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临江仙 第三十七章少年你意欲何为?
  • 临江仙 第三十七章少年你意欲何为?

    作品:《大道朝天

        这位弟子叫做林英良,是柳十岁在甲课里的同窗,同样随顾寒学剑,也是被两忘峰看好的弟子。

        不知道他这时候站出来挑战柳十岁,是两忘峰的安排,还是他自己不忿柳十岁得到的关注太多。

        “林师兄请。”

        柳十岁抱拳,飞剑静悬于双手之前,这便是平剑之礼。

        对于林英良的主动挑战,他有些意外,但很快便回复了平静,眉宇间更看不到慌乱的神情。

        就像当初井九对他的评价一样,这位少年聪明、善良,有着与年龄不符的坚毅与执着。

        这样的少年很少会被外界的变化影响,所谓固守本心,便如是也。

        柳十岁与林英良相隔十余丈而立。

        溪水在石间流过,发出哗哗轻响。

        十余丈的距离,正好是守一境最有效的攻击范围。

        那位悬铃宗的小姑娘站在崖边,睁大眼睛看着下方的画面,好奇想着谁会赢呢?

        答案很快便有了,青山宗的剑争永远都是开始的那般突然,结束的那般快。

        溪面生出两道白线。

        两道剑光,照亮崖壁,然后骤然消失。

        柳十岁的飞剑停在林英良的眼前,距离他的眉心三寸。

        林英良的飞剑也停在柳十岁的身前,约摸一尺。

        两道飞剑看似同时停止,但在崖间那些剑道高手的眼里,相差其实很明显。

        柳十岁的剑要比对方快上半分。

        在日常生活里,半分只是眨眼不到的时间,茶不会冷,香不会短。

        但在剑道之争里,半分已经是足够分出胜负、甚至生死的时间。

        更何况柳十岁的剑要比林英良的剑更近。

        ……

        ……

        “这就完了?”

        悬铃宗的小姑娘看着溪间的画面,瞪大眼睛说道。

        她经常在门内看师兄师姐们切磋,如果双方境界相仿,往往一打便是很久,甚至可能从清晨战到日暮都很难分出胜负。

        谁能想到青山宗的同门较量居然这样简单、这么快,别的不说……但看起来真的是很没意思啊。

        那名少妇说道:“青山宗从来不讲究别的花俏,只在乎飞剑的速度与威能,九峰里的那些剑诀,也只不过是用不同道法在这两方面做文章,用在战斗里往往一击便杀,无比凶险,所以向来很少有人敢招惹他们。”

        那位小姑娘说道:“那岂不是很容易误伤?那他们平时怎么练剑?”

        少妇说道:“不错,所以青山宗很少有同门间的切磋,偶有较量也要在师长看管下进行,而且除了承剑大比和试剑大比时,严禁飞剑对准彼此的身体,只能把目标确定在对方的身体右侧某处。”

        小姑娘不解问道:“不能以实战练剑,如何能够提升?”

        少妇神情微冷,说道:“所以青山宗会有两忘峰这种地方。”

        小姑娘说道:“啊,我知道两忘峰,师姐说那里面都是一群冷酷无情的怪人……”

        少妇微笑着转了话题,说道:“你不要觉得剑道无趣,先前换作是你站在溪间,你能避开柳十岁的剑吗?”

        想着那道悄无声息的飞剑,小姑娘哼了两声,说道:“就算躲不开,但我提前布好魂铃阵,他的剑怎么刺得进来?”

        少妇说道:“如果你们是在闲谈,或者是隔着几张桌子在饮酒,他突然出剑,难道你还来得及布阵?”

        小姑娘想着师叔说的这个画面,不知为何忽然觉得有些寒冷,咬牙说道:“那我就离他远些,那个家伙的飞剑最远也就能攻到十丈外……我在十丈,不,二十丈外布好魂铃,等他驭剑来攻的时候,我早就已经借来足够的天地灵气,直接镇杀了他!”

        少妇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心里却想着,如果你面对的青山宗弟子已经进入承意境界,能够飞剑百丈杀人,那你又如何应对?更甚者,青山宗的那些破海境强者能够隔着数十里飞剑杀人,你又能怎么防?对方如果是通天境呢?

        难道你要天天藏在地底,或者躲在灵龟的壳里,又或者生活在不见天日的大阵里吗?

        想着修行界里那三个最出名的遁剑者惨淡的人生,她下意识里望向青山宗掌门所在的那片浓雾,隐生惧意。

        类似于悬铃宗这对师叔侄的的谈话,在很多地方都在发生。

        虽然参加承剑大会的弟子们境界尚低,但能够亲眼看到青山宗的剑道呈现,对自家弟子们的修行自然大有助益,那些前来观礼的各宗派宾客哪里会错过这种机会,低声不停地解释着先前那场看似简单的飞剑之战。

        ……

        ……

        柳十岁站在溪石上,沉默不语。

        被无数视线与喝彩声包围,他的心情难免有些异样,下意识里望向某处。

        井九坐在青石上看着他微笑。

        柳十岁不知道想到什么,转过脸去,有些慌乱。

        林英良虽然输掉了这场剑斗,但他的表现也很优秀,飞剑稳定而凌厉。

        适越峰的一位师长向他发出了邀请,他选择了接受,在这个过程里,两忘峰始终保持着沉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接下来便是确定柳十岁的去向。

        崖间忽然变得安静起来,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悬铃宗的小姑娘觉得好生奇怪,说道:“他不是天生道种?怎么没人要?虽然他脸有些黑,不好看,但明明赢了啊!”

        她的师叔笑着说道:“傻孩子,哪里是没有人要,这是想要他的人太多。”

        柳十岁最后肯定会去两忘峰,但他以什么身份去两忘峰也是很重要的事情。

        为了得到这位天生道种承剑,九峰之间事先不知道暗中交流过多少次,各出手段。

        清容峰一年前便提议把柳十岁召进九峰,哪怕没能成功,也算是释放了善意。

        上德峰则是剑走偏锋,反其道而行之,直接准备查他……想用这种方法提前布局。

        然而,柳十岁入门之前便已经学了玉门吐息法。

        那是掌门大人的亲传心法。

        果然,一直安静的云雾深处传来了一道清和的声音。

        “柳十岁,你可愿随白长老学剑?”

        这就是青山宗掌门的声音?

        很多普通弟子与观礼宾客们心想。

        掌门大人收了卓如岁为关门弟子,从此不再收徒。

        白如镜是天光峰一脉的长老,已然破海上境,能够跟随这样的大强者学剑,当然是极好的机缘。

        一年前诸峰便已经猜到此事,但直到听到这句话,他们才确定柳十岁果然是掌门大人提前落下的棋子。

        不知道是因为失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众人保持着沉默。

        柳十岁望向崖间。

        顾寒微微点头。

        柳十岁说道:“弟子愿意。”

        说完这句话,他驭剑而起,来到云雾里,自有天光峰亲传弟子迎了进去。

        “随白师叔学一年剑,打好基础,便可以让他出去历练一番了。”

        过南山说道。

        顾寒说道:“十岁一定不负师兄重望。”

        至于到时候白长老会不会同意让柳十岁去两忘峰,对他们来说是不需要考虑的事情。

        青山宗的年轻弟子谁不愿来两忘峰?也没有师长会阻止,因为这是规矩。

        ……

        ……

        留在溪畔待选的弟子数量越来越少。

        云行峰、适越峰、清容峰、昔来峰都选中了几名早已看中的弟子,就连上德峰都挑了两名潜质不错的弟子,只有往年很热门的碧湖峰有些门前冷落,几次与别峰的争夺都败下阵来,没能被选择,谁都知道这与那件事情有关。有三名弟子因为表现的确实太过普通,没有被任何一座峰选中,他们只能等着参加下一次的承剑大会,或者直接放弃,选择一座峰去做执事。

        井九注意到柳十岁在答应承剑之前看了顾寒一眼。

        这个画面让他觉得……有些意思。

        “你和他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腊月问道。

        井九说道:“我不知道你会关心这些。”

        赵腊月说道:“人与镇守一样,都有好奇心。”

        井九说道:“我也很好奇你到底准备去哪座峰,清容还是适越?”

        赵腊月说道:“你呢?还不出去?”

        井九微笑说道:“你知道我准备承剑?”

        赵腊月说道:“像你这么懒的人,怎么可能浪费时间。”

        一般而言,说一个人懒往往是说他喜欢浪费时间。

        她说井九懒,却认为那是因为他不愿意浪费时间。

        这真是很有意思的一种解读。

        “我也不喜欢被人盯着看。”赵腊月说道。

        去年初雪那日,他们聊过这个话题。

        “但就像你说的那样,不可能每天都有云层蔽日,太阳就在那里,谁会不去看呢?”

        她望向井九的侧脸,继续说道:“所以该站出来的时候,总还是要站出来。”

        井九说道:“你说的不错,但如果不想被人一直盯着看,其实还有一种方法。”

        赵腊月问道:“如何做?”

        “成为真正的太阳。”

        井九说道:“光线刺眼,这样,就很少有人敢直视我们了。”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来,向着溪里走去。

        溪畔弟子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微有骚动。

        主持承剑大会的那位适越峰长老不解问道:“少年你要做什么?”

        井九不解说道:“承剑啊~”

        适越峰长老把名册翻到最后,果然看到了他的名字。

        溪畔一片哗然。

        薛咏歌猛地站起来,指着井九,憋了半天,终于忍住没有说出那句话。

        玉山师妹捂着嘴。

        乐浪郡的元姓少年一脸茫然,心想井师兄又要来一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