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765章 血星
  • 正文 第765章 血星

    作品:《仙逆

        第765章 血星

        血星,一颗充满了血光的星球,它所在的位置,不属于天运星的势力范围内,而是在边缘,距离天运星,有些遥远。.org

        实际上凡是有能力独自占据一颗修真星作为洞府的大神通修士,都不会选择彼此相互太近,即便是那种至交好友也是如此。

        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是这些修炼了多年的老怪,更是深刻的知晓这一点的重要。

        同样的,有资格开辟一颗修真星为洞府的修士,自然不需要天运星的庇护,如此一来,在选择洞府上,多是寻找一些较为偏僻之处。

        而且最重要的一个选择洞府修真星的依据,便是所在位置,绝不可能在别人神识范围内,否则的话,一举一动都可以被人察觉,没有人,会选择这样的地方。

        血祖,本就是一个拥有秘密的修士,在洞府的选择上,更是谨慎。

        在天运子当年给予的星图上,血星所在,极为偏僻,四周没有任何大神通修士的修真星存在。

        这,也是王林本尊出手的原因之一。

        带着一条长长地碎石河,本尊一脸冰冷,速度极快,向着血星而去。这星空太大,联盟星域更好似没有尽头,本尊的体型与其相比较,实在是微不足道。

        一路上本尊没有停顿,带着浓浓的杀机与冰冷的气息,夹杂着无数碎石组成的长河,直奔血星。

        时间一晃便是数月,其间倒也遇到了一些修士,但这些修士往往一看到本尊,便立刻一怔,没有轻举妄动。

        他们不认识古神,甚至可以说,在四大星域内,真正认识古神的修士,实在是太少太少,甚至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在一些古籍上了解丁点罢了。

        更何况,那些古籍上所记录的古神,往往都是六星以上的成年体,其堪比一颗修真星甚至更大的身子,是古神独特的标志。

        四星古神,实际上来说,其身上的古神气息并不明显,修士中,除非是当年曾亲自见过古神者,否则的话,不可能联想到那已然灭绝了无数万年的古神。

        这,也是本尊选择现身的原因之一。

        这种种的原因,实际上只是客观存在,而真正让王林本尊选择出手的,还是他性格之中的逆!这一次分身的昏迷,极为严重,甚至与本尊之间那切不断的联系,此刻也变的若有若无,仿佛随时都可以断掉。

        一旦断了联系,就表示着分身,死亡!

        本尊心中涌现强烈的杀机,这么多年修炼出来的分身,实际上在他的灵魂中,已经没有了主次,分身是他,本尊也是他。

        分身死亡,就等于他被人杀了一次!

        若是在这种时候,本尊仍然选择龟缩一地,想着隐匿下来,等日后修为提高再出现的话,他,就不是王林了。

        有些事情,是不能去考虑后果,也要去做的!

        “不要说发现古神的几率微不可查,即便是真的发现了,又如何!!”本尊双眼露出冰冷寒芒,速度更快。

        在传承古神的记忆中,尽管很多攻击的神通无法使用,但关于保命的神通,却是有一些,王林在达到现在的半四星后,却是可以施展。

        其中最有效的一个神通,便是古神一族对于幼体的保护神通,化灵!

        融入一颗星球内,不吸收其灵力,而是把整个身子化作灵气,进入到一种沉睡状态,如此,除非是遇到与古神同等层次的存在,否则的话,无人可以看出。

        这,便是古神的神通,比之修士,在层次上便高出很多。

        “唯一需要顾虑的,便是拓森!不过此人若是脱困而出,以其八星古神的身躯,怕是刚一出现,便立刻会被那些大神通修士认出,如此一来,即便是在这联盟星域引起浩劫,又与我何干!!我王林,不是圣人!”本尊眼中冰冷更浓。

        血星之上,有着众多的血奴,这些人都是血祖操控,他们的元神之中有着血祖的烙印,血祖生,他们生,血祖死,他们死。

        其中绝大部分,都是血祖从四周的一些修真国内强行抓回,夺其自由,使其为自己服务,更有一些,是他搜集的一些有天资的少年,以血丹饲养,炼成血卫,守护血星。

        血祖此人,天性薄凉,唯独对其女,才会罕见的露出身为人父的慈祥。

        可以说,这整个血星,除了血祖与其女儿外,一切生灵,全部都是他们的奴仆,生死只在一念间。

        紫芯坐在血阁外一处祭坛上,脸上露出焦虑之色,时而回头看向身后的血阁,此地,是血祖的禁地,连她在内,均都不得入内。

        此时,数道血光从远处天空迅速飞来,在紫芯前方化作四个老者,这四人身上有元力波动,显然都是踏入第二步的大神通修士。

        “主母,又有一批血奴身亡……”其中一个老者,低头沉声道。

        紫芯咬着下唇,沉默不语。

        这几个月来,血星上大批大批的血奴与血卫莫名其妙的爆体而亡,时至今日,已经有超过了七成的死亡。

        这种事情,让紫芯心中充满了彷徨。唯一的解释,便是血祖,出了问题!

        “主母,血祖大人,到底去了哪里?”另外一个老者,抬起头,盯着紫芯,缓缓说道。

        “放肆,此话是你应该问的么!”紫芯目光一寒,冷冷的说道,内心却是更为彷徨,在这之前,这些人绝不会如此说话,此刻在所有人心中甚至包裹她自己,都在怀疑,血祖,是不是正在死亡……

        那老者冷笑,转身踏步而走,他现在心情极为恶劣,同时也有一丝解脱,他的身上,同样也有血祖的烙印,但此刻这已经不再重要。

        “老夫自六千年前被血祖强行烙下封印,时至今日,若无血祖之令,不敢踏出这血星半步,眼下,这血祖显然出了变故,老夫……在这里也是等死,但死,也要死在我的家乡!”老者眼中露出悲哀,踏着虚空,直奔天空而去。

        紫芯身前的三个老者,纷纷抬头,看着昔日的同伴,身影渐渐冲入天际,沉默片刻,这三人相互看了看,没有继续说话,而是化作三道长虹,直奔天际而去。

        “你们好大的胆子,就不怕血祖回……”紫芯眼中寒光闪烁,站起身子,厉声喝道。

        只是,还没等其说完,其中一个老者在半空中低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说道:“聒噪!你只不过血祖的一个玩物,莫非真把自己当成主母,我等修士躬身对你,是因为血祖,若无血祖,你,算什么东西!!老夫在这血星近万年,如你这般的女娃,见过不下数十!”

        留下这句话,此人冲入天际,消失不见。

        紫芯身子一颤,沉默起来。

        四个红袍老者飞至天际时,血星上并未死亡的血奴,纷纷抬头,眼中露出挣扎。也不知谁先飞起,片刻间,几乎所有的血奴全部一一飞出。

        紫芯望着这一切,眼中露出果断,她回身看向那血阁,一动之下来到了血阁前,回想血祖开启此阁时的手法,踌躇片刻,银牙一咬。

        就在这时,忽然整个天空蓦然一暗,一股浓郁的威压,瞬间弥漫整个血星,紫芯一怔,抬头时,却是面色刹那苍白无血。

        “这……这是什么……”

        在星空中,那最先飞出的四个红袍老者,彼此一抱拳,不需要说话,都可以看出对方眼中的决断,正要彼此分开之时,忽然一个个似有所察,目光全部落在了远处星空。

        只见星空中,一条由碎石组成的长河,呼啸而来,在那长河之上,站着一个百丈大小的巨人,此人双眼冰冷,带着浓郁的杀机。

        四个红袍老者目光一凝,彼此迅速看了眼,立刻化作四道长虹从不同的方向飞走,丝毫不去理会那巨人为何而来。

        “血祖,你也有今天!!”四个老者心中,几乎同时浮现出类似的话语。

        在这四个老者身后,则是大量的血奴,一个个冲入星空,看到本尊后立刻一怔,但却没有一个选择为血星而战,纷纷带着快意的冷笑,彼此散开。

        甚至还有一些没有散出太远,而是遥遥的看向血星,准备亲眼目睹一下,血星的灭亡。

        对于这些血奴,以王林的睿智,自然一眼就看出了端倪,他没有去阻止,而是带着大量的碎石,迅速的冲向血星。

        在距离血星极近之时,王林身子从碎石上升起,庞大的双臂一抓之下,分别抓住两个百丈大石,向着血星疯狂的砸去。

        轰隆隆的呼啸之声回荡,那两个碎石就仿佛两道流星,直奔血星而去,在碰撞此星的刹那,一道血色光幕突然出现,把这两个大石击碎。

        王林眼中冰冷之色更浓,他双臂挥舞,没有任何停顿,一颗接着一颗的大石在他强大的臂力下,疯狂的一一砸向血星。

        到了最后,王林甚至一跃而去,伸开双臂,以体内灵力牵引所有的碎石,如长河般迅猛的冲向血星。

        无数的碎石,轰隆隆之际砸去,那血幕虽强,但没有了血祖操控,却是有限,尤其是面临王林这个幼年古神那庞大的力量,半柱香后,血幕崩溃。

        大量的碎石轰隆降临,落在了血星上,每一次落下,这星球便会一颤,一股肉眼可见的环形波纹立刻出现,向着四面八方波及。

        紫芯面色苍白,地面的颤抖以及那毁灭般的力量,让她心神剧震,她亲眼看到一颗颗巨大的碎石从天而降,每一次落下,地面都会剧烈的颤抖。

        她想象不出,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什么样的神通才可以做到这一点。

        “太可怕了……”紫芯咬着牙齿,心底的恐惧如潮水般倒卷,她望了一眼前方的血阁,双手掐诀,模仿血祖打出一个个烙印。

        她在血星的这几年,暗中留意血祖每次开启这血阁前的手印,已然牢牢地记在了心中,更是在血祖不再的时候,暗中尝试,只不过却不敢以这血阁为目标。

        眼下血祖显然已经濒死,血星更是大乱,还有外敌侵袭,她却是没了顾忌,其双手印决越来越快,不断的打出之下,前方的血阁内红芒大闪,隐约间露出了一个红光通道,紫芯眼中露出兴奋。

        就在这时,天空忽然之间又一次暗了下来,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阴影,紫芯一怔,下意识的抬头看去,这一眼之下,却是立刻呆住了。

        天空之上,一个百丈巨人,踏着虚空而来,其冰冷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了紫芯身上。

        紫芯身子颤抖,她看到在那巨人的身后,还有数颗百丈大小的碎石呼啸,直奔大地而来,浓浓的恐惧立刻在她心中涌现。

        她立刻低头看向血阁,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直奔那血阁内出现的通道而去,只是,就在其身子踏入那通道的一刹那,立刻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她口中传出。

        通道内的红芒落在她身上,她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一股青烟冒起,就连她的元神,都为之崩溃。

        在王林的目中中,此女身子全部化作青烟,迅速被吸入血阁通道内。

        王林冷冷的看着地面上那血阁,大手一抓,连同那血阁在内百丈地面,被他生生的抓起,一拽之下,从这大地拽出。

        此刻天空中降临的碎石不断地落下,整个血星成为了一片残骸。王林一只手抓着血阁,一只手握拳,疯狂的落在大地。

        轰隆隆的巨响中,这血星越加的不稳,层层波纹散开中,仿佛一切都化为了飞灰,片刻后,王林身子一踏,在这血星震动中,整个人冲出,飞向天际,远远地消失在了星空。

        四周观望这一切的血奴与血卫,没有任何人阻止,相反,更多的却是向着王林消失的方向,抱拳相送。

        在王林走后不久,这些人眼中有片刻的茫然,好似心神中的无形枷锁被解开一般,纷纷散去,各自回那多年没有踏及的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