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80章 最难风雨故人来
  • 正文 第1480章 最难风雨故人来

    作品:《仙逆

        第1480章 最难风雨故人来

        王林神色平静,目光在上方那璀璨的星空收回,以他的修为,清晰的感受到之前星空无形的波动下,有人施展道术欲锁定自己。.org

        “看来我的归来,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样,也好!”王林嘴角露出微笑,现在的他,有这个资格,有这个修为,去面对一切事情。

        就算是被人知晓自己归来,对他来说,也无所谓!

        信步向前,在这茫茫星空中,王林步伐不快,但每一次迈步,都是跨越无数,他望着四周熟悉的星空,默默的走去。

        在王林的前方远处星空中,此刻有一群近百修士,化作长虹呼啸,环绕在一颗灵气浓郁的修真星外,一道道如丝线一般之物,从这些修士手中甩出,转眼就成网一般将这庞大的修真星套住。

        在这群修士之中,有一个中年男子,此人目光如电,一身修为已然到了净涅圆满,相貌威严,尤其是双眼内,更是精光闪闪,身体外有一道道弧形的闪电游走,使得此人威严更盛。

        “都留意一些,一同发力,莫要把这修真星损坏,否则的话,雷仙殿怪罪倒还是小事,影响了罗天备战,我们就得各自回家闭关去了!”

        这中年修士声音如雷,浩浩荡荡的传遍开来,落在四周那近百修士耳中,众人纷纷脸上露出笑意。

        “战空烈,我们闭关无碍,你可是战家这一代的佼佼者,你家老祖岂能让你去闭关!”

        “平时被教训闭关倒也没什么,可眼下备战之时,一旦开战后,若是被罚闭关,可不甘心啊!”

        “战兄,听说此番四大星域全部备战,但却以云海为首,此事我等诸多不解,凭什么要以听云海号令?你可有消息?”

        笑声回荡,众人在齐齐运转元力之下,这修真星顿起轰鸣,缓缓地被众人拉出了原本的轨迹,在众人的拽扯下,慢慢的向前飘去。

        那中年男子,正是战空烈,他右手同样有一根细线与身后修真星连接,随着众人向前飞去时,笑道:“此事是我罗天老祖鲁夫子前辈与其他三个星域之人定下,战某知晓也不多,若真有了消息,少不得要告诉你们,急什么。”

        提起鲁夫子,这近百修士一个个眼中露出狂热,有关鲁夫子的事情,包括战空烈在内也是近些年才知晓,在他们眼中,鲁夫子就是罗天的最强者,罗天星域的守护之人,有鲁夫子存在,则罗天不灭!

        看着身边诸人,战空烈内心一叹,与这些人不用,战空烈的双目内,只有尊敬,而没有半点狂热,似乎他的狂热,早在很多年前,就已经被一个人全部取走。

        来自四周这些人那狂热的目光,在很久很久之前,他战空烈也曾有过,也曾经为之热血,只需那个人一句话,他就可以为其去做一切事情!

        对于那个人的狂热,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消散,反而因为越加的了解,对那个人身份的明晰,而更浓起来。

        “只是,如今的他,在什么地方……”战空烈眼中闪过一丝隐藏很深的追忆,他时常会想起往事,想起当年的一幕幕。

        那个人从罗天走过,影响的除了自己外,还有申公虎,想起申公虎,战空烈轻哼了一声,这些年来,那申公虎处处与他作对,二人对抗越加激烈。

        这近百修士化作长虹,向着前方慢慢的飞起,速度越来越快,拉着那修真星,在这星空内直奔前方。

        片刻之后,突然在这近百修士的正前方,一个白衣身影缓缓从远处走来,在看到了这近百修士后,这白衣人身子一顿,停在了半空,默默的望去。

        白衣人的出现,顿时就引起了这些修士的注意,尤其是战空烈,更是神色一凝,目光扫去,只不过以他的修为,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有些古怪,大家谨慎一些!”战空烈一步迈出,来到了最前方,传出神识。

        双方越来越接近,但那白衣人始终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平静的站在那里,注视着这群修士从身边一闪而过。

        没有人可以看清这白衣人的样子,在他的身上,似乎一切目光扫过,都会自行扭曲,仿若对方所在的位置,是一处漩涡黑洞,可以吞噬一切。

        直至这近百修士拉扯着那修真星从白衣人身边彻底的过去后,众人才略松口气。

        “此人修为绝不简单,看其样子,应该不是我罗天之人……”

        “眼下四大星域的壁垒被打开,相互之间只要有路引就可以任意穿梭,此人应该是来自其他星域。”

        随着渐渐远去,战空烈转过身,遥遥的望着身后一直默默看来没有离去的白衣人,皱起了眉头。

        “此人……隐隐好像有些熟悉……”

        王林望着前方那群修士,望着其内的战空烈,眼中浮现追忆,对方的样子,比当年略老的一些,想起当年在雷池内,这战空烈明明修为比自己略高,但却在自己借雷霆之力,明悟了一丝本源后的目光中,被惊吓出一身冷汗,更是拜自己为主的一幕幕后,王林脸上露出微笑。

        “能看见故人,当为人生一大幸事……”王林微笑中,转身向着远处走去。

        他很开心。

        王林越走越远,渐渐与这近百修士之间的距离,慢慢的变的无尽了,战空烈始终皱着眉头,就连身边修士的话语也没有听到,望着对方缓缓消失在目中的身影,那种熟悉的感觉,始终环绕在心间,挥散不掉。

        “很熟悉……”战空烈沉默中转身,随着身边修士向前飞去,但他的心神却一直在思索,这熟悉的感觉,来自何处。

        在他的脑中,那白衣人模糊地身影不断地浮现,转身之际那一头白发的甩动,也清晰的在他的脑海中一遍遍起伏。

        “我一定见过此人!”战空烈***了***眉心,但就在这时,他***在眉心的右手突然一顿,其脑海中那白衣模糊的身影,渐渐地与那记忆中极为深刻的一个人,缓缓地重叠,在完全融合的一刹那,战空烈脑中轰的一声,如十万雷霆同时爆开,让他的身子猛地一震!

        他的眼中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下意识的转身之后,他的面色立刻就红润起来,其双眼睁大,短暂的恍惚中,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脏怦怦的跳动!

        “是……是他!!”

        战空烈没有任何犹豫,双脚猛地就向前一步迈去,其速如雷霆一般,刹那间就直奔远处王林离去的方向疯狂的疾驰而去。

        他这突然的行动,立刻就让其身边那近百修士纷纷愣在那里。

        战空烈几乎展开了全部的速度,轰然间跨越无尽星空,但在他的前方,星海茫茫,却是再没有了王林的身影。

        直至许久,战空烈身子停下,眼中露出苦涩。

        “为什么不叫我一声……”他站那里,许久许久……

        时间流逝,战空烈沉默中向着前方星空默默一拜,轻叹中,转身离去。

        罗天星域,在其深处,有一片空旷的星空,这里较为荒凉,修真星也大都并非灵气很足,其中有一颗不大的修真星,散发着阵阵柔和的光芒,在这星空伸出缓缓地转动着。

        这颗修真星上,海洋占据了七成,陆地被零散的分散开,远远看去,如同一颗蔚蓝的水球。

        青灵星!

        其上也有修士,但大都修为不高,婴变者,唯有三人。眼下,在这青灵星上最高的一处山峰顶部,这三个婴变修士正恭恭敬敬的站在一个老者面前。

        那老者身穿文衫,看起来不像是个修道之人,反倒像是凡间的文人宗师,他平静的坐在这山峰顶部一处石台之上。

        在这里,他一坐便是八百多年。

        一切,只因当年其师尊的一句话。

        “我之一生,没有任何弟子,你之道,与我有因,可收你为记名弟子!此山横云,便送你暂且修炼,我不传你任何道法神通,只送你一场感悟!”

        老者缓缓睁开双眼,没有去看身前三个婴变修士,而是落在了远处天边的云霞,默默的看去。

        “你三人退下吧……此星,是师尊的……师尊未归,此星上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谁也不能取走。”

        “可是眼下备战之中,雷仙殿既下了仙命,三日内就会来临取星,我们……”三个婴变修士中,有一人眼露焦急正开口时,被那坐在石台上的老者目光一扫。

        仅仅是一道目光,这婴变修士就心神一震,不敢再说,三人恭敬抱拳,弯腰离去。

        老者沉默,望着天空的层层云雾,默默的坐在那里,许久,天空隐隐有雷霆传来,不多时,阵阵风声呼啸,在天幕上形成了一片片滚滚乌云,遮住了天,遮住了阳光。

        哗哗之声由远及近,雨幕沙沙而落,从远处如倾盆一般来临,把这大地慢慢的包裹在内。

        雨水很大,落在了这山峰顶部,发出连绵不断的雨响,在这雨幕中,天地也变的模糊了。风也很大,吹着雨水从老者身边扫过,打湿了其衣衫,但却遮不住老者望着天空,等待的目光。

        一声叹息,似在这天地间被风吹来,落在老者耳边,这老者身子蓦然一震,眼中露出激动之色。

        “我记得……你的名字叫做谢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