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11章 红颜
  • 正文 第1611章 红颜

    作品:《仙逆

        第1611章 红颜

        李慕婉的声音蕴含了温柔,仿若海深一样的柔情,传入王林的耳中,让王林心里在安静中,泛着轻柔,那苍老的容颜,似在这一刻也变的年轻了一些,他看着李慕婉,忘记了岁月时光的流逝。.org

        李慕婉的话语,王林在梦中的那一生,刻骨铭心,他无法忘记,亦或者与梦中的人生重叠,眼前出现了那座他与她居住了许多年的山谷。

        那山谷花开花落,日日年年中,留下了他们两个人,永恒的身影,还有那阵阵琴声弥漫,让人沉醉,不愿醒来。

        王林,不愿去醒。

        那山谷中,他望着李慕婉红颜白发成枯骨,那残酷的一幕幕,似撕开了他的心,让他在痛中,有了悲哀。

        他记得,他抱着李慕婉的尸体,向着天空发出了一声他最强的凄厉呐喊。

        “就算天让你死,我也要把你抢回来!”

        那声音,时时刻刻都在王林脑海回荡,它从梦中来,融入王林的全部力气。

        “这一梦,让我陪着你,直至天荒……”李慕婉紧紧的抱着王林,仿佛害怕王林会离去,留着眼泪,轻声喃喃,说着一遍,一遍,一遍……

        她说不清自己说了多少遍。

        王林干枯的双手抬起,轻抚李慕婉那一头青丝,神色柔和,点了点头。

        这个女子,直至其死亡之后,王林在那千年的孤独与回忆中,她的影子越来越深,直至成为了王林的一切。

        无论是柳眉,李倩梅,等等一切王林在后来遇到的红颜之中,都无法取代她的影子,无法最终走入王林的心。

        王林自己知道,他的心,已经在那一年,那一月,那一天中,在抱着李慕婉悲痛欲绝仰天嘶吼的一刻,死去了。

        天空的七彩,缺少了一种颜色,我要用一生,去寻找她……

        “你舍得去斩断么……你能斩的断么……”王林抬着头,望着天空,望着那天空的尽处似有一只白色的飞鸟在回旋,轻轻自问。

        在离开赵国的第三十一年,王林与李慕婉坐在那青石上,在四周山下数千里,盘膝坐着无数的修士,王林抱着李慕婉,微笑中,与她一同去感悟天地。

        渐渐地,王林的话语越来越少,从一年开口一次,直至数年方出一言。

        “缘起性空,此为因果。你等若懂,可成道……”在他离开赵国的第三十二年冬天,在漫天的雪花飘落中,王林从那青石上站起,他的身子很虚弱,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已然到了最后的时刻,只剩下了最后一段路程后,他即便不愿意,也要死去了。

        这梦,很真,很真,他在这梦里,是一个凡人。

        死亡,是一种结束,是一场梦的终结,但同样,它也是一切的开始。

        李慕婉还很年轻,她温柔的扶着王林,与他一同站在那青石,不离不弃。

        柳眉在远处,她默默的望着王林与李慕婉,眼中的迷茫在这些年来,越来越深,直至最后,成为了一种说不出的痛,使得她低下了头。

        “还记得,家在哪里么……”王林声音越加的沧桑,轻声开口。

        李慕婉眼中有泪花,点了点头。

        “带我去。”王林抚摸着李慕婉的秀发青丝,苍老的容颜,透出两千年的思念。

        李慕婉咬着下唇,扶着王林,身子一跃而起,带着他破开虚空,在四周数千里无数修士的目光下,远远的离去了。

        直至消失在了天边,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目中,仿佛,从未出现,从未来到过。

        风,从王林身边吹过,带起他的一头苍发,飘舞在脑后,那苍色的发丝,在舞动中落在李慕婉的脸上,与她那青丝纠缠在一起,那黑色与白色的交错,似永远也不愿分开。

        李慕婉的目光温柔,前行中时而看向王林,脸上带着温馨与依恋。

        王林看着脚下的大地在风的呼啸中一一闪过,看着那一处处的火山,一处处平原,一处处丛林,更看到了凡间的都城,看到了一个个几乎成了黑点的凡人。

        不知过去了多久,直至那脚下的大地,颜色渐渐有了翠绿,渐渐地出现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大山,在那山中,有一处被隐藏起来的山谷。

        那山谷,是他梦中除了赵国外,第二个家。

        那是他与她的,家。

        长虹落地,下方无数草木大树,齐齐而动,那些树叶哗哗声下摇摆,很快就平息下来,李慕婉扶着王林,出现之时,已然来到了那处山谷。

        山谷一片空旷,杂草四处,那些草中还有不多的野花,散发出阵阵芳香。

        “到家了……”王林神色露出恍惚,望着山谷的一切,似有一股思念与悲伤,从魂中来,使得他看着看着,在那悲伤弥漫的同时,目光落在了李慕婉的身上。

        李慕婉同样望着四周,许久之后,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

        “王林,我们不要去想这是不是梦,我们在这里,居住下来,好么。”

        “好。”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流逝,山谷内的杂草,已然全部消失,一座简单的木屋出现在了山谷中,日日年年的,有那优美的琴音,在这山谷的天空回旋。

        琴音中,王林坐在一旁,手里拄着一根拐棍,他的样子更加苍老,满脸的褶皱中,还有一片片褐色的斑点在皮肤上点点滴滴的。

        那是老人的斑。那每一个斑点内,都如同树木的年轮,恒载了岁月的烙印。

        他依旧穿着那一身白衣,带着微笑,听着李慕婉的琴音,望着身前同样坐在那里,双手抚琴的女子。

        这女子的容颜,不再如当年来到这里时那样的年轻,而是如他一样,成为了一个老妇人。

        这是李慕婉以法术神通造成,她不愿让王林在老去中,看着年轻的自己,而是要与他一同,如凡人一样,数着彼此的白发,走过余生。

        她的心意,王林怎能不知,他没有阻止,而是温柔的看着妻子。

        他的妻子。

        有一种情,是不在乎彼此的年纪,不在乎彼此的相貌,在乎的,只是那一眼的魂动。

        有一种情,是不在乎岁月的流逝,不在乎阴阳的阻隔,在乎的,只是那一梦的思念。

        有一种情,就是这样,在琴音中,在那夕阳下,山谷内的两个老人,默默的望着彼此,那老者的微笑,便是那老妇人的笑。

        他望着她,她弹着琴,仿若这天地间,他们彼此除了对方,便在没有了一切,管他天崩地裂,管他日月交替,管他风云色变,一切,在这两个苍老的爱人面前,都是微不足道。

        一年,一年。

        那只白色的飞鸟,再没有出现过,仿佛从梦中离去了。

        在那彼此的注视下,在那琴音中,王林与李慕婉经历了春天万物复苏,经历了夏天柳絮飘飞烈阳笼罩,经历了秋天树叶沙沙,卷着二人的影子而走。

        更是一起去看那雨,那雪,走过了一个又一个不寒冷的冬季。

        这一年,是王林离开赵国的第三十五年。

        这一年,王林感受到了死亡的召唤,他明白,或许有一天,自己只要一闭上双眼,就会永远的睁不开,就会走出这梦中的世界。这一天,已经越来越近了。

        这一年的秋天,天空飞舞着一片片枯黄的树叶,那些树叶吹入山谷内,在地面上缓缓地卷动着,其中一片,在王林的身下被他的身子所阻。

        王林探下身子,很吃力的把那树叶拿在了满是老人斑的手中。

        “落叶归根……婉儿,我要走了……送我最后一程,陪我去赵国,带着大福,我们去苏城,去那里,完成我这梦中一生,最后的一次与自己的约会。

        当年,他没有来,这一次,他一定会来。”

        李慕婉一头白发,带着那不舍与眷恋,扶着王林,走出了他们的家,在那天地中,向着远处化作长虹,向着大海的另一边尽头,那赵国存在的大陆,去了。

        这里,是梦,但又不是梦,它是王林法术神通借道果所致,梦中的几十年,与梦外的时间一样。

        梦的外面,是修真联盟,是四大星域,是界内与界外的最终一战!

        在这几十年内,界内与界外的战争已然到了水深火热的程度,界外大军散出封尊死亡之事,倾全部之力,向着界内展开了疯狂的入侵。

        那青霖借来的远古之力壁障,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崩溃,随着无数界外修士的冲入,一次次的大战中,双方死伤惨重,鲜血弥漫了星空,那血腥的气息更是浓浓无法想象,界内四大星域,成为了仿佛地狱一般的世界。

        在这越来越残酷的生死中,界内诸多大能,放弃了云海,放弃了召河,全部的力量凝聚在了罗天与昆虚两域,做着最后的挣扎。

        在那一次次的绝望中,有关封尊死亡的传言已然深入人心,即便是清水化作王林坐镇,但在十多年前的一次大战中,清水被虚神天尊重创,几乎死亡。

        如此一来,封尊死亡的消息,便再也无法阻止,给界内修士的心神,一击无法愈合的重创。

        一个月前,昆虚星域也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是放弃去往罗天死守,还是在封尊的故乡,在那朱雀星外,与界外之敌,死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