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科幻小说 > 火葬场奇谈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大结局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大结局

    作品:《火葬场奇谈

        毓儿的目光继而慢慢落在河面上,若有所思地说道,“当然,找桑水,去巫城最好。”

        巫城?

        我隐约意会到一点毓儿的意思,顺着其视线看向河面,“你说就河面下的城市?”

        “你们最原始的家族是很厉害的,那个时代天地初定,桑水是比较多见的,城内有名望的人家应该有存货,去看看也许能找到呢?”

        毓儿微微颔首,说道,“而且巫城是有禁制的,在未打开禁制之前,只有本族人可以进入,绝对安全。顾武牙当初离开的时候并没有毁掉禁制,也是不想被外人知道这个地方。”

        如果这么说,倒是老天爷助我。

        但是,情况并非如此乐观……

        我重新看了看水面,并没有什么入口可以进去。

        如果找人来挖掘,势必会引起大轰动,这可是原始的古城,还隐藏着神秘的力量呢。

        我对此也有些顾忌,“这个地方被水面掩埋,该怎么下去呢?”

        “你放心的下河去,没问题的。”

        毓儿却是什么事都没有,大喇喇地说道,“别人就算挖开河面也进去不了,但如果是你的话就不一样了。”

        “哦?”

        我怎么看都觉着疑惑,总不能是入口处有什么空间阵法吧……

        诶?对了,空间阵法。

        果不其然,下一秒毓儿说道,“巫城的入口有阵法的,只认顾家人。”

        那一切就顺利多了……

        我重新看向河面,透过河面能看到河底挣扎的水鬼,也是不由升起一阵恻隐之心。

        这些水鬼怕是之前消失在青河的人,失去生命已然很惨了,还得永生永生困在此处。

        我不知道如何释放,唯有询问人皮书,“这被困在河底的冤魂怎么办?”

        毓儿摇摇头,沉声说道,“他们救不回来的,巫城为了保护自己的文化,是不允许之外的人靠近的,一旦触及保护阵法就会被吞噬肉身,连同灵魂都会慢慢成为阵法的养料。”

        巫城……

        那个地方的人能制造出人皮书样变态的东西来,倒也不稀奇有如此血腥的阵法。

        得亏后面出了顾武牙这样的人,否则这样的家族活着,就是造孽。

        “既然只能我进去,你们就先回酒店等着吧。”

        我迫不及待想要得到桑水,当时就对徐蕊嘱咐道,“等我出来,会去找你的。”

        徐蕊也很明白自己进不去,但也不愿回酒店,摇头道,“我不回去,就在此处等你,万一有什么意外还能搭把手。”

        搭把手应该是不用的,待着也为了求一个心安吧。

        “也好,我尽量快点回来。”

        我也没有执拗的再劝说她回去,摆了摆手,去问其余关于桑水的信息,“毓儿,桑水有什么特点没?”

        毓儿想了想,说道,“类似石油一般的质地,但是又黑又臭,任何活物碰到,都会立马腐烂。”

        卧槽,听起来简直就是种剧毒啊!

        “这种东西存放需要特殊的手段。”

        毓儿眼珠子转了转,继续说道,“任何器皿都无法装,不过巫城的人相处一种办法,就是用人身体内的浩然正气来装。”

        浩然正气?这种东西怎么装桑水。

        我突然感觉自己的智商有点不够用,“你所说的浩然正气是什么?”

        “有阳就有阴,有浊就有清,何谓清?“

        毓儿看了我一眼,自顾自地说道,“拥有高尚品格的人,心中自有一股正气凝结,收集这股正气配以特殊的水晶,就能够将桑水收集起来了。”

        原来如此……

        虽然说收集正气有点扯,但人皮书都能造出来,收集正气似乎也不是多么难的事情了。

        知道桑水的具体特征后,我也没怎么耽搁,一头扎进青河里。

        刚入水,还能感受到水流的动静,随着身体下沉又感觉有很多手在朝我的身上抓,在之后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大脑经过短暂的空白之后,我睁开眼发现在几处在一个残垣断石的古城之中。

        城市灰蒙蒙的,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有的是一望无际的石头建筑,残破的立在广袤无垠的荒野之中。

        这就是巫城?是我的根?

        我独自身处这样一个地方,竟然莫名觉着亲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从眼前震撼地景色中回过神来。

        毓儿说过保存桑水的特点,我必须快一点找到,然后回到地面上。

        但是这个巫城真的太大啊!

        想来桑水这种东西应该是珍贵无比的,在看起来稍微华丽一点的建筑中找应该没问题。

        撇开那些残破的建筑,我只挑看起来大的建筑找。

        一路找下来,东西倒是没看到,连尸骨都没有看到一个。

        真是奇了怪了!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刚进入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建筑,就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没想到你也找到这里来了?”

        竟然是犼!

        这个地方难道不是只有顾家人能到的么?

        我当时脑子里冒出一个很古怪的想法,难不成犼也是自家祖先么?

        触及到我奇怪的眼神,犼不禁大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要知道,我虽然不是顾家人,但我的这具身体,来历却是很有讲究了。”

        不可能啊……

        犼继续说道,“我这具躯体不是来自顾家,不过他的祖先有跟你们的祖先做个交易,在那个时代是血盟,这一族人的后代也能进出了。”

        难怪,还有这一出呢……

        我心中了然,问道。“你的桑水就是在此处找的?”

        “这个答案不是很明显么?”

        犼俩手一摊,咬牙切齿地笑道,“你是一身的伤撑不住了?”

        “撑得住!”

        我自然也不会示弱,“你没死,我必然是撑得住的。”

        “你也来找桑水?”

        犼下巴微微抬起,一脸鄙夷地看着我,“可惜,没有了。”

        我本身是不相信犼的为人,他说没有就没有?搞笑!

        “你要是杀不了我,就赶紧让开。”

        我也懒的搭理,自顾自地打量起建筑内部的构造来。

        犼却并不让,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冷冰冰的望着我,“夜凉死了,你再也不能威胁我了,哈哈哈哈。”

        mmp,老子管你的姘头有没有死。

        懒得理这儿神经病,我直接绕过他开始在房间内寻找起来。

        犼来到这个房间,必然不是没理由的,也许桑水就字啊这个房间。

        结果没走俩步,就被一条胳膊拦住。

        “哈哈哈,顾争气!”

        犼狰狞的笑道,“我没顾及了,自然也可以放手干一场了。”

        我反手抽出巫神剑,对准犼的胳膊用力砍下去。

        犼一个闪身躲过去。

        随之,龙魂也感应到危险,大吼一声从破壁而出,跟巫神剑私缠在一起。

        “不杀光你全家,难平我心中一口怨气。”

        犼咬牙切齿道,紧跟着身体快速地变化,浑身爆发出一股暗蓝魔气,魔气中还有丝丝黑色的气体游动着。

        这种东西怎么看都会觉着有点奇怪。

        我是第一次看到犼这种模样,心中也忍不住一惊。

        难不成生死一战就在今天展开了么?

        也罢,剩不到三十天的寿命,跟他拼个你死我活又如何。

        就算死了,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总不至于让一个犼把世间万物搞毁吧。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抱着这样的心态,连手中的巫神剑似乎都被感染了,隐隐约约发出微微的颤动,龙魂的颜色由金转赤金。

        几乎是在一瞬间,整个大地跟着颤动,所在房间轰然倒塌。

        外面一具具枯骨破土而出,全部都是朝着犼的方向聚拢。

        “你竟然召唤出了巫族祖先?”

        犼大惊,诧异地看着四周发黑的枯骨。

        整个人猛的腾空,忽然一只状似大鸟的骨架飞来撞向他。

        他迫不得已找了处空地落下……

        巫族祖先?

        难道是巫神剑,是我体内的血液,召唤出了这些沉静载土地中的先人。

        那么这一战,我是占优势的。

        握着发烫的赤金巫神剑,还有满地先祖的枯骨,我开始觉着胜利的天平已经朝着我在渐渐靠拢了。

        狗东西,外面干不死你,在我祖先的地界要是再干不死你,就辱没先祖了。

        很显然犼不停的躲避,明显是很忌惮这些枯骨。

        我的眼睛能看到,这些枯骨每个都蕴含着巨大的能量。

        是的,那是我先人的尸骨,自然不会普通。

        我提剑靠近犼,所到之处枯骨自觉让路。

        “你今天就把命留在这儿吧。”

        看着已经被包围起来的犼,我心情格外舒畅,提剑就冲向犼。

        犼速度相对来说较快,一个闪身就已躲开。

        我的视力,是绝对捕捉不到他的行踪。

        但是,魂锁已然有了自己的意识。

        字犼所开的瞬间,剑头飞出一截赤金锁,直接锁住犼的脚踝。

        我顺势欺身上去,一剑刺向犼心脏的部分。

        魔,不是死物。

        所以刺心脏还是有作用的。

        只是犼被黑蓝交织的手掌伸出,直接握住剑身,就将剑牢牢固定在胸前。

        下一秒,一脚纵踢,踹到我的肚皮上。

        我五脏六腑都跟着疼……

        本来我就没有特别强的战斗意识,速度也不快。

        在这种时候,真的是很吃亏。

        不过,有险就有喜。

        身后那群枯骨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个身上开始流动着金色的龙纹。

        这些枯骨汇聚到一起,爆发出的龙纹犹似一座金色的宝藏。

        突然,我感觉背后一热,似乎有股什么强大的热流涌入身体。

        紧跟着,一切都明朗了。

        再看犼的动作,也清楚了许多。

        这是短时间内的实力暴增,是枯骨赋予我的力量。

        我顿时信心百增,直接朝着犼冲去。

        身体此时轻巧的好比一只蝴蝶,稍微一动就是一大步。

        这一剑犼并没有握住,因为我看的清楚,在他手握过来的时候,剑尖一转,砍向了他的手腕。

        顿时间,鲜血四溅,一只断手落地。

        犼大惊!

        我也震惊了……

        这力量已经是质的飞跃了。

        “呵呵,再来!”

        之前一直被压着打,总算特妈能扬眉吐气一把了。

        我不熟悉剑法,但还是知道的,世上武功唯快不破。

        这一剑剑刺出去,都在犼的身上留下无法恢复的伤口。

        一片肉,俩片肉,三片肉……

        终于,砍到对方只剩一具肉骨之时,犼痛呼一声,天灵盖游出三缕黑色的气息。

        犼的残魂!

        总算是没有了寄居体,要跑出来了么。

        之前毓儿说过,巫神剑能杀真祖!

        那就试一试吧……

        我先是朝着其中一缕追去,剑刺入黑气之中。

        顿时黑气就如同滴入火炉的水,“滋滋”冒着气消失不见。

        另外俩缕黑气同一时间默契的痛呼这,在半路停下来狼狈打滚。

        魂魄刚刚融为一体,因为**被迫分离,此时还是有联系的。

        死了一个,剩下的肯定会痛。

        这一次总算药结束了……

        没想到借着祖先的庇佑,如此轻松的就搞定了犼。

        从此人间太平。

        解决掉剩余俩个残魂之后,我也不再去找所谓的桑水,转身就朝来时的方向奔去。

        临走前还给先祖们磕头,毕竟是血浓于水。

        此时他们也做不了什么坏事了,这个头受得起。

        离开青河,游到岸上的时候,一眼就能看到徐蕊抱着小崽子坐在河边的长椅上的身影。

        此时的我已然一身轻松,快步走过去,从背后抱着她,“你不是想去一个安静的地方过日子么,从今往后,可以了。”

        徐蕊惊喜的转身,看着我,说道,“你找到桑水了?”

        “没有!”

        我摇摇头,“没有找到桑水。”

        “那没关系的,等事情都解决,我们再去吧。”

        徐蕊脸上里面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望,纵然很快就掩饰了,但还是被我察觉到了。

        这女人,永远都是那么善解人意。

        我忍不住将她揽入怀中,轻声解释道,“犼已经死了。”

        怀中半响才传来一声难以置信地嗫喏,“死了……”

        “对,死了!”

        我肯定的说道,“地下有我祖先庇佑,在他们的帮助下,先毁灭他的肉身,逼迫出残魂,用巫神剑斩灭的,难道你没有感觉么?”

        徐蕊的身体是犼的,应该会有感觉。

        “有,只是没想到……”

        徐蕊微微点头,“就算犼死了,还有很多事没办吧?”

        “的确,不过别的事都是小事,再也不会有人动不动跑出来喊杀我全家了。”

        我忍不住笑了,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说实话,眼下阴阳一行,除了犼已经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犼已死,不管是王瑞年,还是地狱的危机,都能慢慢解除的。

        现在的已然是最好的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