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796章 倔强的意志!
  • 正文 第1796章 倔强的意志!

    作品:《仙逆

        第1796章 倔强的意志!

        王林进入仙罡法则蕴含的虚无第六年,这一年,仙罡大陆上一片平和,没有战乱,古道与仙族,各自没有太多的摩擦。.org

        这一年,仙族七十二仙洲,有数个天骄之辈绽放出夺目之光,其中一人,名为云逸封!

        这一年,名义上统治整个仙族七十二洲各个宗派,传承于仙祖的仙皇一脉,皇尊从数万年的闭关中走出,半个仙罡大陆,似都笼罩在那无穷无尽的仙气之内。

        这一年,有一些来自洞府界的修士,悄然无息的转世投胎,不知在了何处。

        这一年,古道三十六郡,古之三脉,也没有发生太多的事情,很是平静的,度过这一年。

        仙罡大陆的每一洲郡,都相当于数十倍的洞府界,其范围之大,寻常修士哪怕一生,都很难走出所在之洲郡。

        尤其是仙古之间,有一条天河阻碍,这天河内存在了奇异的力量,生存着极强的仙古之兽,唯有那些几乎与天地同寿的老怪方可在这天河内栖息,但也不会太过深入,如此一来,这条天河,就成为了所有欲彼此闯入对方领地者,第一道沟壑!

        这一年,就这样平静的流逝而去。

        仙族七十二洲,距离天河最远的九洲之一,天牛洲!此洲的地域范围,若是缩小了无数倍后,可以模糊的看出,隐隐似一头牛的样子。

        故而得名,天牛。

        此洲较为偏远,距离仙皇都城所在的仙冥洲无尽遥远,在很早之前,大都被称之为化外之洲,这里,为仙罡大陆东部,与其余八洲联合在一起,合称东洲!

        东洲有九宗十三门,其中以紫阳宗为首,东临宗最神秘莫测,此外归一宗,大魂门等等一共二十一个宗门,便是这仙罡大陆仙族东洲,最享有盛名的宗派。

        这九宗十三门外,还有一些略小的宗门,实力次之,无法与这二十一个庞然大物比较,更不用说紫阳宗内,传闻有九阳大天尊之一存在。

        其中天牛洲内,便是大魂门与归一宗的势力范围,七彩仙尊苏道,其当年创立的门派,就是在这天牛洲的一处偏僻的角落里。

        这里一片黑山弥漫,山峦起伏间,可见一片茂密的山林,远远一看,山林上空还有如雾般的毒瘴,鸟兽罕见。

        在这片山峦内,有一处孤峰,此峰黑气最浓,数万年以来久久不散,此峰,便是七道宗山门。只不过当年洞府关闭,苏道封死了七道宗,岁月漫漫至今,七道宗已然没落,其内更是没有了一个生灵,被死气缭绕。

        这里,也就是洞府界大门走出后,出现的地方。

        云逸封也好,矾珊璐也好,所有从洞府界走出具有仙罡血脉之人,都是从这里出现,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家乡,一个个离去了。

        在这第六年的某一天,这被黑气缭绕的山峰上,若是目光穿透那浓浓的雾气,可以看到其内存在了诸多的阁楼,其中在山峰顶部,有一处大殿,那里是当年七道宗的宗殿所在,也是七彩仙尊闭关之处。

        这一天,在那被雾气遮盖的山峰顶部大殿外,无声无息中,有一个身影慢慢幻化出来,这是一个穿着黑袍的青年,他尽管看似年轻,但在他的身上,却是有岁月的沧桑。

        他,就是玄罗!

        玄罗望着眼前在雾气中被遮掩的若隐若现的七道宗大殿,缓缓的盘膝坐下。

        “王林,所有人的都已经转世投胎,只是他们投胎的时间我无法控制,或许数年,或许千年才可出现……

        但他们是安全的。”玄罗轻叹,望着大殿,隐隐的他似可以看到那大殿后的虚无中,正在与仙罡法则对抗挣扎欲走出的王林。

        “还有不到四年的时间,徒儿,为师能帮你的,已经尽力了……现在,要靠你自己了……”玄罗缓缓闭上了双眼,在他的眉心中,有一点红芒暗淡的闪烁,这红芒,就是指引王林不迷失的方向。

        洞府界与仙罡大陆之间的虚无层内,王林面色苍白,他双手掐诀中体内道古之力不断的运转全身,抵抗那从四面八方疯狂而来的挤压之力。

        这股力量在如今,已然强大的无法形容,若非是身下蚊兽还在前行,王林定会阻步在此,即便是那蚊王,也是速度慢了不少,在这挤压中挣扎,时而发出无声的嘶吼。

        王林双目充满了血丝,他体内的本源之力,已经全部枯竭,没有补充中萎缩在了身体中,无法再次施展,抵抗这仙罡法则的唯一手段,就只剩其道古身躯。

        他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在这虚无内看到哪怕一具残骸了,显然能够最终来到这里之人,实在是极为罕见。

        王林身上的血龙,也早就消散,甚至就连形成的眉心红色印记,此刻也几乎黯淡的看不出痕迹。

        七年的时间,对于王林来说,极为艰难,尤其是他要保护身后的妻子,保护李慕婉,如此一来,每过一天,他都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但他无悔!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转眼,又是一年,在这第八年的这一天,那挤压之力暴增,整个虚无如同凝固,压在其身,让王林嘴角不断的益处鲜血,他双眼已然有了模糊,他隐隐明白,自己将要承受不住了。

        惨笑中,王林艰难的抬起右手,按在了身下与他一样,挣扎前行的蚊王头上,这八年来,蚊王始终陪伴,王林能看出,这里,或许真的是此兽先祖的家乡,它在这里,明显要比王林更适应。

        只是,它毕竟并非在这里出生,或许这里它在无数年后可以完全适应,只是现在,它还是无法进入这虚无的深处。

        强行的进入,此刻这蚊兽已然疲惫不堪。它还需融合更多的仙罡法则,在一次次的进化蜕变中,返祖狰狞。

        “不要和我一起去疯了……这里既然是你的家乡,那么你就留在这里吧……你伴随了我两千多年,今天,你……走吧……”

        蚊王全身一震,发出嘶吼,这嘶吼在这寂静的虚无,向着八方传开,那嘶吼的声音,透出一股意念,这意念,是它第一次不听从王林的话语,它不愿离开王林,它要近它全部的力量,哪怕死亡,也要送王林更远的一程!

        王林脸上露出微笑,他尽管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但这笑容,却是很开心,他摇头中,慢慢的站起身子,这简单的一个动作,对他来说,此刻也很是艰难。

        在起身的一刹那,王林双眼露出已经消散很久的精光,其体内传出砰砰巨响,却是其道古之力全面爆发出来,使得他在这一瞬间,获得了暂时可以独自离开的力量。

        右手掐诀,不容蚊王拒绝,直接一掌排在此兽头部,在这蚊兽身子巨震,被禁锢了身子,蓦然停止了前行的一刹那,王林一跃而起,化作一道长虹,向着前方呼啸而去。

        “走!!这里是你的家乡,不要管我!”王林声音坚决,前行中大袖一甩,立刻那其余九只蚊兽飞出,直奔蚊王而去。

        这一停一动间,王林与其蚊王的距离,刹那拉远,他的耳边,传来一声凄厉的嘶吼,那嘶吼是蚊王发出,这声音如同是与亲人失散的孩子,发出绝望的呼喊。

        王林的心,被这声音刺痛了一下,但他没有回头,而是施展了全力,向前疯狂的疾驰而去,他明白,自己这一次,将是九死一生,既然如此,何必连累蚊兽。

        在他的身后,那蚊王挣脱了禁锢,双眼通红,发疯一般的向前冲去,它不愿离开王林,哪怕是死在这里,它也要死在主人的身边。

        但在王林的速度下,尤其是方才其落在那蚊兽头上的轻轻一掌,却是化作了十份禁锢,一次次的显露出来阻止蚊兽前行。

        十次陆续的停止身子,使得蚊兽与王林之间的距离,瞬息间被无限的拉长,任凭那蚊兽如何追寻,也再也找不到了它的主人。

        那悲哀的嘶吼,在这虚无内回荡,传出无尽距离,在前方的虚无内,王林挣扎的前行,耳边还能听到蚊兽的悲嘶,他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后方,转身咬牙继续前行而去。

        追了很久,蚊王还是没有找到王林,它身子颤抖,在那狂暴的挤压中,慢慢的停了下来,但它却没有放弃,而是猛的转身,带着那九只蚊兽,向着后方疾驰飞去,它要去融合更多的此地气息,要用最快的速度进化成返祖的状态,只有那样,它才可以在这虚无内,以更快的速度,寻找到主人!

        时间,是第九年!

        王林与蚊兽分开,也已经有了一年,王林的身子,已经疲惫到了极限,他迈着沉重的步伐,用全力去保护身后的妻子,他的双眼无神,但却有一股惊人的意志存在。

        这股意志,是他从很久之前就具备的一股逆!

        两千多年前,还是孩童凡人的他,在恒岳派前鲜血流满台阶,决不放弃的攀爬,两千多年后,他,还是那个倔强的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