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3章 家在恒岳山下
  • 正文 第1603章 家在恒岳山下

    作品:《仙逆

        第1603章 家在恒岳山下

        一句“你敢!”,话语不大,可却惊天动地!

        那手持飞剑的青年,在王林这一声低吼中,神色大变,他只是一个筑基初期的修士,此刻在他看去,王林的身影高大无比,那一声低吼,更是让天地色变。.org

        那股浩荡的气息,无形之中化作了威压,让这青年面色直接苍白,居然喷出了一口鲜血,其剑光瞬间黯淡,似不敢前行,咣当一声,他的手在颤抖下飞剑落地,身子向后急急退出。

        “不可能,不可能!!你只是一个凡人,你只是一个蝼蚁,你不可能让我畏惧!!”那青年仿若发疯,心神轰鸣下颤抖不已,后退中声音扭曲,让下方那些跪拜的文人,一个个无法置信。

        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如此一幕,凡人敢喝斥仙修,那一句“你敢”,如雷鸣轰轰,在在众人耳中长啸永恒不散。

        在那青年后退的同时,酒楼内另外的那个青年迈步而出,其修为远远超过了对方,已然是筑基中期修士。

        他迈步中一把按在同门身后,抬头看向无数人跪拜中,唯有这主仆二人站立的王林与大福!

        这一眼之下,他隐隐似看到在王林的上空,有一股让他颤抖的气息弥漫,这气息之强,居然让他这一眼看后,就心神轰轰,无数驳杂的思想在其心中涌现,似要冲破他的脑海,让他喷出了一口鲜血。

        “王某明天悟地,尔等仙修,视为蝼蚁又何妨!莫说是你二人,就算是这朱雀星所有仙人,又何妨!”王林抬头双目露出磊磊之芒,长发飘动,大袖一甩,喝下一口酒。

        骇然之下,那青年头皮发麻,这种事情超过了他的想象,他隐隐有种极为强烈的感觉,对方尽管脆弱不堪,但其身上那股浩然正气,那股不畏天地的气势,足以堪比一切神通,伤自己二人于无形,更是让他心神颤抖中,起了一股魂飞魄散的骇然与敬畏。

        “怎么会这样,他只是凡人,只是凡人!!在他身上居然能有这种气息,此人……此人……不能得罪!!!”

        他不敢就此离去,而是在半空中神色极为恭敬,如同去拜长者前辈一样,向着王林抱拳一拜。

        “我等得罪,还望大儒莫要介意,就此离去,永不踏入苏城半步。”说完此话,这青年扶着同门,化作长虹急急而走。

        四周瞬间,一片寂静。

        王林站在那里,喝了一口酒,此刻有风吹来,将其衣衫飘动,那身白衣在众人眼中,舞动飘逸。

        “有何不能!”王林从嘴角放下酒壶,目光落在了那人群内,那之前发问,此刻面色苍白身子颤抖摊在那里的苏一身上。

        苏一低下头,身子不断地轻颤,许久之后才挣扎的起身,向着王林一拜。

        “苏一,拜见我赵国大儒。”

        “我等,拜见我赵国大儒。”所有的文生,在这一刻全部抱拳,颤抖中双眼露出无法形容的崇敬之色,今天的一幕,他们一生都不会忘记。

        就连外面那些马车上的诸多老者,也纷纷低头一拜,心服口服!

        他们这一生从未想象过,凡人可以惊仙,但眼下,却是亲眼看到,一股说不出的复杂与自豪,涌入心间。

        “若思想无限大,若感悟了天地道理,则看仙,也可如看蝼蚁!”这一句话,在今日之后,传遍整个赵国。

        “我累了。”王林拿着酒壶,最终看了一眼府外那酒楼内,呆滞在那里,全身被汗水淋湿,更是在王林这一眼中不敢与其对望,而是低下头,起身向着王林一拜的中年男子,转身下了台阶,与大福进了内府。

        院子内的无数书生,连续拜了很久,这才一一离去,直至整个外面的街道上,带着各种目的之人,纷纷离去之后,苏城,也慢慢的安静了。

        再没有人敢说出质疑之话,之前的风暴,也在极短的时间内,彻底的烟消云散。

        因此一事,王林的名声在赵国滔滔而起,彻底取代了他的师尊苏道,成为了赵国,新的大儒,且是史无前例的一个惊仙大儒!

        时间流逝,王林那十年之语还在,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有资格来问询,即便是来,也是如学生一样,恭恭敬敬,聆听教诲。

        春去秋来,转眼便是八年。

        八年的时间,王林从当年的四旬中年,慢慢的成为了半百之人,他的头发,也有小半苍白起来。

        这八年中,王林几乎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带着老迈的大福,坐在画舫上在那河道之中漂游,喝着桂花酒,他始终在等,等那个似没有按照约定来临的人。

        甚至不仅仅是这八年,在之前的二十年,王林同样也是如此。

        整整二十八年,二十八个春秋交替。只是最后,那画舫穿梭过一座座石桥,却还是没有等到,那个人。

        “老爷,你到底在等什么……”画舫上,大福的身子还很硬朗,只是那吝啬的毛病,却是越加的厉害起来,他时常看着自己的右手腕发呆,总是在安静的时候想要去回忆,只是最后,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在等自己……等一次与自己的约会。”王林容颜略有苍老,声音沙哑,望着天空,缓缓开口。

        那天空上,始终有一只白色的飞鸟,在那里回旋,它陪伴了王林二十八年,没有任何的变化。

        看着看着,王林有些疲惫,靠在船头,昏昏沉沉中便睡了下,耳边回荡琴音,那琴音似与他的梦融合,在那梦中,也有琴音伴随。

        大福叹了口气,望着自己的右手腕,发起呆来。

        晌午的阳光很柔和,落在身上很温暖,让王林睡的很好,只是这个季节,又到了柳絮飞舞之时,有那么几团柳絮随风而动,落在了王林的脸上,柔柔的划过,让王林睁开了双眼。

        画舫还在划着。

        望着身前飘舞的柳絮,王林忽然笑了。

        “大福,还记得二十多年前,我们刚刚来到苏城时么,那个时候,也有这么多的柳絮,也是在这画舫上啊。”

        正笑着,忽然远处有一艘画舫交错而来,在其经过的那一瞬间,两个柔和动听的声音从那画舫内传出。

        “师姐,这些柳絮很烦人呢,落在身上很难受。”

        “你不去想它们,也就不会觉得它们存在了,师妹,你的心不静。”

        听着这个声音,王林一愣,他隐隐有些熟悉,似这声音他曾听过,起身抬头一望,只见在那画舫之上,有两个女子的身影。

        那两个女子很年轻,容颜很美,站在那里在那无尽柳絮中,如同仙子一样,在那风中,她们的衣衫吹动,看起来更美。

        “是……她们……”王林怔怔的望着那画舫远去,眼前似浮现出二十多年前,那雨夜中的乌篷船。

        看着看着,王林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他永远也忘记不了,自己在那雨中树荫下,看着墨山乌云,看着那从未见过的天地浩荡,在那里出口吟诗,那开心自得的样子,他还记得。

        那叫做徐飞的女子,当年的娇斥,似还在耳边。

        那雨夜乌篷船内,自己的脸红与心跳,还有那两个女子的美丽,也都在记忆内,没有褪色。还有那件厚实的外套,也被王林放在了当年的那个竹排内,保留了起来,从未取出过。

        王林轻叹,他摸了摸自己的白发,没有出言招呼,而是坐在那里,喝着酒。

        他这一生,没有遇到让其心动的女子,陪伴他的,除了酒,除了大福,就是那天空回旋的白色飞鸟。

        他没有妻子,这一生,似也在那孤独中,默默的走过了二十八年。

        若说他唯一有过心动的女子,便是那最早,第一次遇到的她,那个叫做周蕊的女子,那个送给他衣衫的女子了。

        靠着船头,喝着酒,望着船下水面自己的倒映,王林看到了一个苍老的面孔,头发白了很多。

        那两个女子所在的画舫,渐渐地与王林的船只交错,直至彼此完全分开,仿佛是人生的轨迹,在某一个的碰触后,便继续向着不同的方向离去了。

        “咦,师姐,你看那个老头,刚才好像在看我们。”徐飞望着渐渐远去画舫上王林的背影。

        那画舫漂游中,从一处石桥下驶过。

        周蕊转头,双眸扫过,只是在她这个方向,随着彼此画舫的分开,目光被那座石桥遮盖,没有看到,她也不会因别人看自己一眼,就去以神识扫过,也就没有再仔细看,转回了头。

        直至彼此越来越远。

        王林坐在船上,平静中轻声对大福开口。

        “大福,我们离开苏城吧,在这里等了二十八年,不等了,我们回家。”

        “家?家在哪?”大福一愣。

        “在恒岳山下。”船靠岸,王林与大福,走下了船,他回头看了一眼河道,看了一眼这居住了二十八年的苏城,轻声说道。

        来到的时候,在柳絮飞舞的时节,几壶酒,一辆马车,主仆二人。

        走的时候,还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