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93章 古庙夜雨归魂来
  • 正文 第1593章 古庙夜雨归魂来

    作品:《仙逆

        第1593章 古庙夜雨归魂来

        王林怔怔的望着天空,望着那两道长虹随着越来越弱的呼啸,渐渐的消失在了乌云内,远去不见了。.org

        “她,是谁……很熟悉,很熟悉……”王林喃喃,心中不知不觉的,有了一阵莫名的刺痛,这股刺痛与方才消散的悲伤融合在一起,似化作了一股奇异的力量,让王林的呼吸有了停滞,让他的面色,瞬息间苍白起来。

        他身子踉跄,退后几步,目光在那天地的尽头,直至崩溃。他右手按着胸口,那里的刺痛,如潮水一般将他淹没,在那说不出的痛楚中,仿若他的心被撕开,更是有一股惆怅浮现缭绕。

        这一切 ,全部来自那之前从天空飞过的女子,这女子的身影在王林脑海似存在了无数岁月,只是伴随此身影的,却是一股复杂的思绪。

        许久,王林的脸上才有了一丝血色,他喘着粗气,闭上了双眼。

        “原来,真的有仙人存在……那我的梦……真的是梦么……”王林沉默在那雨后潮湿的泥土上,直至天空彻底的明亮,睁开茫然的双眼,默默地向前走去。

        “是我梦到了仙人,还是……仙人梦到了我……”王林想不明白,似他的人生,因前日的一醉所梦,彻底的改变了轨迹。

        再次踏上官道向着县城走去的王林,没有了之前观看四周景色的宁心,而是沉默的走着,那背在他身上的竹排书箱,随着其脚步晃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伴随他一路远去。

        日初,日落。

        走在这官道上,踏着水迹,王林走了一整天,疲惫时他便坐在一旁,从竹排里拿出干粮吃下,略作休息后,便再次前行。

        马蹄之声,车厢之音,时而从其后方远处传来,每次这些声音一起,王林都会避在一旁,当那些车厢亦或者是马匹从官道上疾驰而过后,这才重新上路。

        转眼便是七天,这七天中,王林那虚弱的身体,也慢慢的似结实起来,日初而走,日落而歇,若是能遇到客栈,那便最好了。

        亦或者是能在日落时看到一片炊烟袅袅的官道村庄,去借宿一晚,对于王林来说甚至比住在客栈还要舒心。

        只是大多数时候,在日落之际,王林都有那种天地似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的错觉,孤独的找到几处路旁的树荫,靠在那里,盖着厚实的衣衫,数着天空的星星,在那一闪一闪的星光下,想着家里的温暖,想着父母的慈笑,慢慢的睡下了。

        身前被他燃积的火堆,也在啪啪的燃烧下,渐渐熄灭,一缕青烟从那火堆上飘起,升空与天融在了一起。

        夜晚的风,带着寒意,经常会把王林冻醒,每次醒来,在四周的寂静下,他便默默地望着那黑暗,似这黑暗,更让他感觉熟悉,在那漆黑的夜里,他没有害怕,而是心如静水,望着望着,缩了缩身上的厚实衣衫,再次睡下。

        这个时节,赵国处于雨季之中,即便是雨停了,天幕上也是浓云密布,时而有雷声回荡,往往停了半天后,就会再次哗哗落下,洗向大地。

        在第八天黄昏之时,王林撑着雨伞,带着苦笑向前赶路,雨伞外大雨倾盆,闪电雷鸣呼啸,尽管只是黄昏,可天地却已然暗了下来。

        “再有一天的路程,就到了县城,可这雨却是越来越急。”水汽在地面上弥漫,更是在那雨水落下时弹起了水珠落在王林身上,使得他的青色衣衫,浸湿了大半,贴在身上,不断地吸走身体的热量,慢慢的让王林感觉很冷。

        尤其是那带着水汽的风吹过,更是似可钻入骨头里,王林打了一个冷颤,雨伞大半放在身后的竹排书箱上,那里面的书籍与干粮,还有换下的衣衫等物,不能被淋湿。

        趟着地面上的积雨,王林快走了几步,透过四周的雨幕,寻找可以避雨的地方,在远处的林荫间,他依稀看到了一个模糊地轮廓,似有一间屋舍的样子。

        来不及细看,王林撑着伞向着那里走去,随着临近,那模糊的轮廓渐渐清晰,这是一个废弃的土地庙。

        阵阵嘎吱的声响,在这雨夜中幽幽传来,落入耳内,会有一股阴森之意。

        庙宇不大,很是破落的样子,庙门两扇,一扇关着,上面早年刷上的红漆也在岁月的流逝下,成为了暗色,就连那门环也满是锈迹,任由雨水在其上成环形凝聚在一起,滴落如流。

        另一扇庙门破损的很厉害,与门框略有连接,但已经关不上了,而是在那风雨中,不断地摇晃,发出那之前王林听到的嘎吱声,遥遥传开。

        随着风雨越大,那摇晃的半扇门,更是剧烈起来,仿若要从门框上被吹下一样。

        王林快步走进,看了一眼这庙宇,踏入进去,庙宇的院子内,地面处处碎石杂草,在那风雨下,那些杂草被压弯了身子,急急的晃动着,在那哗哗雨水下,夹杂着沙沙的声响。

        一道雷霆轰鸣,闪电紧随其后,把这天地刹那照亮,让王林看清了这庙宇内的一切,他更是惊呼一声,下意识的退后数步,他看到了在了庙院边缘,还有几具白骨。

        心脏怦怦跳动,王林面色苍白,可这雨越来越急,他咬牙之下,不去看那几具死在这里不知多少年的白骨,走到了庙宇殿内。

        一尊高约数丈的土地像,在那庙殿正后方,看不清晰容颜,只能略看到其上的颜色也早就退下,斑斑点点中,很是破落。

        殿内也有积水,那庙顶的瓦片碎裂了多处,雨水从上面落下,使得地面上有不少地方,满是水迹。

        一股阴森的气息,缭绕在这庙宇内,王林深吸口气,苍白着脸,先是向着那土地像一拜,这才寻了一处没有水迹的地方把身后的竹排放下,坐在了那里后,从竹排内取出了一些途中雨停时折断收集的干枝,推在身前用火折子点去。

        许是这些干枝也并未完全干燥,其上也有了湿气,王林点了几次都没有成,他身子很冷,颤着手再次点去。

        可就在这时,一道雷霆似在这庙宇内炸响,那轰隆隆的声音,让王林双手一抖,更是在那雷霆中,闪电呼啸把天地照亮的刹那,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在了王林四周。

        “谁!!”王林猛地抬头,强压心中的惊乱,看向庙宇大门。

        他声音很大,几乎是吼了出来,在这安静的雨夜内,在这雷霆刚刚散去的刹那,却是把那从庙门前踏入其内之人,也生生的吓的一哆嗦。

        “谁!!”带着惊恐的声音从外传来,却见一个衣衫褴褛,满脸水迹,似刚刚从水中爬出来的中年男子,在那庙门前面色苍白的退后了数步,险些摔倒。

        待隐隐看清了庙内的王林后,这中年男子才松了口大气,连忙走进庙宇内,瞪了王林一眼,大力的拍了拍胸口,向着王林大吼一声。

        “你吓着我了!!”

        王林一愣,苦笑中夜松了口气,向着那中年男子一抱拳,歉声道:“夜暗,看不清,那闪电又来的太急,还望兄台莫要介意。”

        那中年男子哼了一声,嘀咕了几句后不再去理会王林,而是坐在一旁,右手深入怀里,拿出小半截湿漉漉的鸡腿,看着看着,却是哇哇大哭起来。

        其哭声在这雨夜中,很是凄厉,听的王林隐隐毛骨悚然,他向旁移了几下,点着火折子啪的一声,却是一次就把那些纸条点绕,渐渐地升起了火堆。

        被那火光一晃,这庙宇内的一切便在那忽明忽暗间,看的清晰了一些。

        那中年男子哭着哭着,咬了一口湿漉漉的鸡腿,却是咧嘴,居然又笑了起来,哈哈大笑间,更是让王林愣了一下。

        “是个疯子……”王林又向外移了一些,若非是外面雨水更浓,他定会选择离开这里。这荒山野岭,尽管是官道旁,可在雨夜内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疯子,还是会让人心里发寒。

        那中年男子笑着笑着,又再次哭了起来。

        “都不管我了,都不管我了……我想不起来了……我是谁……”

        他的哭声弥漫庙宇内,渐渐地,却是让王林心中起了怜悯,他转头看着那疯子,轻叹一声。

        “梦如人生未醒时,人生如戏我是谁……梦是生,醒来是死,亦或者梦是死,醒来才是生……那闭目与睁开的一刹那,是生死之间,也或许就是分不清了真与假的人生……

        这人生许是一场轮回,或许,也是一场因果……只是,何时醒……”王林喃喃,眼中带着迷茫,他这几天的梦,似总是说着一个让他摸不清的思绪,让他在这七天的沉默中,隐隐的仿佛感受到了一些什么。

        叹息中,王林从身后的竹排内取出了干粮,望着身前的火堆,耳边传来庙宇外雨水的哗哗之声,放在嘴边,默默的吃了起来。

        天地之雨悠悠而落,笼罩了山,笼罩了地,笼罩了庙宇。庙宇内,火光旁,两个似不属于这里的梦魂,相遇。

        一个望着火光,一个啃着鸡腿,二人之间那被火焰映照的土地像,嘴角始终带着那琢磨不透的微笑,似望着二人,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