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819章 天山的雪
  • 正文 第1819章 天山的雪

    作品:《仙逆

        第1819章 天山的雪

        杜青的额头,泌出了冷汗,他呆呆的望着后山洞府所在,那里王林缭绕了七个月的神识,在方才的那一瞬间,骤然消失。.org

        这种消失,不是收回,而是真正的无影无踪,似与天地融合在了一起。

        这种变化太过突然,那杜青根本就无法想象,甚至连半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几乎就是在他抱着看笑话的心态随意的一扫中,突然发生。

        短暂的呆滞后,杜青身子一晃直接冲出所在之地,神识散开,直奔那后山洞府而去,在那洞府内横扫一圈的刹那,杜青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

        “没有……没有……”洞府内盘膝打坐七个月的王林,消失了。

        王林的消失,杜青没有丝毫的察觉,可以说就是在他的眼皮底下,如同蒸发一般,没了。

        “这不可能啊……这没有道理……”杜青此刻站在后山的山峰上,脚下一片青草,他神色更为呆滞,喃喃中他使劲的揉了揉双眼,不甘心的再次散开神识缭绕四周。

        一遍一遍又一遍,他还是没有发现半点王林神识的痕迹。

        “不可能,他的神识不可能融入天地,这种事情,从未有过,唯有空劫巅峰的老怪才能做到……他……他不可能的!!”杜青面色苍白,眼中的骇然极为浓郁,他忽然觉得,这七个月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

        “你是在找我么……”就在杜青怎么也寻找不到王林,甚至内心无法接受这样事情的刹那,一个平静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幽幽而起。

        杜青身子蓦然一颤,猛的转身,双眼瞳孔直接收缩,他看到了自己的身后,一身白衣,神色从容,没有半点狼狈的王林站在那里。

        在王林的身后,似还有一层层若隐若现的波纹回荡,很快就看不见了。

        “你……你……”杜青下意识的退后几步,王林的出现,太过诡异,他没有丝毫察觉,甚至若是对方在方才出手,他很有可能会被重创。

        更是从王林身上,似散出了一股天地的寒气,这股寒气被这苍龙宗的气息一冲,便慢慢消散开来,但给那杜青的感觉,依旧是如寒风扑面一样。

        眼中的震撼与骇然,化作了一股恐惧,使得王林此刻在杜青眼中,变的无比的神秘可怕。

        “没什么……宗门弟子大都回来了,找到了不少的支脉子脉……还取回封印了一些支脉魂……”杜青勉强压下内心的震惊,连忙开口。

        王林随意的看了杜青一眼,在他的目光下,杜青下意识的低下头。

        “送到洞府来吧。”王林缓缓开口,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化作一道长虹离去,回到了洞府内。

        直至王林离去后,杜青内心松了口气,但他的疑惑,却是因王林离去时所化长虹,再次弥漫于心神内。

        “绝不可能!!他应该没有融入天地,否则的话,方才其离去一闪就可……他之前气息消失,这一定是瞬移,没错,就是瞬移,此人必定是不断的失败后,脸面有些挂不住,故而以这种方式结束……”杜青越想越是正确,神色也慢慢平静下来,甚至感觉有些好笑,尤其是想到自己方才的一幕,明显是自己在吓唬自己一样。

        “我就说嘛,融入天地这种事情,他根本就做不到!自不量力!”杜青内心冷笑,更加笃定,大袖一甩正要离去,忽然他的身子巨震,双眼死死的盯着王林方才所在的那片草地,眼睛直了起来,更是有滔天的骇然,疯狂的涌现出来。

        他脑海内轰鸣不断,如同无数雷霆炸响,眼前的一切全部消失,只有那方才王林所站的那片地方清晰。

        许久,杜青面色惨白,下意识的后退几步,看向后山洞府的目光,露出恐怖与复杂之色。

        在他不远处,王林之前所站的一片草地上,有一些不多的青色的积雪,在那阳光下,散发出阵阵晶光,且慢慢的融化起来。

        整个天牛洲,唯有极西之处的天山,才会有这种青色的雪,而天山距离苍龙宗,一个来回的时间,就算是杜青全力疾驰,也需要约数月……

        “天山之雪……此人……天骄!”杜青在那里沉默了很久很久,喃喃了这一句话。在这句话说出的一刹那,他对王林这七个月的一切不屑与轻蔑,全部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神秘与莫测。

        隐隐的,他对王林已然产生了恐惧,这与修为无关,而是对于未知的神秘,产生的一种心神的可怕。

        后山洞府内,王林拍了拍衣衫,弹去了其上沾染的寒气,盘膝坐在了那里,七个月的时间,他终于唤醒了虚无层内的分身。

        在其分身苏醒的一刹那,王林感受到了一股说不出的明悟,从遥远的分身那里通过心神传递而来,笼罩在了自己身上的瞬间,那困扰王林的天地隔膜,骤然松动开来,似其内存在的仙罡法则,在那一刻,被王林清晰的破开,如同消失了一样。

        种种明悟,在其心中浮现,可看似清晰,但仔细一想却又模糊,王林知道,这是因为他的分身,还处于成长之中的缘故。

        一旦分身完全壮大,有关这仙罡法则的一切,王林都可以清晰无误。

        与此同时,那股磅礴的压力,也在那一瞬间如同冰层融化,似裂开了一道道无形的缝隙,使得王林的神识,在眨眼间就完全的融入进去,而不再是如之前那般强行挤入。

        这一切,全部都是因为其分身!

        在神识融入天地的一刻,王林的身体消失了,同样与天地融合为一体,在那一瞬间,他找到了在洞府界缩地成寸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已经久违了。

        心念一动中,他在那一刹那出现在了此洲的天山,看到了漫天飘落的青色雪,这第一次缩地成寸,王林没有方向,而是随意迈步熟悉一番。

        但他回苍龙宗之时,却是内心存在了苍龙宗的样子,清晰的出现在了苍龙宗后山,杜青的身后。

        一来一回,不足半柱香多的时间,若非是那脚下无意带来的青雪,就算是杜青也无法知晓,王林曾去了天山。

        “分身刚刚成长了这些日子,就可以带给我如此强大的助力……若是时间再长一些,我的这具分身,将是最强之体!”王林内心对此早有明悟。

        “该是到了去大魂门吸收地火主脉的时候了,在这之前,我要先把其余支脉子脉吸收一番,看看最终能把火本源真身凝聚到什么程度。”对于自己的那具火本源真身,王林知道越是后面就越艰难。

        那头颅的凝聚,所需的已然不是单纯的火本源,更多的,是一股火的意志。

        杜青在半个时辰后过来拜见,拿着其宗门弟子取回的一些地火魂,更有一张完整的天牛洲地图,这地图内多个地方被标记出地火支脉子脉的存在。

        王林没有客气,直接就把那些取回的地火魂吸收,不过因其内蕴含的意志不多,对于本源真身凝聚帮助不大。

        但那地图玉简,却是对王林很有作用,接过玉简,王林便与杜青告辞,杜青知晓王林所谋之事,此事他无法参与,但同样也不会去通风报信,毕竟对于王林,他还是有所图的。

        更主要的,是王林临走前,向他看去的一眼内,平静中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但其迈步中脚下波纹回旋,身子在杜青面前骤然消失的一幕,却是比任何威胁的话语更有震撼。

        杜青心神震动,看着王林消失,许久长叹一声。

        “杜道友所帮之事,王某记住了,日后若有机会,定回报于你。”王林走后,其声音在杜青耳边回旋。

        王林离去的第七天,整个天牛洲内,一处处地火子脉轰鸣崩溃,阵阵火焰的波动在天牛洲弥漫,似乎就连天地的气息中,也存在了炙热的感觉,呼吸进入体内,隐隐产生一丝烦躁。

        这种事情,随着在天牛洲诸多地方陆续出现,慢慢引起了天牛洲内各个宗派的注意,也派出了大量的门人弟子,亦或者各宗长老亲自外出查探,只是却没有丝毫的线索,他们往往赶到子脉崩溃的地方时,所看尽是一片废墟。

        半个月后,天牛洲某处被黑雾缭绕的山峰,这里,曾经有一个宗派,名为七道宗!王林的身影,从那黑雾山峰内走出,神色惆怅。

        这里,他是一定要来的,在这里,他似可以感受到洞府界的气息,还有那玄罗多年的等待。

        走出了黑雾,王林回头看了一眼那雾气内的山峰,沉默了半响,轻叹一声,转身离去了。

        “司徒、清水、还有李倩梅,还有那些转世投胎的你们……如今在哪里……”王林离去的背影,很是萧瑟,透出孤独。

        一天后,天牛洲极西之地,大魂门笼罩的范围内,天山所在,那青色的雪花飘落中,一个身穿白衣的白发青年,站在天山顶,目光穿透飘落的雪花,看向山的另一层,天牛之西。

        站在这里,这青年隐隐可以看到远处山峦无数,在那最深处,一座赤红色的山峰直插云霄,遥遥在目。

        “大魂门……”那白发青年喃喃,双眼露出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