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70章 落叶寻根
  • 正文 第1570章 落叶寻根

    作品:《仙逆

        第1570章 落叶寻根

        站在那天梯上,王林看向下方朱雀星,此星已经陌生了,那山河似也改变了不少,依稀间没有了往昔的样子。.org

        地面上一片绿意,却是青草弥漫,随着高空之风吹动,隐隐的似有清香弥漫在天地间。

        “好玩,这里怎么弄的如此好看,你看那还有个山像,哈哈,这山像做的不好啊,太粗糙了,还没有本王捏的泥人好。”那疯子拍着手,哈哈大笑。

        前方那师徒四人原本正神色庄肃,站在天梯上向着前方石像一拜,听到那疯子的话语与笑声,除了那老者外,其弟子纷纷回头怒视,眼中露出鄙夷。

        这山像,正是那与天梯连接的山峰,此峰是朱雀星最高之峰,被人以大神通之术,硬是以山为体,勾勒出了一个巨大的雕像,这雕像所刻是一个身穿长袍的修士,此修士左手掐诀,右手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开天斧,抬头望天,其神色透出一股无形的威严,似要与天一争!

        天梯连接之处,便是这山峰雕像的下方,如此一来,凡是来朱雀星朝圣的修士,都会在第一时间看到这巨大的山像,且在踏入此星时,因高低的差距,随着距离越来越近,那威压因高度的原因便会越来越强,所过修士,均都会心神震动,前行中如同在膜拜。

        这雕像所刻,正是王林!

        是在云海第一战时的王林!

        只不过这雕像面部不知为何略有模糊,如此一来,外人很难看的仔细。

        “此像,是封尊当年云海第一战,斩杀火雀族老祖,南诏上人后,站在那封界大阵缺口处,以一人之力对抗界外入侵修士大军,使得万人不敢迈出半步的英姿!”那老者话语透出沧桑,使得其身后三个弟子回过头来,向着雕像参拜。

        “第一战后,封尊之名在界内赫赫,人们知晓了他来自这朱雀星,由我界内修士自发组成,在几个大神通前辈的主持下,在朱雀星周武泰的认同中,把这最高山峰,做成了封尊雕像。”老者的声音回荡。

        王林默默地望着雕像,轻轻摇头,暗叹一声,他隐隐记得,这里当年的山峰是属于朱雀国,是朱雀国的圣地,可是如今,却是改变了。

        这种改变,王林不愿看到,他向前一步迈出,带着疯子远远的离去,消失在了那师徒四人的面前,直至他们走远后,那三个弟子中一个青年,冷笑起来。

        “如此粗俗之人,也配来朝圣封尊故乡!”

        其身边同门二人点头,怒视王林二人远去的背影。

        “他二人在这朱雀星口出不逊,定然会被惩罚,且看他们到时候如何狼狈被赶出此星。”

        王林在天空中慢慢的走去,望着下方的大地,越加的陌生起来,这种陌生,让他神色更为孤独,仿若天地的一切都变了,只有他的心,还是如旧,可在这改变的衬托下,却是显得那么的寂寞与孤僻,格格不入。

        “变了太多……已经没有了家的感觉……”王林沉默,很努力的去寻找哪怕一丝当年的熟悉,只是他的目光落在大地,随着前行,却是始终看不到。

        朱雀星上,很早之前的诸多修真国,也已经全部改变,整个朱雀星的修士成为了一个国度,就连宗派也是从当年的驳杂,成为了如今的朱雀星九大宗门。

        这九大宗门,占据了朱雀星的绝大部分地域。

        前行中的王林,看到了当年的炼魂宗,往昔遁天慈祥的容颜还在记忆内,可是这炼魂宗的所在,已经物非。

        那山已经消失,成为了一处湖泊,湖泊四周诸多的阁楼,阵阵灵力波动传出,又是一个宗派。

        司徒南便是在这里苏醒,那一句让天不下雨的霸道言辞,还在王林耳边回荡,但眼下,却是找不到了任何熟悉的气息。

        往昔的巨魔族,在王林前行中,出现在了目光内,也改变了。整个巨魔族所在的地域,成为了一片草原,那草原上还有一些游牧的凡人,穿着简单的衣衫,或**着上身,在阵阵欢快嘹亮的歌曲中,带着羊群而走。

        那羊群内还有几只壮硕的大狗,奔跑间时而传出犬吠,夹杂在豪迈的歌曲中,却没有任何的不和谐,反而融入在一起,悠悠回旋。

        “这里……也变了……”王林惆怅陌落,茫然的在这天地内缓缓走去,疯子在王林身后,罕见的沉默下来,他能从王林的背影上看出那浓浓的孤独,隐隐的,他也想家了。

        雪域国,在许久之后出现在了王林的前方,那往昔的白雪皑皑,如银装素裹一般的大地,此刻也没有了。

        那雪早就融化,这里,成为了一片茂密的丛林,再也没有了当年一丝的样子,就连那当年的一处处城池,也都被推倒成为了在丛林内,埋葬在岁月之中的废墟。

        一同埋葬的,还有那一处特殊的凡人都城,那里记载了王林近百年的时光,还有那一个叫做曾牛的凡人孩童,渐渐长大的一切痕迹。

        怔怔的望着下方的丛林,王林的心很难受,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隐隐觉得,这里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

        这朱雀星,他找不到任何熟悉了。

        没有了熟悉,只剩下了回忆,如同一个游子外出多年后,在年老之时回到了家乡却发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陌生的让他想哭泣,陌生的让他悲哀,陌生的让他找不到了……家。

        王林之前也曾回到过朱雀星,也曾看到了改变,但却没有如今这样,几乎翻天覆地一般,这改变太突然了,让他无法也来不及去适应。他甚至不敢去散开神识,去一下子看清这朱雀星的全部,去赵国,去父母的墓前……

        他害怕在那里继续看到陌生,继续看到那让他孤独的影子,那让他只剩下了回忆,没有了家的寂寞。

        他同样害怕去看那曾经与李慕婉居住过的修魔海山洞,害怕去看那带着温馨的山谷,他怕就连这些,也都失去了。

        望着下方的丛林,王林默默地走入其内,似想要寻找着什么,最终在那处处密林间,他拨开挡在眼前的树叶,迎着阳光,看到了一处城池的残骸。

        几只小兽在那长满了杂草的城池残骸内,在那一处处坍塌的屋舍内穿梭。随着王林的到来,这些小兽似受到了惊吓,纷纷跑开。

        王林走在这城池残骸内,寻找着,他隐隐的似有了一丝熟悉,隐隐的仿若就要抓住那一丝熟悉,但片刻后,这一丝熟悉却是无声崩溃,他怔怔的望着残骸前方一处巨大的深坑,正是这深坑,断送了他那刚刚升起的熟悉,埋葬了他当年居住的那条街道。

        愣在那里许久,王林轻叹,转身走开了。

        他去了修魔海,整个修魔海已然不再了,当年尽管雾气消散,可还保留着巨大的盆地,如今竟被人填满,成为了九大宗门其中一宗的山门区域。

        那当年他与李慕婉居住的山洞,自然也已经没了,王林在天空望着这一切,心中刺痛。他本想去看一眼那山洞,去看一眼那条庞大的龙身,去看一眼当年留下李慕婉心血的地方。

        黯然,转身。

        不知不觉的,王林来到了那曾经让他感觉温馨,伴随李慕婉慢慢红颜老去的山谷,那里,也是周茹长大的地方。

        只是,就连这里,也都已经被抹平,成为了一处内海,很漂亮,很美,只是却给了王林更刺的痛……

        “这里也没了……”

        朱雀星的种种变化,看起来比当年要美上无数,但这样美丽,仅仅是外表,这样的朱雀星,绝不是他王林想要的!

        世人只是知晓这里是他封尊的故乡,想要把这里改造成一个圣地,但他们却不明白,这样的圣地,是空洞的,是王林想要的么……

        这一切只是外在的浮尘,王林也不是那种在意外表,在意个人名声的浮夸之修,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一个即便是成了封尊,也依然如故的小小修士。

        他只是想要一个家,想要一个让自己能够平静,能够默默的回忆的故乡,他只是想去找哪怕一丝,哪怕一点点的熟悉,让这份熟悉给他两千年冰冷修道的温暖,仅仅是一份温暖……

        可是如今,这温暖成为了奢侈,他想要找,可是一路走来,却找不到一点点。

        孤独,寂寞。王林转过身,迷茫的望着身后跟随的疯子,轻声道:“为什么会这样……”

        “本王觉得挺漂亮啊,呵呵……”那疯子咧嘴傻笑。

        王林沉默,他望着天空,许久之后长叹一声,向前一步迈去,带着疯子离开了这里,去往了他最不敢去,不敢看的……真正的家,往昔的赵国!

        在天空中,王林望着下方的赵国,眼中有了模糊。

        “这里,没有变……”

        在世人面前,他是封尊,受到万修敬仰,但此刻,他只是一个回到了家乡的游子,他只是一个想要看到往昔熟悉痕迹的老人……

        在他的下方,那赵国内,一老三少四个修士,同样也来到了这里。

        “此地,便是封尊幼年长大的地方了……”那苍老的声音,徐徐回荡。

        月底最后几天了,马上就是决战之时,我们用了半个月才追上,用了半个月拉开了距离,可眼下却是十万火急,危机关头,岂能罢休!

        四月,我们决战第一,五月,岂能认输,战战战战,我要战!!诸位道友,不管你是来自何处的修士,可有热血与耳根一同奋战下去,我们,不能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