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233章 风动
  • 正文 第1233章 风动

    作品:《仙逆

        第1233章 风动

        冲出了乱兽雾界,王林踏入进了八阶星域内,在进入这里后,王林双眼露出喜悦之色,他回头看了一眼乱兽雾界,在方才的一刻,他感受到了一股十三阶凶兽的气息。.org

        正是这股气息,使得他放弃追杀那蜈蚣,毕竟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去风之仙界!

        “这乱兽雾界,声名赫赫,确有其因!”略一沉吟,王林身子一晃,直奔远处而去。

        踏入八阶星域后,王林不在如以往那般横冲,他知晓在这八阶星域内,大神通老怪定然不少,比如方才雾气内观察他与蜈蚣交战的老者,显然就是其一。

        以王林的修为,尽管尚未痊愈,但凭着种种神通与法宝,在六七阶星域内嚣张倒也无妨,确有其资格,但在这八阶星域,则需谨慎起来。

        故而王林收敛身形,速度略缓的同时,仔细的研究去往风仙界的路线,并未再横冲宗派,而是避开绕过,直奔风界而去。

        与磅礴的八阶星域比较,王林的身影,好似海中之鱼,在他有心的隐藏下,按照获得的风仙界方位,渐渐的行去。

        一连数日,距离王林从五阶星域出发,是至今时,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八阶星域雾气浓郁,在王林的谨慎前行下,这一日,他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接近了存在于八阶星域内,风仙界的残破入口。

        云海的风仙界,当年被破坏较为严重,但因蚊兽的占据,却是使得其内残骸保存极为完整,此地少有修士来临,但并非没有,几乎每隔一段日子,都会有修士结伴而来,在风仙界外围试图抓获落单的蚊兽。

        想要进入风界,也不需风鼎,风界的入口,就如同一道被撕裂开了巨大裂缝,只要有胆量在其内密密麻麻的蚊兽群下冲入,便可进入。

        只不过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实在很少,唯有人数众多,且有大神通修士在内,方可尝试闯入风界。亦或者是数个大神通老怪结伴,故而大多数来到这里的修士,也只是在外围活动,毕竟风界入口裂缝外,偶尔也还是会有一些凶兽出现,这些凶兽体内蕴含了极为少见的一些仙气,时间长了,也可诞生出一些蕴含了仙气的晶石。

        尽管不多,但却胜于没有。

        此时,在风界裂缝外,有十几个修士,似乎正在等人,准备一同进入风界裂缝的样子。远远的,王林从雾气内渐渐走出,他一头白发极为显眼,再出现的瞬间,立刻吸引了此地十多个修士的目光凝聚而来。

        而此刻,在五阶星域中,莫罗大陆的归元宗内,吕烟菲站在当初与王林第一次交谈的山峰上,迎着风,她的青丝被吹起,整个人好似仙女一般。

        那绝美的脸上,露出一丝惆怅。

        主宗盛典,各分宗大比已然临近,此刻归元宗参与大比之人,都已经准备完毕,等待主宗传送阵的开启后,便可踏入,传送去主宗。

        建立在各个分宗的传送阵,若非是主宗主动开启,他们没有使用的权限。

        吕烟菲站在这里,已经有一个时辰了,她始终看着天空,期望可以看到那百年前的身影出现,只是,她等了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一直到现在,那个身影,一直都没有出现。

        许久,大地轻震,一道刺目光芒从归元宗内传出,与此同时天地之力浩荡而来,凝聚在归元宗,只是这一切,没有引起吕烟菲的半点注意,她咬着下唇,怔怔的望着天空,眼中露出哀伤。

        “为什么……你曾答应过,你说过,你会来……”

        “师尊,主宗已经开启了传送阵,师叔让我请您过去……我们……我们要走了。”在吕烟菲身后,许芸踏着轻风而来,望着自己的师尊,她沉默片刻,轻声道。

        一声幽叹,吕烟菲目光从天空收回,脸上的惆怅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坚毅之色,她望着许芸,柔声道:“此行之后,你我便不再是师徒,你天资很好,想必在任何一个分宗,也会很快成为核心弟子……”

        “师尊!”许芸眼中流下泪水,正要开口。

        “不必多说,我意已决!”吕烟菲深深地看了许芸一眼,走下山峰。

        归元宗的传送阵外,吕烟菲的三个师兄沉默中站在那里,一股压抑的气息缭绕,他们留恋的望着四周,想要再看最后一眼。

        随着吕烟菲的到来,众人踏入阵法,再这阵法传送开启,他们身影消散去往八阶星域主宗,无极宗的瞬间,阵法内的吕烟菲,眼角流下了晶莹的泪水。

        “或许等你回来时,会发现,归元宗……已经没了……”

        同一时间,九阶星域内,妖宗外那奇异的裂缝战场中,随着一***凶兽被厮杀阻止在外,似乎这兽潮,停歇了下来,让云海的修士,有了短暂的休息。

        在这些修士中,一头蓝发的李倩梅,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她擦去剑上的兽血,神色带着疲惫,只是依然宁静。

        望着远处,李倩梅沉默中离开了裂缝所在的战场,向着妖宗此地分宗的山门而去。

        “我要离开三个月。”妖宗山门大殿内,李倩梅望着那盘膝坐在大殿深处的模糊身影,轻声道,她的声音很淡,可却透出一股坚定。

        大殿一片寂静,那模糊的身影缓缓抬起头,两道精光从内散出,落在了李倩梅身上。

        李倩梅神色宁静,没有任何变化。

        在这种夺人心魄的目光下能如此者,不多,即便是那目光的主人,也不由露出赞赏。

        “不行!”

        “我只是通知你。”李倩梅转身,向着大殿外走去。

        “更大范围的兽潮在即,你此刻离开,便是你破天宗的耻辱!”那模糊的身影似乎皱了下眉,传出飘摇不定的声音。

        李倩梅没有说话,走出了大殿。

        “你若再走出半步,便论叛逃处罪!”那声音依旧飘摇,但却隐隐使得天地一片阴寒。

        李倩梅身子停了下来,沉默片刻,没有转身,只是轻声道:“我要离开三个月。”

        她说完,抬起脚,毫不犹豫的向前走去。

        大殿一片沉默。

        “你为何如此坚决!莫非有什么事情比对抗兽潮,使得云海不受荼毒更重要!”那声音带着一丝怒意。

        “有一件事,对我来说,比你说的,更重要!”李倩梅渐渐走远。

        一直到李倩梅离开了许久,大殿内传出一声叹息,那飘摇的声音内再无半点阴寒与怒意。

        “你既如此坚决,便拿我玉佩,用传送阵离去吧,这样,也能节省你的时间。”随着声音传出的,便是一道柔和之芒,直奔前方,落在了走出了妖宗山门的李倩梅手中。

        李倩梅拿着玉简,望着远处,轻声道:“消失了百年的他,此番应该会帮助归元宗参与分宗大比……他会去么……”

        云海星域内,一处漂浮在雾气中的蛮荒大陆上,这里严寒弥漫,似乎一切生灵在此地,都会被冻僵了身子。

        在这蛮荒大陆东方,有一处山峰洞府,木冰眉盘膝坐在那里,时而睁开双眼默默的望着外面,在这异乡,独自咽下寂寞与孤独。

        她的伤势很重,想要肉身恢复,短时间不可能做到,她在等,等在来到这云海星域时,她抛出的那枚昆虚古老传承,唯独历代圣女可以拥有的玉简。

        打坐中木冰眉常常会回想自己的一生,她的一生很枯燥,几乎都是在昆虚度过,似乎最快乐的事情,便是那一个个***的经历,让她每每陷入其中,好似在看自己另外的人生。

        柳眉是她***中最特殊的存在,因为一个人而特殊,更是在那一刻,使得木冰眉有些分不清,自己是柳眉,还是木冰眉……

        她就好似一个局外人,在看着柳眉的一幕幕后,渐渐地迷失了,好似从局外,走进了局内。

        想着想着,眼泪从她的元神眼角中留下,只是这泪水,并非真正,而是她的心在绞痛。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一个轻柔的声音从洞府外传来,落在了木冰眉的心神,使得她立刻清醒过来,但神色却没有惊异,好似早有预料。

        “府内可是昆虚圣女木冰眉木姐姐?”

        “请进。”木冰眉轻声道。

        从洞府外,走进一个身穿鹅黄衫裙的女子,这女子相貌很是清秀,尽管比不上木冰眉绝伦的容颜,但与她站在一起,却丝毫不显平庸。

        女子望着木冰眉,歉意的说道:“接到玉简后,家师本欲亲自赶来,但却出了一些意外,故而让小妹来此接木姐姐回神宗。还没介绍,小妹王姗姗。”

        “姓王……”木冰眉眼中露出一丝孤寞,点了点头,轻声道:“有劳姗姗妹妹了。”

        这叫做王珊珊的女子,很是娇柔,拿出一些丹药后,轻笑道:“木姐姐真漂亮,小妹一生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子呢。”

        木冰眉笑容有些苦涩,没有说话。

        “木姐姐,此回神宗,恰逢我云海星域八阶宗派盛典大比,不如我们途中一起去看看,小妹出来一趟,可不想那么快就回去呢。”

        木冰眉望着眼前女子,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