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32章 情与恩
  • 正文 第1432章 情与恩

    作品:《仙逆

        第1432章 情与恩

        “老夫绝非欺诈于你,早在一千二百年前,老夫就听闻过你的名字,更是知晓你修道一生,所为只是让你妻子复活!”掌尊的声音,带着虚弱,缓缓地飘荡在星空,但落入王林心神,却是字字如重锤。.org

        只是,这如锤的轰鸣,却是化作了一片轩然巨浪,在王林脑中疯狂肆虐,使得他把掌尊所有的声音,都模糊起来,唯独那最后四个字,如雷霆闪电撕开他的肉身,冲入魂中!

        “妻子复活!”

        “老夫更知晓,你为了让妻子复活,拜求了诸多之修,但最终,却没有人可以做到这点!老夫这番话语,你心中定然有所不信,想必是认为老夫重伤,岂能有能力做到此事!”

        “此事的确极为艰难,就算是老夫没有重伤前,也绝然做不到让你妻子复活,但,老夫师尊,是与远古仙尊齐名之辈,他老人家就算是在太古,也是声名赫赫!

        老夫去求师尊,寻生灵界,屠万兆之人,取他们之魂,化作长生印,不但你妻子能复活,就连你那独子,也一样能复活!”

        王林整个人愣在那里,心神轰轰,半响说不出话来,他体内伤势本就极重,全凭一口气,此刻气泄,身子一颤下,喷出鲜血。

        “只要你同意,成为老夫之士,一切,老夫都可以帮你做到!”掌尊的声音,依旧虚弱,但却有一股魔力,轰然的弥漫在了王林身上。

        王林眼中露出挣扎,这种挣扎,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剧烈,无论是当年的蓝梦道尊的提议,亦或者是一代朱雀的话语,都远远无法与此刻相比较!更没有如掌尊一般,直接的就震入王林心中最脆弱的逆鳞之上!

        落在了他的道心之中,堪比一击井中捞月,捞出了王林的婉魂!

        为了让李慕婉复活,王林可以做到一切!拼了一切!

        在没有希望之时,他渴求希望,眼下有了希望,哪怕这希望只有一丝,但却如万钧一般,生生的压在了王林身上,让他神色挣扎如怒浪滔天。

        “成为老夫之士,你将是超越了司墨子的存在,超越了清水与青霖,你将是本尊最有潜力的死士之巅!!

        你若同意,老夫便赐你道号——林殇子!

        你一生,不就是要让妻儿复活么,老夫师尊能做到,甚至你若不信,我可让师尊先复活你妻子后,你夫妻重聚,再答应也不迟!”

        王林面苍如灰,神色中挣扎,已然到了至极,他脑海中有一个声音正在疯狂的嘶吼,咆哮呐喊,震动全身!

        “答应他,成为掌尊之士,婉儿就可复活,王林,你一生修道,不是只为她一人么!”

        “答应他,一千五百多年的离别,就可重逢,还有王平也可以复活,到时候你们一家人团聚,这不是你此生最大的奢求梦想么!”

        “答应他,不就是成为掌尊之奴士么,不就是要听从掌尊一切命令么,你个人的一切***,与婉儿的性命比较,哪个重要?”

        “答应他,成为第二个司墨子,成为掌尊之奴,叛离界内,与司徒南,与清水,与你界内一切道友一刀两断,从此之后,成为对立!”

        这声音越来越大,最终化作惊天动地的咆哮,在王林脑海疯狂起来,他面色苍白,身子下意识的后退数步,眼中瞬息就被血丝弥漫,身子颤抖,心神更是几乎要崩溃,挣扎,选择,化作了洪水,要将他彻底的淹没。

        “若有一日,掌尊让我杀司徒……我该怎么做……

        若有一日,掌尊让我焚清水……我又该如何……

        若有一日,掌尊让我杀回界内,我有何面目去面对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孔……周佚、周茹、大头、一切一切……

        若有一日,掌尊让我害二代朱雀……我能不能下得了手……”

        王林脸上露出惨笑,嘴角溢出触目惊心的鲜血,他的心,仿若化作了两半,正在被强行撕开,那种痛苦,一切言辞都无法形容半点!

        婉儿,是他的一切,是他的逆鳞,他不允许任何人去伤害她,为了婉儿,王林可以放弃很多很多,为了让婉儿复活,他当年可以放弃生机,眼下,他更是可以豁出性命!

        只是,有些事情,却是比他的性命,还要重要!只是,人之一生,除了情之外,还有一些让他割舍不断的恩啊!

        “从此之后,炼魂宗,就交给你了……”朱雀星上,炼魂宗死去的遁天老祖,带着慈祥的微笑,把炼魂宗至宝魂幡放在他的手中,把炼魂宗的香火传承,放在了他的肩上,含笑闭目……

        司徒南,放弃了拿走天逆的可能,伴随王林数百年,从其幼年开始教导修道,亦师、亦父、亦兄、亦友……

        若无司徒,岂有他王林!对于司徒,王林当年曾说出一句话,这句话,就是他心中对司徒的全部感恩之意!

        “我王林一生,不跪天地,只敬司徒!”

        周佚,一生为情痴,法术的仙意,也遮盖不知那千年的痴迷,更是送了王林一场,闻道者,朝生夕死的造化,免去了王林此生大劫!周佚痴迷青霜,若王林选择了,注定日后会有悲战!

        “我周佚此生,只想做一件事件,伴着青霜,走完岁月……”

        清水师兄,面冷心热,一旦认定王林为其师尊白凡隔代传人,豁出一切,也要让任何人都不得伤王林半点毫发,不惜与人一战!

        “他既是本君师弟,那便不允许别人伤他,你伤他一指,本君便要你一命!”

        清水之疯,当年杀死妻子的悲愤,显然正是来自界外之谋,一旦他知晓,他欲保护的师弟,竟然成为了那让他疯颠之源的走狗、奴士,他的痛,又会几何……

        还有那五代朱雀,明明已经油尽灯枯,但依然还是为王林疗伤,甚至把朱雀圣宗交付其手,那慈祥的目光,如永恒一样,在王林的心中长明。

        “老夫鲁云一生,全部奉给了朱雀圣宗……即便眼下归墟,也可含笑而去……你很好,很优秀,朱雀圣宗,帮我……照顾下去。”

        五代老圣皇的风骨,是让王林敬重,在恩与敬中,他无法去面对那死去的慈祥老人,愤怒、失望无法瞑目的注视。

        二代朱雀,短暂的几日接触,爽朗的笑声,欣慰的神色,赞赏的目光,毫不掩饰对王林的慈爱,钓龙送血,试炼危机多次欲救,更是在天方香内,不惜喝问一代!

        送他炎龙***控之法,送他古魂禁龟甲,更是在临走前,显然是违背了一代朱雀之意,不知要承受什么样的代价,传授了王林朱雀一族最强之术——焚界古伞!

        “小家伙,莫要忘记,下次相见之时,要把老夫的七代朱雀选好,一定要选定力足够的娃娃!你这孩子看起来冷冰冰的,没想到也曾淘气过,可惜,可惜啊,那双修有什么好的,老夫实在无法理解……”

        还有很多人,很多人……

        这一切,王林怎能一个选择,便全部割舍……

        司墨子的记忆,那一幕幕画面,更是在王林心神弥漫,他看到了司墨子的人生之时,就仿若看到了自己的追忆。

        如今的司墨子,就是日后的王林!

        司墨子为了妹妹的重生,放弃了破天宗,放弃了界内,放弃了其一切师兄师弟,就连他自己的灵魂,他都放弃了,成为掌尊之奴,成为其走狗,为其厮杀,掌尊一指过去,即便是当年的师尊,司墨子也会流着眼泪,抬起屠刀!

        如果没有看到司墨子的记忆,或许王林的选择,将会更为艰难。

        如果没有经历蓝梦道尊的提议,没有经历一代朱雀的话语,或许王林直至现在,也都做不出一个人生中,最大的选择!

        一个痛苦,但必须要决断的择路!

        在看到司墨子的记忆后,王林曾自问,若自己有了这一天,会如何选择……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如此快的到来!

        这一天,如同一劫!!

        好在这一劫,司墨子的记忆,给了王林一个如己身的道路……

        “我不想成为司墨子……”王林低声喃喃,眼中的挣扎,渐渐被痛苦取代,只是这痛苦,却是透出了坚定!

        “我不想成为你之奴士!”

        “我不想因为我的选择,背弃了他们的恩德。情,是我无法割舍的痛,是我一生修道,所为的一切……只是,我之一生,并不仅仅只有情!”

        “如司墨子一样,为亲情舍弃一切,为一人受良心及千夫所指,我王林敬佩!但我害怕选择,害怕面对所有对我有恩之人……就算妻儿苏醒,我们,也将成为傀儡……

        我不会去选择……”

        “或许,你之师尊,真的可以让我妻儿苏醒,但他能做到,我王林,也可以!”

        “我王林的妻儿,我要自己去复活!”王林抬起头,看了远处愣在那里的掌尊,转身,向着无尽星空,化作一道长虹,带着悲哀的气息,远远的离去了。

        没有人看到,两行晶莹的泪水,从王林的眼角流下,洒落在了这茫茫星海中,不见踪影。

        “婉儿……平儿……你们会怪我么……”

        昨日曾言,剑出鞘,不染血,数日不收!剑已亮,然血还没饮够,还不够热,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