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78章 还是接受吧
  • 正文 第1678章 还是接受吧

    作品:《仙逆

        第1678章 还是接受吧

        王林在那转轮阵法内盘膝,遥遥的看向阵法外的一幕,耳边传来轰轰呼啸之声,那妙音三人没有选择离去,他们认为三人合力出手,应能与蓝梦一战。.org

        李倩梅神色露出紧张,望着父亲与那三人交手,眼中露出担忧。

        阵法外星空震动,蓝梦道尊一人之力,战三人,其神色从容,没有半点变化,出手之中蓝光滔滔,化作无上神通呼啸弥漫。

        看了片刻,王林闭上了双眼,对于这一切再不闻不问。

        那轰鸣之声,在王林闭目之时,从其耳边被驱除,他整个人陷入打坐之中,但其元神却是分出一丝在身体外,若是有任何的风吹草动,他将会立刻知晓。

        在这盘膝疗伤的两年中,王林的伤势已然恢复了大半,他更多的时间,是去融合那眉心八滴血液内的撕天之术。

        此术,他必须要学会,且运用自如,这撕天神通,其威力王林亲身体会,知晓其强大之处。

        至于融合那八滴血液化作让其道古增星之力,此事需耗费更多的时间,且此刻的环境,也不允许王林全心沉浸,故而被他延后。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王林似有所察觉,睁开了双眼,却见阵法外星空,处处星空破损的残片,那大范围的星空中,存在了诸多崩溃的黑洞,它们是蓝梦等人,斗法造成。

        更是在这星空内,还有无数死亡的香火之魂隐隐飘散,如同无形的狼烟一般,冉冉飘去。

        仅仅是看了几眼,王林就可以感受出这三天内发生的战斗,其激烈的程度,他没有看到妙音三人,只看到了蓝梦道尊,一步走入阵法那圆形光圈内,来到了王林前方。

        蓝梦道尊的神色,略有疲惫,显然与那三人一战,对他来说也并非极为容易。

        “妙音重伤,百年无法恢复巅峰修为,跌落至空灵,下次遇到,你可杀他!”

        “九天受伤较妙音轻微一些,但其香火界被我毁灭,伤了其心神,日后遇到,他不是你的对手!”

        “大荒上人,受伤最重,以秘术逃遁,他活不过十年!”蓝梦道尊说完这三句话,盘膝坐在一旁,闭目打坐。

        李倩梅神色复杂,她目睹了这三天的战斗,她看到了父亲的厮杀与那一次次的凶险。

        王林沉默,许久之后缓缓开口。

        “我这一生,已有了妻子……”

        蓝梦道尊盘膝中蓦然睁开双眼,盯着王林,神色阴沉下来。

        “就连老夫帮你,也无法让你改变想法么……老夫没有让你放弃你的妻子,而是让你给我女儿一个承诺!

        此事,对你来说应该不难!若非是为了我的女儿,就算是你修为到了空灵,就算是你有道古传承,可以斩杀空玄初期修士,你在我蓝梦眼里,又算得了什么!

        老夫这一把骨头,你大可以开李广弓射杀!就算是死,老夫也断然不会带着我蓝丝族来界内!

        我蓝梦生于太古,是太古五尊之一,眼下做出这番决定,你莫非认为还会骗你这晚辈不成!你有什么能让老夫欺骗之处,就算是有,老夫修道无数载,也不会为此屈从!

        那天逆珠子在你手,老夫若贪,当年大可取走!你修为当年并未第三步,老夫若想杀你,早就杀了,这一切,若不是你与倩梅之事,老夫岂能拖延到现在!

        你与掌尊之事,界内与界外之战,亦或者是那七彩与战老鬼之争,若我蓝梦不想参与,守护我蓝丝一族,无论最终谁赢,都不会牵连于我,甚至很有可能以恩笼络!

        眼下我放弃了这一切,只为你给我女儿一个承诺,王林,你莫要逼人太甚!!”蓝梦道尊盯着王林,眼中升起了怒意。

        他做着一切,如他所说,全部都是为了其女儿!

        李倩梅流下眼泪,她直到现在才明白,父亲为了自己,放弃了什么,牺牲了什么……

        王林神色露出复杂,他站起身子,向着蓝梦道尊一拜。

        “前辈所做之事,晚辈没有怀疑……”

        “莫要再说,你……”蓝梦道尊看到李倩梅的泪水,心中一软,盯着王林,把原本要说的话生生咽下。

        “老夫可以再退一步,我要你一个承诺,你妻子若复活,则你与我女儿便结成异性兄妹,但若你妻子最终没有复活,你便与我女儿成道侣!这是我的底线,王林,你要好好的选择!!”蓝梦道尊神色冰冷。

        王林沉默,起身抬头看着远处星空,许久之后,他神色露出茫然,他的目光在李倩梅身上扫过,看到李倩梅的眼泪,看到其低着头,与自己错开的目光。

        “你……罢了,老夫也不要你立刻就回答,你想好之后,来蓝丝族找我!”蓝梦道尊站起身子,也不准备在这里疗伤了,他看到女儿悲伤的神情,心中刺痛,他带着希望而来,本以为这一切可以让王林同意,但最终却是如此。

        “爹,我们走吧……”李倩梅擦去眼泪,轻轻的站起身,来到了蓝梦道尊的身边。

        “爹,以前梦儿不懂,现在明白了,我们回家吧……我们在家里,一辈子也不出来了……”李倩梅拉着蓝梦道尊的手,感受着父亲的温暖,她转过身,看着王林,脸上露出微笑。

        “王林,可以把当年你给我的那副山水湖泊的画,还给我么……”

        那幅画,是相忘于江湖,当年的她,最终还给了王林,选择了不要,但今天,她想要回这副画了。

        王林心神震动,他看着李倩梅,他的眼中露出痛苦与挣扎,他的妻子,是李慕婉,是那一个伴随了他不多的几年,可死后却于其魂中陪伴了两千年岁月的女子。

        只是,李倩梅与木冰眉,与西子凤不同,她为王林付出的,很多很多。

        那十年的鲜血涂抹,那一幕幕往事,王林怎能忘记,这个女子的执着,她的钟情,还有那明媚的笑容与目光,王林并非铁石心肠,他怎能淡漠。

        “还给我,好么……”李倩梅咬着唇,面色苍白,可依然让自己保持着微笑,她只能笑,她不想让自己在王林面前流出那无尽的泪。

        “把那幅画,还给我……王林,等李慕婉苏醒后,你要带着她来看我……”

        王林怔怔的看着李倩梅,他的右手,颤抖着抬起,一挥之下便有储物裂缝出现,从里面飞出了一幕画轴。

        那画轴中,存在着山河湖泊,那是相忘于江湖。这画轴,被王林抓着,他没有了当年的第一次送出此画时的洒脱。

        他做不到如当年时,平静的送给眼前这个女子。

        蓝梦道尊看着这一幕,眼中的怒意化作悲哀,他看着李倩梅,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死心了。

        死心了。

        同样看着这一幕的,还有木冰眉,她的心情复杂,眼中露出不忍,她没有资格去劝说,尽管她是王平的母亲。

        看着自己孩子的父亲,与另外一个女人在诀别,这样的事情,让木冰眉心中隐隐刺痛。

        “还给我吧……”李倩梅带着微笑,走到了王林身前,深深的看着王林的脸,抬起玉手为其整理了一下衣衫与头发,那笑容下隐藏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她轻轻的抱住王林,眼泪落在了王林的衣衫上,将那白色的衣衫染湿。

        “如果你不喜欢我,在云海为什么要来救我……让我带着期望死去,留在你的记忆里,不是更好么……王林,恩,不是情……”李倩梅在王林的耳边喃喃,离开王林怀抱,一把抓住王林手中的画轴,就要抽出离去。

        但她抓着那画轴的手,却是猛地一顿,因那画轴,被王林死死的握住!

        王林闭上双眼,那握住的画轴,在李倩梅的拽动下,没有丝毫的松开,李倩梅面色更为苍白,她回头看着王林,看到了王林睁开双眼。

        “这幅画,你不需要了。”王林右手一捏,那相忘于江湖的画卷,瞬息崩溃,化作一片碎末消散在了他的手中,她的手中。

        “从今以后,你是我王林的女人!”王林低头看着李倩梅,话语坚定,轻柔的开口。

        “婉儿,是我的妻子,等她苏醒后,我们一起成亲……”

        李倩梅整个人怔在了那里,许久之后眼泪再次留下,在王林的怀里,哭泣起来。

        王林抱着李倩梅,他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后悔,这是他除了李慕婉外,两千多年来,第一个接受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做李倩梅!

        “这位兄台,我有三个问题相询,可否解惑……”

        “当我离开时,你会送我么……”

        “如果有一天我死去了,你还会记得我么……”

        “王林,我有些坚持不住了,鲜血已经要干枯,你会苏醒么……我不后悔。”

        “王林,你要等我,等我去取药回来,你一定会苏醒的……”

        记忆,如掌心的水,尽管从五指间流下,可那水的温,却会被掌心记住,在某一天,在又一次的握住水时,掌心会想起,水也会记得那来自掌心的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