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89章 梦仙,还是仙梦!
  • 正文 第1589章 梦仙,还是仙梦!

    作品:《仙逆

        第1589章 梦仙,还是仙梦!

        朱雀星,在那茫茫星海中散发出柔和之芒,在其外远处可见之地,那里很是平静,唯有一粒看不见的尘埃,发出了轻微的声响,崩溃碎裂了。.org

        那尘埃,就是王林封尊杀劫之地……

        在那战老鬼消失之后,在这朱雀星外的星空中,波纹持续的回荡,越来越多,最终几乎弥漫了整个星空,在那波纹内,一个个身影急急走出,红杉子、南云子,青霖,清水……等等。

        他们并非同时出现,而是陆续来临,磅礴的神识一层层的横扫,最终锁定在了那尘埃崩溃的地方,众人沉默。

        他们感受不到了王林的气息,如同当年王林失踪时一样,仿若死亡。

        “他,没有死。”红杉子眼中露出悲哀,许久之后默默开口。

        “大战将起,此事界外定会大肆传出。”青霖轻叹,望着那崩溃的尘埃之处,眼前浮现了与王林当年的一幕幕。

        清水抬头望着远处星空,目中露出浓浓的寒光,一股杀戮气息从其身体内弥漫出来,笼罩四周。

        “我,代他……在云海战台闭关。”清水闭上双眼,慢慢的其容颜渐渐改变,最终赫然化作成了王林的样子,那一身冷漠的气质,与王林有几分神似。

        他放弃了去寻找女儿,放弃了自由,而是选择化作王林的样子,在那站台上闭关,成为一个象征。

        “师弟,此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所有参与此事之人,但凡我清水有一丝机会,我都会豁出一起,代你复仇!!”清水闭着的双目内,隐藏了他的悲哀。

        这场杀劫,来到这里的人此刻都心中清楚,王林无法避过,这一次杀戮,显然是界外准备了很久之后的一次计划,这才避开了他们的感应,掀起杀劫。

        王林,绝难躲过,如今怕是凶多吉少……

        随着沉默的流逝,众人渐渐散去,只是那股憋在心里的怒,却是如燃烧的火焰,越来越烈……

        远处的朱雀星,依旧散发着柔和的星光,仿若永恒不变,其上的一个个王林熟悉的人,仍沉浸在各自的天地之内,他们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周武泰依然坐在那朱雀雕像上,默默地喝着酒。

        赵国皇祖城内,那古老的院子与屋舍中,那坟墓孤独的在那里,只是墓前,却没有了那痛哭悲魂的身影。

        唯有几个空空的酒壶在地面上,其内也没有了曾家的酒。

        只有那朱雀星上的巨大雕像,拿着那开天之斧,无神的望着天空,似成为了永恒……

        数日后,一个神色冷峻的青年,默默的站在那雕像下,缓缓地跪了下来,磕头中,泪水顺着其眼角流淌。

        “师尊,十三会在万众瞩目下,会在最巅峰之时,说出是您的弟子!!”

        数日后,一个相貌秀美的女子,带着模糊的泪眼,带着身边一头有些苍老的虎,轻轻的抚摸这雕像山体,眼中泪水流过脸颊,滴在了地上。

        “叔叔……我是周茹……我是小茹儿……”

        数日后,一个魁梧的大汉,在那雕像前长笑,他笑着笑着,眼泪流下,他拿着两壶酒,似要与那雕像同醉。

        在醉了后,这大汉哭了起来。

        “若当年我没有指引你修道……若当年我们没有遇到……若当年,我拿走你的天逆珠……若当年,你还是一个懵懂少年……”

        数日后,一个绝艳的女子,站在那雕像前方,这一站,便是许久,许久,她怔怔的望着那雕像,直至日出日落,日落日出,几番循环间,默默地离去,两滴泪水在其转身离去时落下,落在了地面上,碎了。

        她,是木冰眉。

        数日后,一个身穿粉色水罗裙的女子,带着疲惫,来到了朱雀星,看到了雕像,眼中露出追忆。

        “君不识妾,然妾识君……”

        数日后,数月后……忘记了流逝的过程,如同那虚无里的时光,没有尽头,也找不到终点,有的,只是两具破散的身体。

        这里,是一片漆黑的虚无,没有生灵,没有一切,死寂的存在,万古悠悠。在这虚无内,有一道黯淡的血色,那血色透出金芒,笼罩成了一个光圈,在那光圈内,王林的身体大范围的崩溃,处处伤痕。

        在他的旁边,那疯子双目紧闭,面如纸灰,其身上没有半点伤势,可在其眉心间,却是有一团七彩光芒,那七彩,是长枪所化,它伤不了疯子的不灭体,可却能伤其当年重创之后,没有了保护的魂……

        这血色光圈,是王林之前手里拿着的那滴金色血液所化,柔和的将他们二人包裹在内,王林挣扎的睁开双眼,他不知道自己沉睡了多久,但他明白,自己的苏醒也仅仅是片刻。

        苦涩中,王林看到了身边昏迷的疯子,双眼露出柔和,轻叹中他勉强抬起右手,在前方连续挥了数下,这才打开了一道储物裂缝。

        三个道果飞出,被他一吸之下,那三个道果缩小,最终化作三道光芒,带着那庞大的无法想象的驳杂道念,融入王林之口。

        王林的双眼,露出了其生命最后的至强之芒,他疲惫的抬起食指,左手抓着疯子,似与对方连在了一起后,食指向着自己的眉心,轻轻的落下。

        “梦道……”运转了他此刻最后的一丝力量,化作道念,施展出了他这一生第三个自创的神通,梦道。

        以梦道之术,落在己身,梦回千年……在那梦中,去让他的生死、因果、真假三道本源,彻底大成!

        右手无力的垂下,王林闭上了双眼……

        “小哥,小哥,醒醒……”

        “唉,怎么醉成这个样子,我这客栈可要打样了,你快醒醒……”官路旁,一间简陋的客栈内,那穿着青布小褂的伙计,很是无奈的推着爬在桌子上,一个醉了的青年。

        “这真是书生,喝了两杯就如此大醉。”那伙计用力的推了一下。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又为几何欢……哈哈,好诗,好诗!”那青年醉眼朦胧,抬头望着伙计,傻笑起来。

        “呵呵,我告诉你,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我梦见自己成了仙……”那青年说着,身子直接倒在地上,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