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正文 第三十二章走火,然后入魔
  • 正文 第三十二章走火,然后入魔

    作品:《大道朝天

        很多人都觉得自己听到了一声野兽受伤后的嚎叫,却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来的。

        峰间的树林、云后的崖壁都一片安静。

        这声音仿佛直接在他们的脑海里响起。

        简如云也听到了这声嚎叫。

        他知道这声音来自何处,虽然柳十岁没有张嘴。

        隔着三百丈的距离,他也能够看到柳十岁脸上的愤怒和眼里的那抹决然。

        那抹决然的神情很快变成一朵微渺的火焰,艳红无比,幽异非常。

        柳十岁的身体散发出一道极其强大而充满荒野意味的气息。

        这一刻,他仿佛变成了一只远古的妖兽。

        柳十岁身周的空气高速流转起来,周遭一片酷热,仿佛有无数道无形的火焰正在喷吐。

        伴着嗤嗤的声音,那些随飞剑而至的云雾,根本无法触及他的身体,便被烧的干干净净。

        简若云的飞剑感应到了危险,准备斜飞离开,却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困住,不停振动,发出凄厉的呼啸声,拼命挣扎,却无法离开,停滞在石柱前的空中,就像是一只被蛛网困住的飞蛾。

        “妖火!”有人惊声喊道。

        维持试剑大会秩序的上德峰师长,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时刻准备驭剑而起,打开石林周遭的阵法。

        轰的一声巨响,柳十岁脚下的石柱再也无法承受那种高温与剑意的撕扯,溅射出无数石块与烟尘。

        那些石块与烟尘翻滚而前,将随简若云飞剑而至的云雾击散,就像是无数座山峰落在沧海之中。【】

        简若云咽下涌至咽喉的鲜血,剑元尽出,强行召回被那道无形火焰困住的飞剑。

        剑光闪动,他已经落在剑上,随剑破风而去,杀至柳十岁身前,准备再次御剑强杀!

        就在最关键的这一刻,隔着那道无形的火焰,他与柳十岁的视线对上了。

        他看清了柳十岁的眼睛。

        那对曾经清澈而无杂质的眼睛,现在只剩下一片明亮,那是因为在眼底深处有团真正的野火。

        野性难驯的火焰,看似微渺,却给人一种万世不变的感觉,诡异到了极点。

        简如云见过这样的一双眼睛。

        两年前在浊水的那个夜晚,他带着柳十岁冒险潜入河底,追杀身受重伤的鬼目鲮。

        鬼目鲮临死前看了他一眼。

        他记得很清楚,那就是这样的一双眼睛,就是这样的野火。

        简如云神情微惊,眼露悔意,大喊一声,便要驭剑逃走。

        来不及了。

        就像那天夜里一样。

        忽然,他停止了动作。

        他的眼神变得有些惘然,仿佛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这里。

        飞剑响起一声清鸣,他再度清醒。

        前后不过一瞬间。【】

        飞剑相争,争的便是瞬间。

        一道明亮的剑光,直接贯穿了他的胸膛。

        鲜血飞溅。

        简若云从剑上向着地面跌落。

        柳十岁神情漠然,根本不准备给对方留任何活路。

        明亮的剑光陡然折回,斩向简如云的颈。

        简如云此时已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眼看着便是身首两处的下场。

        石林四周响起一阵惊呼!

        便在这时,一道湛然剑光如长虹般,直接破掉石林的防护阵法,来到简如云身前。

        嚓嚓数声清响!

        那道湛然剑光,直接把柳十岁的剑裹到了远离石林的高空,绞成了碎片!

        那位驭剑者好强大的剑道修为!

        青山弟子们心想应该是哪位游野境的师叔亲自出手,顿时放下心来。

        飞剑被毁,柳十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谁都没想到他竟是还不肯罢休!

        他从摇摇欲坠的石柱上跳了下去,如一颗石头般向着简如云直追,直如疯魔了一般。

        一道身影离开崖间,凌空而去,来到柳十岁身前,手掌击中他的胸口。

        啪啪啪啪!

        无数道声音连续响起,在极短的时间里,柳十岁的身体便受到了数十记重击。

        那人的出手非常干净,看似简单,柳十岁却根本无法避开。

        他不停地喷着血,在天空里带出一片血雨。

        最终,他凄惨地落在地面,发出一声巨响。

        那人落在他的身边,衣袖轻拂,带起数道气流,缓缓地接住随后才落下的简如云。

        适越峰的弟子赶紧过来,开始替简如云救治。

        云雾渐散,烟尘敛落,那道湛然剑光从高空折回,静停在那人身前。

        这道飞剑竟是蓝色的,就像是大海。

        在剑光的照耀下,那人的衣服仿佛也是蓝色的。

        那人的神情依然如往常般淡然,只是眼里隐隐有些惋惜之色。

        直到这时候,弟子们才看清楚,原来出手的不是哪位师叔,而是过南山!

        过南山乃是掌门首徒,更是两忘峰首席,颇受同门爱戴,但他的境界修为并不如何惊人,至少不像卓如岁那般有名。

        谁能想到,他竟然已经是一位游野境的强者!

        ……

        ……

        赵腊月一直用余光注意着井九。

        井九的神情始终没有变化,好像石林间发生的这些事情无法让他生出任何兴趣。

        她知道这不是真的。

        因为她很确信,就在刚才,过南山亲自出剑,把柳十岁打得连连吐血,直至跌落尘埃的时候……井九动了。

        普通人根本都看不出来井九动了。

        如果她不是一直非常仔细地观察,也很难发现。

        那一刻,井九神情不变,右手的食指微微一动。

        ……

        ……

        “你果然吃了鬼目鲮的妖丹。”

        过南山看着柳十岁,带着惋惜与失望说道:“而且居然还学了血魔教的邪功。”

        无数道愤怒的目光随着他的这句话落在柳十岁的身上。

        柳十岁偷吃妖丹一事,虽没有证据,但早已被青山众人默认,可是血魔教?

        很多年前,朝天大陆有个叫做血魔教的邪派,修行的功法非常邪恶,荼毒苍生无数。

        被正道宗派攻击后,血魔教甚至暗中与冥界勾结,真可以说是无恶不作。

        后来,血魔教终于被青山宗、中州派、无恩门、大泽以及皇族的强者联手灭掉。

        那个时候,风刀教与西海剑派都还没有出现。

        修行界一直有传闻,血魔教残留下来了很多邪功秘籍,没有想到,传说居然是真的。

        问题是柳十岁一直在青山九峰,他从何处得到的这种邪派功法?

        难道他真的与山外那些魔头有勾结?。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