童颜没有再说什么。

        一片安静。

        微风轻拂。

        ……

        ……

        十余日后。

        赵腊月与顾清一道离开了神末峰。

        据天光峰传来的消息,她为了冲击游野境需要下山寻找一种极珍贵的药材。

        知道此事后,包括过南山、顾寒在内的所有青山弟子都受到了极大的精神冲击。

        这么快?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