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正文 第十一章万里外的海州
  • 正文 第十一章万里外的海州

    作品:《大道朝天

        众人看的清楚,那位青山宗的年轻弟子只有承意境界,应该是随师兄出山历练,按道理来说他并不是竹介的对手,但不知为何,当他说出这句话来时,却让人觉得只要他出剑,竹介便会立刻血溅当场。

        这便是青山宗的剑威?

        竹介脸色微白,因为急着打通关节,想结识西王孙身边的某位近侍,他今天来得稍晚了些,根本不知道青山宗也来了人。

        听着这话,他不禁好生后悔,又生出很多怨念。

        ——堂堂青山宗,为何要坐在那个昏暗的角落里,而且从始至终都不说话,装什么低调?

        “我也就是随口瞎说,二位道友莫怪。”

        他赶紧说道。

        大泽的左雨使对幺松杉笑着说道:“你们这个口头禅也得改改了,听着真有些吓人。”

        青山宗与大泽交好,幺松杉点头致意,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这幕画面,施丰臣在心里叹了口气,轻挥衣袖,把墙上的图换了一张。

        那是一幅放大很多倍的地图,上面用红点标明着每起命案发生的地点,然后连成了一条线。

        有修道者不解问道:“那两个魔头从商州转向朝南城,然后一路北上,在豫州处又折向西行,等于是从南河州开始,绕着大腹陆中南部转了一个大圈,他们究竟是要去哪里?到底想做什么?”

        有人发现了一个更难解的问题。

        “为何他们没有驭剑?”

        “这两个问题我们也觉得很奇怪,但没有答案。我只知道如果他们按照这条线走,那么后几日便会出现在海州城里。”

        施丰臣说道:“若他们还敢行凶,难道这么多位仙师还抓不住他们?”

        清天司选择把围剿的地点放在海州,正是因为海州即将召开四海宴,会有很多正派修行者到场。

        “如果他们来了海州,却不出手呢?”有人问道。

        施丰臣沉默片刻,说道:“那只好请西海算天阁的高人出手相助了。”

        场间再次陷入安静,忽然有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这个……诸位道友有没有注意到,那两个人……一路行来,也杀死了很多妖怪,而且死的那些人……”

        这句话没有说完,但众人都明白那人想说什么。

        ——那些被杀死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比如那位黑龙寺的主持竹贵大师。

        众人都知道这一点,但没有人会说出来。

        当他们发现说话的是来自果成寺的那位年轻医僧,顿时生出理所当然的感觉。

        昆仑派长老何之冲看了那位年轻医僧一眼。

        竹介冷笑一声,说道:“朝南城那个案子,起始便是三都派与贵寺争药,三都派的人死了,药却是落在贵寺的手里,当然没有人敢怀疑果成寺会与那些凶徒勾结,但小大师现在说这样的话,未免有些不妥吧?”

        年轻僧人有些生气,想要争辩几句,却不知该如何说,脸涨的通红。

        这种事情并无太多缜密计划可言,只待清天司发现那两个魔头,各宗派的修道者只需要等着通知便好。

        至于说会不会陷入一场血战,众人并不担心,就算那个魔头已然无彰中境,他们这边有昆仑长老何之冲、青山仙师幺松杉这两位无彰境的高手,更何况这里是海州,西海剑派的强者一旦出手,对方又能往哪里逃?

        离开清天司衙门,修道者们各自散去,大部分去了仙居。

        林英良第一次出山历练便遇着这样的事情,难免有些紧张,又有些兴奋,说道:“一定要把那两个魔头抓住。”

        幺松杉却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又想不明白。

        看着前方两名青山道友远去的身影,那位果成寺的年轻僧人有些着急,对身边的老僧说道:“师伯,为何你不说话?我们明明知道他们想对付的人是谁,就算不便明着说什么,也应该告诉前面这二位啊。”

        老僧没有理会,心想青山九峰之间的关系也有些复杂,谁知道前年在朝南城义助自己的两位道友是哪座峰的,前面那两位青山道友来自两忘峰,听闻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同门都极为严厉,说了之后万一给那两位道友带去麻烦怎么办?

        年轻僧人还在不停地说话:“西海算天阁的命师最擅长推演之术,真被围住了怎么办?师伯,我们得赶紧想办法联……”

        老僧说道:“那两位道友哪里需要我们担心,你莫要添乱,继续修闭口禅吧。”

        年轻僧人啊了一声,有些委屈地闭上了嘴,呜呜喊了两声。

        老僧说道:“修到什么时候?自然是修到我们离开海州,或者那二位道友离开海州为止。”

        ……

        ……

        海州城外,寒山无人,很是清冷。

        风从远方来,赵腊月站在崖畔,衣裙飘飘。

        她的脸上稚气已无,眼神更加平静,或者说坚定。

        她依然留着短发,像男孩子一样,只是不再那般凌乱。

        看着她的背影,想着一路行来发生的事情,井九有些感慨。

        他没有对她说要去哪里,要做什么,也没有告诉她自己是谁。

        当年在朝歌城他选中了她,其后便再也没有管过她。

        但她一直没有忘记他,他应该有所回赠。

        这两年,他就是在以自己的方法教她。

        数万里路,斩妖除魔。

        行路坐停,都是修行。

        ……

        ……

        赵腊月静静看着远方的一座孤山。

        忽然,一道剑光在她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出现。

        被夕阳照耀的一片红暖的天空里,忽然多出了一道更加浓郁的红色。

        远方的孤山里响起一声闷响。

        那道红光破空而回,消失在她的掌心里。

        天空里的那抹红色,却依然存在。

        染了两年鲜血的弗思剑,自然红过晚霞。

        “离海州城如此近的地方,居然还有以人为食的妖怪,真不知道西海那些废物在做什么。”

        赵腊月走回井九身边说道。

        青山宗自认为天下第一剑道正宗,向来瞧不起西海剑派。

        哪怕西海出了位剑神,也只是让青山弟子对西海剑派的印象更差。

        井九说道:“这只妖怪一年吃的人,没有在海上捞珠而死的渔夫十分之一多。”

        西海特产的元气珠,比普通晶石更加珍贵,每年由西海剑派与朝廷共同进行分配。

        为了捞取元气珠,每年不知有多少渔夫葬身海底。

        换句话说,为了修道者破境而死的渔夫,要比这只妖怪吃的人多很多。

        赵腊月明白他的意思。

        两年前在商州城,井九就曾经说过,修道者必然无情。

        “接下来,我们要到哪里去?”她问道。

        离开青山后,最开始是她决定去哪里,比如与碧湖峰关系密切的宝树居,比如孟师的家乡。当初暴露她身份、导致左易决意杀她灭口的那个卷帘人也是线索之一,只是那人早已销声匿迹。但渐渐的,她发现自己的选择其实都是井九的意思。

        哪怕发现了这一点,她也没有以师姐的身份要求改变,因为在行走的过程里,她渐渐感觉到,无论行走本身,还是那些看似单调的杀戮,又或者是偶尔的一句话,一个眼神,井九其实都是在教她。

        她不确定井九教了自己些什么,她不知道井九想要去哪里,想做什么。

        但她知道他有一个目的地,或者说有一个目的。

        “就是这里。”

        井九看着远方夕阳照耀下的海州城,说道:“我来这里是想看一个人。”

        离开青山,在大陆绕行两年,杀了七十余人以及更多的妖怪,他只是想看一个人。

        二人进入海州城的时候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在豫州的时候,赵腊月应该是通过家里的关系,拿到了两份真的路引。

        在海州城的第一顿饭,依然是火锅。

        这里靠着西海,火锅的食材自然以海鲜为主,配上新鲜的麦牙酒,味道不错。

        看着汤里快要煮烂的菜叶,赵腊月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话。

        “你真觉得阴三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