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33章 他,是不是掌尊?
  • 正文 第1433章 他,是不是掌尊?

    作品:《仙逆

        第1433章 他,是不是掌尊?

        冥冥之中似有股说不清的力量,使得王林,在无法形容的挣扎之后,也选择,也没有选择,化作长虹离去。.org

        若没有蓝梦道尊让王林经历第一次的选择,若没有一代朱雀让王林承受了第二次的考验,使得他的道心,使得他的信念,慢慢的达到了一种身为一代宗师的地步。

        更重要的是,若没有进入司墨子的记忆内,看到了与自己极为相似,但选择的道路却是截然不同的那一幅幅画面,或许,王林真的会选择留下……成为掌尊之奴……

        掌尊的话语,点在了王林的死穴之上!

        即便是离开了火雀族范围,即便是身后火雀族被圣地崩溃的冲击弥漫,一股火焰气浪成环形向着四面八方轰轰而去,连续毁灭了近一半的火雀族部落,那火光在王林背后滔天而起。

        轰鸣隐隐闷闷的传来,震动星空,只是王林的茫然,却是没有被唤醒半点。

        他的心,似被撕裂,痛袭全身。

        不知过去了多久,王林眼中的迷茫,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黯淡,体内的伤势,也到了必须要疗伤的地步,否则的话,修为将会不可逆转的倒退。

        修道到了他这样的程度,寻常伤势并不碍事,可一旦重伤,那伤势的严重就已然惊人一般,稍有不慎,就会跌落修为。

        好在他身为古神,肉身在恢复之力上,极为强悍,这也正是王林与其他修士最明显的区别,同样的伤势,或许别人需要百年才可恢复,但对他来说,时间会大范围的缩短。

        “婉儿,相信我,我会亲手让你苏醒……到时候我们与平儿一起,一家人居住在一个谁也不认识我们的山村,默默地度过一生……

        我还要教平儿木雕,把父亲的手艺传承下去呢……”王林喃喃,他忽然很想家,很想界内的星空,这太古星辰虽大,可却没有带给他归属的感觉。

        在这里,茫茫的星海中,一眼看不到边际,漆黑的星空,点点星光璀璨,可却没有温暖,有的,只是寒冷,有的,只是王林心里泛起那浓浓的孤独感。

        王林的一生,在孤独中走过了两千年,他本已经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寂寞,脸上的冷漠,不是他故意装出,而是在这数千年的孤寞下,慢慢的,不会了其他的表情。

        他会的,就只有冷漠……甚至就连笑容,也很少很少……

        其目中唯一不变的,就是那深深的隐藏在冷漠下,那抹不掉的悲哀,伴随他一生,不快乐。

        苦涩中,王林伤势更重,他踉跄着一步迈去,缩地成寸下,离去了无尽距离,在太古星辰的一处星空中,王林的身影,出现在了一颗废弃的修真星上。

        这修真星,或许有过曾经的辉煌,又或者曾经出过大神通修士,但此刻,那一切的荣耀,都随风而去,化作了满地的沙石,与那一处处没有灵气的城池。

        就如同一个走到了末路的老人,残喘着,挣扎着,不愿送出最后一口气。眼下,这修真星上的东部,处于秋寒之中,秋风徐徐,把一片片落叶卷动,那枯黄的颜色,看去如老人脸上的褐斑,有种苍凉的味道。

        秋叶随风舞动中,透过那片片枯黄,可以看到远处有一条河流,河水哗哗,蜿蜒向北。在那河水旁,有一个白衣身影,默默地坐在那里,任由一片片枯黄秋叶,在其身边吹过。

        王林望着水面,有一些秋叶,许是风累了,送入这里时散去,使得那几叶秋黄,飘在了河水上,染湿了大半后,飘向远处。

        落叶归根,只是被风带到了这里,落入水面的它们,却是这一生,都无法回到家乡,不知被送往何处,或许几季之后,会变成了河底淤泥的一部分,若它们有魂,这魂,或者带着思念,飘出河水,回到生它养它的家乡。

        河水中,倒映出王林的身影,把他的面貌,也清晰的映出,那苍白的脸,冷漠的神情,还有目中的悲伤,似乎也融入进了河水内,在哗哗声中,流的远了。

        “该回家了……”王林轻声喃喃。

        回家的道路,除了封界大阵外,还有一个选择,那便是云海九阶星域裂缝,那神秘的女子,送出的一枚玉简。

        当年那女子曾言,需王林相助探寻一地,送给了王林这玉简,并告知在界外,开启玉简,就可避开封界大阵,回到了裂缝内。

        王林曾多次研究这玉简,其内有诸多禁制,有一些,就算是他,也都看不透彻。

        似乎里面的不少禁制,都绝非此界修士能掌握,而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不过,王林在禁制上毕竟是大师,尽管无法看的透彻,但还是从其上,看出了这玉简将他传送回裂缝的可能,有七成!

        捏着玉简,王林没有去开启,而是收回储物空间内,这玉简内的禁制,若要开启,需要一定的修为,这还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以王林此刻的状态,他不会让自己出现在那敌友未知的神秘女子面前。

        沉默片刻,王林抬头望着蔚蓝的天空,喃喃自语。

        “他,到底是不是掌尊……”

        重创了那七彩火焰内的中年男子,此人也承认了其是掌尊的身份,但平静下来后,王林却是不由得起了疑惑。

        此人修为,忽高忽低,可以对抗那朱雀源灵,可以施展井中捞月,更有那四大皆空之术,知晓司墨子之事,更知晓自己的名字,按照分析来看,确是那阴谋层出不穷的掌尊无疑。

        “他所修为火,更有七彩朱雀幻化,应是三代孽雀……只是,他真的是掌尊么……”王林之前之所以判断三代孽雀为掌尊,正是因为他曾分析过,太古星辰内,掌尊的来历最为神秘,没有人知晓其属于哪一个种族!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当年在妖灵之地,王林曾遇到一人,此人他后来知晓,是掌尊弟子!此人所施展的,正是火焰之术!

        且那火焰之术,绝非寻常修士可以修炼至那种程度,分明是到了将要摸索本源的程度。

        这种种的一切,让王林心中起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配合一些蛛丝马迹,王林判断三代孽雀,就是掌尊!

        正因为如此,所以那长尊会,才会知晓颠落之地的虚实,不敢造次!

        但眼下,亲看到了掌尊后,王林却是起了怀疑。

        “青霖曾说,掌尊所修本源,为太初之力!可是此人从始至终,没有用出半点与太初之力有关的神通……且最重要的,那掌尊数万年修道,心智极深,更是多次算计界内,那承认是掌尊的中年男子,似乎身上并没有这种枭雄一般的感觉……且感觉,似乎并不是强大无比……”

        王林皱起眉头,半响之后始终没有答案,轻叹一声,不再去想此事,而是从储物袋内拿出所剩不多的丹药,全部吞入口中,坐在那里,闭目吐纳起来。

        秋风吹拂,王林的身影慢慢模糊起来,似与四周的河水,秋叶融为一体,即便是有修士来到这里,也不会察觉河边坐着一人。

        时间慢慢过去,转眼便是三天,三天之中,王林体内元神的伤势,并未好转,只是不再恶化,但其肉身之伤,却是恢复了大半。

        不算其神通之术,单单六星古神可以发挥的威力,就相当于他痊愈时的五成了,王林知晓时间紧迫,自己让那疑似掌尊之人重创,定然会在这太古星辰掀起浩荡,尤其是他身负太古追杀令,又离开了颠落之地,定然有人会追来索命。

        至于颠落之地,其外围怕是在自己离去之时,就被有心人布置了封印,若自己贸然的重新赶回去,绝进不了颠落之地,只会自投罗网!

        所以他抓紧一切时间,让自己的修为尽可能快速的恢复。

        但这一日,王林正吐纳之中,却是突然睁开双眼,目中寒光一闪而过,他心中莫名的,就有了一股心惊肉跳之感,这感觉,是他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后,来自冥冥之中的一种预警!

        “不对劲!”王林站起身,目光在四周一扫,神色更为阴沉,四周不知何时,已然一片寂静,就连那秋风,也都消失。

        眼下是黑夜,天空一轮明月挂在那里,月色落在地面,使得王林清晰看到,河水上有一片片细密的波纹,仿若颤抖一样,化作涟漪震动开来。

        那河面上不知何时落下的秋叶,也化着圆圈,缓缓地旋转起来。

        不假思索,王林身子向前一步迈去,天地扭曲,波纹回荡,王林这一步之下,本应身子消散,但在这瞬息间,在其身子将要融入天地的刹那,却是天空轰然一震,天地色变中,一个巨大的裂缝骤然横扫出现。

        一股磅礴的威压浩荡降临这平凡的废弃修真星上,更是从那裂缝内,直接就有一只大手,迅猛的伸出,直奔将要融入天地的王林抓去!

        杀人不足五百,饮血不足五斤,剑指问天,可甘心?要***!!继续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