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玄幻小说 > 重生反派女boss > 正文 第1509章小唯表示很愤怒
  • 正文 第1509章小唯表示很愤怒

    作品:《重生反派女boss

        从漆雨轩家跟那对姐妹分开,大龙跟倩离开。

        倩看他眼眶红红的就问。

        “怎么不送送?”

        “她不让...”

        倩头,“她很聪明。”

        秦香雪这次的做法倩还算满意,留给彼此一个好的印象,总比感情消耗殆尽后的反目成仇好。

        大龙心里有些不出的感觉,人生第一段恋情就如此的跌宕起伏,爱过恨过无奈过争取过拼搏过,最后还是没有一个结果,可他好像也不是很难受。

        “年轻人,你的路还长着呢,何必把结果看的那么重要,享受一个完整的过程也挺好。起码你们以最成熟的方式离开,总比带着对彼此的怨恨过余生要好。”

        谁也别把谁看的太重,放了别人也是绕过自己,秦香雪死了一次总算明白这个道理,也不算太晚。

        “姐,我也很想像你和我姐夫这样...能够找一个懂自己的人,付出又得到回报,然后一起牵手走下去多好。”

        可是现实啊,真的太残酷了。

        “不错,这一段感情让你能出这番话,可见你姐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你又长大了。”

        倩欣慰,那个青涩的毛头长大了一,也会感到困惑了。

        “大龙,姐没办法保证你下一段感情会顺顺利利,也许比这段还闹心——”

        “姐!你就不能安慰下我这个刚失恋的人?”大龙被这口毒鸡汤扎心了。

        果然是他老姐啊,一针见血毒舌依旧!

        “有什么需要安慰的?分开又不一定都是坏事,人家没你将来找个更知冷暖的,总比跟着你这个见不着边的家伙要好,你想想看,你们俩真正在一起才不幸呢,你这一天能有多少时间陪人家?就比如你姐夫那个死鬼,一年到头看不到人——”

        “爸!”

        倩怀里的唯指着前方喊道。

        “对,你爸就是这样一个坏蛋。”

        一抬头,于明朗的车停稳,他那个重要会议刚好有事取消,又被他媳妇一个电话苏的霸道总裁附体了,迫不及待的跑过来了。

        倩一看到他过来了,一秒钟从怨妇状态切换回贤妻良母,抱着唯就迎过去了。

        “老公~”

        于明朗又被苏到了。

        “你的事忙完了吗?”他问。

        “都处理好了,我刚还在跟大龙表达我对你的想念,没想到这么巧~”

        “想~”唯配合的头。

        这娘俩一唱一和的,差没给强萌死,接过女儿又亲亲爱妻,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人生赢家实在是太幸福了,再一抬头,看到舅子一副惊讶的表情。

        “怎么了大龙?”于明朗问。

        “我算是见到了神马叫当面人背地鬼...”

        论睁眼瞎话的功夫,他只服自己老姐!

        “我没听清呢。”倩笑的好温柔。

        大龙激灵一下,瞬间改口,“我是觉,我姐身体力行的像我掩饰了和谐家庭的模范流程,让我受益匪浅,必将把这番功夫用到新的恋情上...”

        倩满意的头,这还像是人话。

        靠在强身上,顿觉岁月安好。

        于明朗听出大龙的言下之意了,拿眼神问倩,意思是分了?

        倩头,对,和平分手。

        “走吧,姐夫下午没事儿,请你们吃大餐如何?好好的庆祝下。”

        于明朗从不掩饰他对秦香雪这类人的厌恶,他才没有倩那个委婉呢,喜欢就是喜欢膈应就是膈应,这种牛皮糖甩掉了简直不能再好,就差放一串烟花庆祝了。

        吃了饭大龙回队了,回到家天都黑了,于明朗在给唯洗澡,倩靠在门框上看。

        “哎,现在是能洗一次是一次,再大都不能给孩子洗澡了。”于明朗在那感慨,浴室的墙上贴了个身高贴,还有个体重秤,给女儿放上去竟然又长了。

        唯泡在她专用的浴桶里手直拍,于明朗靠在浴桶边感慨时光太快。

        “是啊,一晃我们都老了。”倩今天格外有感触。

        “哪里老?我媳妇还很年轻!”于明朗表示不服,她本来就比他六岁长的又年轻,出去是高中生都有人信,倒是自己一晃就30了。

        “心老啊,你没看到大龙都长大了吗?还有今天,我提年轻人的时候,格外有种沧桑感...”

        “提谁了?”

        “秦莹雪啊,那姑娘有灵气,我看着挺喜欢的。”

        “媳妇,我发现你这人特奇怪。”

        “哪里奇怪?”

        倩对着镜子看看,嗯嗯,还是盛世美颜。

        “你大方吧,谁惹你你就往死里整人家,你气吧,有些人你还挺宽容,就比如那个南果,我死膈应她,还有这个秦香雪,自己作死你还非得救...要我是你我就不管,让她该死死去。”

        于明朗最讨厌这些作风不正的女人,不过他也不喜欢作风不正的男人,这跟他感情洁癖有关,看到这些胡乱搞的就本能的恶心。

        “毕竟我现在是生意人嘛,做生意只要利益最大化就好了,如果什么都按着自己喜好来那生意还做不做了?”

        于明朗捏捏她的鼻子,“跟我也是做生意?嗯?死鬼?”

        “咳咳!”倩呛到了。

        她差忘了,这家伙会看唇语啊,白天吐槽他的时候他虽然听不见,但是一定看见了。

        “那是一个爱称,我对着电灯泡发誓!”倩指着天花板。

        于明朗默默往边上挪了几步,“媳妇,你别瞎指啊,这可都是家庭财物!”

        倩嘿嘿一笑,于明朗就喜欢她赖皮的样子,拽过来本想亲一下,浴桶里的家伙不干了,挥舞着胖手拍打水面。

        喂喂喂,好的给人洗澡呢?

        好的以后没机会现在要好好把握呢?

        人家想享受爸爸妈妈温暖的抱抱啊,谁要看你们一对老夫老妻的撒狗粮?

        “差把女儿忘了。”于明朗这句完就觉得自己裤子传来温热的水感...愤怒的唯拿着她的玩水铲子毫不留情的泼向了重色轻女儿的老爸。

        “得,这记仇的样也是随你了。”于明朗笑道,倩傲娇的哼了声。

        “分明是像你!”

        “好好,像我们,哈哈!”好得意的感觉。

        唯觉得自己要委屈死了,你们这两只能不能不要这么凑表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