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817章 青牛真人
  • 正文 第1817章 青牛真人

    作品:《仙逆

        第1817章 青牛真人

        看着远去已然没有了踪影的王林与蚊王,杜青脸上露出苦涩,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的样子,压下内心的骇然,展开全部的速度,急急跟了上去。.org

        “唉,此人身上法宝众多,本源众多,就连凶兽也都不凡……更有深厚背景,还凝聚了罕见的本源真身……招惹不得,攀比不得……”杜青不断的安慰自己,可还是觉得颇为憋屈。

        “***,凭什么老子就这么穷……真是……不能比啊!”杜青越想越是难受,飞了半天,还是没看到前方王林的身影。

        “此人是天之轿子,和那些大宗派的真传弟子一样,我没法比……不过我杜青的一切,修为也好,法宝也好,大都是依靠自己获得的,虽说比不过他那么多,但此人的一切,我敢断定都是那大天尊所赐,哼……他运气好而已。”杜青想到这里,内心才略有平衡。

        若是他知晓王林的身份与来历,知晓王林两千多年修道的艰辛,此刻怕是再没有半点平衡的念头,因为就算是他,若出生在洞府界,给他两千年的时间,给他贪狼的气运,怕是也无法做到如王林这样,走出洞府界!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就是半个月,在这半个月中,王林停顿了几次,等杜青赶上。连续飞了半个月,蚊王精神抖擞,没有丝毫疲惫,此蚊进化蜕变多次后,在速度上极为恐怖,甚至连那杜青都无法追的上它。

        且它在飞行中还可以吸收这仙罡大陆的气息,在身体中如修士一样自行吐纳,如此一来,它的速度是越来越快,比王林自身前行,要快数倍不止。

        杜青在后,神色颇为狼狈,这半个月的时间,他同样没有歇息,不断地疾驰,每次看到王林与那让他恐怖的凶兽似不知等了多久的样子,他都会郁闷不已。

        看向那蚊兽的目光,更是带着无法置信。他这一生见过不少凶兽,但拥有这种速度者,却是不多见。

        “唉,他之前不拿出那金印,就是在坑人,现在来看,他明明有不被我追上的手段,可还是故意让我追上……此人太阴了!”杜青苦笑。

        又过了数日,在杜青感觉疲惫到了极限的这一天,苍龙宗遥遥在目。

        望着苍龙宗,杜青看着身边很是从容,面不红,气不喘,始终在那凶兽背部打坐的王林,又看着其身下那凶兽似没有飞够,意犹未尽的样子,杜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在二人临近苍龙宗的一瞬,整个苍龙宗的弟子纷纷从各自所在之处走出,齐齐抬头看向天空,还有那没有被封印镇压的三个长老,更是一闪飞向天空。

        他们原本以为是老祖把那凶人擒住带回,可看到老祖气喘吁吁,王林神色从容的一幕后,却是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发生了什么。

        “你们呆着干什么,还不来见过老夫的挚友,这位可是老夫的至交道友,他帮我们苍龙宗大忙,老夫特意去请来感谢。”杜青双眼一瞪,扫了一眼这些苍龙宗的弟子,大袖一甩,就把众人全部扫开。

        “王道友,请,请……”杜青脸上露出微笑,向前一迎。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苍龙宗弟子一个个神色古怪,但老祖之威已深入他们心神,此刻纷纷沉默,看着老祖迎着那凶人,去了远处宗门后山。

        “有古怪,以老祖的性格,不说睚眦必报也差不多,如今这个样子,只能说明这个姓王的神秘人,就连老祖都颇为忌惮,故而才会引为上宾一样。”那之前失去了双臂,此刻重新恢复了肉身的中年男子,目光一闪,内心分析起来。

        “老祖很有可能与此人交过手,但却不敌……”另外两个长老,二人相互看了眼,均都看出彼此目中的骇然。

        苍龙宗弟子这里暂且不说,且说这杜青一路带着王林去了后山,此地虽说也被毁坏,但山体还在,其内洞府依旧。

        洞府内,颇为奢华,头颅大小的夜明珠无数,镶在那里,把这洞府笼罩,抬头看去,如同星空一般,其内更是多间石室,炼丹、闭关等等修士所需之物,全部应有尽有。

        “王道友,此地简陋,还望海涵,先在这里居住几日,待山门重新修建好后,再换地歇息。”杜青脸上推挤微笑,这石室他认为已经很好了,地面是海东石铺成,可以增强天地气息的凝聚,那夜明珠也不是凡品,化作星空的样子,可以让人感悟天地浩荡。

        还有那丹房内,更是奢华,这里种种的一切,都是他这多年来巧取豪夺而来。

        “尚可。”王林扫了一眼,不动生死,盘膝坐在了一旁,看向杜青,忽然开口。

        “杜道友,王某来自外洲,不知这天牛洲内,那地火主脉在何处!”天牛洲太大,王林神识无法覆盖全部,短时间找不到主脉所在,需要消耗一定的时日仔细搜索方可。

        杜青一听王林此话,便知晓对方的心思,略一沉吟,他盘膝坐在王林对面,缓缓开口。

        “天牛洲属火,此洲地脉大都是火脉,传闻这一片片火脉连成一个阵法,镇压着一头天外之牛,此牛拥有莫大神通,在仙罡大陆之初被我仙族仙祖斩杀,身体化作天牛洲,元神被镇压在那火脉下。

        此事是传闻,真假与否无数年来有诸多之人查看,但都没有线索。

        可是还有一个传闻,就是说这一条条地火脉,不是仙族布置,而是那天外火牛的身体经脉所化……你要寻找的那地火主脉,按照这个传闻来说,是属于那火牛全身最大的一条贯穿身体的经脉!

        此脉,在大魂门,有一处连接之地!”杜青说这最后一句话时,声音忽然小了下来,且右手抬起向着四周一挥,一片禁制封锁了四周。

        “大魂门为东州九宗十三门之一,其内强者众多,法术莫测,谈论此门时,必须要进行一些防范,以防万一。”杜青很是谨慎,低声说道。

        “我本源中有火,对于地脉感受较深,每次去往大魂门时,我体内的火焰都会被无限的压制下来,似在大魂门内,有一股极强的意志笼罩,使得一切火力在其内,都要屈服。

        根据我的分析,那里,应该就是天牛洲地火主脉所在,甚至在大魂门中,还有火本源达到了极强程度之修。

        且我还知晓,大魂门的老祖,青牛真人,此人修为高深,他拥有和你一样的本源真身!”杜青说起这个青牛真人,神色露出恐惧。

        王林双目一凝,记住了这个名字。

        “以我的修为,在大魂门内只能作为外门长老,且我有个同族的前辈,是大魂门内门长老,有这层关系,再加上外门长老这个身份,苍龙宗才会受到庇护。

        王道友拥有大天尊所赐法宝,按理说大魂门必定将你奉为上宾,可若要动其地火主脉,怕是……”杜青隐晦的开口。

        王林神色如常,对于大魂门,他只知道两个人。

        “你可听说过大魂门内有两个弟子,名为矾珊璐、矾珊梦。”王林看向杜青。

        “矾珊梦!!”杜青神色一动。

        “我听过矾珊梦这个名字,她是大魂门的核心弟子,被称之为大魂门双轿之一!道友认识她?”

        “听说过。”王林目露沉思,话锋一转,又问了起来。

        “归一宗呢,此宗也在这天牛洲内,如今与大魂门相比如何?”康仁毕竟修为不高,他所知道的事情自然比不过杜青,王林知晓不多。

        “归一宗很强,如今隐隐压过大魂门一头,九宗十三门的排名,怕是会有所变化了。这归一宗这些年来出了一个叫做云逸封的弟子,此人修为很高,且天资绝伦,如今是天牛洲内除了老辈外,第一高手!

        我曾与此人有过接触,此人不凡!”杜青想到了他所看到得,云逸封一剑横扫,大魂门数人败退的一幕。

        “说起这云逸封,我倒是想起了一件事情,此人曾说,这天地间有人修道两千余年,修为深不可测,即便是他云逸封,在其面前也不敢出剑!就算是东州四大天骄,在那人面前也不配成轿!

        此事当时掀起了渲染大浪,本有诸多质疑,但大魂门却是罕见的默认,就连归一宗内也没有出言解释。

        如今已过多年,此事八成有假,老夫就不信,有人能如此……”那杜青说着,没有看到王林在听闻此话后,双目内一闪而过的精光。

        “这世间哪有人能修炼两千余年,就能让云逸封这等人物不敢出剑,如此推崇……”

        “这种人物,若真有,那岂不是早就名震仙族……被大天尊收为弟子去了……”说着说着,杜青忽然话语一顿,似想起了什么,下意识的眨了眨眼睛,看向王林。

        他眼中瞳孔收缩,一个颇为大胆的念头,突然从他脑海内迸发出来。这个念头,让他倒吸口气,看向王林的目光,露出惊疑不定。

        “天牛洲既然有地火脉,那么这附近其余洲内,是否有地方存在了雷脉?”王林避开了之前杜青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