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真摘星拿月 > 正文 第14章 人身有药心无药
  • 正文 第14章 人身有药心无药

    作品:《真摘星拿月

        星期三,这是看守所里例行送人上山(判了刑转去监狱)的日子。

        一大早的稀饭都还没喝完,院子里的大广播里就开始念起了名字,同时监舍里的墙壁上的通话器也开始响了起来。监舍中,两个虎头虎脑的小伙子,开始面无表情地收拾东西了,一人抱了一个箱子,等着出去。

        康哥破天荒的叫住了其中的一个,“兜娃儿,过来!”

        正在收拾行李的其中一个黑背心、浓眉大眼的结实小伙子立刻停下手中的动作过去了。

        康哥拿出一包没拆的中华塞给他,说,“你今天要上山,当哥的没照顾好你,这包烟你拿去开路。我等不了多久就要出去了,等我出去了,我就来看你,我晓得安排人给你送钱,你上去了就好好表现,争取两年半内回来。我的手机号码不得换,就是换了,你也晓得到哪里来找我。回来后,只要你愿意,就继续跟着我。”

        只见这个被叫做兜娃儿的小伙子,含着眼泪就差点给康哥跪下来了,激动地说,“康哥,谢谢你的照顾。等我回来,我肯定继续跟你!你一辈子都是我兜娃儿的哥老倌!”说完,兜娃儿接过烟,头也不回地抱着箱子出去了。

        严武看着这个事,对康哥有了重新的认识,在看守所里面还能有情有义地照顾自己手下的哥老倌太少了。那些进来就被哥老倌抛弃,甚至被哥老倌诬陷后被判得更重的人比比皆是。

        严武发觉,这两人走了之后,204监舍的人的表情有点不对,但是这只是严武的直觉,又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反正就感觉到大家的情绪上有那么一点点异常,却没人站出来说什么。

        上午的放风,康哥几人被安排去打扫提讯通道了,严武一个人在陈警官的办公室整理档案。所谓的整理档案真的是很轻松的事,对于在报社工作过的严武来说更是驾轻就熟,只需要将每个人的口供、问话记录按照时间顺序整理好,再编好类别和查询目录就好了。按照大类、小类、分类的原则,编好条目,可以按人头,也可以按姓名,还可以按照时间和次数分别查询到位。严武做起来非常轻松,简直就是个美差,最关键的是,档案中可以看到每个人的犯罪信息记录,这点尤为刺激。

        忽然,严武发现了一叠档案是强奸罪,本着大夏国人特有的八卦心理,严武悄悄地翻开了档案。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这是个**案,七个人**了一个少女。这档案比什么《三国演义》、《黑道天涯》好看多了,顿时严武起了兴趣。

        正当严武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办公室里来了一个身穿警服的美女。芙蓉府人通常口中喊的美女,按照正常的审美观念来说就是一般女性,但是这位的特点是年轻、满脸的雀斑、身着警服都能看出身材不错,而且脑后留了一个清纯可人的马尾。

        当严武看见这个女警察的时候,他承认自己觉得好像看到了天仙,本能性的就用眼光去瞄某些关键部位。看来严武真的已经适应了这里,现在只要随便看到一个女的,都觉得她颇有几分姿色。天天看着一群光头纹身、肌肉疙瘩的壮男,要嘛就是猥琐到爆的老头,这个时候让你看一个平时大街上普普通通的女人都会让你感到本能的兴奋。

        正当严武的眼睛开始变得有点发直的时候,女警察开口了,“陈教,帮我喊个听话的去哈医务室嘛,那边刘医生他们水要换了。”

        陈警官头也没抬,说道,“小严,你跟她去帮哈忙。”

        “是,陈教!”

        一路走在提讯通道上,按照正常的次序来说,应该是严武走在前面,警察走在后面,这是为了防止犯人从后面袭击警察。但是估计这个年轻的女警察看到严武斯斯文文的,不像是个穷凶极恶之徒,也不像有什么越狱的企图,更可能是故意的,她居然走在了严武的前面带路。

        严武一路上,跟在女警察后面,本能的两只眼睛就盯着人家翘翘的屁股看,脑子里不受控制的浮想联翩。严武是个正常的男人,在看守所这个阳气过盛的地方,一股阴气飘在前面,你是抵抗不住这种诱惑的。

        就这样,严武晕晕乎乎地跟着女警来到了库房门口。女警察将门用钥匙打开,“这儿,拿桶水,跟我走。”

        我操!40斤一桶的桶装水呀,哥们什么时候干过换水这种粗活呀,以前在公司都是手下员工们干的事情。但是当严武硬着头皮,肩上扛着那桶水,继续走在美女身后的时候,严武忽然又觉得那桶水没有那么重了。

        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了医务室。我操!这是什么医务室啊?里面只有一张担架床和一张办公桌。极其的简陋,别说是街道社区的医务室,就连当初严武上大学那会的校医务室都比这个好。严武心里在想,要是在这里生病的话,除非是急症需要抢救性治疗,得了慢性病的话,估计只有被拖死的份。

        刘医生是一个爆眼珠子的老头,严武刚把饮水机上的水换好,就听到刘医生对女警说道,“小张,你先去忙你的嘛,这个劳改娃儿我一会儿带过去帮我发哈药。”

        张大美女警官,对着刘医生笑了笑就离开了医务室。严武望着她出去的背影还在原地发呆...

        “过来,把药给我端起。”刘医生的话在严武耳边适时地响起,严武顿时回过神来,连忙端起办公桌上的药盘子,跟着刘医生出去了。

        出了医务室的门,严武这才发觉自己似乎找不到回去的路了,难道刚才自己真的看美女看入神了?

        来到院子里,刘医生并没有直接发药,而是让严武用一个大水壶,接了满满的一壶开水,然后再开始挨个病号监舍拉开最外面的钢丝网风门上面中间的小门发药。这时严武这才注意到,自己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一个协警,正是那名办案交警的同学。

        每个监舍里,生病的犯人不少。铁丝网风门中间的小框被打开,犯人们排好,严武念着名单,挨个把药给他们,再给他们的杯子里倒点热水。然后这些犯人必须当着刘医生的面把药给吃了,因为在看守所里,药物也是违禁品,不能让犯人保存的太多。

        在二号病号监舍,这是一间很小的监舍,来取药的居然是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身上穿着鲜黄色的马甲,手脚上手铐脚链全部配齐,严武顿时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死刑犯了。

        这个小伙子很有礼貌,严武发完药之后,还给严武和刘医生说了一句“谢谢。”这是严武进看守所这么些天来,看到过的最友好的一个犯人。反而是刘医生的态度,让严武感到反感。刘医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一句,“谢啥子嘛,你都穿黄马褂了,还吃啥子药嘛,浪费!”说完这话,啪的一声,就把风门上的中门关了。

        我操!这你妈不是个医生,这是一只禽兽。至少在没有终审宣判执行以前,人家最基本的生命权还是具备的,你他妈这么说人家,让人家心里怎么想?你他妈就不该做一名医生,医生本职的仁者之心你都没有,老子可以想象你的医务工作是怎么做的了。严武心中顿时对刘医生起了厌恶之心,但是形势比人强,发药的工作还得继续。

        七八个病号监舍走下来,严武看了一下,这些人主要的病就是感冒,这热的天居然也能感冒,估计是被监舍里的老大整了,过三关里好像就有这个惩罚,其他还有一些是皮肤病、高血压什么的。

        直到走到了十九号病号监舍门口,刘医生居然喊严武把钢丝网风门全部打开,而不只是上面的中间小门。我操!这完全不符合规矩啊!严武不敢拒绝,只有听令,只是偷偷用眼光瞧见刘医生和协警离眼前的这扇风门站开起码有两米远,拉开了与严武的距离。

        严武心中带着疑问将风门打开,拿起名单开始挨个念起名字发药,一边念,一边奇怪,这个十九号病号舍怎么才只有六个人?

        发完药,关好风门,一切正常,发完药回医务室的路上,严武带着好奇问刘医生,“为什么这个病号舍只有六个人,里面太宽敞了,他们是不是太享受了?”

        刘医生说话,鼻孔都在出气,“享受?你要不要进去享受一哈嘛?那是特殊病号舍,里面全部是重大疾病的。你刚发药的第二个就是患了肺结核,你喜欢宽敞,就搬过去要得不嘛?”

        我日你妈!难怪你们两个大爷离得风门那么远,原来是喊老子来当炮灰?!

        严武发完药,回到陈警官办公室之后,用洗衣物的肥皂把手洗了起码不下三遍,里里外外干干净净,连指甲缝里都是扣了又扣,直到表皮有些发白,这才罢休。他心中害怕,不想出去的时候,自己只剩下半条命。

        所以呀,严武心中又总结了一条规律:在看守所里,当有人无缘无故给你好处的时候,必然后面会有一个风险在等着你。

        这边严武刚洗完手,那边还在电脑前工作的陈警官莫头莫脑地冲严武突然说了一句,“我听说,你在监舍里开始收兄弟伙了哦?”

        严武本能性的觉得这话不对,自己就想优哉游哉的把刑期熬完,回去继续自己的生活,哪会在这里面搞风搞雨,“报告!陈教,我本身就不是社会上的人,咋个会给你添麻烦嘛。”

        陈警官没有抬头,只是说了一句,“那就好,要注意团结哈。”

        严武本来没什么关系,不知道何方神圣打招呼的缘故,这才让陈警官照顾自己,如果失了陈警官的照顾,自己在这监舍中只怕是寸步难行。陈警官口中的团结,团结谁?当然是一目了然。谁是204监舍钦定的老大?显然是康哥!现在建光他们和康哥对起来干,自己两不参与,自然是别人的眼中钉,先就要敲掉自己这个愣头青。

        建光现在另外搭桌吃饭,这在监控里是能看清楚的,牛儿帮自己做了个枕头,同样也是得罪了一批人。陈警官这句话,难道是想让自己表态站队?投靠康哥?

        当天中午回到204监舍,严武就找到了建光,掏出一支烟递给他,点上。严武给建光说道,“建光,今天陈教喊我给你带个话,一个监舍里不能有两张桌子。”建光闷闷的抽了一口烟,“行,我晓得了。”然后就再也不说话了。

        中午吃饭前,严武给康哥悄悄说,“康哥,我喊建光他们把桌子拆了,毕竟这样子监控里面就看起舒服了。”康哥似笑非笑地看着严武,点点头,同样也没说什么。果然中午吃饭的时候,建光、高兵他们真的没有再搭桌子了,虽然伙食依旧不比康哥这边差,但是都是蹲着吃饭,康哥依旧当作没看见一样。

        严武天真的以为,这就算是自己表态站队了,事情到此结束了。

        下午严武一脸天真的继续看完了上午发现的那卷**案档。我操!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发生,要解决生理问题,随随便便去个发廊、洗浴中心、会所嘛,为这个事情真不划算。去那些地方,大不了被抓到了就是个嫖娼嘛,你又不是黄海波被陷害,要被判六个月,罚个几千块就出来了。

        因为这种**案,第一个上的人会被判得最轻,最后一个上的人会被判得最重。估计最后一个瓜娃子要被判8年。严武特意看了一下这个人的年龄,出来都三十岁了,整个大好的青春就这么给一时的冲动废了。

        办公室里,严武跟康哥、何老头吹空调的时候,说起了这个事情,他们都嘿嘿一笑,说,“这些娃娃就是少根筋,都是只认那个狗屁执着!还以为自己是很有追求,结果装神就只有遭弄疼。”

        严武问到自己待的204监舍里有没有强奸犯。何老头把话接了过去,接过去说,“强奸犯是看守所里面地位最低的,比小偷的地位都低。就算进来了不敢说自己是啥子罪,如果遭犯人们晓得了,他的菊花是要被弄的!”

        我去!现在都搞得这么凶残啊。

        严武问何老头,不可能真的去**花嘛。何老头一口痰吐出来,“这里不是山上,大家还没心慌到那个地步。不过,他们的菊花会被牙刷里里外外刷得干干净净的,并且是他们让自己刷!”

        我操!严武的三观再一次被颠覆了,真他妈变态呀。严武接下去不敢接话了,他怕自己会崩溃掉...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