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947章 资格
  • 正文 第947章 资格

    作品:《仙逆

        第947章 资格

        杏花村后数里外,一片草木之中,一个个坟头孤寂的错落,王林的身影,出现在了这里,望着眼前一个个坟头,沉默许久,拍了下储物袋。.org

        一个白玉小瓶出现在了王林手中,拿着此瓶,王林轻叹,喃喃道:“孙泰……你我恩怨已了,昔日曾承诺送你骨灰回到家乡,今日,王某做到了。”

        说着,他手中小瓶自动飞出,落在不远处一片空地,融入土内后,却是有一个土包缓缓堆积而出。

        右手一挥,王林双指虚空刻画,阵阵晶光闪烁下,只见一个墓碑出现在了坟头之上,其上龙飞凤舞写着几个小字。

        “孙泰之墓”

        “我等修道之人,转眼间百年千年流逝,一切亲人却是世世代代所剩无几,即便还有,也是疏远了血脉之感……一旦踏入这修道之路,便是生死莫测,一生注定艰辛。

        走在崎岖仙路,回头时,却是看不清来时的灯火,而前方,同样仙雾弥漫。”

        王林长叹,望着孙泰的坟头,眼中露出感慨。

        “今日,你客死异乡,有我来为你送骨灰回家……若有一日我王林身亡,不知可否有人,能把我只骨灰,送回朱雀……”王林沉默,转身离去。

        “这,便是因果。”王林的脚步没有停顿,随着前行渐渐地消失在了远处。只是那耳边的童谣,却是始终缭绕,在心间久久不散。

        “杏花树,开白花……”

        “修道,修道,凡间之人向往成仙、期望踏入仙途,却不知晓踏入这仙途之辈,又有多少,羡慕凡人平淡的一生。

        又有多少,如孙泰一般客死他乡,骨灰随风而逝,找不到回家的方向……又有多少父母亲人,一直到弥留之际,都见不到自己的孩子回来……只是不知,若能选择,若能从头再来,修道之人是否还会一如既往的迈出那一步……”

        “这童谣,又是多少辈人的辛酸与呼唤,从那童子口中唱出,外人听不懂,可修道之人却是闻之心酸……这童谣的名字,想必应是……不修道……”

        天地间再无王林的身影,他整个人融入虚无,消失了。只是那童谣,那感慨的明悟,却是永恒的留在了这天地中。

        星空下,王林一步一步走向前方,在他的身上,有着很浓的感慨,此行尽管时间短暂,可带给他的却是挥之不去的心绪。

        联盟西部与北部之间,已然成为了罗天修士的缓冲地,在最前方接近当日战场之处,有一颗修真星存在,此星在当日之战下保存还算完整,虽说其上灵气已然不多,但对于烈云子来说,却是没有太过在意。

        烈云子盘膝坐在此星一座山峰之上,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青年,此人一脸阴沉,此刻虽说同样盘膝,但目光却是看向远处,好似在等待着什么。

        若是王林在此,定会认出,这青年正是在那场大战中险些身亡的许霆!

        在烈云子的四周天空,有十三个漂浮着的血球,这十三个血球,正是当日所剩罗浮。

        在这颗修真星上,罗天修士不多,只有寥寥数人,其中以烈云子为尊,他之所以在这里,正是因为配合那十三个罗浮血球,可以成为严防修真联盟再攻的前沿!

        他神识融入十三血球,弥漫之下,可以使得他神识获得无法想象的暴增,如此一来,方圆无数星空下,一切动静均都逃不出他的心神。

        王林的身影在阵阵波纹中走出,来到了这颗修真星外,寻烈云子而来,这正是他二件事情,当日从虚无回来后,在王林临走之前,曾有一道神念传入他耳中,那神念传来者,正是烈云子。

        修真星内,山峰上盘膝的烈云子,缓缓睁开双眼,在其双目睁开的刹那,他身体外的十三个血球,立刻一震,却是有十三只红色的眼睛,在这十三个血球上同时浮现。

        全部盯着一个方向,一股磅礴的威压更是凝聚而出,形成一股可以令星空塌陷的神通之术。

        烈云子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缓缓说道:“你来了。”以他的修为,自然也看出了王林有了一些变化,但却并未追问与点破,他毕竟不如炎雷子,看的,并不透彻。

        许霆眼中寒光一闪,冷哼中毫不掩饰露出杀机,盯着那渐渐露出全部身形的王林。

        在那十三只血眼目光凝聚之处,王林身影出现,他神色如常,仿若对于四周那强大的威压感受不到一般,更是看都不看一眼杀机的许霆,向着烈云子抱拳道:“许木,见过烈云子前辈。”

        烈云子右手一挥,立刻那十三个血球内血眼一闪,纷纷隐匿,奇异之力消失不见。王林神色至始至终都是没有任何变化,向前迈出一步,站在了山峰之上,却是与许霆位置相对。

        “许木!!你……”许霆低喝!

        “聒噪!”王林冷冷的看了许霆一眼,这一眼,却是仿若利剑,直接刺入许霆双目,许霆只感觉脑中轰隆一声,却是立刻面色大变,心神震撼之下竟然全身发软,好似刚才王林的那一句话,蕴含了天地意志,让他全身血液逆转不说,更是体内仙元都要崩溃一般。

        怦怦、怦怦、怦怦……

        在这一瞬间,他耳边一切声音都被隔绝,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在疯狂的加速,更是汗水止不住的留下。

        在他看来,刚才的王林,竟然让他有一种好似面对家族长辈一般,体内升不起半点反坑,更让他恐惧的,则是那一声聒噪内,还有一种比之天威还要浓郁无数倍的强大气息,让他身子颤抖之下,如同站在一个巨人脚下,这巨人的一声大吼,若是意愿所在,可以让他肉身元神以及全身统统崩溃!

        一口鲜血喷出,许霆眼中露出骇然,身子不假思索立刻后退,怔怔的望着王林,脑中一片空白,却是想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烈云子眼中爆出精光,轻咦一声,看向王林的目光,露出凝重。

        王林不去看那许霆,而是向烈云子抱拳,平静的说道:“不知前辈之前唤晚辈来此,有何吩咐。”王林的声音平淡,可烈云子却是更为凝重起来,看向王林的目光,与之前大为不同,再也不似那种看待寻常晚辈一般。

        这正是王林所要的效果,敲山震虎!以他的聪明,如何不知晓烈云子所为何事,当年,他没有与之谈条件的资格,但眼下,他有了!

        “当日封仙之时,老夫给你看了我战家至宝战字帖!曾许诺于你,给你看第二幅!近日把你与许霆叫来,就是为了让你二人,一一观看!”烈云子说着,抬起左手虚空一抓,立刻在其身前呲的一声,却是有一道裂缝凭空出现。

        一道黑芒从那裂缝***出,只见一张黑色的画轴被黑光包裹,从其内飞至烈云子左手之上,静静的漂浮,一动不动。

        “这,就是我战家三幅战字帖中的第二幅!”烈云子左手向前一送,目光如炬,看向王林,眼中有一丝期待。

        王林右手抓着那战字帖画轴,并未打开,而是微微一笑,抬头望着烈云子,沉声道:“烈云子前辈,这第二幅图,晚辈不能白看的!”

        烈云子望着王林,渐渐阴沉下来,但脑中却是回荡刚才王林的那一声低喝,沉吟片刻后,他哈哈一笑,点头道:“好,许木你有胆识!你要什么!说!”

        王林一指天空十三个飘着的血球罗浮,平静的说道:“看第二幅图,晚辈要这一个罗浮!”

        烈云子沉默,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之色,说道:“这,是你可以拥有的法宝么?”

        王林微微一笑,并未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平淡的说道:“晚辈来此之前与师兄有约,数日后他来寻我一同去往一处。”

        烈云子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哈哈一笑,说道:“送你!”说着,他抬起右手虚空一抓,立刻一个血球落下,迅速收缩最终化作拳头般大小,被烈云子一帅,飘向王林。

        王林谨慎的抓住,查看之后放入储物袋内。

        “现在,你可以看了!”烈云子沉声道。

        “既然副品雷仙许霆准备与我一起获得这场造化,还是许霆先看为好,毕竟当初第一幅图,也是许霆先行看的。”王林手中画轴一甩,抛向许霆。

        许霆此刻心神震动尚未恢复,怔怔中下意识抓住画轴,一把打开,在这画轴打开的刹那,一声如同雷鸣般的咆哮,从那画轴内突然吼出。

        却是有一股浓郁之际的战意,崛空而起,向着许霆落下!

        许霆身子一震,只感觉狂风扑面而来,好似在那画轴内封印了一头远古凶兽,此刻解开了封印,这凶兽散发出滔天凶焰,更是蕴含了无数万年的怒火,在这一瞬间,全部宣泄而出,要把自己吞噬一样。

        烈云子神色露出一丝微不可查的紧张,以他的修为,以他的年纪,这种紧张实在是罕见至极,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家族中,这无数年来有多少天资横溢之辈,可以查看第一幅图,但却在看这第二幅图时,甚至尚未完全打开,便被里面那无法想象的战意直接冲击。

        轻者重伤残废,重者……当成形神俱灭而亡!

        最近很多书友被投诉禁言,最短一个月,最长一年,耳根很难过,我知道你们是为了维护仙逆,那些被禁言的书友,耳根都默默的记在心里,不会忘记。有几句心里话想说,凡人是老大哥,***、***、***等等各个方面都远远在仙逆之上,仙逆现在还在成长阶段,耳根只想好好写一本经典出来,大家舒服的看书,看的心情愉悦,才是耳根的本意。

        耳根只是想写一本好书,不希望大家相互攻击,凡人是老大哥,耳根需要学习的地方很多,书友们,不要再争论了,每被禁言一个号,耳根的难过就会加重,如果是因为我争***导致,这各月耳根不争了,不争了……

        大家看的舒心,就是耳根最终的希望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