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1章 疯癫,满意

作品:《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骆风棠抓起手里的丝帕激动的对谢副将道:“这是我媳妇写来的,好消息啊!”

    谢副将睁大了眼,将军夫人的家书?

    好消息?

    难不成是夫人在家给将军生了个儿子?

    谢副将随即就把自己这冒出来的想法给抹去了,咋可能呢,前段时日见到将军夫人,还是身姿苗条,腹部平坦,怎么可能!

    “将军,您就快些说吧,别吊属下胃口了。”谢副将赶紧道。

    骆风棠道:“晴儿,晴儿现在在水龙帮,跟水龙帮的大帮主在一起。”

    “水龙帮里格局复杂,大帮主要处理跟二帮主之间的纠葛,门户还未清干净之前抽不出空来帮咱调度船只,”

    “所以晴儿让我们先在这附近找隐蔽的地方安营扎寨先整顿,”

    “她让大帮主暗中调度了一批粮草物资过来!”

    听到骆风棠此番话,谢副将也跟着激动起来。

    那边,小兵领了两个面生的年轻男子过来,骆风棠跟他们俩那细细询问了一番,确定了当真是杨若晴派来传递消息的,并非其他诈骗。

    “我媳妇现在安全么?”骆风棠又问。

    其中一个人笑着道:“将军尽管放心,夫人说她现在在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让将军不要担心。”

    “夫人说,这批粮草物资,能让将士们支撑好一阵了,等到过完这一阵,肯定还有其他变数。”

    骆风棠点点头,“如此,辛苦两位小兄弟了。”

    待到那两个人离开后,谢副将再也忍不住了。

    “夫人真是福星啊,这下可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了!”他激动的道。

    骆风棠也是微笑着连连点头。

    我家晴儿确实是福星,又福星又旺夫,是老天爷降在他身边的宝贝。

    “将军,那我先去那边整理粮草了。”谢副将道。

    骆风棠摆了摆手,然后转过身去,重新拿出那块丝帕,放在眼前目光柔和的看着,看着,唇角不自觉的勾起愉悦的弧度……

    闽洲,龙口镇。

    “吴大人,这一路辛苦了,来,汉卿这盅酒敬大人,为大人压惊,接风,洗尘!”

    一身青衣,气质儒雅的秦汉卿拿起手里的酒盅,对坐在自己对面的吴雄淡淡一笑,便仰头一口饮下了酒。

    吴雄也端起了酒盅,对秦汉卿道:“秦丞相客气了。”

    三杯酒下肚,吴雄脸上露出愤愤之气。

    “那个千人骑万人压的毒妇,使出这等下三滥的手段,”

    “那一夜我原本以为火烧别院能把她烧成一块焦炭,却不曾想她竟然早就溜了,气死老夫了!”

    吴雄端起面前的一盅酒,再次仰头灌下。

    坐在他对面的秦汉卿把玩着手里的盅子,不急不躁,饶有耐心的听着吴雄在那里发牢骚。

    “我吴雄就这么一个儿子,志儿都还没成亲,这半条后都没给我吴雄留啊,就这么废掉了,”

    “这口恶气,就算我化成灰也抹不掉!”吴雄把手里的银制酒盅捏得嘎吱作响。

    秦汉卿这时才不疾不徐的开了口:“区区一个妇道人家,是想不出这等釜底抽薪的法子来激怒吴大人您的。”

    “这背后,必定是有人在给九公主出谋划策,推波阻拦……”

    “我知道了,那个人就是骆风棠!”吴雄出声打断了秦汉卿的话。

    他咬着牙,眼睛里冒着火光,“骆风棠,你让老夫绝后,老夫跟你的梁子结下了!”

    秦汉卿道:“吴大人,这九公主和骆风棠固然是有罪,但是,请您千万别本末倒置,忘记了最大的仇家。”

    “这最大的仇家,这一切错乱的根源,则是大齐皇室,是当今皇帝齐星云!”

    “齐、星、云!”吴雄咬牙切齿的咬出这个名字。

    秦汉卿道:“没错,正是齐星云。”

    “不管是九公主还是骆风棠,还是那些把吴大人您苦心栽培了数十载的近卫军斩杀得所剩无几的护**,他们统统都是听命于齐星云的,他们都是刽子手,齐星云才是幕后的主使!”

    听到秦汉卿这番话,吴雄缓缓抬起头来,整张脸几近扭曲。

    “对,是齐星云,是大齐皇室!”他道。

    “大齐皇室抢夺了我吴家的江山,到了这一代,大齐皇室又灭掉了我吴家的香火,狠,实在是狠啊!”

    秦汉卿道:“所以说,我们一定要联合起来,推翻大齐皇室,拯救天下万民于水火。”

    吴雄有些沮丧,“推翻大齐皇室,是我毕生的梦想,不然,老夫也不可能在天海郡这个地方韬光养晦那么多年。”

    “只是,如今我家志儿被废,即便推翻了大齐皇室,拿回了属于我们吴家的江山,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吴家,还有人吗?啊?”

    面对着一脸绝望的吴雄,秦汉卿却勾唇笑了笑。

    “吴大人此言差矣!”他道。

    “首先,这江山原本就是你们吴家的,是齐家人从你们手里夺去的,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天经地义!”

    “其次,吴大人你春秋鼎盛,再添几房美妾,生几个儿子,不是轻而易举么?”

    “等到拿回了这江山,您就是皇帝,受万千子民的拥戴。”

    “届时,您的那些宠妃们生下的皇子,便是这江山绵延的主人啊!”秦汉卿道。

    听到秦汉卿这番分析,吴雄确实动了心。

    美妾?

    谁不想美妾啊!

    只是夫人是个母老虎,别说纳妾了,就是屋里的大丫鬟都不让他碰。

    秦汉卿似乎能洞察人心,看到吴雄这副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样子,他了然一笑。

    “至于夫人那边,我相信夫人也必定是个通情达理的女人。”秦汉卿又道。

    “夫人应该能分得清当家主母,跟一国之母这胸怀的差距!”

    “好!”

    吴雄一拍大腿,眼睛里顿时燃起了光亮。

    “你说的对,我不能因为志儿的事情就沮丧下去,我要重头再来,我要东山再起,我要扭转乾坤,我要把属于我们吴家的东西,一件件,一桩桩的拿回来!”

    “等到我登上皇位的那一天,我定要将齐家的子子孙孙斩草除根,要他们血债血还!”

    看到吴雄这番近乎疯癫的样子,秦汉卿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