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425章 或许会有这一天……
  • 正文 第1425章 或许会有这一天……

    作品:《仙逆

        第1425章 或许会有这一天……

        少年眼中露出疯狂之色,一股不妙的预感骤然就涌上全身,他身子刹那就有了冰冷,毫不犹豫急急的冲向山下。.org

        上山难,下山更难!

        这一冲之下,少年顿时就摔倒,身体多处擦伤,更有鲜血流出,但这少年仿若忘记了痛处,不顾一切的爬起继续冲下去。

        “一定是走水,一定是走水!!不会出事,不会出事的!!”少年双唇颤抖,疯狂的跑下去,身后的药筐簸动,一些草药掉了下来,但这少年却是置若罔闻,死命的向下奔跑。

        一路之上,他摔倒了数次,更有一次,右腿被树枝划开了一道伤口,但他根本就不去看一眼,此刻的他的眼睛已然被焦急完全取代。

        过了许久,少年喘着粗气,面色苍白的下了山,顺着小道向着村庄快速跑去,他的心,正在颤抖,恐惧弥漫了全身。

        “不会出事,绝不会出事!!”少年心中在呐喊,在乞求,眼前的一切仿若都模糊起来,唯有前方的道路清晰,他用出了他全部的力气,顺着小道跑到了村子外的官路之上,再往前走出一里路,就可以看到村子。

        只是在这里,他尽管看不到村子,可却能看到那滔天的火光,隐隐的,他似乎还听到了凄厉的惨叫。

        这惨叫惊天,似引动了大地的颤抖,地面顿时就震动起来,

        “妹妹!!!”少年疯了,急速的向前奔跑。

        就在这时,前方官道之上,那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剧烈,却见一行十多匹烈马呼啸临近,其上那十多个恶汉更有几人衣衫凌乱,前行中笑声传来。

        “哈哈,没想到这小小村庄内,有姿色的女子还不少,若非是眼下要完成帮主之命,还真想掳走几个。”

        “恩,尤其是那新娘子,更是不错……”

        这十多匹烈马前行中,很快就与急急奔跑的的少年遇到,马上一个大汉,右手抬起鞭子啪的一甩,就直接抽在了阻挡在前的少年身上,把那少年直接抽到了路旁。

        “小杂种,敢当我们马帮的路,滚一边去!”

        少年身子一颤,惨叫中被抽到身上,一股大力冲击而来,使得他身子砰的一声,就落在了旁边,昏死过去。

        长笑之中,这一行十多匹烈马,呼啸远去……

        时间缓缓过去,夜色降临,寒冷如潮,卷动大地,路旁的少年身子一颤,缓缓地睁开双眼,他的目中,一片迷茫,他的面色,更是苍白如灰。

        挣扎的站起身,少年喃喃中,踉跄的向着村庄,跑去。

        “不会出事……妹妹不会出事……不会的……”

        许久,那已然焚毁的村庄,借着月色,出现在了少年的眼中,少年身子轰然一颤,呆呆的望着前方,眼中被恐惧彻底弥漫,他发出凄厉的声音,向着前面急急跑去。

        “妹妹……妹妹……小兰!!”

        奔跑中,少年进入到了村庄内,一股刺鼻的熏烟还有残留,更有浓浓的血腥飘摇在四周,地面上,除了暗色的鲜血外,还有一具具尸体睁着无法闭合的双眼,默默地望着漆黑的天空。

        这一切,化作一股刺痛钻入少年的心,使得他几乎要崩溃,那一具具尸体,都是他极为熟悉的人。

        四周的屋舍,已然焚毁了大半,前方,唯独一座鲜艳的花轿,没有半点焚毁,放在那里,与四周的废墟相比,那鲜艳的颜色,却是让人触目惊心!!!

        少年咬着下唇,颤抖着身子,带着无法形容的恐慌,走进了花轿旁焚毁的屋舍,一具尸体倒在那里,是虎子……

        虎子旁边,还有一具**的女尸,是其姐虹虹……

        这一切,让少年几乎要崩溃,他颤抖着走进了屋舍深处,看到了他的……妹妹……

        焚毁的屋舍,还有几根大梁没有烧断,一根白色的绢绸挂在上面,一个凄厉的女尸,吊在那里……

        这女尸的衣衫凌乱,七窍流血,始终睁开的双眼,露出迷茫,似始终望着远处,等待着她的亲人……

        少年望着那女尸,喷出一口鲜血。

        “妹妹!!!”他凄厉至极的声音,在这夜色中,在这苍凉死寂的村庄内,绝天地而起!久久不散……

        “别哭鼻子了,小兰乖,哥哥不睡就是,我给你去把那串紫兰花摘下,好了好了,别哭了。”

        “小兰,这已经是你问我第好几百次爸爸妈妈去哪里了……哥哥不是告诉过你么,爹娘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们会在那里看着我们,看着兰兰长大,看着兰兰嫁人……别哭了……”

        “呃……你既然不喜欢虎子,那就算了,哥哥才不像你说的那样,是看好了虎子他姐姐……”

        “哥哥的梦想,可是要去成为仙人呢!小兰你要在这里等我,等哥哥回来后,让你与虎子长生!”

        “等你大婚的时候,哥哥为你准备很多嫁妆,一定让小兰风风光光的嫁过去。”

        少年双眼流下血泪,倒在了那里,望着妹妹,眼中一片空洞。

        数日后,少年埋葬了村庄里的所有尸体,把其妹妹的尸体,单独的葬在了山上,那里,是很高的位置,四周生长着诸多的紫兰花,花香中,若是坐在那里,可以看到山外的世界,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天地……

        妹妹没有在那凌辱中死去,而是死于自缢……那自缢的白色绢绸,少年留在了怀里,依稀间,他能感受到妹妹的魂,似乎就存在那白色的娟绸内。

        在离开山村的一刻,少年望着山村,拿出那白色的绢绸,耳边似又传来了银铃般的笑声与话语。

        “哥哥……哥哥,你快醒醒……你看那里,有一串紫兰花……”

        “哥哥,爹娘去了哪里……兰兰想他们……”

        “哥哥……”

        少年咬破了双唇,几滴鲜血从嘴角流下,落在了手中白色的绢绸上,散开后,化作了仿若梅花般的血迹……

        “马帮……”少年眼中露出滔天杀机与仇恨,转身,向着远处走去,越走越远……

        “哥哥,我会等你回来的……”

        岁月流转,白驹过天,一晃几十年……少年的天资,出乎他自己的意料,虽非绝顶,但却很是惊人,他拜入了破天宗,更是凭着其一股常人没有的坚毅,成为了小辈弟子中的翘楚!

        马帮,一千四百多口,在一个雨夜之中,尽数死亡,鸡犬不留……就连那些马匹,也都被残杀,尤其是其中有七八个老者,死前承受的凄厉,绝非常人可以想象,哀嚎了几乎半个月,方才死去。

        他们的魂魄,更是被抽出,承受炼魂之苦,不入轮回……

        只是,司马墨的痛,却还是如针刺一般,在心中不断地穿透,那当年侮辱其妹的元凶,在多年前病逝,在司马墨的搜魂下,他知晓,对方死前没有经历太多的痛苦,他不甘心!

        回到了山门,又是百年过去……

        司马墨的修为达到了元婴,成为了小辈之中的最强者,更是被破天宗宗主看中,收为弟子。

        这一年冬天,司马墨再次下山,以其神通之术,计算当年那元凶入轮回后的转世之体,展开杀戮!

        什么样的仇恨,可以让一个人,哪怕仇家死去魂入轮回,转世投胎,也要去灭绝干净!

        时间流逝……王林在司墨子的记忆内,看到了这一切的一切,他沉默下来。

        他更是看到了数万年后,司墨子在那七彩界内,目睹同门死去,身种七彩钉后,被掌尊带走的一幕……

        “我司马墨尽管被驱出破天宗,但我为界内之人,即便是死,也不会成为界外走狗!岂能为了存活,为了你区区第三步的引诱,就放弃了一切!

        死,便死矣!”

        “老夫不但可以让你不死……还可以让你的妹妹,凝化出形……我无法让其复活,但却可以让她陪在你的身边,直至永恒……

        若你修为有成,或许,可以遇到让其复活之人……若你现在死去,则一切归墟……”天地内,传出一个沧桑的声音,传入司马墨心神。

        司马墨心神骤然一颤……

        “与老夫走……从此之后,你不是界内的司马墨,而是老夫掌尊之士,赐名司墨子!”

        天皇炉内,司墨子眼中模糊,泪水流下……他眉心那指甲盖大小的萤火,渐渐地扩散开来,占据了天灵。

        天皇炉外,王林盘膝坐在炉顶,在四周远处数万修士的目光下,睁开了双眼,其目中,是一片迷茫……

        许久之后,王林轻叹一声,站起身,一步走向远处,右手一挥,那天皇炉轰然一震,却是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司墨子的身影,显露出来。

        梦道之术,王林没有在司墨子记忆内刻意留下什么,但也留下了一些思绪……他放弃了去炼化。

        这炼化或许不会成功,司墨子还有诸多的手段与法宝没有施展,这一战,若是继续下去,已然没有了意义。

        司墨子站在半空,沉默了很久,右手抬起一挥之下,身旁那虚化的女子身影,消失在了他的袖中。

        方才的一幕幕,以司墨子的修为,隐隐的知晓了全部,他望向王林的目光,透出浓浓的复杂。

        “请告诉我……她之前的话语……是你法术施展,还是……”

        “我也不知道。”王林轻叹。

        “如果那一日,我换成了司马墨,其妹妹换做了婉儿,我……该如何选择……”王林不敢去想答案……亦或者,如他回答司马墨的话语一样,亦或者,他已经有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