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689章 一生不要修道
  • 正文 第689章 一生不要修道

    作品:《仙逆

        第689章 一生不要修道

        天,是蓝的,好似一缎绸子铺展,不多的几片白云,如同点缀,使这蔚蓝的丝绸更加明媚。.org

        祁连峰下,一条小河蜿蜒而走,延绵数里,汇入大江之中,在这小河的中游之处,还有一处山村,这里山青水秀,仿若田园之地。

        “当年,这条河里的水,可是甜的,而且祁连峰上时而还有云雾出现,若是有人能在那雾中吸一口,据说可以强身健体,十年内都不会生病。”一个少年的声音,从山村内传出。

        这少年约十四五岁,生的虎头虎脑,此刻正对着身边七八个小孩子,说起那五年前的往事。

        “你们看我,这些年什么时候生过病,就是因为当年我爹带着我去吸了一口云雾,那滋味,别提多舒服了。”少年颇为得意,比划着手,说的活灵活现。

        在他的身边,那七八个小孩子,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露出兴奋之色,显然被这少年的故事所吸引,恨不能也去吸一口那云雾。

        “王平,其实这里面就你最应该去吸一口,可惜啊,自从五年前老天爷爷发怒后,这雾气就没了,不然让你爹带你去吸吸,保你十年内不生病。”少年的目光落在了孩童中的一个男孩身上。

        这男孩约五、六岁的样子,面色苍白,身子柔弱,个头明显比其他孩子矮上不少,相貌极为俊美,若非是此刻一副病怏怏的样子,看起来定然如一个瓷娃娃一般可爱,他穿着一套葛布小衫,此刻也是眼露兴奋,说道:“周家哥哥,我一会回去就和我爹说,让他带我去看看。”

        少年哈哈一笑,说道:“王大叔木匠手艺是不错,可现在祁连山的雾气都没了,怎么带你去,要我说,你们几个还不如学学我,咱们天天练习剑法,强身健体,长大以后更是持剑走江湖!”

        少年的豪情壮志,说的四周孩童眼中兴奋之色更浓。

        就在少年也跟着兴奋之时,山村内炊烟袅袅,一声声呼唤,从各家内传出。

        少年抬头看了一眼,叹息道:“好了,今天的武林大会就先结束,等吃完饭,咱们再开好了。”

        带着一丝不舍,孩童们散开,那叫做王平的孩童,向着村中走去,他眼中始终都有兴奋闪过,时而回头看向远处的祁连峰。

        正走着,从村口走来一个大汉,此人身子颇为魁梧,手中拿着猎户用的钢叉箭矢,肩上扛着一头獐鹿。

        这大汉看到孩童,笑道:“王家小娃,又去和我家那小子开什么武林大会去了?”

        孩童羞涩的点了点头,说道:“周叔叔好。”

        大汉笑意更浓,摸了摸孩童的头,笑道:“果然是有手艺人家的孩子,不但生的俊俏,更是比我家那臭小子知晓礼节。你这是要回家吧,走,周叔叔和你一道,去找你爹商量件事。”

        孩童连忙点头,带着大汉,向着家中走去,不多时,在村中北侧一处简单的房舍外,孩童快跑几步进了去,口中喊道:“爹,周叔叔来了。”

        房舍内,走出一个青年,此人相貌平凡,看起来没有任何出奇之处,远非那孩童的俊俏,很多时候,与那孩童站在一起,大多数人都会认为,这并非是父子。

        青年身穿粗布衣衫,双手生满了茧子,出了房门,微笑道:“周大哥,今天收获不错。”

        孩童跑进房间,拿出一个白面馍馍,来到青年旁边,自己搬了个木头小凳,坐在一旁,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周姓大汉把肩上的獐鹿放在地上,哈哈笑道:“王家兄弟,今天一上山就碰到这獐鹿,收获还不错。”

        青年微微一笑,笑容很是温和,他摸了摸身边孩童的头,笑道:“以周大哥的武艺,取头獐鹿不难。”

        周家大汉笑道:“王老弟,我家小子年纪不小了,再多两年我准备给他取一房媳妇,这房子,最近就要盖了,只是缺了一套家里的布置,这就要烦劳王老弟了。”

        王林含笑道:“无妨,周大哥放心便是。”

        周家大汉笑道:“行,这头獐鹿,先当定金了。”说着,他一抱拳,转身离去。

        他刚一走,凳子上的孩童立刻跳了起来,快步来到那头獐鹿旁边,绕着看来看去。

        “爹,这周家叔叔真厉害,这么一头獐兽,居然被他猎到,”

        青年眼中露出柔和,笑道:“先别看了,平儿,你该吃药了。”、

        孩童叹了口气,抬头看向青年,说道:“爹,药很苦……”

        那青年从房间里拿出一个碗,里面有着白色的液体,并未任何气息传出,孩童接过,皱着眉头一口一口喝下,喝完后小脸已经皱在一起,连忙跑到一旁的水缸处,侩出几口喝下,这才驱除了口中的苦味。

        “爹,什么时候平儿才可以不喝药呢。”孩童回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这父子二人,正是王林,与王平。

        王林目光柔和,轻声道:“快了。”

        深夜,月光落在大地,好似扑洒了一片银纱,月夜的凉,弥漫开来,使得祁连峰下的山村,一片安静。

        除了几声时而响起轻微犬吠,再无任何声息。

        房舍内,王平已经睡下,小脸虽说苍白,但却睡的极为香甜,嘴角更是露出微笑,显然是有美梦相随。

        王林盘膝坐在一旁,在其眉心之间,有雷光闪烁,其右手缓缓抬起,雷光顺着眉心游走,延伸至其右手指尖。

        轻轻的,王林的右手按在了沉睡之中的王平眉心,电光顷刻间流转王平全身,一团团黑气瞬间自这孩童体内涌现,凝聚皮表之上。

        渐渐的,那黑气更加浓郁,在电光之中翻滚云涌,最终蓦然间,冲出体表,王林迅速抬起右手,一抓之下,所有的黑气全部被其右手抓住,凝化成为一个黑色的雾球。

        右手握拳,雾球捏碎。

        熟睡之中的王平,脸色略有红润。

        望着孩童,王林轻叹,起身为孩子盖上被踢开的被角,随后走出了房舍。

        在院子中,月色落在王林的身上,使得他的身影,略有月光的寂寞。

        “五年了……”王林轻声喃喃。

        五年前,王林回到了冉云星,来到了这落月村居住,之所以选择这里,是因为这落月村,与他当年的家乡,很是相似。

        王平,便是那怨婴,在服下柳眉留下的丹药与王林的雷系神通调理下,他体内的怨气已经消散了很多,可以如正常的孩子一般。

        只是若每天不服食药物与梳理怨气,他依然还是会如之前,这需要一个过程,才可以完全的驱除。

        王平的记忆,已经被王林抹去,而是给了他一个新生。

        在这宁静的村庄内,王林的心,也安宁下来,远离了杀戮与纷争,有的,只是平静如水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王林过的很踏实。

        他如当年自己的父亲一样,以木匠手艺生存,好似他父亲当年的愿望一般,若是科举不行,便做一个木匠,子承父业的生活下去。

        院子里摆放着各种木匠工具,这是他在这里生活五年的写照。

        每次看到王平出去与孩童玩耍,王林都会脑中想起当年的自己,在这么大的时候,也是如此,不到吃饭之时,绝不会回来。

        月光下,院子外传来脚步声,一个蹒跚的身影,渐渐的走近。

        “孩子,睡了?”苍老的声音传入,随之而来的,则是一个略有驼背的身影,进了院子内。

        王林略一点头,没有说话。

        那苍老的身影进入院子内,月光落在其身上,此人,正是孙泰。

        孙泰的样子,更加的苍老了,他的脸上,满是皱纹。王林在这里定居的第三年,孙泰来到了这里,好似一个孤独的老人,在临终之前,不愿意独自一人离去。

        孙泰望着月光下的房舍,眼中露出慈祥,他心里也不知道为何,对于这个叫做王平的孩子,极为喜爱。

        “你打算,陪这个孩子多久?”孙泰收回目光,缓缓的说道,在他的身上,死气,更浓了。

        王林沉默,许久,望着天空的明月,轻声道:“一世轮回……”

        “轮回……”孙泰轻叹,说道:“不打算让他修道么?以你的修为,可以让这个孩子,在修道的路途上,容易很多,甚至比一些修真家族的嫡系长子,还要有优势。”

        “我不会让他去修道,一生都不会!”王林眼中露出一丝没落,轻声道。

        “这孩子的天资,很好……”孙泰沉默片刻,说道。

        “我不会让他修道!”王林目光落在孙泰身上,平淡的说道:“永远!”

        修道,修道,修到了最后,剩下的是什么,王林自问自己一生,是不幸福的,是寂寞的,这条道路,他不会让自己的孩子去经历。

        修真界的残酷,杀戮与凶险,他,明白的太多。

        “平儿经历了很多不该发生的事情,我给他起名王平,便是希望他这一生,平平安安,如一个凡人般娶妻生子,静静的度过……修道之事,从此之后,莫要再提!”王林的声音,透出一股坚决,不可改变,也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