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临江仙 第三十八章剑呢
  • 临江仙 第三十八章剑呢

    作品:《大道朝天

        溪间的动静很快惊动了崖间的诸峰师长,也传到了高崖石台。

        刚从清容峰处回来的一位水月庵师妹,好奇望向远处,说道:“这人是谁,生的真好看。”

        风刀教的一位年轻弟子皱眉说道:“看动静,此人应该在青山宗极为出名。”

        ……

        ……

        顾寒看着溪间,脸色有些难看。

        过南山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不语。

        马华仿佛没有看见这画面,笑骂道:“这家伙连剑都没有,承个屁的剑。”

        ……

        ……

        是啊,没有剑,怎么承剑?

        井九两手空空,两袖清风,哪里有剑?

        半年前,井九初登剑峰便轻松入云,所有人都以为他应该很快便能取剑成功,但事后再也没有人见他登过剑峰。

        那他自然没能拿到莫师叔留下来的那把仙剑。

        包括梅里师叔在内的很多师长有些怒其不争,也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井九终究不是柳十岁那样的天才,可能需要等到三年后的下一次承剑大会,才会真正想明白,展露属于他自己的光芒。

        谁能想到,这时候井九居然站了出来。

        难道他已经取剑成功?

        那他是什么时候去取的?

        剑呢?

        ……

        ……

        对啊,剑呢?

        听着四周的那些议论声,井九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

        难怪这半年他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事情。

        是的,他忘记了那把剑。

        半年前那夜,他与赵腊月在剑峰乱云里联手杀死了那名碧湖峰的无彰强者,然后他顺手取走了那把剑。

        他把那把剑放在哪里了?

        井九开始认真回忆。

        当时他左手提着那具尸体,右手拿着剑,还要提那个脑袋,觉得有些不方便,所以把那个脑袋插到了剑上。

        那把剑上自然沾了血,回到洞府后,借着灯光一看,很是显眼。

        他觉得洗剑很麻烦,所以扔给崖间的那几只猿猴去弄干净。

        然后……他就忘了这件事情,忘了朝猿猴把剑要回来。

        是的,就是这样的。

        剑,应该还在那些猿猴手里。

        他想这些事情没有花太长时间,但总还是花了些时间。

        那位适越峰的长老脸色有些难看,寒声问道:“剑呢?”

        他看着井九空着的双手,心想除非你剑丸大成,进入了无彰境界,不然我倒要看你怎么把剑变出来。

        “稍等。”井九说道。

        然后他望向溪下游的山崖问道:“剑呢?”

        崖间尽是野林,极为茂密,随着他的声音,树叶乱动,猿声不住。

        青林微乱,隐有烟尘起,不知多少只猿猴尖叫着远去,声音渐小。

        没过多长时间,猿声渐近,应该是又跑了回来。

        树林摇动,烟尘微作,十几只猿猴爬上梢头。

        有只猿猴站在树林最高处,不停地挥动着长臂,发出急切的叫声。

        那只猿猴的手里握着一把剑。

        ……

        ……

        溪畔崖间都是修行者,眼力较诸凡人不知锐利多少倍,早就已经将崖间的画面看得清清楚楚。

        看着这幕画面,很多人的脸色都有些难看,顾寒的脸色更是阴沉得仿佛要滴水一般。

        对青山宗的人们来说,飞剑是他们最可靠的伙伴,最坚定的战友。

        他们无比爱护自己的飞剑,夜夜同眠,日日擦拭,时时蕴养。

        谁能想到,井九成功取剑后,居然把剑扔给那些猿猴玩耍。

        这对仙逝的莫师叔,对适越峰,对剑之一字,何其不敬!

        那只猿猴把剑扔了过来。

        再如何通灵性,终究只是个猴子,方向没有控制住。

        那把剑在半空里翻滚,眼看要落到溪水里。

        看着这画面,有些人的脸色更加难看,那位适越峰的长老冷哼一声,准备驭剑而起去接剑,但很快便停住了。

        因为,井九已经举起了手。

        ……

        ……

        那把剑忽然静止在空中,不再翻转。

        嗖的一声,那把剑破空而落,化作一道清光,消失在溪畔。

        无数道视线落在井九的右手上。

        他的手里握着一把剑。

        那把剑光泽微暗,有些宽直,正是去年适越峰莫师长归还青山的那把仙剑。

        一片震惊。

        先前那把剑在空中离溪面还有数十丈的距离。

        井九伸手,剑便落进他的手里。

        这是收剑,不是出剑,但隔着如此远的距离都能唤回,说明他已经守一境圆满!

        那他自然有参加承剑大会的资格。

        薛咏歌对身边的人激动说道:“我就知道我没猜错!他肯定每天夜里躲在洞里不停苦修!真是……真是……太会装了!”

        ……

        ……

        人们很吃惊,回过神后又生出很多不满。

        有些人不满是因为感觉到可能会错过什么,比如清容峰的梅里师叔。

        井九已经成功取剑,为何她不知道这个消息?

        她望向远处微笑不语的林无知,知道他事先便已经猜到,脸色不禁变得难看起来,心知被对方抢先了一步。

        有些人不满则是因为井九的态度。

        “你这样随意对待长辈的遗剑,未免有些不够尊敬。”

        马华的胖脸上少见的没有笑容,很是严肃。

        井九看了他一眼。

        放在平时他根本不会理这个胖子,但今天是承剑大会,有外客观礼,他觉得自己应该更有风度些。

        “这是我的剑。”

        除了这句话,他没有更多的解释。

        这是他从剑峰取来的剑,那便是他的剑。

        过往种种,皆一剑斩之。

        没有什么长辈遗剑的说法。

        他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听到这个回答,顾寒与马华想起了当初发生在同一个地方的那番对话。

        当时顾寒嘲讽问井九有资格用莫师叔的剑吗?井九的回答也很简单,就是一个字——有。

        他很擅长用一个字或者一句话来结束无趣的交谈。

        因为他在说出那个字或者说那句话的时候从不犹豫,从不思考,有一种理所当然到天经地义的感觉。

        “真的很让人不高兴啊。”

        马华感慨道。

        顾寒的神情越来越冷。

        “既然有剑,那么便可以拨剑了?”

        过南山说道。

        他的神情还是那般温和,带着微笑。

        马华看在眼里却微生寒意,明白他的意思,对旁边低声交待了几句。

        顾寒忽然说道:“让顾清上。”

        马华有些吃惊,心想这也未免太看重那个家伙。

        井九先前取剑的手段确实漂亮,但终究不过是个洗剑弟子,何至于如此重视。

        过南山沉默了会儿说道:“如此也好。”

        既然井九比想象中更骄傲,那就应该承受更大的挫败,如此方能尽快成熟。

        他以为自己是这样想的。

        ……

        ……

        清风徐来,溪面微乱。

        一名少年弟子从对岸走入溪间。

        微风掀动剑衫,飘飘欲飞,如同仙人。

        “噢,这个新来的家伙挺好看。”

        那位悬铃宗的小姑娘说道:“虽然还是不如对面那个。”

        她说的对面那个自然是井九。

        井九看着那个少年,有些意外。

        溪畔弟子也在议论,因为很多人没有见过这名少年。

        有些知晓内情的人解释了一番,他们才知道此人便是传说中的顾清。

        诸峰弟子则是早就知道顾清的身份,崖间隐有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