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7章 李慕婉
  • 正文 第1607章 李慕婉

    作品:《仙逆

        第1607章 李慕婉

        王林望着那冰冷的女子,目光落在其怀里那棉被包裹的婴儿上,沉默了半响,点了点头。.org

        那女子神色依旧冷漠,双目如同蕴藏了寒风呼啸,她看着王林,又仿若是在看王林身后的天地。

        “先生之名,在我朱雀星上赫赫,即便是在遥远的雪域老身也有所听闻。先生为当代大儒,曾为诸多修士解惑,感悟天地,指点迷途。

        今日来此,老身是为了这个孩子。”那女子低头看着怀里睡着的婴儿,冰冷的双眼露出一丝柔和。

        “都说先生看透天地,明悟因果轮回,淡漠生死,走在真实与虚幻之间,可否为这孩子,指出一条属于她的明路。”那女子声音冷意略散,望着怀里婴儿,平静的开口。

        “这孩子出生之时父母双亡,老身偶然在雪中见到,那时她已然全身僵硬,处于濒死之中。老身怜悯,细看之后却是发现,这孩子天资之高,为老身此生仅见,她体内天生便具备五行气息,若能存活下去,必定是我朱雀星一代骄阳!

        只是她命中多坎坷,老身擅长推衍计算,算出此子命中有一劫,此劫在其出生便显露出来,老身既然遇到,便轮入其劫之中,成为帮她渡劫之人。

        她越是成长,那冥冥之中的生死大劫就越会来临,老身修为有限,只能以神通限制其成长,始终保持在婴儿之状。

        听闻先生有大才,便欲寻先生之助……”那女子声音冰冷,轻轻开口。

        就在这时,这天地雨幕中,突然有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轰轰雷鸣惊天而起,在这天地内回荡中,许是那雷霆太响,轰鸣之下把这婴儿从睡梦中惊醒,睁开了没有丝毫杂质的双眼,哭泣出来。

        直至雷霆过后,这婴儿的哭声还在回旋。

        “让我抱一下。”王林望着那婴儿,轻声开口。

        那女子沉默少顷,上前把怀里的婴儿递给王林,王林轻柔的接过,抱在怀里,低头双目与那哭泣的婴儿对望。

        这是一个女婴,她尽管在哭泣,可样子颇为可爱,清秀无比,眉心之中还有一个红点,仿若点在了这女婴的灵魂。

        眼泪从其眼角流下,染湿了旁边的棉被。

        说来也怪,那女婴惊醒后在那女子怀里哭声很大,可在王林怀中时,却是慢慢停下了眼泪,无邪的双目,睁得很大,望着王林。

        王林苍老的容颜,慢慢露出了微笑,右手在这女婴鼻子上一刮,那女婴立刻就开心的笑了起来。

        “她叫什么名字?”王林轻声问道。

        “她父母死的早,老身也不知道……这些年,我也没有给她起名字,不如先生给她一个名字吧。”那女子沉默,片刻后摇头,声音依旧还带着一些冰冷。

        王林望着向他微笑,神色很是开心的女婴,隐隐的,在这孩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痕迹,许久之后,王林抬起头,望着外面雨幕中的天地。

        在那雨水下,远处林荫被掩盖,依稀可见有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在那林荫树叶下,在那风中避雨。

        蝴蝶的翅膀,若是被雨水打湿,它便无法飞起。

        蝴蝶的身子,若是被狂风吹到,对人来说如同飓风临身。

        望着那林荫树叶下的蝴蝶,王林目中露出明悟,他默默的望着那蝴蝶,许久许久。

        “就叫红蝶好了……雨中的蝴蝶,带着其娇艳的红芒,走完其孤傲明媚的一生。”

        王林声音轻柔,神色透出一股说不清的思绪,低头深深的看了怀里女婴一眼,那女婴仿佛能听懂王林的话语,笑声更多。

        “王某不了解神通,不知晓如何能让这孩子避开生死大劫,我梦中曾见过一物,画出给你,你若能参详透彻,可解她生死。”王林轻叹,把怀里女婴递给那雪域女子后,他右手抬起粘着雨水,在这亭榭内的石桌上,闭着双眼,似在回忆一样,一笔笔画起了一个复杂的图案。

        这图案,是一个阵法,此阵法极为深奥,落在那雪域女子眼中,让她动容,凝神仔细的记了起来。

        许久之后,王林画完最后一笔,睁开双眼。

        “待你明悟此阵后,取这女婴一缕青丝,放入其内……”王林神色复杂,抬头看着乌云略有消散的天空。

        慢慢的,在风中亭榭石桌上的图案渐渐消散,看不清了,那来自雪域的女子,闭目沉默了半响,向着王林深深一拜,转身抱着女婴,走向雨中。

        没有去看那女子离去的背影,王林怔怔的站在亭榭内,望着外面的雨水渐渐越来越少,他的眼中,有迷茫。

        “因果……这因果到底是真,前世今生……亦或者是假,是我自行去圆满……”王林不明白,亭榭外,雨水最终停了,天空隐隐有一道彩虹出现。

        那林荫树叶下避雨的蝴蝶,也扇动着翅膀飞起,在王林的目中飞舞,渐渐飞去了远方。

        轻叹中,王林走出了亭榭,向着远处,向着那大海的方向,一步步走去。

        离开赵国的第十五年,王林周游了所在的那一片大陆,来到了海边,坐着一艘来往两片大陆之间的商船,去往了海的另一边,那里的天地。

        海面无边无际,波澜壮阔,更有风浪呼啸,卷起海水,起伏着商船,站在船上,闻着海风的味道,王林一头白发飘动,那海风从其脸上的褶皱中吹过,可却带不走那岁月的痕迹。

        海中的日月星辰,别有一番滋味,这是王林第一次出海,但他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应,而是看着大海,胸口一股气似贯穿全身。

        那海上的天空,一群海鸟飞旋,迎着烈阳,把整个海面笼罩。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直至五个月后,这艘商船彻底的进入到了无尽的海洋之中,由着风浪吹打,听着那出海的水手唱着独特的歌谣,王林的脸上,露出开怀的微笑。

        在第六个与的某一天,清晨的海面水天连接之处,那一轮海中初阳抬头,金光万丈之时,王林被一声声惊奇的呼声从睡梦中扰醒,他走出房间,一眼看去,却见船上那些伴随了他半年的水手们,一个个跪在那里,向着东方膜拜。

        顺着方向王林转身一看,整个人蓦然间身子剧震。

        他看到在那东方的海面上,一片朦胧之中,赫然出现了一处虚幻的画面。

        那画面中,是一处火山口,那火山正在爆发,其山体震动中,出现了两道如龙蛇纠缠在一起的巨大裂缝,仿若一个标记。

        无尽岩浆喷洒,更是冒出滚滚黑烟遮盖那画面内的天空。

        没有声息,只有画面,那火山爆发的一幕幕,让这艘船内的一切人,全部跪拜不已。

        远远一看,那虚幻的画面与天地连接,极为真实的同时,又给人一种朦胧的交错,让人分不清真假。

        王林呆呆的望着那虚幻的天地,脑子里有了轰鸣。

        “真假……真假……书中曾言,海内有灵,名为蜃,其吐气成幻,仿若仙境……这一幕……这一幕……它到底是真,还是假……是真实存在与天地某处,还是完全虚幻而出。”

        “海灵息怒……海灵息怒……”阵阵颤声,从四周那些跪拜的凡人口中传出,他们看到这无法理解的一幕,纷纷心神颤抖,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但这一生所看,却也不多。

        古老的传说中,但凡出海之时看到虚幻之像,便是海灵有怒,要责罚以海存活的众生……

        在王林的呆滞中,在他的目不转睛下,他没有看到四周的那些凡人,在跪拜之后纷纷取出大量的货物,扔下大海,试图祭给海灵,让海灵消散怒意。

        “这应该是假的,它不是真实存在,而是完全的虚幻而出,在这天地内,不可能出现这种事情,这一幕,不是这天地下某一处地方,真实发生的事情……

        这应该,是某个仙修之人,在那无尽海底修行,因其仙术造成!”王林喃喃,他明悟了诸多天地道理,可眼下所看,却是让他无法想象。

        “假的……这是假的……”王林深吸口气,正喃喃中,忽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双目猛地睁大,愣在了那里,右手无意识的抬起指着远处海面的虚幻火山,神色露出无法置信之色。

        “这……她……”

        只见在那虚幻的画面天地内,在那火山爆发漫天黑云中,出现了一个女子,这女子身穿白衣,样子尽管不是绝伦之美,可却秀丽中带着温柔,一头长发飘摇,随着那衣衫一同舞动,一股出尘的气息弥漫,看起来,仿若仙子!

        这女子从黑云内走出,玉手抬起向着下方一指,立刻那爆发的火山一震,居然隐隐有了熄灭的迹象。

        在看到这女子的一刹那,王林仿佛失去了一切力量,他整个人完全的呆住,一股说不出的悲伤涌现全身,如同风暴一般将他席卷,将他整个人淹没的同时,两行眼泪从其眼角流下。

        “是她……”王林的身子,本就苍老,但此刻却是更为老迈,他靠着身后的船壁,望着那虚幻的天地内,那白衣的女子,目光似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