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564章 十三
  • 正文 第1564章 十三

    作品:《仙逆

        第1564章 十三

        红杉子双眼神采越来越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身体内传出砰砰之声,一片红雾从其汗毛孔内弥漫,化作了一件血衣在身。.org

        他看着王林,向其抱拳一拜。

        “多谢封尊!”抬头中转身,红杉子死死的盯着那天罚殿殿主,眼中露出睿智之芒。

        “秦九延,你就算是燃烧修为,今日也逃不走,你不会死,老夫会被你炼成血身,成为我界内一大助力!”开口中,红杉子向前一晃,化作一道红影直奔前方。

        那黑衣老者面色苍白,他尽管是大能,但也是修士,此刻面对四人,他根本就无力去战。在那红杉子临近的刹那,这黑衣老者急速退后。

        但在他的后方,龙磐子平静的抬起右手,山河图轰鸣,卷动八方。

        清水神色冰冷,右手抬起中向着黑衣老者一指,顿时老者面部蔓延的那五道裂缝,再次撕裂!阴月有晴之术,如髓入骨,以其特殊的方法,持续的爆发出恐怖之力。

        王林面色如常,在三人出手的瞬间,右手抬起双目金光一闪,便有一股金芒涌入其右手指尖,遥遥指向黑衣老者。

        “定!”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七彩界崩溃,那天罚殿殿主秦九延,最终还是败落,被红杉子禁锢带走。

        龙磐子燃烧的灵魂,最终在红杉子的帮助下,有了熄灭的迹象,他带着伤势与其弟子重玄,默默地离去,等待下一次的界内界外大战。

        红杉子邀请王林前往云海战台,在那里以封尊之名,成为余下战争之魂,带动界内之修,进行最终的反击。

        王林没有去,他拿到了三个道果,眼下最重要的,便是在体内排斥之力全部爆发前,让三道本源大成,轰开空门证道!

        清水走了,一席青衣在星空飘摇,带着其悲伤,带着其孤独,默默地离去,他要去寻找自己的女儿,或许能找到,或许一生也找不到。

        但无论怎样,只要王林一句话,他即便在天涯海角,也会回来。他与王林之间,不需太多的言语,那种种经历的事情,清水不会忘。

        这星空中,对于清水来说,如今只剩下了两个人让他去在意,其中一个,就是他的师弟王林。

        红杉子的脱困,为界内之修带来了一场振奋,召河的收服,更是让界内残存之修似看到了希望!

        天兆上师的死亡,龙磐子的加入,天罚殿殿主被擒等等一切事情,让界内之修重新点燃了信心。

        眼下的界内,已然没有了七彩界,再无任何破绽,尤其是在这几十年的大战之后,但凡是修士,都已然多少拥有了一股视死如归的热血,他们必须要战下去,一旦失败,他们唯有死亡可走。

        尤其是从红杉子口中说出,封尊再现!这一句话,更是让界内之修,一个个抬起了低着的头,让他们眼中的战火,更为浓郁。

        昆虚星域内,与云海、召河、罗天连接之处,有一颗修真星,这里在战争中慢慢发展成了一处庞大的交易坊市。

        这样的修真星,尤其是在四大星域的边界交错之地,出现了不少,来自四大星域的修士,在这些修真星上,彼此交易各自所需的资源。

        使得四大星域,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此刻在这名为昆虚一灵的修真星内,坊市中各个星域的修士均有,络绎不绝中,鼎沸如潮,很是热闹的样子。

        这些修士中,以召河女修最为有名气,召河尽管沦陷,死亡众多,但召河女修却是在当年那次反击中,有不少杀出了重围。

        如今尽管召河刚刚收复,但随着大量的召河女修从其余星域回到家园,慢慢的,召河燃起了复苏的气息。

        召河女修最多,那一个个靓丽的容颜,还有那身体上传出的阵阵女儿家的芳香,使得其余三大星域的单身修士,往往施展全身解数,想要为自己寻找一个伴随一生,或者是露水点点的道侣。

        有召河女修存在,坊市内更为热闹了。

        在这坊市中,还有一些客栈,为来往交易的修士提供打坐吐纳之处,客栈内每一个房间内,都有大量的灵石与不多的仙玉。

        甚至一些背景深厚的客栈内,还有元玉存在,为那些老怪提供元力修养。

        此刻在这弥漫了整个修真星的坊市东部,一家中等规模的客栈内,大厅中桌椅处处,坐着很多修士。

        修士尽管可以辟谷,但若有些仙果美酒,亦或者一些简单的凡间食物,倒也可以勾起一些尚未修道时的记忆,如此一来,客栈内往往座无虚席。

        且在这里,因界外大战的缘故,也是认识各方道友的机会,彼此切磋神通法术,或许简单的一次相识,日后在战场上,还有相见之日。

        此刻在这客栈北部的几张桌椅旁,坐着数个修士,其中有一个中年文士,笑着向身边道友言谈。

        “之前说了,我曾与封尊相识,你们偏偏不信。”

        在那文士对面,坐着两个女子,二人均都是相貌秀美,只不过年纪看起来有些不同,那身穿粉色道袍秀发披肩的女子较为年轻,闻言好奇的轻声询问起来。

        “皱大哥是在什么地方见过的封尊呢?”

        在她旁边的那个身穿紫衣的女子,看起来有些年长,已是妇人,容颜上还有岁月的沧桑,她平静的坐在那里,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许姑娘,可莫要相信皱道友的言辞,这家伙每次遇到你们召河女修都会说同样的话语,这番话,老道我听的耳朵都快生茧子了。”那中年文士身边坐着一个老者,他笑着插口道。

        “是在朱雀星,当时的封尊,远没有如今的修为,我记得那时候他应该还是一个结丹小修吧,说起来,我也没有想到,他会成为如今的封尊!”那中年文士微微一笑,毫不在意那老者的话语,神色露出感慨。

        那女子眨了眨眼,露出了感兴趣之色,转头看向身边那紫衣女子,轻笑开口。

        “师姐,我记得你当初曾说你来自朱雀星,你可曾遇到过封尊呢?”

        此话一出,包裹那中年文士在内,四周所有人全部寂静下来,齐齐看向那紫衣女子,眼中露出震惊与羡慕,隐隐还有恭敬之色。

        甚至这客栈内其余桌子旁的修士,但凡是听到此话者,纷纷不再说话,而是一同看向那紫衣女子,神色带着恭敬。

        那之前说话的中年文士,更是连忙其身,向着紫衣女子抱拳一拜,低声道:“在下绉东德,见过朱雀星道友,之前话语为虚,还望道友莫要介意。”

        不仅是他,就连那老者,还有四周的大量修士,无论是来自罗天还是昆虚,全部都起身抱拳,纷纷见过。

        尤其是那几个来自云海的修士,更是走上前来,抱拳一拜。

        这种事情,在四大星域内并非常见,但却有数次发生,封尊的赫赫之名,且此名并非是个人荣耀,而是以那一次次振奋整个界内的大事件换来,在界内修士心目中,封尊,是界内之魂!

        封尊来自昆虚,则昆虚修士往往在其他三大星域道友面前,隐隐受到尊重,这尊重虽说不多,可却存在。封尊来自昆虚朱雀星,此事人人皆知,于是这朱雀星,便被所有修士知晓。

        对于朱雀星的修士,自然便有尊敬!

        不过朱雀星是弹丸之地,从其内能走出的修士,实在是很少很少,如此一来,真正能遇上者,并不多见。

        但也正因如此,一旦知晓谁是朱雀星修士,那种受到尊敬的程度,会很深。

        道家有云,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朱雀星便因王林一人,从而受到了整个界内之修的尊重,这一点,也就不是偶然了。

        那紫衣女子似有些不太适应这样的场合,面色微红,玉手抬起把额前青丝挽在耳后,一一向来拜见的道友还礼,轻声开口,回答其师妹的问题。

        “我……我应该是见过他……”这女子眼中露出追忆,她的话语,立刻就吸引了四周所有人的注意,纷纷听了起来。

        “只是我有些不确定,我见的那人,是不是他……”这女子轻叹。

        “周师姐,你快说啊。”那粉衣女子娇声推着身边师姐。

        “他那个时候,叫做马良……那时候,他应是刚刚筑基,很冷漠,有些无情……在那域外战场内,他与我们一同回到了火焚国。如果他真的是封尊,那么他与李慕婉,就是在那里认识的……李慕婉,还是我的闺友呢……”那紫衣女子有些不确定,轻声开口。

        四周修士一个个听的很是认真,这种事情,他们很难从一个朱雀星修士口中听到。

        唯有一个坐在远处,独自一人占据了一张桌子的黑衣青年,默默地喝着手中的酒,他的神色冷漠,有一股冰冷的气息弥漫,生人勿近。

        “师尊……你在哪里……”这青年喝着酒,怔怔的望着客栈外,眼中露出思念,但刹那间,其身子一震,望着从客栈外,掀开盖帘走进的一个白衣男子,双眼露出不敢置信与激动之色。

        我正在酝酿,一次大的,静的章节了,也就是第三次,也是仙逆最后一次,化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