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2章 你敢!
  • 正文 第1602章 你敢!

    作品:《仙逆

        第1602章 你敢!

        十年讲学,迎天下之士!

        此消息从苏城传出,从各种渠道传扬开来,最终更是弥漫了整个赵国,使得那些无数质疑王林之人,在听到这消息的一刹那,纷纷目瞪口呆。.org

        苏道也曾讲学,但也仅仅是一年为期。

        可这王林,居然说出十年之语,这种事情,已然不能用豪迈来形容,几乎就是狂妄之极!所谓讲学,便是如武林之中的挑战一样,迎天下之士,在这十年内随时来战!

        此事传开,在短暂的平静后,立刻就掀起了剧烈的反弹,无数质疑王林的学子与达官贵人,还有那赵国皇帝的暗中推动下,整个赵国,蜂拥之中但凡认为自己有资格者,纷纷启程前往苏城。

        苏城千里之外,一处官道旁的客栈内,其内行人众多,其中不乏书生学子,此刻嗡嗡议论中,所说全部都是有关苏城王林讲学之事。

        “听说了么,苏道门生王林,传出豪言讲学十年!十年啊!此事天下震惊,尤其是之前质疑者,更是纷纷启程。”

        “呵呵,这种事情已然人人皆知,要我说,这王林多少具备一些才华,可若说是我赵国大儒,还是不够资格。”

        “我看未必,他能说出十年之语,岂能是胡乱开口。我听说数日前有数十名学子去拜访,最终折服而回。”

        一声轻哼从客栈内靠近窗户的一张桌子旁传出,那里坐着四人,其中三人为青年,一人是老者。那老者喝着茶水,听着四周话语,神色平静下,隐藏着不屑。

        “区区秀才功名,也敢学人讲学!先生当年就不该收他!这大儒之名,当是我苏一!”

        同样的事情,在这赵国境内多处发生,越是临近苏城,这样的事情便越多了起来。

        苏城内,往日苏道府邸,大门长开,十年不关。

        王林平静的坐在府邸院子内,喝着桂花酒,冷冷的望着身前密集的数百文生。从他说出讲学十年后,已然过去四个月,这四个月内,有一千多人陆续踏入府邸。

        今日,又有这数百人一一而来,此刻弥漫在这院子内,还有一些则是站在门外。甚至在更外面,还有无数马车存在,那马车内,端坐着一个个老者。

        更远处,随着时间的流逝,诸多的赵国文人纷纷在这四个月内,赶来了苏城。

        “在下董云,与先生是同届的秀才,如今已入仕途,为当朝殿臣,今日来此,有一问要寻先生解答。”一个中年文士走出人群,此人神色透出一股傲然,站在那里身子笔直。

        “在下不解,这天地春夏秋冬之变,到底有何韵意,还望先生告知。”中年文士望着王林,略一抱拳。

        “你出生在春,成长在夏,病老在秋,闭目在冬,你所问春夏秋冬,在我看来便是生老病死!”王林喝了一口酒。

        “那为何会有生老病死!”那中年文士对于王林的回答,一愣之下开口。

        “因为你还活着。”王林悠悠开口。

        那中年文士呆在那里,许久之后眼中露出迷茫,他不懂。

        “在你闭目死去的一瞬,你回想一生,从出生到死亡,这过程,逃不出春夏秋冬。送客!”王林大袖一甩,立刻便有仆从上来,带着那心神一震,隐隐好似明白了什么的中年文士,走了出去。

        “敢问先生一句,在下学富五车,自问才华高人一等,往日里同乡学子相见,无人在学识上高出于我,但为何别人入仕成达,而我则三十年落魄至今!”一个神色没落的老者,带着迷茫,向着王林一拜。

        “赵国有山,山有高有低,那高山未必成峰,那低山未必不成脉,你以山高相比,何不放眼看去,山高山低,皆是山!送客!”

        四周哗然,那无数书生纷纷心神一震,眼中露出思索。

        “要问先生一语,这世间为何又会雨,那雨又是什么!”一个少年之人在人群内挤不进来,高声喊道。

        “此言问的好!”王林站起身子,拿着酒壶走上一旁阶梯,直至踏在了至高之处,看向下方密集之人,今日之事不同寻常,同一时间有如此多人来临,甚至王林看向远处,府外街道还有人赶来。

        整个苏城几乎涌动,凡是来到这里的文生,除了之前几个月问询过者,余下几乎全部来临。最终王林的目光,落在了府邸外,一间酒楼之内,在他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在那酒楼内,坐着一个中年人。

        此人穿着华服,神色不怒自威,他坐在那里喝着酒,身后有诸多侍卫,他冷冷的目光落向对面的苏府,落在那站在至高台阶的王林身上。

        望着王林,这中年男子双眼露出阴沉,他看着对方,仿若看到了当年的苏道。

        在他的旁边,坐着两个身穿道袍的青年,这两个青年闭着双眼,神色透出平静。

        “苏道死了,他也一样要死,我赵国,不需要大儒!但他不能死在我等凡人之手,此事麻烦两位仙长,朕定满足仙长一切要求。”

        “区区凡人,你要他死,他便死了。”那两个道袍青年其中一人,神色孤傲,缓缓开口。

        王林喝下一口酒,神色透出洒脱,看向那问话的少年人。

        “我梦中曾得一语,便以此语送你,这雨生与天,死于大地,中间流淌的过程,就是一生!”

        此言一出,那哗然之声顿时惊天而起,相互传递之下,就连外面也都听到,那院子外诸多马车上的老者,其中有大半神色动容,更有几个老者沉默中起身,在外遥遥向王林一拜,召唤仆从,就此离去。

        仅此一句话,便让他们知晓,大儒之称,绝非浪得虚名!

        “听闻先生跟随苏儒十余载,学识惊人,在下要问,为何这天下会有仙人,又为何以我等凡人为蝼蚁。”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院子外传出,四周的文生纷纷散开,却见一个老者,缓步走来。

        这老者显然具有极高的声望,王林不识,可此地众人却有不少知晓,纷纷恭敬一拜。

        “仙人有力,力融其心,使心无限之大,故而视凡人为蝼蚁,然你若有思,思之无限包容天地,明悟一切道理,看仙还是仙,少了那敬畏之意,即便看仙同如蝼蚁又何妨!”王林喝了一口酒,长笑起来。

        那老者身子一震,喃喃片刻,颤着身子向王林一拜。在随从的扶持下,转身走了出去。

        随着一个个文生的问询,随着王林的长笑在那一口一口的桂花酒中的言辞,越来越多的文生一拜离去,时而回头看向王林的目光,也透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尊敬。

        只是,走的人多,但外面涌入进来的却是更多。

        “先生,古语有云,耳根得所琴初畅……”那文士还没等说完,便被王林打断。

        “王某忘记了所学文赋,感悟的是天地道理,拥有的是自己的思想,这等文赋之语,忘了,莫要再问!”

        “先生,苏儒一生探寻因果之论,这因果论恒古千年无人知晓究竟,无人看出根源,要问先生一句,你可明悟,可否告知在下,让在下也明悟一番!”

        “因果,便是因果,不需去明悟,它只能去体会,更说不出口,你懂了就是懂了,你若不懂,我说它十年,你还是不懂!”王林仰头把壶中之酒一口喝完,向旁一扔。

        “大福,拿酒来!”

        大福得意中此刻也不心痛了,连忙取出一壶跑到王林身旁递过去。

        “要问王秀才一句,你之前所说若思想无限大,则包容天地,去了畏惧之心,可视仙人为蝼蚁,那么你能否做到这一点!”说话之人,是一个面色阴沉的老者,这老者在人群中,盯着王林,沙哑的声音传出。

        王林认识他,他正是苏道第一门生,已然成为了当朝文臣的苏一!

        “有何不能!”王林长笑中喝了一口酒。

        但就在他这句话出口的一刹那,府外那酒楼中,坐在中年男子身旁的两个道袍青年,之前说话那人猛地睁开双眼,身子一晃,一声惊天呼啸顿时轰轰而起,却见此人化作一道长虹,直接破开天地,从下方的人群上空急速掠过,直奔王林而去。

        “无知蝼蚁,不敬仙人,需以死论罪!”阴沉的声音透出一股无上威严,话语一出,天地轰轰,下方那些书生学子一个个面色大变,纷纷骇然之中齐齐跪下。

        “仙人!”

        “居然是仙人!”

        “王林不敬仙,此刻有仙人来惩罚,这是他罪有应得!”

        那长虹呼啸,其内剑光寒气逼人,却见那道袍青年手持一把剑,带着轻蔑与不屑,横扫八方之下,瞬息间就临近王林。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道袍青年临近的一刹那,王林神色不怒自威,没有半点畏惧之心,仰天一声低吼。

        “你敢!!”此言一出,一股浩然之气,从其体内轰轰而出,形成了一股无形的威压,直接笼罩天地。天地轰鸣,却见无数雷霆直接呼啸游走,闪电交错之下,仿若要撕开这天地一样,原本朗朗乾坤,在这一刹那就风云色变!

        这突然的变化,让下方跪着的无数书生齐齐神色剧变,更是让府外那酒楼中的中年男子,手中酒杯一颤,面色直接苍白。

        “不可能!!”他身边那另一个道袍青年,更是猛地睁开双眼,露出无法置信之色,眼中更有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