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600章 十年
  • 正文 第1600章 十年

    作品:《仙逆

        第1600章 十年

        “他叫王林。.org”苏三连忙开口。

        “把他的试卷,给我。”那青衫老者苏道,眼中有欣喜之色。

        苏三见对方如此话语,微笑中从怀里拿出了试卷,他来见先生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对方看一眼这与众不同的试卷。

        只是来到这里后,苏道根本就不看,直至今日。

        拿着王林的试卷,苏道仔细的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这个少年人,是老夫所收最后一个门生。”含笑中,苏道又看了一眼已然远去的画舫背影,有一团柳絮在月色中,似永恒的飘在了他与画舫的目光之间,分不清这苏道是在看柳絮,还是在看画舫,他转身离去。

        时日如梭,流走之时,想要追寻却没有了痕迹。

        数日后,王林带着大福,离开了画舫,他站在岸边,望着那居住了一个多月的画舫,望着那他等了一个多月的河流,沉默了许久许久。

        直至半个时辰后,王林摇头一叹,转身正要离去的一瞬间,一声嘶鸣从天空隐隐传来,王林身子一震,他猛地抬头看向天空。

        却见那熟悉的白色飞鸟,在天空回旋,慢慢的,那飞鸟落下,站在了远处的石桥上,与王林对望了一眼后,再次飞起,冲入云层内,那白色的身影,如同柳絮。

        “是你么……”王林喃喃。

        科考苏举,王林没有参加,在他离开画舫的当天,便被人请去了苏城大儒,苏道的门府中。带他去者,正是那县城的监官老者。

        苏道的门府,不大,可其内却很是典雅,幽静之中,有一股让人心神宁宁的安详。在这里的庭院内,王林看到了那之前在桥头上询问自己的老者。

        大福被留在庭院外,王林与苏道,在那院中的亭榭内,喝着桂花酒,一老一少,在这幽静中,徐徐的交谈起来。

        直至明月高挂,王林向着苏道一拜。

        “老夫一生门徒众多,但真正的门生,只有三人。从今以后,你就是老夫最后一个门生,老夫不欲让你科举如仕,你的心性也不适合……老夫欲让你成为,在我归去之后,我赵国大儒!

        甚至不仅仅是赵国,这朱雀星上,国度众多,老夫期望你成为我朱雀星的大儒!这等一生,谈不上富贵荣华,谈不上权利滔天,但却可明悟天地道理,拥有属于自己的思想!

        这天地间,我等是凡人,自然也有修仙之士,老夫一生有数个仙修来临,邀我入道,但最终都被我拒。

        老夫含笑望天,心神自有乾坤,追寻的不是道,而是天地之思,我明悟了这天地的道理,尽管只是脆弱身躯,但我的思想,却是可以流芳百世,可以破开天地牢笼,即便是那些仙人,即便是他们一指就可将我等凡人覆灭,但也要在这人世大儒面前,低下其高贵的头颅!

        修仙逆天,然我辈儒生,明悟了天地道路后,又何尝不是去逆天踏地!

        若天地有灵,在其眼中,那些修仙者,与我等一样,都是凡人!他们是凡,我们也是凡,不同的是他们有山崩地裂之力,但我们却有明悟天地之思,这一切,终归是有交集。

        为师这一生,门徒之中有修士多人,他们来找为师,问询意境,想要达到那化思如神的境界,更有追寻较深,询问何为道者!

        这样的人生,平凡,但又不平凡,王林,你可愿意去选?”此刻的苏道,在那月色下,尽管平凡的只是一个老年之人,但在他的身上,王林却是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说不出浩荡气息。

        这股气息,是一股傲望天地,明悟道理之后,产生了一股属于自己的思想,正是因为这股思想存在,使得苏道,踏在了巅峰。

        那思想如同一团火焰,在苏道体内燃烧,足以惊天动地。

        “儒生、大儒,最后则是君师!”苏道背着手,凝望王林。

        王林沉默,许久之后再次向苏道一拜。

        这一次拜,王林刚满十九岁,苏道,已然八十三高龄。

        苏道长笑中,挽着王林的手,将其扶起,在那亭榭内,其话语回荡八方。

        “老夫少年入仕,中年辞官回乡,游遍赵国境内,更去了此大陆上诸多的国家,看山看水,看人生百态,直至五十岁时妻子亡魂,在其墓前老夫悲痛中明悟天地,感慨人生,总是会想起与她早年相识的一幕幕。

        此后老夫的思想,便是因果。

        这因果,是什么,为何天地间会有这因果循环……”

        一夜过去,王林的人生,在这一夜中有了改变,他不再存有去科考入仕的念头,而是在沉默中,默默的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他想要的,除了对于父母的尽孝之外,便是感悟天地,追寻那脑子里存在的声音。

        “什么是因果……什么是生死……什么是真假……”

        他与大福,住在了苏道的府中,每日聆听苏道教诲,渐渐地在他的身上,那种大儒的气息,越加的浓郁起来。

        那一年的科考,有几十人成为了苏举,最终踏入京都,从此有人一飞冲天,有人黯然回乡,这一切被王林看在眼里,却动不了他的心了。

        没有入仕,但王林的名声,却是在赵国同样掀起,更是压过了那几个一飞冲天的苏举之臣,作为苏道门生,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岁月的走过,王林尽管再没有离开过苏城,可但凡是有人来拜会苏道,往往均都是王林代师出面。

        凡人学子也好,富贵皇族也罢,就算是修士,在这数年中,王林也见过了很多很多,他越加的平静,越加的喜酒,越加的洒脱。

        转眼之间,几度春去秋来,在这一年柳絮飞时花满城中,王林已然快要步入中年,他站在十年前苏道收起为门生的庭院内,任由那柳絮落下,铺满青石。

        苏道的身体,越加的苍老,岁月在他身上带走了很多,也留下了很多,此刻的他,已然无法如十年前与王林一夜饮酒畅谈,而是坐在木椅上,由两个仆从推着,在这柳絮飞扬中,与王林一同看去。

        王林神色平静,遣散了那两个仆从后,推着苏道的座椅。

        “林儿,你看这柳絮,岁岁年年而在,即便是为师走了,它们也会如与天地有万古约定一样,每到这个季节,就会出现。”苏道的声音沙哑,但精神还是很好,右手抬起中,一团柳絮落在其手,不动了。

        “这柳絮,便是人生了。”王林轻声开口。

        “人生,不也正是一团因果么,它从你面前飘过,可是你抬起手想要去抓住,但最终还是捉不到,除非是它自己累了,才会落在手里。”苏道望着手心的柳絮,缓缓说道。

        许是他说话时,有股轻柔的气散出,使得那手心的柳絮再次飞起,越飘越远了。

        “因果,因果,王林,你若能有一天,在这弥漫天地的柳絮内,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团,那么你就明悟了,什么,是因果。”苏道含笑中,右手一指天空。

        “那团柳絮,就是为师!”

        王林抬头顺着苏道的手指看去,只是这天空柳絮如雪花一样,很多,很多,他分不清哪一个是苏道所指。

        “你看不到,因为那柳絮,是我的一生……”苏道闭上双眼,两行泪水留下。

        “那是两团柳絮,他们被风吹着,粘连在了一起,那是我与她的人生……”在苏道的脑海内,这天空的柳絮全部消失了,唯有那两个粘在一起的柳絮存在,飘摇中,越飞越远。

        “那一年柳絮飞舞时,我见到了你,我站在桥上,看着眼露茫然的你,我就在想,你王林就是一团无根的柳絮,很无助,很迷茫,仿佛有什么问题在你脑中,让你无法想明白。

        我看着你,看着在你面前飞过的柳絮,其中有一团,是你的人生,它在你面前回旋了几次,可你看不到它,于是它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看着柳絮,可你一定认为,我是在看着你……我问的问题,问的也是那柳絮,可你一定认为,我是在问你……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我要帮你。”苏道坐在椅子上,转过头,苍老的容颜露出慈祥,望着王林。

        王林身子一震。

        “你是我这一生,最后一桩因果,我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似的。”苏道转过头,望着天空。

        “岁岁年年中,每到这个季节,人们都会看到柳絮满城,只是他们不明白,不知晓,那每一个柳絮,它们在这个时来临,是为了寻找与它们相连的那个人,因为它们,每一个都是一个人的一生啊……

        只是最后,它们落在了水上,落在了尘中,消散在了我们的眼中……不是它们没有找到,而是我们,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它。”

        王林默默地抬起头,看着那在这一年,飘舞的柳絮,如十年前一样。

        渐渐地,他好像看到了有一团粘连在一起的柳絮,那是两个,仿若相濡以沫一样,黏在一起,慢慢的在那无尽的柳絮中,默默的飘着,任由风再大,也吹不开死死连在一起的它们。

        耳边,似有琴音不知从何处飘来,那琴音透出一股失落,仿若有一个女子,在那孤独的等待中,唯与琴音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