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96章 反客为主
  • 正文 第1696章 反客为主

    作品:《仙逆

        第1696章 反客为主

        那七彩仙尊道侣矾珊梦,听闻王林之话,眼中微不可察的一闪,轻笑间正要开口,但就在这时,突然这魂魔舟立刻剧烈的一震。.org

        这震动从外界而来,如同狂风呼啸,使得这魂魔舟在颤抖的同时,更有轰轰巨响回旋,此舟震动下,向后连续被扫出数百丈远。

        这突然的变故,让那矾珊梦神色一变,猛的看向魂魔舟外。

        王林双脚一跃,离开此舟甲板三寸之高,飘忽中随此舟而动,双目露出精光,同样看向舟外。

        只见在这魂魔舟外,七彩之光环绕下,那七彩道人双手在身前不断的挥舞,每一次大袖甩起,都有狂风呼啸,吹动这魂魔舟外的无数光幕防护,碰碰之声回荡,那光幕层层崩溃,转眼间,就有几乎小半碎开。

        “无妨,没有数日的时间,他破不开此舟!”矾珊梦冷哼中收回目光,看向王林,缓缓又道。

        “你说的祭坛,是我妹妹在这里无意中获得,那祭坛内有一股道古之力,以她的修为无法破开,且也没有破开的必要,但对你却是不同。

        你若能破开那祭坛的防护,获得其内传承,修为必会增加。此祭坛,就在这魂魔舟内最后一层,你现在就要去?不过你只有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内我可以操控此舟逃遁,与那七彩道人周旋,但最多,也就是三天了。”

        “三天……不够。”王林皱起眉头,此刻这魂魔舟再次震动起来,轰轰巨响下,似外面那七彩道人神通更强,使得这魂魔舟隐隐仿若要崩溃般。

        “誓血之事,暂且不急,你这魂魔舟王某很感兴趣,三天时间,应够我研究一番。”王林神色不露半点心思,缓缓开口。

        “你要研究此舟上的禁制?”矾珊梦一怔,她也好,其妹也罢,对于王林的了解都并不全面,不知晓王林在禁制上的造诣,此刻听闻王林话语,矾珊梦神色古怪,许久之后开口。

        “这魂魔舟是我大魂门的禁宝,虽说不是上品,但也达到了中品的程度,这样的法宝,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没有把握可以研究明白。

        王道友,我劝你还是用这三天,去祭坛一试,若能吸收其内之力,以你古国肉身,还可修为增长。”矾珊梦话语较为委婉,但含义却是鲜明,她不认为王林有资格能研究这魂魔舟,甚至对于王林的话语,她感觉极为荒谬。

        “此子一介洞府蝼修,也妄图去推衍我大魂门禁宝,实在是可笑至极!太不自量力了!”

        “哦?莫非是道友担心王某研究明悟了此舟禁制后,会占据此舟不成?”王林露出似笑非笑之色,扫了那矾珊梦一眼。

        对于此女的心思,王林已然心知肚明,他这一生所遇之人,除了天运子王林无法捉摸透彻之外,其余之人,无不在他的心智中一片清明。

        这女子姐妹二人显然知晓七彩道人会追来,故而略作拖延之后,等七彩道人追来后,引王林来到这魂魔舟上。

        以此舟作为隐藏的威胁,更以外面七彩道人,借此人之势来明面里压迫,尽管没有丝毫威胁之言,可实际上效果却是比威胁更胜不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似乎王林只有听从对方的建议,与其交换誓血一途,再无其他方法了。如此一来,王林完全被动,主动全在对方手中。

        实际上也的确如王林所想,这矾珊梦姐妹二人,正是抱着这样的打算,若是换了王林外其他人,或许此时真的别无所走,只能选择听从以暂时避过此危。

        但以王林的心智,他不会去轻易相信对方的一切话语,他还是喜欢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里后,掌握自己人生的感觉。

        此刻这魂魔舟被对方操控,即便是王林去往了祭坛处,一切也都会在对方的监视下,且夸张一些说,身在对方的法宝内,王林没有安全感。

        且王林岂能轻易罢休,他修为虽高,可心智却也不少,此刻话语一出,确实暗藏玄机!

        若他真能将这魂魔舟研究明悟,掌握操控权,那么不但可以解了外围七彩道人之患,更是彻底的反客为主,解开对方布置之局。

        那矾珊梦神色一凝,但很快就恢复如常,微微一笑,轻声开口。

        “王道友说笑了,你既有如此信心,那便研究此舟就是,小女子在旁等着。”她话语虽说如此,但心中却是冷笑,她根本就不认为王林有这个资格。

        “道友似还有些不喜,不过道友放心就是,就算是王某真的把此舟禁制研究明白了,也不会占为己有,定会还给道友。”王林神色依旧似笑非笑,缓缓说道。

        那矾珊梦平静的看了王林一眼,轻笑道:“道友如此有信心?也好,若你真能彻底研究明悟此舟上的禁制,那此舟就送你又何妨!

        但若你完成不了,那么还是不要再浪费时间,你我交换誓血,我送你去安全之处。”

        “无妨,王某先看看再说,若最终没有成功,自会放弃。”王林等的就是这一句话,他神色如常,看都不看那矾珊梦,走到一旁,盘膝而坐,神识缓缓散开,从脚下这片甲板开始研究。

        矾珊梦目光隐藏了阴冷,王林的誓血她必须要拿到,以此血,她就可以找其师尊帮助,引动一个奇异的法术,此术一出,她有信心可以让王林成为其傀儡,这个傀儡,将是她杀七彩的重要手段。

        “此人尽管很是谨慎,但我绝不相信他能把这魂魔舟禁制全部掌握,他或许对于禁制也有所钻研,但他毕竟是洞府界蝼修,井底之蛙而已,这样的蝼蚁,岂能研究透仙罡大陆的禁制!

        此事实在可笑,且看他如何研究,失败之后,若不把誓血给我,我还有其余手段对付他!”矾珊梦眼中阴冷消散,嘴角露出柔和的微笑,看向王林。

        王林神识散开的同时,眉心古神星点闪烁而出,成漩涡旋转之时,他左目右目内妖魔星点陆续出现,古之三族星点齐齐转动,融合在一起化作道古之力,在这道古之力出现的刹那,王林盘膝而坐的身体上,突然就有那道古透露与模糊的身子幻化而出。

        道古虚影一出,立刻将王林身体完全的笼罩在内,同样盘膝而坐,远远一看,这一幕颇为惊人。

        那道古虚影大小有所改变,此刻出现在王林身体外的,只有几十丈大小,但看去也如同一座小山,王林在内,被那虚影完整的保护起来。

        这一幕看在那矾珊梦眼里,让此女眉头一皱。

        “此人也未免太过小心了……”

        以道古之力守护全身,王林这才放下心来,从容的散开神识,慢慢延伸进入身下的甲板内,在其神识弥漫过去的瞬间,一股无形之力反弹而起,阻止王林神识深入。

        这股无形之力,正是甲板上的禁制所化,使得王林可以在外部去看,可却不能看到甲板禁制的内部结构。

        矾珊梦内心冷笑,这艘魂魔舟是其大魂门法宝,她了解很多。

        “不说其他,单单是这禁制所化的阻碍之力,若没有极深的禁制造诣,定……”她心思刚起,突然整个人一愣,双目露出精光,死死的盯着王林。

        只见在那道古虚影内的王林,右手抬起一挥间,一道道禁制手印赫然出现,十个、百个、千个……转眼之下,赫然就有近百万个手印,同时出现在他的身体外。

        这些禁制手印相互重叠,散发出刺目幽光,在瞬息间百万归一,被王林一掌按在身旁甲板。

        这一掌之下,甲板轰轰一震,就连这整艘魂魔舟,也是颤抖了几下,一股波纹从王林右手所按之处向着四周急速扩散,转眼就从矾珊梦身边穿过,弥漫在了这舟船近三成的甲板上。

        随着波纹扫过,这甲板在王林目中所看,已然完全不同,仿若是脱去了衣衫,露出了本源,他目光一扫,这魂魔舟上哪里有什么甲板,这地面,分明就是一个个禁制符文凝聚在一起铺展而出。

        那一个个符文完全不同,密密麻麻之下,笼罩四周,隐隐散出乌光。

        “他竟然破开了甲板禁制的防护!!他不是简单的会一些禁制,他对于禁制的掌握,已然站在了极高的位置……”矾珊梦倒吸口气,看向王林的目光立刻不同。

        “也难怪他会有如此自信,不过就算是在禁制上造诣非凡又如何,这洞府界存在的禁制只不过是仙罡大陆禁制的一部分而已,短短的三天时间,此人绝不可能完全掌握!”矾珊梦沉默片刻,嘴角露出冷笑。

        王林神色平静,右手抬起点在其中一个符文禁制上,双目立刻就有推衍之色闪烁不断。

        “这甲板只是这魂魔舟禁制的外围而已,但其上的禁制却是包罗万千,三天的时间,的确仓促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