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27章 铭志!
  • 正文 第1427章 铭志!

    作品:《仙逆

        第1427章 铭志!

        “切记,不到万不得已,莫要施展此术!”老朱雀神色极为严肃,话语说完,他深吸口气,右手在身前打出一组颇为古怪的印决。.org

        随着印决的出现,老朱雀眉心之中顿有虚火之火成片弥漫,融入印决之中,使得那印记瞬息间火光闪烁,相互组合之下,赫然就形成了一把丈许长短的火骨。

        说它是骨,或许并不恰当,此骨如棍,笔直无曲。

        在这火骨出现的刹那,老朱雀眼中露出凝重之色,双手再次掐诀,一挥之下,又是一组印决虚幻而出,化作了一条条细线,这些细线并未环绕火骨,而是笔直的链接在了火骨的顶部,向外延伸出来。

        远远看去,这由老朱雀神通所化之物,颇为古怪,若是在上面铺展一些油纸,几乎就与凡间雨天所用的雨伞,极为相似了。

        王林目不转睛,他看到老朱雀打出了两组印决,各自不同,第一组共有九百九十九个印记瞬息间组成,至于第二组,则是远远超过前者,那一瞬息打出的印记,恰是九千九百九十十九!

        天地中没有引动半丝元力的波动,风云也没有倒卷,四周已然是安静无比,就连那湖面的波纹,也如常一般,不起涟漪。

        似乎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

        打完两组印记,老朱雀神色更为凝重,他深吸口气,目露奇异之光,双手猛地一挥,却是左右两手同时掐诀,但见光芒刹那间就万丈而起,直接就穿透了这湖泊四周,向着八方蔓延,转眼无尽。

        老朱雀双手掐诀之速越来越快,没有丝毫停顿,便有一个个印记在其手中幻化而出,百个、千个、万个、十万个……

        乱决渐欲迷人眼!

        老朱雀的双手之快,已然肉眼查看不清,就算是神识探查,也会被一股奇异之力阻挡在外。

        老朱雀仰天一声低吼,双手之中的印决已然超过了百万,那百万印记同时出现,卷动天地,化作一股风暴,这风暴轰轰而去,直奔火骨!

        刹那间,风暴就与那火骨融合,将其卷入风暴内,冲向天空!

        王林倒吸口气,猛地抬头看去。其双眼瞳孔骤然就是一缩。

        却见天空之中,那风暴卷动之下,仿若一把并未张开的大伞!阵阵虚幻火焰环绕在外,形成了无数火龙咆哮!

        整个天空,一眼看去如同被火龙占据,这一条条火龙在那风暴外弥漫,怒吼连连。这一幕,整个大帝星所有位置,都可以清晰的看到!

        “焚界古伞!”老朱雀一声低吼,天地轰然一震,那风暴顿时就停止了旋转,静静的飘在半空,一动不动!

        一股说不出的威压,缓缓地从天而降,大地上,一出出植被弯腰,泌出大量的水雾,湖泊中,鱼儿急速游走,那湖水似沸腾起来,爆出一片片气泡。

        地面更有一道道裂缝骤然间细密的出现,仿若龟裂。

        一切看到这一幕的修士,体内的血液轰然有了被燃烧干枯的迹象。

        星空中,弥漫了无尽扭曲,似乎在这静止的风暴下,隐隐承受不住,那扭曲不断蔓延,转眼之中,就几乎弥漫了小半个颠落之地!

        凡是被笼罩的星球,均都如大旱万年一般,出现了一幕幕毁灭前的征兆。

        老朱雀呼吸略有急促,显然这一式神通,对他来说施展出来也是负荷极大。

        “第一组九百九十九个印决,第二组九千九百九十十九个印决,至于第三与第四组,却是分别都是九十九万至极之数!

        在九息中,需要将这些全部打出,每一个印记内,都蕴含了自身的元神之阳,更有全身修为之力,再配合特殊的口诀,方可凝聚出这我朱雀一族,最强之术——焚界古伞!!”

        “这里面但凡有一个印决出错,都会引起不可想象的反噬,就算是老夫空玄中期的修为,在这反噬下,也将重伤,若是换了并非火修者,道消都有可能!”

        “此术传自远古仙尊,老夫曾听一代老祖所言,当年在老祖家乡,仙尊曾用此术,直接毁灭了一界万兆之人,故而称之为焚界之术!”

        “此术在远古仙尊手中,也算是极为强大的神通,老夫不知晓此术是否还在道术的范畴之内,但听一代老祖曾说,焚界古伞,伞开九次,次次灭世!”

        “当年远古仙尊,毁灭一界,开伞八次!第九次,就算是仙尊,也不敢去开!一代老祖修为通天,已然到了空劫初期,也只能开伞五次!至于老夫,因数万年元神之阳从未被破,以本身之阳推动,却是可以在空玄中期时,开伞两次!”

        “此术本不该传你,只因此术危险太大,稍有不慎,便会引来大祸!一代老祖更曾言,此术并不完整,似当年仙尊偷学而成,但你悟性惊人,可自行定夺!”

        老朱雀的话语急急而出,王林紧紧的盯着天空那如未开之伞般的静止风暴,心神被老朱雀的话语震撼!

        他本以为老朱雀所传之术,最多也就是道术而已,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无法想象威力的神通!

        “伞开八次,毁灭一界万兆之人……这……这还能算是神通么!!”

        老朱雀呼吸更为急促,右手一挥,那天空静止的风暴,轰然一震,却是隐隐有了消散的迹象。

        “此术只能传你到这里,不能随意将其打开,一旦打开,会对这里造成极大的伤害!”老朱雀咬破舌尖,喷出一口其空玄中期修为之血,化作一片燃烧的滔天血雾,卷向风暴,与其融合后,使得那风暴渐渐散去。

        直至半柱香后,这风暴才最终消失在了天地中,大帝星的一切,缓缓地恢复正常,星空的扭曲也慢慢的恢复了。

        这一幕尽管时间不长,但却让王林头皮发麻,更是眼露精光,此术的强大,尽管没有展开,但王林却是略有感受,心脏怦怦、怦怦的加速跳动。

        直至天地彻底正常,那老朱雀这才松了口气,面色渐渐平缓下来,右手虚空一挥,顿时就有一枚玉简出现,直奔王林而去。

        “这玉简内,就是所有印决,更有开伞之术,你速速记下,没有半点差错之后,毁去此简!”老朱雀说完,盘膝坐在一旁,闭目打坐吐纳起来。

        王林接过玉简,盯着手中之物,目中闪过方才老朱雀施展此术的一幕幕画面,王林心动了!

        他这一生,很少会因为某样宝物,某样法术去动心,且不寻常的心跳,而是砰然心动,他一生修炼禁制,更是禁制中的大师,对于别人来说,九息之内施展近两百万个印决,将是一个极为艰难的事情。

        实际上也的确如此,九息太短!

        可王林在结丹之时,就已然因施展禁制,必须要高负荷的快速打出印决,且有些禁制,若想要布置或者破解,机会只有一刹那,在那瞬息间,需要大量的禁制印决打出,才有可能。

        故而这对别人来说的第一道门槛,对于王林尽管也有难度,但却并未绝对!真正让王林震撼的,是老朱雀话语中透露出的内容与这焚界古伞的来源!

        “似远古仙尊,也就是远古仙皇当年偷学而成,此术并不完整……”王林深吸口气,眼中闪过骇然之色。

        这句话,尽管有一个“似”字,存在着无尽变数,可一旦为真,那所表达的含义,实在是太过让人震惊。

        “此术……到底是谁创造而出……那远古仙皇,又是从哪里偷学而来……若真如此,仅仅是偷学的不完整神通,就足以灭世,若此术完整……”王林沉默中抬起头,望着天空,隐隐的,如当年还是凡人之时,看着天空,觉得自己极为渺小。

        “我眼下的修为,又算得了什么……这天,到底有多大!这天外,到底是什么……”半响之后,王林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眼中露出一股崛起之芒。

        知晓的越多,便越是渺小,但王林并没有因此颓废,反而激发了其性格中的不甘,正如他之前对一代朱雀虽说的那句话一样!

        也可以!

        我王林,也可以!

        我王林,为什么不可以!

        天地万物,有人为凡,有人为仙,有人下之人,也有人上之人,天生万物,物物不同,这世间本就存在极大的不公平,但同样,也是极为的公平!

        “既有人可以创造这种神通,既有人修炼到那种无法想象的地步,我王林,一样能行!天资我或许不够,但却无法成为阻止我脚步的绊石!

        今日我去学这别人创出,后被仙皇偷学辗转留下的焚界神通,他日……我要让别人,去学我王林之术!”王林神色露出坚定,他没有长啸,没有呐喊,只有心中默默的低语,如同铭志!

        或许,这就是他的铭志!

        双目一闭,王林整个心神,融入手中玉简之内,把其中无尽印决,深深地刻在了脑海中,更留下了那开伞之印!

        玉简在他手中,砰的一声化作一片碎灰,消散了,被风一卷,那飞灰向着天际飞去,似代表着王林的铭志,越飞越远……

        我耳根,在这如火四月,不愿去做配角,不愿再去看别人厮杀,别人能行,我一样能行!王林的铭志,也是耳根的铭志!!求***!!!!!杀回前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