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770、771章 姚家!
  • 正文 第770、771章 姚家!

    作品:《仙逆

        第770、771章 姚家!

        虚无中,王林速度随着他不断地熟悉自己阳实境界,变的越来越快,体内元力浑厚,运转之下更是让他有些轻微的不适,往往踏步间,更是有元力自行流动,使得一步之下,就如同是破碎了虚空一般。.org

        这与他之前相比,差异太大,此刻的王林,就仿佛是身子有些无法协调般,有些轻微的晃动。

        甚至他隐约中有一种感觉,好似自己,与这天地融为了一体,心中所想,便可达到似的。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到了最后,在王林心中甚至升起一股跃跃欲试的冲动,他目光一闪,望着前方无尽的虚无,体内的冲动达到了巅峰,仿佛真正的要与这天地融合。

        如同这天地之中的虚无,就是他的身体一般,这种感觉有些荒谬,以王林的冷静,理智上告诉他,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身体乃至元神中传来的感觉,却又那么的真实。

        目光闪烁,王林沉默片刻,索性放开理智,闭上了双眼,凭着身体与元神的感觉,身子向前一踏!

        这一踏之下,立刻四周天地虚无蓦然一震,如同这虚无在这一刻化成了一片静止的池水,而王林的脚步踏在了水面上一般,一道道无形的波纹在王林右脚踏下的瞬间向四周迅速回荡。

        与此同时,王林体内的元力在刹那间运转,弥漫全身之时更是与这四周天地融合,形成了一种奇异的联系。

        就在这时,王林的身子,消失了。

        有一种神通,高于元婴时的瞬移,超过了问鼎时的挪移,甚至比之以无数个挪移同时施展而成的大挪移还要快上三分!

        这种神通,叫做缩地成寸!

        这是上古练气士体内之气化成元神后,才可以具备的神通,在目前的修真界,也只有真正的踏入第二步的修士,修为达到了窥涅期后,才可以感应到,并且施展而出的元力神通!

        并不是每一个第二步修士都可以感受到这神通,此与天资无关,而是对于元力的感应。

        在王林消失之处的无数里外,虚无中血祖正急速逃遁,他修为降低至阳实,很多神通却是无法施展,再加上此刻只有受损的元神,在这虚无中,更是虚弱。

        “王林,待老夫恢复后,誓必杀你!!”血祖之速,极快,如同一道残影,在这虚无中逃遁,许久之后,他松了口气,暗道:“那王林小儿应该是追不上了,眼下需要尽快找个人夺舍,以秘法修炼,争取尽快先恢复到窥涅期。”

        沉吟片刻,血祖打定主意,但就在这时,他忽然神色大变,毫不犹豫的立刻再次急速逃遁,只见在他身后百丈外,虚无中一片波纹闪烁,王林的身影,直接踏步而出。

        王林的右脚落下,睁开了双眼,远处血祖,却是险些魂飞魄散,内心震惊的几乎骇然。

        “缩地成寸!!此人尚未达到了窥涅,如何会施展这种专属于第二步修士的大神通之术!!不可能!”血祖内心苦涩,急速逃遁。

        “都说那种可以在阴阳虚实境界内瞬间迈过之人,日后的成就往往都是第二步的巅峰,此言莫非是真……”血祖心底极为骇然,他修为即便是没有降低之前,对于这无法学习,只能感受的缩地成寸神通,也并非完全掌握,只是摸到了皮毛。

        据他所知,这缩地成寸的神通,即便是凌天候,也似乎并没有彻底明悟,此神通,在他们之辈人眼中,被誉为是无限接近第三步的大神通之术!

        血祖内心第一次,对这王林,产生了一丝恐惧,这种恐惧,来源于他的亲眼所见。他亲眼见证了王林的脱变,见证了王林从一个问鼎圆满的第一步修士,达到了如今的程度!

        “这王林小儿一定是侥幸而为,没错,一定是侥幸的施展出了这缩地成寸!”血祖内心极为苦涩,头也不回迅速逃遁。

        王林双目在睁开的一刻,露出清明,他一直到现在,仍然还是有些摸不清头绪,在他感觉,刚才的一切,好似就是抬起右脚,然后落下这一过程。

        但在这一过程中,却好似踏入了岁月之川,一切的一切在眼前一晃而过,脚步落下时,就站在了这里,而前方,正是他心中所想,准备追击的血祖。

        “我的神识,根本就没有把他锁定……只是心中有了杀机的想法,居然奇异的就横渡无数距离,来到了这里。”

        盯着前方血祖远远消失的身影,王林没有急于去追,而是沉默片刻,感受着之前那种种的变化,与追杀血祖相比,王林清楚的判断出,自己现在的这种感受,更为珍贵。

        时间好似过得极为缓慢,又仿佛瞬间便流逝,半柱香后,王林眼中露出明悟之色,他低头看了一眼虚空,抬起右脚,尝试着向前一迈。

        一步之下,波纹再起,只不过他的身子,却仍然还在原地,那种好似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感觉,却是没有出现。

        王林眉头皱起,看了一眼血祖消失的方向,迈起步伐,一步一步追去,追击血祖,只不过是目的之一,此刻王林的心中,更重要的刚才的那种融入天地之间的感觉,王林回想刚才,可谓怦然心动。

        “那种神通,若是可以完全的掌握,岂不是……天地之间,化作无形!”王林眼露奇异之芒,一步一步迈去。

        许久之后,他脚步越来越快,到了最终,整个人几乎化作流光,一闪而逝。

        渐渐的,那种融入天地之间的感觉,再次浮现王林的心中,他压住激动,静静的体会,只不过这感觉却是极为飘渺,并非可以完全掌握。

        眼看这种与天地融合的感觉有了消散的迹象,王林暗叹,心中浮现血祖,其整个人一步之下,便消失了。

        逃遁中的血祖,内心升起忐忑不安,这种感觉,即便是他面对姚家老祖血神子时,也不曾这么强烈。

        就在这时,忽然他神色大变,不假思索迅速后退,但刹那间,一道鞭影出现在了虚无,向着血祖狠狠地一抽。

        “啪”的一声,血祖双手掐诀打出一道血光,与那鞭影碰撞,身子再次后退。

        只见在那鞭影之后,虚无中波纹四起,王林一步,便迈了出来。

        血祖心神大震,眼前的一幕,崩溃了他心中之前的猜测,连续两次施展出这缩地成寸的大神通,在他看来,实在不能再以侥幸二字来自欺欺人。

        王林现身后,身子向前一晃,右手指天,刹那间,一道黄泉蓦然铺展天地,黄泉内怨气浓郁,形成一片尖锐的呼啸之声,回荡四周。

        这黄泉,与之前有所不同,此刻的黄泉内,散发出浓郁的天地元力,显然,随着王林修为的提高,就连其神通,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元力,黄泉!”王林冰冷的望着血祖,口中轻吐。

        刹那间,黄泉一震,原本只是铺展天际的它,在下一刻,无限的扩散,仿佛取代了天地,四周的一切,全部都成为了黄泉之物,包括王林,包括血祖。

        磅礴的天地元力纵横,那无数的怨气形成的怨魂,更是凝聚而出,从四面八方不断地冲向血祖。

        血祖神色极为阴沉,他此刻是元神之体,本就虚弱不堪,在这黄泉内更是如此,但血祖就是血祖,即便是到了现在,王林想要杀他,却是仍然艰难。

        尽管身在这无尽的黄泉内,但他却脸上厉色一闪,双手掐诀之下,全身红芒立刻刺目,一股强大的威压自其身上展现而出。

        “血化!”血祖全身一震蠕动,居然在刹那间,整个元神化作了一个巨大的血爪,直奔王林而去。

        一抓之下,立刻五道裂缝如同狂龙,带着撕裂的声音冲向王林,在其来临的瞬间,王林右手抬起,体内元力纵横,向前一拍,但听轰的一声,王林身子后退,离开了黄泉之内,口中低喝:“凝聚泉魂!”

        黄泉内那无数的怨气凝聚,在刹那间便被元力冲入,使得其更为凌厉,居然在这黄泉内,化作了无数个姚惜雪的样子,冲向血祖。

        血祖悲鸣一声,转身血爪向后一抓,好似要把这黄泉撕裂,至于那些化作姚惜雪的怨魂,他尽管知道是假,但仍然不愿出手。

        撕裂之下,黄泉却是硬生生被他撕开了一道缺口,他身子一冲,直奔那缺口而去,此刻,无数的怨气化作的姚惜雪,不断地阻拦。

        血祖一声悲呼,脸露果断,血爪在身体外一扫,便有无数化作姚惜雪的怨气崩溃,那一声声极为真实的凄惨之声,落在血祖耳中,却是让他本就受损的心神,为之颤抖。

        黄泉在血祖的撕裂下,终于崩溃,那缺口不断地变大,最终血祖带着无法言语的恨,冲了出去。

        “王林,老夫与你势不两立!!!”冲出之后,血祖神虽凌厉,但心,却是疲惫不堪,耳边那一声声姚惜雪的凄惨之声,不断地回荡,好似永久也不会消散。

        在其冲出的一刹那,王林却是来到了身前,手中尊魂幡化作一片黑云,弥漫之下立即便把冲出的血祖笼罩。

        因果昆极鞭更是融入黑雾内,啪啪之声不绝入耳。

        “收!”王林低喝,所有的黑雾,疯狂的收缩,但其内的血祖,却仍然在不断地反坑,到了此时,他,仍然还是高傲的血祖!

        反抗之下,黑雾不断地从收缩状态回到散发,如此周而复始,更是有了崩溃的迹象。王林眼中寒芒一闪,张口便喷出一口元力。

        这元力融入黑雾中,立刻使得黑雾仿佛拥有了莫大的力量,疯狂的收缩,但,其内来自血祖的反抗,也在这一刻无限的增大。

        阵阵砰砰之声起伏,黑雾居然开始了崩溃,其内血祖的咆哮,闷闷的传来,落在王林耳中,却是如若奔雷。

        “想封老夫,你王林小儿,还不够资格!!”血祖的咆哮传出,黑雾再次崩溃,原本浓郁的雾气,此刻居然迅速的稀薄,眼看就要彻底消失。

        一旦这黑雾消失,就表示这尊魂幡,毁!

        “三主魂,现!”王林大喝,立刻雾气内,包括麒麟魂、第四魂在内的三大主魂立刻凝聚,疯狂的向着血祖元神展开了进攻。

        透过雾气,可以看到麒麟魂身子化作黑烟弥漫血祖元神,在其头顶化作麒麟大口,咬住不放。第四魂更是带着尖啸,不断在血祖元神内外穿梭,每一次穿透都会带出大量的元神之气。

        还有那最后一魂化作的人影,更是化作无数黑气环绕血祖四肢,使得其行动缓慢。

        血祖脸上露出狰狞,全身红芒一闪,一段复杂的咒语,从其口中传出,在这咒语之下,其身上的红芒疯狂的浓郁,甚至渐渐的使弥漫四周的黑雾透出了紫色!

        “血神崩!!”一声低吼自血祖口中传出,其身体外的红芒,已然接近妖异,他的元神,在刹那间传出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疯狂的散开,其头顶的麒麟魂,立刻惨哼一声,在这力量的冲击下,整个身子飞快的消散,骇然之中麒麟魂立刻退后,松开了口。

        血祖四周环绕的主魂,更是寸寸崩溃,迅速消散退后,甚至那穿透其身子的第四魂化作的主魂,也是被松开了手脚的血祖一把抓住,狠狠地一捏,第四魂立刻出现裂缝,化作黑气融入雾中。

        “王林小儿!!”血祖双目通红,双手在身前一撕,立刻便把弥漫四周的黑雾撕开缺口,一步之下便要踏出。

        王林至始至终目光冷静,在那血祖准备踏出的瞬间,他张口吐出一道黄光,此光内,有一个沙粒。

        此沙粒一现,立刻便有一股庞大的威严笼罩,刹那间,这沙粒迅速变大,转眼中居然化作了百丈大小,如同一座山,更像是一个印!

        以仙界碎片为本体,受天劫炼化,在天地烘炉内成宝,这,就是此物!

        它一出现,便立刻带着庞大的仙力,向着血祖压下!

        血祖的身子,立刻传来砰砰的声音,其身上的血光都在这一刻有些不稳,踏出的脚步,居然生生的退了回来。

        百丈碎片化作的大印,降临,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血祖厉啸中,整个人冲起,但瞬间,便在轰隆隆的巨响中,被这大印生生的压在了下面。

        大印抬起,血祖神色更为虚弱,但狰狞扔在,全身血光闪烁,就在这时,因果昆极鞭出现,蓦然间抽去。

        啪的一声,血祖身子更为涣然,他正要反抗,大印再次落下,轰隆巨响,血祖整个元神,几乎就要崩溃。

        他惨笑一声,眼中露出疯狂,就在这一刹那,王林的声音传来。

        “血祖,王某不杀你,给你与姚惜雪再次相见的可能!你若自爆,此生,再也看不到姚惜雪!”王林的声音冰冷。

        血祖沉默,眼中的疯狂缓缓消散。王林目光一闪,立刻双手掐诀,口中喝道:“收!”

        四周的黑雾瞬间涌上,弥漫血祖身体外,因果昆极鞭更是一晃之下,如同游蛇,环绕血祖身边,受损的三大主魂在这一刻也再次冲出,疯狂的吞噬。

        碎片大印飘在上空,虽没再次压下,但那威压却是笼罩,在其压力下,黑雾收缩之速更为迅猛,几乎刹那间,便收缩成球,化作一杆三丈大幡,被王林一把抓在了手中。

        十丈幡布散开,其上彻底改变,尊魂幡,原本是一片黑色没有半点画面的幡布,而现在,其上却是有了画面。

        血祖的身影,栩栩如生,在其身体外,昆极鞭成锁,三大主魂狰狞环绕。血祖的表情,透出一股浓浓的悲愤与不甘。

        就这样的,幡布画面定型。

        望着尊魂幡,王林沉默,他此刻没有战胜了血祖的得意,反倒是心中有些惆怅。

        战血祖,他可谓是费尽周折,绝非表面那般冷静。其间多次生死危机,稍有不慎,怕是立刻身亡,此战的凶险,不弱于当初在望月下逃遁之时,甚至比之望月之行,还要危机三分。

        毕竟,望月之智,极为有限。

        “你我之间没有深仇大恨,若是当初你带着姚惜雪而走,怎会弄到如此下场……”王林轻叹。

        不到万不得已,莫非他王林疯了,愿意招惹血祖不成,这一切,王林很是无奈,他若想生,就必须反抗,若想继续存,就必须杀了那发誓要灭他的血祖。

        姚惜雪是血祖的破绽,为了封印血祖,王林必须要以此制胜!在生存面前,没有卑鄙这两个字!

        “血祖,王某敬你身为人父的父爱,王某也有一子,若是有人对子女不利,那种愤怒的心态,王某知道……只是,你可给过我一个解释的机会?你女儿姚惜雪在我这里,我王林自问没有动其分毫,当年若不是你女姚惜雪算计我在前,我岂能明知血祖神通,仍然招惹?”王林望着尊魂幡,沉声道。

        他知道,血祖,可以听见!

        “莫非你女姚惜雪可以算计我,而我王林却不能反坑!你虽爱女,但却不知晓是非,不去想前因,虽有对子女之爱,但这爱,却是溺爱!

        王某给过你机会,但你血祖前辈却是抱着杀王某的念头,你之做法,在王某看来,与姚惜雪,没有区别,子不教,父之过,此言王林千年前便懂,而你血祖,到了今日,也还是不懂!”王林抬头,目光落在远处,收起尊魂幡,不去考虑那血祖是否明白。

        他只需问心无愧,便足矣!

        右手抬起,虚空按向化作大印的仙界碎片,黄光闪烁中,这碎片缩小,最终成为一粒沙土,被王林吞入口中。

        他拍了下衣衫,好似要把这连日来的阴沉扫去,身子一晃,化作一道长虹,直奔远去飞去。

        “在这雷之仙界内,必须要尽可能的让自己强大起来,我的神通,还是差了很多,之前修为不够,在这雷之仙界没有资格获得仙术,但现在,以我的修为,却是可以参与一处处仙人洞府的抢夺。

        我的目标,便是仙术!!婉儿,不要着急,东临星,我一定要去!但凡有一丝让你苏醒的可能,我王林,便会拼尽一切去争取!”

        王林右手放在眉心,修为的提升,使得他对于让李慕婉苏醒的把握,更大了一分!他来这罗天星域,除了躲避那些老怪外,更重要的一点,便是复活李慕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