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753章 没有答案
  • 正文 第753章 没有答案

    作品:《仙逆

        第753章 没有答案

        石像之上的红焰,在李元回头的瞬间,全部被石像吸收,其上裂缝,越来越多,一道道红芒自那些裂缝内散出,这红芒内,带着一股血腥的味道,显然是之前葛虹之血。.org

        这些红芒内仿佛蕴含了强大的气息,散出之际向着前方铺展开来的画轴凝聚,只是,在那石像的双眼下,此刻,却是同样有众多的裂缝出现,那红芒透出时,远远看去,仿若有一种错觉。

        似乎……这仙人石像,留下了两行血泪……

        “我……我错了么……”李元怔怔的望着石像,喃喃自语,眼中露出迷茫。

        王林目中冰冷,这李元本身并不可怕,只有问鼎大圆满的修士,王林战之容易,但在这李元体内,却是有一股极强的气息,这气息来自其奴印!

        因为这气息的存在,才使得此人身上总是给人一种神秘感。

        这气息,王林很是忌惮,他第一次发现这气息存在是当这李元在石像下道出因果时,那突然出现的抽搐,那短短的瞬间,便全身湿透的一幕,落在王林眼中,却是意义大不一样。

        在那个时候,他只是把此事记在了心中,一直到葛虹死前的目光落在了石像之时,王林立刻脑中如电光划过,一下子便有了明悟。

        葛家,是那仙人之后!至于李家,或许真的是无辜,因为其先祖的一次冒失,使得整个家族衰败,成为了世世代代的奴仆,贡献寿元与修为,缓缓地使得那不灭的仙魂,慢慢的恢复。

        李家之人或许真的想要反抗过,但显然,每一次,都是失败,一直到数万年前的那位李家先祖,此人给了李家希望,但奴印经过了数万年的积累,在滋养其主的同时,隐藏在其内的仆魂,同样苏醒,这便有了那李家天资绝伦之人。

        于是,明里解开李家奴印,实际上,则是复活其主。

        那一次的失败,王林之前真的以为,是葛家之人上出现了变故,但一直到了最后,他分析为何这李元一定要找上自己时,却有了不同的猜测。

        按说对方准备应该很是充足,也不可能算计到进入雷之仙界后会遇到自己,这一切,在王林看到了那石像与想明白了李家、葛家之间因果后,却是恍然明悟。

        因为对方看到了他与阴虚修士一战时,使用出的因果之鞭,所以,这李元才会选择了自己。

        因果之鞭,抽的,就是因果!

        数万年前第一次轮回之身的失败,其因不再他,不再法器,不再葛家,而是那仙人石像的不愿,他不愿意以这种方式复活,以断绝血脉的代价,复活被封印的魂,这,便是果。

        可以想象,复活仙人,绝非葛虹一人血脉就足够,恐怕此时此刻,在雷之仙界外的葛家,也正在进行着某种以死亡为代价的祭献。

        这因,就是那仙人石像的复活,这果,抽去的,便是其魂内那抵抗的不愿。

        仙人之魂,岂能那么简单,以因果之鞭抽之,怕是连同王林自身,也会陷入其内,生死未知。

        若此事没有自己出现,那李元,有了第一次失败的准备,定然也有方法,只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能否成功,所以此人之前说,他有七成把握,而有了因果之鞭,则是九成。

        王林大胆的猜测,这李元的储物袋内,说不定,也有一件类似因果意境法器的宝物!

        这也解释了,为何葛家自数万年前失败后,不知以各种方法仍然保留了三件法器,并且没有丝毫的隐藏这个消息,而是换了一种说法,使得全族之人都知晓。

        他们的目的,便是等待,等待李家奴印仆魂的第二次轮回。

        所以,李元去了葛家之后,才会如此顺利,只是,王林又想起了这一路上李元对待葛虹的种种,前后之事多次给他一种好似换了个人的感觉。

        结合石像下李元道出因果时的异变,他更加证实的自己的猜测,真正的李元之魂,并没有消亡,依然存在。

        李元的体内,准确的说,只有一个魂,只不过这魂内,却是有两种意念,一种是真正的李元,而另外一种,则是奴印内的残魂。

        相互冲突之下,使得李家的禁制,没有发挥出其该有的全部威力,所以,每次这李元施展禁制,都会有些崩溃,梅花十八禁如此,破灭禁化作的黑线也是如此。

        明悟了这一切,王林身在山河内,盯着一脸茫然的李元,没有说话。

        他觉得这李元,有些可怜。

        他,是一个忠仆,为了让主人复活,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就如同在那通过石像手印中虚幻的画面里,主人身亡,站在剑尖之上的仆从,回头时那悲伤茫然的双眼。

        剑柄之上的主人,已经不再,这世间,仿佛只剩下他,站在那剑尖……

        无数年的等待,两次轮回之身的祭献,可最终,还是逃不出因果。

        李元怔怔的望着石像,跪在了地上。

        “主人……我……我真的错了么……”

        此刻的石像,其上的裂缝越来越多,密密麻麻之下,上面的红芒更是浓郁至极,辉映之下,其眼下的血光,也浓了起来,相互凝聚在一起,如同真的血泪。

        “为什么你不愿意苏醒……我只是想,剑柄之上不再空,主人永远可以站在其上,我站在剑尖,为您征战天地……”李元喃喃自语,眼中露出一股化不开的悲伤。

        王林站在山水之中,默默的望着眼前的一幕,他与这李元,没有生死之仇,此刻暗叹,收起了因果之鞭。

        “因其极端的偏执,造成深深的迷失,此人信念在数万年前第一次失败后,便已经有了不稳,眼下这第二次,破损的信念,已然坍塌。”

        石像之上的裂纹,越来越多,甚至连那石剑,连同剑尖之上仆从的石像,也全部如若龟裂,阵阵红芒从其内透出,远远看去,映照了半个天空成为一片霞光。

        石像红光之浓,不断地闪烁,到了最后,只见那石像的光芒,缓缓地延伸,被飘在其前方铺展开来的画轴吸收。

        开始时,画轴吸入的红芒并不多,但随着其吸收,越来越多的红光从石像内透出,不断地融入画轴内。

        到了最后,那红光几乎连成了一片,迅速的涌入画轴中,刺眼的红芒闪烁不断,这奇异的一幕,让跪在地上的李元,呆滞的双目蓦然间爆出兴奋的精芒。

        “主人……”

        红光越来越多,没有丝毫的外泄,全部被吸入画轴内,渐渐地,石像的裂缝内,那红光黯淡,仿佛其所有,都散发出来一般。

        最终,当最后一道红光从石像内飞出,落入画轴之时,那整个石像,蓦然一颤,好似其内失去了魂,变得不再灵动,而是极为平凡。

        吸收了全部红光的画轴,散发出刺目的光芒,这铺展开的画幕,边角之处缓缓的升起一团红色的火焰,使得这画幕,从边缘位置开始了燃烧。

        并非是一处边缘,而是这画幕四周全部的边缘,在同一时刻,然绕起来,阵阵青烟从其上散出,飞向天空,弥漫不散。

        李元望着这一幕,眼中激动之色更加浓郁。

        王林则是目光一凝,仔细看去。

        画幕燃烧,从四周边缘缓缓地向着中间蔓延,其上所化的那踏在剑柄之上的仙人,这一刻,好似拥有了魂魄,在那燃烧的画幕之中,忽明忽暗。

        最终,然绕蔓延整个画幕,把一切都淹没在了火焰之中,这画轴,成为了一片尘埃,被风一吹,顺着山峰落下大地。

        燃烧了画轴冒起的青烟,却在这风中没有消散,而是在半空中飘摇,隐约间,好似化作成人形。

        此人极为模糊,看不清相貌,但王林却是清楚的看见,在其脚下,青烟化作了一把剑的样子,此人所踏之处,便是那剑柄。

        剑柄旁,一抹飘摇之烟缓缓晃动,使人分不清,那是剑穗……还是青烟……

        那踏在剑柄上之人,升空之际,侧着身,抬起右手向着地面的李元,轻轻的召唤。

        跪在地上的李元,身子一震,其眉心之上,立即出现了一个复杂的印记,这,正是奴印,此印闪烁中,脱离了李元的额头,化作一丝残魂,追上天际,落在了那青烟所化之剑的剑尖上。

        青烟飘摇,直奔天际,远远地消失无影。

        这一切,如同虚幻,好似虚假不存在,只是那青烟之梦而已。

        王林神情略有迷茫,目光看向那失去了灵动的石像,落在了石像右手的印决上,眼前一片恍惚……

        还是那远古的仙界,还是那腾空而起的仙剑,还是那剑柄与剑尖之上的两人,只是,不同的,是那剑柄仙人死亡时传入心神的声音。

        “吾亡,魂灭……”

        山峰石像,崩溃,化作无数碎石,成为了一片残骸……

        到底是这仙人当年便已经身亡魂灭,一切只是其仆从残魂的独殇之梦……还是这一切真的如王林之前猜测那般……甚至这里面,还有一些疑问王林也得不到圆满的解释……

        没有答案……如同那青烟所化的一切,分不清是否真实,是否虚幻。王林以为自己得到了结果,知晓了一切,但最后看到那青烟的一刻,却是迷茫,好似一切,又是虚假。

        或许,只有那仆从的残魂,才是真实的,才是唯一一个,知道了全部答案之人。

        从这一天起,雷之仙界内,多了一把由青烟化作的剑,在那剑尖之上,总是站着一个身影,仿若永恒……

        “这里,是哪……”虚弱的声音,从地面上李元的口中传出,他茫然的看着四周,最终目光落在了王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