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临江仙 第五十七章阴三是一个好名字
  • 临江仙 第五十七章阴三是一个好名字

    作品:《大道朝天

        井九没有对赵腊月提及自己的发现,说道:“只凭一声叹息,不足以让你做这么多事。”

        赵腊月说道:“开始时我也以为是错觉,但事后想来总觉得不对,剑心不宁,半年后,我还是忍不住通过家里的关系查了查这名冥部弟子,心想如果没有什么事,以后也就不想了。”

        人族与冥部暂时停战以来,双方暗中多有交流,赵家在朝歌城里地位颇高,在军方也颇有影响力,确实有渠道可以查。

        “结果查出了问题?”井九问道。

        “不是查出了问题,而是没有查到这个人。”

        赵腊月看着坑里的那具尸体说道:“冥部似乎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存在。”

        井九说道:“他叫什么名字?”

        赵腊月说道:“在酒楼上,他报过自己的名字,叫做阴三。”

        冥部很讲究魂火归故里,任何流落在外的亡者都会被仔细地记录在冥书上。

        如果在冥书上找不到阴三这个名字,只能说明这是个假名字,或者隐藏着更多的秘密。

        “孟师。”井九忽然说道。

        赵腊月沉默片刻,说道:“是的,后来我开始暗中查孟师。”

        孟师是她在外门时的授课仙师,对她照拂疼爱有加,就像是吕师对柳十岁与井九那样。

        现在孟师正在上德峰闭关静修,得到师长赐药,正在冲击游野境。

        “只凭照顾你的功劳,他得到的报酬似乎太多了些。”

        “是的,我只能怀疑上德峰。”

        井九看了她一眼,说道:“除了他出身上德峰,还有别的理由吗?”

        赵腊月说道:“青山九峰都知道,剑律师伯不喜欢景阳师叔祖,两个人的关系一直不好。”

        井九没有对此发表什么意见。

        赵腊月继续说道:“从孟师与阴三的线索,卷帘人查到三千里禁前碧湖峰少了两根雷魂木。有镇守在,这两根雷魂木肯定没办法送到九峰之外,那如今在哪里?我正准备继续查的时候就惊动了碧湖峰,后面的事情你就都知道了。”

        雷魂木是碧湖峰的至宝,无论是用来修行至上剑道,还是感悟天地之威,都有无上功效。

        据说如果修道者能够超越通天境,甚至可以通过雷魂木移魂转魄,等若再多出一次生命。

        如此奇宝,自然会被青山宗重点看管,居然会莫名其妙少了两根,怎么想都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前任碧湖峰主雷破云,忽然走火入魔,然后被元骑鲸一剑震死在山野,说不得便与此事有关。

        井九却不关心这些事情,只是看着赵腊月。

        赵腊月没有说,从孟师与阴三那里找到了什么线索,但他知道,如果想要请动卷帘人,来查青山宗这样的天下第一剑宗的内部事务,需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再想着这些年,这个小姑娘在剑峰里艰难修行,就是为了登上神末峰看看……

        他忽然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赵腊月睁大眼睛,盯着他。

        井九看着她平静而认真地说道:“不要再查这件事情了。”

        赵腊月说道:“为什么?”

        井九在心里说道,因为我担心会护不住你。

        他默运剑元,铁剑以肉眼无法看见的速度震动起来,发出类似蜂群的嗡鸣。

        赵腊月神情微变,准备阻止他,却已经来不及了。

        数朵剑火随铁剑而落,飘在那名冥部弟子的尸体上。

        尸体猛烈地燃烧起来,只是瞬间,便化作了一团灰烬。

        赵腊月盯着他,想要得到一个解释。

        井九没有解释。

        赵腊月驭剑而起,化作一道丽光,消失在了天空里。

        井九望向空荡荡的天空,心想小姑娘看来是真生气了啊,居然让自己走回去……

        按道理来说,他现在已经守一境界圆满,应该能自如驭剑飞行,但不知为何,他从来没有驭剑飞过。

        他看了眼铁剑,摇了摇头。

        然后,他的视线顺着铁剑,落在坑底的那片灰烬里。

        “阴三……这个名字不错。”

        ……

        ……

        云集镇,酒楼上,临栏处,一盆火锅正在沸腾。

        井九坐在桌边,看着火锅里浮沉的那些食材,没有举箸的意思。

        身为一个修道者,他没有太多俗世的**,对这种源自益州、风行冥界的美食也没有兴趣。

        很多年前,有人曾经对他说过,修道者追求长生,则更应该了解生命的美好,如此获得充分的内在的源动力。

        他不是很明白这句话,就像不明白那句不能踏进同一条河里。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那人的意思,也大概明白了整件事情。

        鸭肠已经沉到锅底,淹死了。

        花椒还在沉浮,不停呼救。

        毛肚与黄喉若隐若现,不知生死。

        “用这个名字真的很自信,假死真的太粗糙,不过你应该也是没想到我能回来。”

        井九看着桌对面空着的座位说道:“希望能够尽快再见到你。”

        说完这句话,他起身离开了酒楼。

        火锅继续沸腾着,散发着诱人的香味,不知道何时才会煮干。

        ……

        ……

        傍晚时分,井九回到了神末峰。

        顺着狭窄的山道,他向峰顶走去。

        一路树影摇晃,猿猴们殷切跟随,不时献出各种山果,看他要不要吃,讨好的意味非常浓郁。

        “不吃。”井九说道。

        神末峰在青山深处,是九峰里最偏远的一座。

        哪怕云集镇就在青山边缘,从那边走回来也要数百里路。

        井九用半天时间走回来,有些累,而且走路是他最不喜欢的重复动作,所以情绪有些不好。

        当然,谁也不知道他的情绪不好与云集镇外的那具尸体有没有什么关系。

        猿猴们感觉到他的情绪,不敢再多聒噪,只是静静地跟着他,偶尔会听到几声低叫。

        井九停下脚步,发现有两只猿猴伤了,想来是前些天与适越峰群猴大战的结果。

        他将一颗丹药弹进林里,说道:“分着吃。”

        这颗丹药是适越峰的秘药,叫做一心丹,对修行没有太大帮助,但在治伤补血方面却有奇效,非常珍贵。

        如果让适越峰的师长们,知道他把一心丹用来喂猴子,只怕会气死。

        井九继续前行,来到山腰处,迎面一处断崖前,堆着十几根倒下的粗大树干。

        顾清在其间忙碌不停,竟是真的在修房子。

        井九没有停下,也没有与他说话,掠过断崖,很快便来到峰顶。

        赵腊月站在崖畔,衣袂轻飘,仿佛仙子,如果忽略那头凌乱的短发的话。

        她转身望向井九,说道:“我一定会继续查下去。”

        井九说道:“你不是已经确认他事先便有准备,不会出事?”

        赵腊月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但是,他一直没有出现。”

        ……

        ……

        (晚上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