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临江仙 第五十四章放着我来
  • 临江仙 第五十四章放着我来

    作品:《大道朝天

        第五十四章放着我来

        井九回来的时候,赵腊月已经恢复了平静,神情看不出任何异样,井九自然不知道她想过些什么事情,看着崖下密林里那些逐渐退走的烟尘,说道:“外峰的猴子都这么烦人,更不要说是人,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人为好。”

        这说的是按照青山规制,昔来峰应该很快为神末峰安排执事等人手。

        井九看了眼赵腊月阔大的衣裳,说道:“针线我会做,交给我来。”

        赵腊月瞪大眼睛问道:“你连这个也会?”

        井九说道:“在村子里学过一天。”

        赵腊月想了想,说道:“如此也好,免得昔来峰送过来的人有问题。”

        最近青山九峰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压抑而且紧张,给人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但神末峰地处偏僻,就他们两个人,与那些复杂的权力斗争暂时还扯不上关系,而且以井九与赵腊月的性格,肯定不会理会这些事情,只要专心修道便好。问题在于,现在他们应该学什么呢?

        赵腊月已经把洞府内外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一本剑谱。

        “没有剑谱,怎么学剑?”

        赵腊月的视线离开弗思剑,落在井九的脸上,然后停留了很长时间。

        井九摸了摸脸,想了想后说道:“要不然……也还是我来?”

        “能者多劳,猴子打架都是你来,这种事情你自然要负责。”

        赵腊月在心里想道,然后问道:“赢了没有?”

        井九知道她问的是帮猴子打架的事情,挑眉说道:“当然。”

        然后他往洞里走去。

        赵腊月看着他的背影,很是无语。

        从南松亭到洗剑溪,随意破四境、入剑峰云顶、胜顾清,直至上得神末峰,井九始终都表现的那般平静,似乎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偏偏今日帮猴子打架赢了,他却有些掩之不住的得意。

        这究竟是个什么人啊?

        在洞府里,井九取出笔墨纸砚,凝神静气,开始在纸上写字。不多时,他便写完了整整一张纸,然后慢慢变多,直至可以编订成一册。他本准备就此罢笔,但想了想,一本是写,两本也是写,以后再来重新磨墨又是新麻烦,于是就着砚里的残墨又写了好些,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内容。

        暮时,墨纸尽数干透,被他裁成数册,用针线订好,拿了一本出洞。

        赵腊月接过这本书翻开,神情非常严肃。

        纸上的字迹明显是新写的,刚刚干透,几副插图更是还没有完全干。

        那些文字与图案描绘的都是剑招与驭剑秘技。

        这套剑法气势壮烈,或者说决绝,九死不悔之意,跃然出纸面。

        赵腊月抬起头来,看着井九,眼神里的情绪非常复杂。

        “怎么了?”井九问道。

        赵腊月说道:“师叔祖果然更相信你,我都有些嫉妒了。”

        因为景阳把弗思剑留给她,却把九死剑谱留给井九吗?

        但剑与剑谱究竟哪个更重要,其实没有人知道。

        井九坐回躺椅上,调整了一下姿式,确保有些磨损的椅脚不会破坏平稳,闭着眼睛,开始休息。

        看着他的侧脸,在这一瞬间,赵腊月的心里忽然生出一个石破天惊的想法。

        但是,除了直接向井九发问,那个想法不可能有任何别的办法得到证实。

        直到最后,赵腊月也没有问。

        这就是她与柳十岁的区别,不然井九肯定会说出事情的真相。

        那么在这满山的暮色里,她就已经能够知道答案了。

        ……

        ……

        看着那两道飞剑穿过云海,向着峰下落去,顾寒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这明显是上德峰在打压我们。”

        过南山说道:“冷静些,这些话传出去可不好听。”

        顾寒望向他,脸色难看说道:“上德行事如此嚣张,难道师叔们就没有什么说法?”

        “你父亲临死前是怎么说的?只要青山绵长……”

        过南山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那两道飞剑,沉默片刻后说道:“任何牺牲都是可以承受的。”

        承剑大会上,顾清被井九逼得一时情急,忘了忌讳,用出了在两忘峰学会的六龙剑诀。

        本来这并不是大事,但既然上德峰坚持要查,两忘峰便必须给出交待。

        到底是两忘峰私传洗剑弟子真剑,还是顾清偷学剑法?

        谁都知道应该怎么选。

        顾清承认是自己偷学剑法,两忘峰最多也就是个御下不严的罪过。

        于是顾清便成为了牺牲品,他被逐出了两忘峰,回到了洗剑溪畔,只能再等三年,参加下一次的承剑大会。

        对于崖洞里的这些布置,顾清并不熟悉,因为他从小到大都在两忘峰里长大,就算是洗剑阶段也没有在这里生活过。

        他走出洞府,来到崖边,望向脚下清澈的洗剑溪,沉默片刻后说道:“你有没有注意到刚才那些洗剑弟子的眼神?”

        柳十岁送他离开两忘峰,一直在帮他整理行李,说道:“那个声音最大的叫薛咏歌,听说他的叔祖是适越峰的长老。”

        顾清叹了口气。

        如果是从前,他哪里会把薛咏歌这种角色放在眼里,就算你的叔祖是适越峰长老那又如何?

        但现在被那些家伙冷嘲热讽,他只有忍着。

        他一直在两忘峰,没在溪畔出现过,所以那些洗剑弟子对自己的观感一直不佳。

        现在这种情况,他听到几句嘲弄自然是很自然的事情。

        他忽然想到前天那场可能会改变自己修道生涯的剑斗——那个家伙虽然打了自己几下——但无论是眼神还是语气,对方似乎真的没有瞧不起、想要奚落自己的意思,甚至还很认真地回答了自己的困惑。

        “井九……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对柳十岁问道。

        柳十岁有些警惕,看着他没有说话。

        顾清说道:“听说你们曾经是一对主仆?”

        柳十岁沉默了会儿,说道:“吕师兄与顾师兄都说过,一入山门,凡间种种皆要一剑斩断,所以我不记得那些事情了。”

        顾清听出他不想聊这件事情,没有再问什么。

        柳十岁问道:“被褥这些要铺一下吗?”

        “不用了。”

        顾清看着溪畔的那些同门,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很快就会离开。”

        柳十岁有些吃惊,说道:“你说什么?”

        顾清说道:“修道讲究一往无前,尤其是我们青山宗修的剑道,如果要在这里再等三年……我很怀疑自己二十岁之前能否进入到无彰境,而你也清楚,如果我做不到那一点,那么修道对我来说就没有太大意义。”

        他的声音很平静,神情也很平静,但柳十岁听出了很多伤感。

        “过师兄与顾师兄对你的期望很高……”

        柳十岁的安慰无法继续。

        两忘峰是一个对弟子要求特别高、冷静到有些冷酷的地方。

        更何况顾清的身份有些特殊,他如果不能比别的同门做到更好,顾寒根本不会把资源放在他的身上。

        看着神情落寞的顾清,柳十岁忽然想到一种可能,犹豫片刻后,说道:“你要不要去那边试试?”

        ……

        ……

        (今天开长途,比较累,没法写,就一章了,明天开始再来抢救存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