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92章 人生如戏我是谁
  • 正文 第1592章 人生如戏我是谁

    作品:《仙逆

        第1592章 人生如戏我是谁

        那紫衣女子轻轻点头,起身与少女身子一晃,就要离开这船只,临走前,她转身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似要把对方的样子,记在了心中。.org

        正要离去时,这紫衣女子犹豫了一下,那翠绿衣裙的少女已经离开了船只,跃在了半空以引力术飞行。

        “师姐,我们走吧。”少女的声音在那雨中传来。

        犹豫中,这紫衣女子回头看着王林缩在乌篷角落,隐隐有些冷的颤抖的身体,轻步走了过去,玉手在储物袋上一拍,便有一件厚实一些的外套出现在了手中,轻轻的为王林盖在身上后,以其微弱的声音,喃喃。

        “真的是,前世么……”女子轻叹,转身离去。

        雨,越下越大了。

        河道上雨水哗哗,在那漆黑的天地内,这一艘乌篷船孤独的漂行,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那是寂寞的气息……

        水面涟漪,乱了船只漂游的波纹,在那雨幕内,船只越来越远,最终在那孤独的缭绕下,渐渐隐在了雨天连接的地方,唯有那从船中透出的微弱灯火,还在那黑暗中隐隐晃动。

        远远一看,这火光的晃动,那乌篷船仿若是一只漂游在梦中的孤叶,在那灯火的长明中,渐渐驶向梦的尽头……

        船上雨水拍打的声音持续不断,但那乌篷内的王林,却是睡的很香甜。

        他身上的那件外套,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钻如其鼻间,被他带入到了梦中。

        “徐飞……周师姐……王卓……王浩……张虎……”王林睡梦喃喃,若是那两个女子没有离去,听到他的这些话语定会大吃一惊!

        但此刻,她们却是听不到了。

        王林的梦,似另一个人生,在那梦里,他在恒岳派看到了徐飞,看到了那周姓师姐……那恒岳山上的,还有一只白色的飞鸟在梦中闪过……

        许久,黑夜之中那隐隐长明的一点烛火,成了影,渐渐的熄灭,与黑夜融合在了一起。

        清晨,雨水停了。天边渐渐放亮,但还未完全把黑暗散去,使得这天地中,还是有些昏暗,让人的心情似也黯淡下来。

        一夜的雨水,让这河面似高出了一些,肉眼虽说很难察觉,可河道的岸边,却是把这一切清晰可见。

        雨水冲入泥土,形成了大片的淤泥,在那河道上远处缓缓飘来一艘船只,这船只被水流卷着,慢慢向着河岸靠近,不多时后,越来越近了。

        最终砰的一声,这船只陷入到了一处岸边的泥土淤泥内,如同搁浅了一样,不动了。

        乌篷内,王林的身子在那船只停顿的一刹那,头部撞在了一旁的船壁上,吃痛之下睁开双眼,带着茫然看了看四周,这才慢慢想起了昨夜的事情,可一看之下,那两个女子却是早已无影。

        回想昨夜,仿若梦中一样,那两个绝美女子的身影,久久不散的存在于王林的脑海。

        “是幻觉么……”王林有些分不清了,低头中他看到了盖在身上的那件显然是女子所穿的外套,渐渐完全清醒过来。

        只是,在他的脑中除了昨夜的两个女子之影外,还有那极为真实的梦境,梦中他再次回到了恒岳派,居然在那里,看到了那两个女子。

        这一切,让王林很是迷茫,一旁的烛台,也早就没有了火光,不知何时熄了,使得这乌篷内,也只是隐隐可见。

        许久之后,王林沉默中探着身子走出乌篷,望着昏暗的天地,望着那四周朦胧的一切,看不清太远,只是被那风一吹,在感受那雨后凉意的同时,也闻到了一股泥土的芳香,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莫非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王林站在船头,雨水停后,在这黎明破晓之时,四周一片寂静,这种静,没有任何声息,仿若这天地内,此刻只剩下了王林一个人。

        望着望着,一种孤独的感觉,就连王林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这寂静下从身体内弥漫出来,扩散在了全身,他怔怔的望着前方昏暗的天空,那种孤独的感觉越来越浓了。

        风徐徐吹过,将他的一头黑发吹动,在身后飘散,青色的衣衫有些褶皱,那风吹在上面,却无法把这褶皱铺平。

        “有些冷……”王林低下头,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在这个时候,那种孤独寂寞的感觉,如此的浓郁,让他隐隐的,想家,想父母,想一切。

        还想着那让他似记不起来的一个女人……

        似冥冥中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这天地内凝聚,融入他的身体,让他的双眼,慢慢的流下了两行泪水。

        “怎么会……哭了……”王林抬起手,拭下一滴泪,望着那手中仿若雨滴的泪,王林的双眼中,在他没有察觉下,泛起了无尽的悲,与哀……

        “我这是怎么了……”王林低着头,不顾身后船上的水迹,坐了下来,在那黎明前的宁静中,眼泪一滴滴的落下,落在了船内,与那些水迹融在了一起。

        这种天地间,似只剩下了他一个人的感觉,让他有了一种很熟悉的印象,似他曾经在很多时候,都如此一个人,默默地走在天地之中,默默地去品味这一切,在那寂寞中,回望自己的孤独。

        慢慢的,王林眼前出现了恍惚,他隐隐似看到了在一处万丈深渊内,在那深渊下充满了无尽的吸力,这吸力之强,似可以把天空拽下,在那崖壁内有一道裂缝,裂缝中,坐着一个孤独的身影。

        那里,同样很安静,唯有吸力的呜咽弥漫,那孤独的身影背对着他,看不见容颜,可王林却是能从那背影上,感受到寂寞与悲伤。

        恍惚间,他更是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一头白发散在肩上,在一片星空中默默地向前走去,其背影,同样带着孤独。

        他看到了很多,眼中的泪水,渐渐的落下,那种悲哀似来自其魂内,似来自这天地,仿若这天地就是他的魂,就是他的一场梦,此刻在这梦中,他在这熟悉的寂静与孤独下,找到了一丝留在这里的伤。

        昏暗的天空下,乌篷船中的王林,一个人望着水面,许久,许久……

        直至又有寒风吹过,让他身体很冷,他下意识的抬起左手,一指不远处的烛台,那烛台火苗一闪,慢慢的点燃了。

        王林自己都没有察觉这一幕,他眼中带着茫然,带着那不知从何处来的悲哀,望着水面,仿若永恒。

        在这寂静中,在这昏暗下,那火苗的燃烧,慢慢的形成了烛火,把四周渐渐笼罩,忽明忽暗起来,那烛火尽管微弱,可却透出一股温暖,在这天地内,挣扎的燃烧着。

        远远看去,那乌篷船上的身影,在这烛火下,渐渐透出了萧瑟。

        随着时间的流逝,天空慢慢越加的亮了起来,黑暗从天上,地上,河水上,船只上散去,四周的一切,慢慢的清晰了,远处的朦胧黑山,也渐渐有了青色。

        唯有那天空的滚滚乌云,依旧在那里缓缓地移动,一只如墨点的飞鸟从那山中飞起,在一声似可听闻的鸣叫中,冲入那滚滚乌云内,直接将其穿透,扇动着翅膀,在那云层之上飞翔,转悠了几圈后,居然向着王林的方向飞来。

        很快那飞鸟就临近,借着明亮起来的天光,王林缓缓的抬起头,看到那白色的飞鸟,它在王林身边呼啸而过,似低头看了王林一眼,那目光内,透出了一股王林可以察觉的悲哀,在他一愣中,飞鸟渐渐地消失在了远处。

        随着它的离去,王林心中那悲哀,也慢慢的消散,那乌篷内的烛火,也慢慢的熄灭,回到了最初的样子。

        “我这是……怎么了。”王林仿若苏醒,低头看着挂在手指上,还未滴落的那滴拭下的泪,在他的注视下,那晶莹的泪滴,缓缓地从其手指落了下来。

        许久之后,王林站起身子,带着那迷茫与残留在心中的莫名悲伤,收拾着行装,把那紫衣女子的外套折起放入书箱内,背在身上,走出了这乌篷船。

        在走下船的一刻,他回头看了这船只一眼,转身向着前方,一步步走去。

        但就在这时,突然天空之中,在那滚滚乌云尽头,有一阵呼啸之音轰轰而起,这声音惊天动地,在其传来的刹那,王林下意识的抬头,他看到了一幕让他无法置信的画面。

        在那云层内,两道长虹似可以分开天地,在那云层内一闪而过,那其中一道长虹,透出一片水波之纹,在经过王林上方虚空的刹那,突然一顿,长虹消散,一个身穿蓝色衣衫的女子,低头看了下方地面,抬头望天的王林,一眼。

        “咦……”那女子眼中露出迷茫。

        “怎么了,柳师妹?”另一道长虹消散,从内走出一个俊朗的青年,他柔和的望着那女子,轻声问道。

        “没什么,那个书生,我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女子轻轻摇头,化作长虹离去。

        “一个凡人而已,我们还是快去与师门汇合,去那散出金光的地方。”那青年低头看了下方的王林一眼,收回目光随着女子远去。

        郑重***好友苍天白鹤,战天。请去***,谢谢。耳根在***朋友很少很少,白鹤是其中之一。

        还有,副版主天涯,这家伙要去出国旅游,以后上线时间不多,耳根挥手,有空常回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