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临江仙 第四十二章吾愿青山第九峰
  • 临江仙 第四十二章吾愿青山第九峰

    作品:《大道朝天

        剑光出袖,静静停在赵腊月身前,正是那把青色小剑。

        这把青剑非常古老,除此之外,并没有太过特殊的地方。

        当初赵腊月进入内门三个月,便在剑峰上得到青剑认主,震撼了很多人,但也有很多人觉得有些惋惜。

        这把青剑的材质比较普通。

        在他们想来,如果赵腊月更耐心些,完全有可能取得更好的剑。

        她准备出剑,却被阻止了。

        那位主持大会的适越峰长老,看着她无比慈祥说道:“你就不用看了。”

        换作有的优秀弟子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坚持应该与别的同门相同待遇,如此方能体现宗派的公正,但不知道是受了井九的影响还是因为她也觉得演剑很无聊、很麻烦,赵腊月什么都没说,直接把剑重新收回袖中。

        当然也没有人向她发起挑战。

        唯一有资格向她发起挑战的顾清,已经败在了井九的手里。

        那么接下来自然便是承剑大会最吸引人的环节——选择以及被选择。

        与争夺井九时的激烈场景不同,山崖间很是安静,反而更添几分紧张。

        “看来大家都很清楚流程。”

        适越峰长老对着崖间诸峰众人神情严肃说道:“那就按顺序来吧。”

        听这句话的意思,大家都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看来,这样的事情在青山宗承剑大会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

        当所有山峰都想要一名弟子的时候,如果竞争太过激烈,很容易出问题。

        这种时候便需要提前确定好流程。

        九峰会按照顺序与那名弟子进行交流。

        这里的顺序其实是逆序,从排名最后的山峰开始。

        最先站出来的是碧湖峰。

        昨夜才成为碧湖峰主的那位游野上境师伯,讲了几句话。

        然后是昔来峰主出来说了几句话。

        很明显,他们对得到赵腊月没有任何信心,只是简单介绍了一下本峰的特点,劝说了几句。

        适越峰主准备收井九为徒,所以站出来的是另外一位长老。

        清容峰主温婉的声音在崖间回响了很长时间,人们才知道这位青山宗境界与辈份最高的女子对赵腊月竟是志在必得。

        云行峰考虑到赵腊月这两年一直在剑峰上苦修,己方机会应该不小,也用了很长时间进行阐述。

        接下来是上德峰。

        今次承剑大会上德峰依然如往年那般,很是不受弟子青睐,在很多人想来更没有什么机会。

        谁都没想到一道冷酷而威严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我青山的未来,遇着庸师只会误了你的修行,还是我来吧。”

        多年没有收徒、甚至很少参加承剑大会的上德峰主元骑鲸居然来了,而且决定亲自传剑!

        上德峰虽然不受欢迎,但元骑鲸是什么人?他是青山剑律!

        九峰里有谁的资历更老,权位更高,境界更深,更有资格收赵腊月为徒?

        满场哗然,然后很快安静,一片死寂。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意想不到的变化发生了。

        “小腊月,你可愿意随我学剑?”

        那声音温和而悠远,仿佛海岸线上挟着无数湿意的风,落在所有人的心头。

        人们非常吃惊。

        因为那是掌门的声音。

        难怪先前天光峰由白长老出面收柳十岁为承剑弟子,原来掌门大人是要把自己的名额留给赵腊月。

        难道赵腊月一开始就是掌门选中的人?

        难道那个谜团终于要解开了吗?

        问题在于,掌门前些年已经收卓如岁为关门弟子,难道他要破例?

        卓如岁、柳十岁,再加上赵腊月,如果三个天生道种都归了天光峰……

        崖间的气氛变得有些紧张。

        不管是清容峰还是平日里唯天光峰马首是瞻的云行峰对此都生出极大意见。

        就连本来没有太多想法的碧湖峰与适越峰、昔来峰,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凭什么?

        但谁又敢和掌门大人争徒?

        “让她自己选便好。”

        元骑鲸的声音冷淡至极。

        只有他能阻止掌门继续说话。

        因为他曾经是掌门的同峰师兄。

        “不错。”

        清容峰主说道:“月儿你且冷静些,莫要被某些事情乱了心神,怎么选都行,不要怕。”

        赵腊月一直没有说话。

        无论是上德峰忽然发声,还是掌门的亲自邀请,都没能让她的神情有任何变化。

        直到此时,听到清容峰主的这句话,她的浓眉如剑一般挑起,眼睛变得无比明亮。

        从朝歌城来到青山,从南松亭到内门,无数人都想知道,她会在承剑大会上选择哪座山峰。

        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的想法,就连最细微的态度都没有流露过,为的就是要等到这个机会。

        “怎么选都可以?”

        她重复了一遍清容峰主的话。

        元骑鲸寒声说道:“不错,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你。”

        赵腊月的视线越过高崖,望向远方云雾里的九峰某处。

        包括清容峰主在内的一些人忽然觉得要出事,想要阻止却来不及了。

        “神末峰。”

        赵腊月轻声说道。

        ……

        ……

        “什么?”

        “她在说什么?”

        ……

        ……

        赵腊月微微一笑,双颊现出浅浅的酒窝。

        “我说,我要承剑神末峰。”

        ……

        ……

        崖间一片安静,人们无比震惊,很多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无数视线落在赵腊月的身上。

        谁能想到,她竟然拒绝了掌门大人与元骑鲸,选择了神末峰!

        神末峰是青山第九峰。

        问题是,她怎么能选这座峰?

        清容峰主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的声音不再像平时那般清柔,而是多了几分冷冽与严肃的意味。

        “你可知道,数百年来,神末峰一直没有参加过承剑大会?”

        赵腊月平静说道:“知道,因为景阳师叔祖从不收徒。”

        数百年来,青山第九峰都只有景阳一个人。

        景阳一心求大道,从来没有考虑过传承之类的事情。

        青山宗早就已经习惯了承剑大会与神末峰无关。

        “既然你知道,为何还要选第九峰?”

        清容峰主的声音里隐有锋芒:“再过几年第九峰自会新立传承,但那是你师弟师妹们需要考虑的事情。”

        景阳没有飞升之前,就算他不收徒,也没人敢说什么。

        现在青山宗怎么可能让神末峰就这般空着?

        青山门规里说的很清楚,若三次承剑大会无人承剑,那座山峰的传承便会被视做断绝,重开新脉。

        问题是,重开新脉后的神末峰还是她想去的神末峰吗?

        赵腊月看着崖间,沉默了很长时间。

        十余年间的很多画面,仿佛在石壁流水上显现出来。

        她自幼聪慧过人,很小的时候便看完了三千本书籍。

        然后,她开始准备修行以及修行。

        修行是件非常苦的事情,单调而枯燥,而且往往伴随着精神与**上的双重痛苦。

        在朝歌城里,她是一名贵族少女,但她比冰雪王国里的雪怪还能吃苦。

        来到青山后,她更是勤奋的无法形容,用孟师当初的话说,她刻苦的根本不像一个天才。

        豆蔻年华,她在剑峰里一坐便是三年,蓬头垢面,满身灰土,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得到承剑的资格,以及能够自由选择的资格。

        “为什么?因为我不想看到一座新的什么峰。”

        她说道:“我要为神末再续传承。”

        清容峰主沉默了会儿,问道:“你为何要这样做?”

        赵腊月说道:“因为我本来就是景阳师叔祖选中的承剑弟子。”

        井九坐在青石上,看着溪水,心想原来是这样啊。

        ……

        ……

        (昨天说了今天也是一更,存稿君还在被抢救中,明天争取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