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1214章 铁柱
  • 正文 第1214章 铁柱

    作品:《仙逆

        第1214章 铁柱

        黄色的光芒,好似回归本源的牵引,使得一切被笼罩之人,都会有种踏入轮回之感,好似前生今世在眼前闪过,分不清了。.org

        法术,***控天地之力以特殊的方法幻化而出,这,就是法术了,其强弱,与修为有关,与***有关。而神通,则是把这些幻化而出的法术,使得其威力暴增的一种方法,所谓通,变则通,这是一种元力的变化与凝聚。

        而道术则不然,此术罕有人可以掌握,传闻中,唯有在那道境中感悟,方可领悟道术,道术的攻击,与意境之战类似,但却本源不同。

        意境之战,比的是相互之间的感悟,是一场心神之争,玄之又玄。但道术,则是一种升华的力量,一种针对灵魂的抹杀!

        不同之人在道境中的感悟都不同,白发老者在成为封灭族之时,有幸进入过片刻的道境内,在那里,他感悟出了一个道理,一个有关人之本源的道理。

        何为人之本源,在他看来,则是灵魂中的记忆,他认为,人活一生,实际上就是一场记忆。若记忆不灭,那么这个人即便是死亡了,也可以无止尽的活下去……

        同样的,若是把这记忆中有关意境的感悟全部抹去,让这感悟全部消散,没有半点存在,好似从未有过,那么这个记忆,就残缺了,残缺的部分,会使得这个人,仙落凡尘!

        此刻,这白发老者施展的,就是那从道境内感悟出,天地间罕见的道术!极境代表极端之力,始境代表创造之力,而这道境,则是代表不灭之威!

        黄色的光芒弥漫,这光芒柔和,但却足以穿透世间一切之物,落在王林身上,穿过了他身体外环绕的战之意境,直接通过体内,降临在他的灵魂记忆中。

        “三息的时间,足够!”那白发老者双目骤然一闭,整个人生机全消,好似归墟。

        王林只感觉天地一片旋转,在他眼中,这天空的七彩不再,而是向着四周风卷残云,迅速的变化,最终成为了一片清澈的蓝天白云。

        天,蔚蓝蔚蓝的,很是干净。

        大地在他眼中,也急速的抖动起来,恍惚中好似有种错觉,他脚下的大地一层层消失,远处的山峰一节节缩小,直至这眼前的一切,全部的失去,变成了一片翠绿的木林。

        而自己的身边,出现了一条小路……这小路是乡村土道,前方就是那翠色之林,此刻有林风吹来,使得树叶哗哗作响,风中还带着泥土的芳香,很是醉人。

        “好像……睡了一觉……”王林睁开惺忪的双眼,怔怔的望着前方,许久之后,他回头看向身后,在他后方,小路的尽头,是一个平静的山村,炊烟渺渺升空,时而还有孩童玩耍的声音传来,夹杂着几声犬吠。

        “似乎做了一个梦……”王林挠了挠头,憨厚的神色中,透出迷茫,他捡起身边的书简,站起身子,望着远处山林外,依稀好似看到了一座云雾缭绕的山峰,还有那山峰上的宗派阁楼。

        “梦中,我好像成为了仙人……经历了一千多年的人生,许是读书读累了,没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奇怪的梦。”王林迷茫中有些发起呆了。

        “铁柱,你爹正找你呢,还不快回去看看。”正迷茫中,王林耳边传来声音,却是一个中年汉子,手里拿着猎叉,正要离开村子去狩猎。

        在这中年汉子身后,还跟着几个粗壮的青年,其中一人望着王林,憨笑道:“铁柱,好好读书,考上一个状元,让咱们村也风光一把。”

        王林挠头,向着几人打了个招呼,连忙走向村子,身后传来善意的笑声,伴随着他,越来越远。

        “真是奇怪,这个梦也太真实了,红蝶、李慕婉、柳眉、木冰眉、吕烟菲、李倩梅……还有云雀子、朱雀子、司徒南、天运子等等,亦或者朱雀圣皇,青龙圣皇,拓森,涂司……我记得还收了两个弟子,一个叫做十三,一个叫做谢青……”王林行走中,脑子里还是一片模糊。

        “朱雀星有古神?朱雀星外还有尸阴宗?还有修真联盟?还有四圣宗?我所在的地方叫做联盟星域,梦中我还去了罗天星域,更去了云海星域……

        我竟然还去了仙界……”王林呆了许久,抬头时,已然到了家门口,使劲的晃了晃脑袋,他暗叹一声,喃喃道:“这个梦,好奇怪,梦中,爹娘已经死去了……”

        不再去想那奇怪的梦,王林推开院子门,走了进去,一眼就看到父亲手里拿着烟袋,在地上磕了磕烟灰,抬头瞪着自己。

        看到父亲严厉的目光,王林心中咯噔一下。

        “铁柱,书读的怎么样了?”

        “呃……还好……”王林低声道。

        “哼,铁柱啊,你要好好读书,明年就是县里大考了,你这一辈子,能不能有出息,就全看你自己了,可别跟爹一样,一辈子呆在这里,唉。”王林的父亲摇头,站起身子。

        此刻他的母亲走了出来,埋怨了王林父亲几句,端着饭菜,一家人坐在院子里,正吃饭时,王林犹豫了一下,望着父亲,轻声道:“爹,我刚才做了个梦……”

        没等他说完,外面传来马车之声,很快砰砰的敲门响起,王林一愣,他记得梦中,好似是四叔来了……

        “二哥,开门喽!”

        下意识的站起身子,王林跑去大门处,把门打开,看到了门外一个精壮的汉子,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摸了摸王林的头,这汉子笑道:“铁柱,半年没见,你这个子又高了。”

        王林眼***现恍惚,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坐回到了椅子上,发起呆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依稀传来四叔的声音。

        “二哥,二嫂,和你们说个事,恒岳派今年收取弟子,我想让铁柱去试试,一旦被收入门下,以后就成了仙人,这可是很难得的机会。”

        “仙……仙人?这……这小崽子能行么?”王林父亲激动起来,但神色却是犹豫不定。

        “仙人收徒,据说有什么考验之类的,让铁柱试试吧。”

        听到这里,王林身子蓦然一震,望着四叔与父亲,眼前再次模糊起来,梦中的一幕幕,好似被一股奇异的力量牵引,出现在了他的脑中。

        他看到了自己走出了山村,考验失败,在亲人的嘲讽中,独自离开了山村,在一处山崖上歇息时,突然身后出现了一头猛虎,扑来之际摔落山崖,被吸入到了一个奇怪的山洞内。

        在那山洞内,他捡起了一个珠子。

        就在他右手碰到那珠子的一刹那,蓦然间他耳边依稀听到了一声惊呼。

        “天……天逆……”

        这声音很熟悉,很熟悉,好似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但任凭王林思索,也想不起到底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个声音。

        但立刻,这惊呼就被惨叫取代,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好似正在承受无法想象的痛苦,那凄惨的叫声弥漫耳边,王林眼前的时间好似正在崩溃,竟然隐隐有七彩之芒出现。

        瞬息间,他眼前一花,好似***控自己记忆的力量出现了紊乱,跳跃过了数年,四周的环境起了剧烈的变化,他正在疾驰的逃遁,山林在眼角迅速闪过,他的速度颇快,一股生死危机弥漫心神。

        “在我藤厉手中,你逃不掉的!”一个阴沉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却是一个青年,目光冷漠,从容的追来。

        在那生死危机中,王林突然脑中再次模糊,耳边隐隐传来的惨叫,越来越清晰,他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就要记起这到底是谁的声音!

        就在这时,他四周的环境顿时又起了变化,此刻的他,身处在一座巨大的山谷内,一股从未有过的悲愤与心神的剧痛,如潮水一般弥漫全身,他仰天怒吼,也无法宣泄心中半点悲哀!

        “藤家之人,但凡我王林有一线生机,终有一日,我要你藤家全族血流成河,染红赵国!!让你藤家满门具灭,不留哪怕一个活口!!!若违此誓,让我王林千刀万剐,不得好死,永沉地狱!”王林好似疯狂,无尽的悲哀将他淹没,他的痛,如钻心!跪在地上,王林眼中流下泪水,他的双目,一片通红,露出一股似乎不属于人可以拥有的疯狂!

        他的头发,一夜白发,他的四周,如入寒冬,一股无法形容的至极之力,在他的体内,诞生了!

        这种力量,不属于凡人,但在这一刻,却是被王林拥有,这,是世间一切杀戮的巅峰,是力量的极限,它的名字,叫做极!

        在这极之力诞生的一刹那,王林耳边那惨叫的声音,再次传来无法置信的震惊!

        “极……竟然是极!!!此人一生到底都经历了什么!竟然出现了极!!天逆在他手中,极之力也在他手中,此人……此人……”那惊慌震撼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到了最后,回荡天地,使得天空崩溃,大地轰然坍塌,一切全部倒卷,七彩之光充斥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