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826章 (下)
  • 正文 第826章 (下)

    作品:《仙逆

        第826章 (下)

        道境之战,只能以道境对抗,但,真正能把自身之道完整的施展出来者,并不多见,甚至可以说,很少!

        这与修为无关,而是感悟,对于这天地的感悟,对于人生的感悟,对于自己的道的理解!

        姚长东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许木,居然可以施展出道境,他神色阴沉,没有退后,而是盘膝坐下,与王林之间只有不足三丈间隔,闭上双眼,立即一个金光虚影在其头顶散出。.org

        这金光虚影,仙风道骨,更是仙气弥漫,显然,是一个仙人!

        “垂死挣扎,便让你看看,我姚家之人的道!姚家之人,是仙人,我之一族,传承至仙界,是仙人后代,仙人不修意境,但我等后人,却是以荣耀为意境,昔日先祖之荣耀,便是我姚族之道境!”

        姚长东上方的仙人虚影,渐渐凝实,最终更是脱离了姚长东,一步之下走出,迈向王林因果道境所化的圈。

        “我族之人,信奉先祖之荣耀,这世间一切意境,在先祖荣耀之下,却是全部都要碎!”姚长东脸上露出狂热的崇敬,随着他的狂热,那虚幻而出的仙人,更加凝实。

        “昔日荣耀,今日如何,这世间万物,皆为因果,这因,便是仙人的荣耀!”王林神色平静,左手放下,右手抬起。

        “这果,便是仙界崩溃!”王林右手轻轻一握,平静的说道:“你荣耀之人,可还存活,你之道,可能逃出因果?”

        王林身体外的那因果之圈,在这一刻,蓦然间旋转起来,形成一道漩涡,漩涡外,是因,漩涡内,则是果!

        “仙人灭亡,逃不出天道因果,其后人,也无法逃出,你之道境,却是不堪一击!千般仙术,又会如何,荣耀道境,可笑!”王林摇头,他看破了对方之道,以荣耀这种虚幻之物为道,以狂热的崇敬为意境,就算达到了巅峰,也逃不出其先祖的笼罩。

        因果之圈蓦然间飞出,直奔那虚幻的仙人之影而去,在邻近的刹那,停了下来。

        “仙人不修意境,凭着仙力强开天地之力,却是大错!不然仙界如何会崩!以仙帝之强,不修道境,仍然也要指天疯癫而亡,你之先祖,比仙帝又如何?仙帝不修道,便是因,其疯癫而亡,便是果!

        你族仙人身份不如仙帝,修为不比仙帝,神通更是不如仙帝,不修道,强驱天地之力,在天道之下,你先祖灭亡,就是因果!你之荣耀,在我看来,就是一场空!

        人都已被天所灭,何来荣耀!姚长东,你所修意境,所修道念,全部都是一场空!你先祖身亡,你不求如何反抗,反而以荣耀为尊,去修那荣耀道境,不但你所修为空,就连你姚家老祖,也是一场空幻,到了最后,你姚家一族,必然灭亡!”

        姚长东双目怒睁,喷出一大口鲜血,却是心神重创,王林的话语,如同一把把利剑,疯狂的刺入他的心中,让他根本就无法反驳,甚至心中,在听闻了这些话后,居然隐隐的升起了一丝迟疑。

        因果之圈外的仙人虚影,此刻蓦然间模糊起来,好似随时都可以消散。

        “你妄自以荣耀为尊,以荣耀为道境,这荣耀,只不过是你虚幻而生,你可真正见过你先祖之荣耀,你可真正感受先祖之荣耀,凭空所想,这荣耀,就是空!

        你修至窥涅初期,道念上却是根本就没有自身感悟的半点,全部都是虚幻生出,如何与我对抗!我之道念,经历人生剧变,亲人离别之痛,嗜血杀戮之恨,爱人身亡之苦,亡子消怨之惆,明悟生死轮回,知晓世间之事,虽说归去须归,但却要逆天而行,不受命运操控!成就生死轮回大道!

        更是意境变化,感悟出因果之境!

        而你之道境,只不过是虚生荣耀,这荣耀,早就随着你先祖灭亡,随着仙界崩溃,全部都已经烟消云散!!姚长东,你大错!”

        姚长东身子一晃,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面上毫无血色,仿若一个死人,双目更是黯淡,整个人露出迷茫。

        因果之圈外的仙人虚影,更为模糊。

        “你姚家杀我,是为因,而你道念被我因果所破,就是果!你这荣耀道念,在因果之下,还不破!”王林一声大喝,双目露出奇异之光。

        姚长东身子一颤,其上空的仙人虚影,彻彻底底的崩溃,随着仙人的崩溃,四周的一切,再次恢复如常,星空出现,种种的一切,落在姚长东眼中,好似万年时光一晃而过。

        王林的因果道念,也随之消散,他眉心之上的半片纸符,却是随着道念之战,崩溃了,体内元力瞬间运转,他整个人一跃而出。

        此刻,他身边的蝴蝶,却是轻轻的扇了一下翅膀,姚长东身子砰的一下,崩溃,化作一片血肉,就连其储物袋,也在这破坏规则的力量下,崩溃。

        他整个人,在这世间的半点痕迹,都不存在了。

        王林元力恢复之际,却是面色苍白,喷出一口鲜血,道念之战,太过凶险,他不到万不得已,实在不愿用处。

        荣耀道念,绝不是他之前虽说的那般脆弱,只能说,是这姚长东道心不稳,没经历过人生百态,就如同温室的花朵,无法面临真正的风雨考验。

        与此相比,联盟星域的那些同等程度的修士,就要比罗天星域之人,强上太多,毕竟,在联盟星域内,一切,都要依靠自己!

        师门算得了什么,根本就不能保护自己,一切的一切,稍有不慎,便会身亡!弱肉强食,杀戮之下就是天定的法则!这些罗天星域的家族修士们,除了有限之人,绝大部分,根本就无法想象联盟星域的黑暗。

        若是把他们放到了联盟星域,这些人,很难生存!除非是修为太高,可以不屑一切规则。

        深吸口气,王林把法宝收起,塔山更是化作虚影融入其身后,拖着虚弱的身子,但王林的双目,却是杀机更浓。

        “姚家,要杀我王林,你们要付出代价!”

        带着凌厉的寒光,王林向前一踏,波纹撒开之中,他融入天地之中,消失无影。

        但,就在其消失的瞬间,旁边星空中立刻出现波纹,一个身穿白衣的冰冷女子,一步走出,此女相貌之美,堪称绝佳,尤其是那一脸的冰冷之色,更是可以让所有望之者,在退缩的同时,怦然心动。

        此女秀眉微皱,一步之间,身影消失,融入虚无,向着王林遁走方向,追去!

        此时此刻,在罗天东域内,一处血红色的星球上,有一处巨大的祠堂,一个带着凌厉杀气的姚字,被刻在了祠堂旁的一桩十丈高的巨木上。

        祠堂内,盘膝坐着一个老者,此人眉毛弯曲垂下,成赤色。

        在他的身后,则是一个个灵牌摆放,每一个上面,都有浓郁的元力散出。就在这时,突然其中最下边的一个灵牌,咔的一声,裂开了一道缝隙,这牌位,一分为二!

        老者缓缓地睁开双目,看了一眼碎裂的灵牌,喃喃自语道:“终于死了一个……来自联盟星域的王林,老夫想要看看,你到底,能杀几个!可不要让老夫血神子失望!”老者眼中露出一丝阴森之光。

        他抬起右手,一指之下,立刻那碎裂的令牌内飘出一股白气,被老者大修一卷,落入袖子内。

        “继续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