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枯鸿 > 第三卷 问情 第三百零七章 并不坚强(剧终)
  • 第三卷 问情 第三百零七章 并不坚强(剧终)

    作品:《枯鸿

        镇宇破荒祭出,墨凡站在昆仑山边界处,对着前方想斩出一道惊天动地的刀意,刚刚举起镇宇破荒,却突然把镇宇破荒高举头顶,挡住了自天空倾轧下来的恐怖力量。

        墨凡被砸了一个踉跄,站起身来,当看到面前细长且没有尽头的刀痕,他的嘴角苦涩的掀起一抹弧度,这才是鸿沟的原始样貌。

        站在鸿沟的尽头,墨凡闭着眼睛,感受这一道刀痕,他能清晰得感受到其中蕴含的煞气,这绝非是上苍所为,应是天外有一场旷世的战斗,这鸿沟只是战斗带来的意外。

        隔着无尽远,墨凡都能听到人们的惨呼,哀嚎,以及惊慌失措。

        一段时间过去,这道鸿沟竟然以缓慢的速度在生长,人们便开始四散奔逃,但凡有能力逃往玄黄大陆的,就绝不会再留在荒域。

        墨凡看着留在荒域等死的那些老弱病残,有些不忍心,便又找到了白虎,此时的白虎已经不是白虎崽子,而是一只妖兽,一只半妖王。

        “在你有生之年,不可让荒域的妖兽对不愁山的人族动武,他们的存在,关系到你自己的命运,如果没有不愁山,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我来拯救你,提携你。”

        白虎对墨凡奇怪的话不明所以,除了不能动那些人族,他铭记于心。

        主人走了,白虎形单影只的成为了荒域霸主,可能是因为妖尊神殿的存在,也可能是因为那个青年人的原因,在之后的万年时间里,都没有人敢触怒白虎妖王的威严。

        为了给白虎成长的时间,也为了给这些老弱病残繁衍的时间,燃灯逃跑时用来攻击自己的一百零八颗念珠,被墨凡布置成了百菩提大阵,自此鸿沟成了真正的天堑,飞越鸿沟千万玄黄大陆的人,便从此不能再折返,直到神都的某位皇族研究出了传送大阵为止。

        墨凡封锁鸿沟,既是为了白虎和这些人族,也是为了数万年后的自己。

        数万年太久,墨凡决意飞升,盘膝在鸿沟底部,想了很久,也开始渐渐明白了这个轮回,开始明白了一些他一直在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那个天大的阴谋。

        自己根本没有师父,或者说自己已经无从得知地龙是从多少万年之前,落到自己手中的了。

        “我果然对自己不太放心。”墨凡嘲讽着自己,将镇宇破荒藏在了鸿沟底部,随着镇宇破荒留在这里的,还有龙戒。

        小宇是自己的分身,以防数万年后的自己不会掉入鸿沟,或是有其它的变数,还是应该留一个后手。

        至此,墨凡便明白了大半,原来幕后谋划暗算自己的人,就是自己。

        直到今日,墨凡才明白,也许数万年前的数万年前的那个自己已经在谋划了,因为每一次这个世界的灭亡,都会导致龙戒变大至少一倍以上,如此,其中的生灵也会随之扩张无数倍。

        数万年后,待自己再次掉入鸿沟,镇宇破荒依旧会以自己的师父的身份出现,将龙戒传给自己,而这个动则以数万年计的阴谋,其实终极目的就在龙戒之中。

        从黑石得知,仙界就是以念力为源头,而龙戒里的生灵会给自己持续提供无数念力,但还不够,墨凡是要龙戒无限变大,其中的生灵无限增加,念力也会随之无限增加,那么,自己在仙界即便不去修行,自身的力量也很快便会达到一个恐怖的程度。

        原来自己陷害自己,给自己谋划阴谋,就是为了窃取时间的漏洞?墨凡念及此处,摸着自己的心口,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何时这么聪明?何时这般会玩弄诡计?数万年前的自己,真的和现在的自己一模一样吗?

        虽然还未寻见黑石,但墨凡知道,数万年后,地球上一个小子将会穿越到这个世界,他依旧会掉入这条鸿沟之中,会发生该发生的一切。

        云端,墨凡对着面前众人道:“小红,龙三兄弟,你们暂且等上一段时间,待我先飞升仙界,如果仙界真的存在,我会以神迹暗示你们,届时你们再一起上去团聚。”

        “凡爷,小红想和你一起,小红不怕死。”鸿羽急道。

        “你不怕死,我还得为了咱们的宝宝着想,如果一切顺利,他必须在仙界出世,这事容不得马虎。”

        “我会让他乖乖的,等凡爷的神迹降下。”

        “龙三兄弟,各位,就此别过,大家很快便会再聚的。”墨凡和众人一一告别。

        云幻丝、鸿羽、查惜巧巧以及胡妮,看着自己男人的背影消失在云端,心中无尽的惆怅,也不知那遥不可及的仙界是否真的就如心中希冀的那般。

        墨凡抬着头,疾驰朝着苍穹飞去,微微带着笑意:“朋友,我来了。”

        …………

        一位黑发如瀑,妖艳绝伦,且身姿纤细的女子正在卓岸边上,唉声叹气。她心情很不好,刚才燃灯古佛那秃驴才来看过,说自己的宝贝很难修复。

        就在此时,桌案上的画卷之中,飞出一位青年男子,模样俊俏,但眉目之中稍稍带着那么点儿猥琐,所以当青年男子飞出画卷,落在女子身旁,女子更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墨凡回头张望了一眼,他如何都不敢相信,那个世界,竟然只是一幅画卷,待他看向画卷的主人,便呆滞了。

        “媚儿……怎么可能?”墨凡怔在原地,望着面前这个黑发如瀑的妖艳女子,不敢相信她真的是那根手指的主人,是自己朋友,还是自己的妻子,更是——上苍。

        女子轻轻一指,刚刚扑上来的墨凡就被打飞了数百里之遥。

        “你叫我吗?早知你如此无礼,就不许你飞升了,再不珍惜自己的造化,我便将你打落回去,终生不得踏出画卷。”

        “媚儿你……不记得我了?”

        “你这泼皮无赖,是认错了人,还是吃错了药,去死。”女子话音落地就准备指头戳死他。

        “等等~”墨凡连忙阻止,随之拿出一缕发丝,递到了女子面前。

        女子看着发丝怔怔出神,“没有可能,你不可能刚一飞升就能偷取到我的发丝,说,怎么回事?”

        “是一个叫黑石的老家伙给我的,确切点儿说,这根头发的主人在数万年后本该是我媳妇儿,不,是画卷里面的数万年之后……”墨凡解释了一番。

        “黑石?你如何识得他?他只是我这里的一位仆人。”

        女子依旧狐疑,指头一弹,不一会儿,一位端着琼浆玉壶的老者,屁颠屁颠走了过来,点头哈腰谄媚着,给画卷旁边的酒觚斟满了琼浆。

        “黑石,你这老不死的,原来画卷里的媚儿就是上苍,上苍就是媚儿,你居然早不告诉我。”

        老仆人对墨凡的无礼很是反感,不明所以道:“你是自画卷刚刚飞升来的?造化不易,不要自断仙缘。”

        墨凡有些凝噎,突然想到自己跨越了时间,是在画卷的世界里穿越到数万年之前飞升,也就是说,此时的媚儿并不认识自己。

        “等等~~听我解释。”

        女子有些反感,不愿再听这疯子说三道四,乱七八糟的在这胡言乱语,杀了便清静了。

        “杀我之前,我能不能问最后一个问题,这画卷怎么了?此前为何有一道刀意进入画卷之中?燃灯古佛何在?”

        “你缘何认识那秃驴?我让他帮我看看这幅画卷能否修复,他却劝我把这画卷丢弃为好。”女子道。

        墨凡瞅着画卷定睛一看,果然,被一刀斩出了口子,看来这道口子就是阻隔荒域和玄黄大陆的鸿沟所在了。

        “哈哈~~那秃驴骗你呢!我有办法帮你,而且我还知道连你都不知道的秘密。”墨凡盯着画卷,笑得很猥琐。

        “说来听听。”女子冷冷道,对墨凡很是不耐烦。

        “如果我猜测的不错,这是佛宗的阴谋,这画卷被斩时,我也帮着硬抗了一记,刀意之中满是煞气,是否魔族所为?”

        “你缘何知道魔族?”女子惊奇地问道。

        “那我猜想的便没有错了,你且听我道来……”

        既然燃灯古佛就在仙界,墨凡猜测这仙界也有被佛宗制造出来的魔域,因为燃灯古佛的目光也是一个轮回。

        女子听墨凡讲述了佛宗的阴谋,以及他和媚儿的许多故事,包括山洞之中和二人发生的一切,最后得知媚儿只是一缕头发,而她却是这根头发的主人。

        “如果想修复这画卷其实不难,画卷正是魔气所毁,只需要一个人,一个地球上的小子,你把他的魂魄拘来,扔进画卷之中,他自然能帮你灭掉魔族,消除画卷中的魔气。”

        “你心中所想,我已尽知,我知道你不是撒谎,也知道了这一切。”女子有些怅然若失。

        墨凡本想算计人家,让这画卷的主人听从自己的计谋,按照自己的计划进行,那样一来,一切就是真正的轮回了。殊不知,媚儿的天赋都是读心,何况这位,她岂能看不到墨凡内心的想法。

        女子背着墨凡,手掌托着那根青丝,眼角流了一滴泪珠,恰巧滴到了青丝之上。女子顺手将青丝丢入画卷之中,道:“黑石,你去探一探究竟。”

        老仆人手里还端着琼浆,就被女子一挥衣袖,打入了画卷之中,正巧是在鸿沟的方位。

        青丝进入画卷,化作了女子的化身,而那一滴眼泪是女子没有在意的,却成了倾盆大雨,寒意袭人,却又滚烫。

        鸿沟上方的这场大雨下了很久,直到把鸿沟积蓄成一条江河,镇宇破荒化成地龙,在江河中飘荡着,河水对于地龙来说很温和,就像爱人的眼泪,可对于世人来说,那是冰寒到了极致的——冰极灵液。

        “是凡爷降下的神迹,冰极灵液成雨,原来,鸿沟里的冰极灵液是凡爷自己弄来的。”鸿羽和众人看着鸿沟上方的神迹,便知晓了。

        “我是月神幽荧,不叫媚儿,媚儿是你给我取的名字,一点也不好听。”女子转过身来。

        “你叫什么都可以,我只要你,而不是你的名字……永远不许再离开,我……真的不能……不能再失去你。”

        墨凡泪如雨下,昏倒在幽荧怀里,直到此时,他才明白,自己并不坚强。

        此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