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68章 属于西子的一年
  • 正文 第1668章 属于西子的一年

    作品:《仙逆

        第1668章 属于西子的一年

        这九块漂浮的大陆碎片,环绕成圆形,它们平静的按照某种奇异的轨迹,在这太古星辰内回荡,因其外的那无形阵法,使得这里的一切,若没有仙人血脉之人,根本就无法看到。.org

        即便是路过于这里,也会视为不见。没有仙人血脉,神识也同样不会察觉到那无形阵法的阻隔。

        掌尊恭敬的抱拳,在其中一处碎片大陆上,随着其一拜,但见这九块漂浮的碎片大陆上立刻就有七块散发出七种不同的颜色光芒,交错在一起,形成了一片七彩之虹。

        那剩余的两块碎片大陆,则是黯淡无光,在这七彩之虹下,被其掩盖住。

        随着七彩光芒不断地闪烁,渐渐地,在那一片七彩中,缓缓地幻化出了一个身影,这身影样子模糊,被七彩弥漫,没过多久,其样子略有清晰,从那七彩之芒内一步走了出来。

        此刻若是王林看到这七彩身影,定会一眼就认出,此人就是那七彩界内他救清水之时出现的七彩道人!

        “弟子见过师尊。”掌尊沉默片刻,抬头看向在前方漂浮的七彩身影,眼中隐藏了复杂。

        “界内一战,我界外太古星辰败了……师尊之前让弟子把李广弓送回界内,此刻在那王林手中,弟子无法对抗,还请师尊指示!”

        七彩光芒凝聚在七彩道人身上,他的身体站在半空,神色平静,目光在掌尊身上扫过。

        “他真的疯了么……”七彩道人突然开口。

        掌尊身子一震,闭上双眼,许久之后睁开,点了点头。

        “我看未必……”七彩道人微微一笑,抬头看向远处,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我帮你打开古之墓地,让那几人走出,至于接下来该如何做,你自己拟定就可……这场游戏,快要结束了……第三个,你隐藏了无尽岁月,轮回了无数次,这一次你应该出来了……”那七彩道人嘴角露出微笑,双目内弥漫了一股期待之色。

        “王林,是第三个么?”掌尊犹豫了一下,开口问道。

        “除了你,我,战老鬼以及其他几人,余者谁都有可能是第三个……他藏的太深了……亦或者此刻的他,或许自己都不知晓自己的最终身份……

        至于这王林,他不像……但也并非没有可能。”七彩道人徐徐开口。

        掌尊内心暗叹,向着那七彩道人一抱拳,转身就要离去,但他只走出数步,便脚步一顿,并未回头,而是沉声中话语传出。

        “当年你让我拜你为师,我遵从了。你答应过我的事情……”

        “你的主人,离不开这里!当我吞噬了第三个后,那战老鬼也不是我的对手,届时你曾经的主人,便是我的补品……”七彩道人微微一笑,身子化作一片七彩之芒,消散在了半空中。

        掌尊神色露出复杂,许久之后轻叹,向着远处走去。

        时间缓缓的流逝,王林盘膝坐在那三大本源所化转轮阵法中,在其身下,则是那天皇炉,炉内有两个空玄大能,其一为黑衣老者,其二则是那第五仙妃!

        这二人神通惊人,在这天皇炉内只能被困,可想要将他们炼化,短时间王林无法做到。他坐在那天皇炉上,此刻双目闭合,吐纳之中不断地镇压封印。

        守护三年,这最艰难的三年。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在王林身后被扩大的云海星域内,有三道长虹隐隐出现,化作了三个女子的身影。

        三女距离王林不足千丈,站在星空,看着千丈外阵法之上,王林的背影。

        这背影很是萧瑟,透出一股独孤的寂寞,但同样,在这身影上却是有一种山峰的感觉,似他坐在那里,便如山一样,给予界内足够的守护。

        第一个上前的,是西子凤,她的身影带着柔弱,慢慢的走过这千丈,走到了王林的身边,看着盘膝坐在那里闭着双眼的王林,西子凤的目中,露出柔和,脸上绽放出美丽的笑容。

        “我想明白了,我不想做你的弟子……永远也不想!”

        “我等修士的寿元生机,漫长悠久,我不知道我们的生命还有多久会结束,我只想要你生命中的一年!

        只是一年,就足够了……你守护界内三年,就让我在这里,陪你一年……”西子凤轻声开口。

        王林沉默,始终闭着双眼,没有任何话语。

        “一年之后,我就会离开,若死去,则烟消云散,若存活,便安心修炼!”

        “你可以不说话,可以不看我,但我还是会在这里,你赶不走。”西子凤不在意王林的态度,在王林身旁,盘膝中默默的望着他。

        她本就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在那岁月中有了沧桑,但此刻,在王林的身边,她似回到了一千多年前,回到了那个年代,王林,是她第一个喜欢的人,也是最后一个。这中间的过程,便是那无尽的时光。

        她已经不再年轻。她甚至能感受到,王林的心里,应该是没有自己,毕竟她与他,在一起的日子很短暂,或许,她在他的人生中,也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这一切她明白,西子凤也没有奢求永恒,她只是想要这一年,一年的陪伴,结束一生的爱恋。

        她是一个没有勇气的女子,但现在,她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向着王林说出了这一番话,别看她神色似平静,可心中却是迥然,她害怕拒绝,害怕王林连这一年都不给她。

        她望着王林,咬住了下唇。

        “你,走吧。”王林没有睁开双眼,没有去看她,平静的说出了一句话。

        这一句话,似取走了西子凤一切的力量,她的面色立刻苍白。

        “我只要一年……王林,给我一年的时间,好么……”在王林的沉默中,西子凤的声音,有了颤抖,她的双眼弥漫了水汽,她虽是一个柔弱的女子,但她的眼泪,一生之中却是不多。

        那仅有的几次,大都是给了眼前这个让她怎么也忘不掉的身影。

        “孽缘……”当年其师尊的话语,似还在她耳边环绕。

        “一年,只是一年都不行么!!王林,我知道你不能接受我,但我只是要一年的时间,一年很长么……”王林始终沉默,没有睁开双眼,他的样子,深深的刺痛了西子凤的心,西子凤惨笑中站起身子,踉跄的退后几步。

        她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可笑的戏子,在这里自言自语,最终所有的话语,全部变成了利刺,刺入自己的心中,那种感觉,很痛。

        一声长叹,王林睁开双眼,看着身边的西子凤,看着这个在他的记忆中,并非没有身影的女子,目光渐渐柔和,轻声开口。

        “一年,给你!”王林不知晓自己能否让李慕婉复活,他也不知道在这洞府内,他最终能不能走出,亦或者,他也会死去。

        在知晓了这一系列的隐秘之后,他还有什么力气,去拒绝一个女子只有一年的要求。

        他知道,一旦自己再次拒绝,眼前这个女子将会枯萎,最终只能永恒的成为他的一幕记忆,或许若干年后,他也不会忘记,有一个女子,叫做西子凤。

        西子凤双眸流下泪水,这是复杂的泪水,她默默地坐下身子,坐在王林的身边。

        “一年,就够了。王林,我不会占据你更多的时间……”西子凤轻声喃喃。

        远处的木冰眉与那粉衣女子,她们沉默,盘膝坐在了千丈外的星空,她们一起来到这里的时候,便有了默契,一个人,一年。

        一年的时间,不长,对于凡人来说如此,对于修士来说,更是这样,往往一次闭关,一次打坐,或许便是数年一晃而过。

        但对西子凤来说,这一年,她期望可以慢一些过去。

        王林不是一个擅长言谈的人,尤其是对女子,他更是沉默的时候居多,即便是与李慕婉在一起,他也大都是默默的柔和的看着对方。

        转眼间,三年中的第一年,三个月流逝而走。

        这三个月中,王林话语很少,但西子凤却很是满足,二人在这转**阵上,便这样的一同走过了三个月。

        她知晓王林喜欢饮酒,此刻在其身前星空,漂浮着一个小锅,其内有水,正翻起鼓泡,水中有一个酒壶,以沸腾的水,来温养这酒的寒。

        水已沸,但酒还未完全温好,一股飘渺的本该不能存在于星空的寒风,从远处呼啸而来,吹在了那正温的酒壶上,把那沸腾的水,掀起了一层层涟漪波动。

        王林的双目内露出了寒芒,他抬起头,看着界外太古星辰,在其目光中,他看到了一群群密密麻麻呼啸而来的长虹,那些长虹内,是一个个界外重新凝聚出的修士大军!

        在这些修士中,有五个人,爆发出那属于第三步的威压,如同五支利箭,呼啸而来。

        除了这五人,在这群约十万数量的修士大军中,还有一辆辆千丈大小的战车,被诸多的修士推动,呼啸而来。

        轰轰之声,在这安静的星空内骤然而起,越来越高,最终连成一片如同雷霆降临。

        “来了!”王林眼中寒光一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