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577章 暗流
  • 正文 第577章 暗流

    作品:《仙逆

        第577章 暗流

        离开了玄副帅府,一路上莫厉海眼露喜色,多次欲言又止,但最终却是没有说话。.org回到了莫府后,莫厉海深吸口气,向王林一抱拳,眼中露出真诚之色,沉声道:“王兄,妖将之比,还望助莫某一臂之力,此恩,莫某铭记!”

        这是莫厉海第一次,以这种语气对王林说话,在他的内心,此刻,王林已经不再是与之平等之辈,而是可以一式神通逼得副帅连连退后之人!

        有此人相助,莫厉海自信妖将之中,几乎横扫!

        他对于王林的那一式神通,了解最多,内心极为震惊,他这一路上脑中时常在回荡那一式神通之威,并把自己带去进入假象迎敌,最终,却是必败!

        王林神态不骄不傲,而是平淡如常,此刻笑道:“莫兄,妖将之事我既然应诺,定会助你!”

        莫厉海哈哈一笑,显然颇为高兴,他笑道:“王兄,我那里有埋了五百年以上的老酒,今日你我二人,痛快的喝一场!”

        王林目光一亮,含笑点头。

        此刻,在这天妖城的正中心帝都剑阁内,一个身穿黄袍之人,只露出一个背影,望着剑阁阵法中的帝剑,轻笑道:“玩够了吧,那洪牢,你不要再去了,好好的安静几日。”

        阵法内的银剑,立刻传出阵阵剑鸣,好似极不甘心。

        “若再顽皮,我就把你送到龙潭。”此人笑道。

        帝剑剑鸣蓦然一止,随即便好似失去了气焰一般,发出几声无力的剑鸣。虽说如此,但它对于那敢于挑衅自己的那个食物,怒意更重。

        洪牢内,帝剑不再来此破坏后,最底层那血色的世界,渐渐恢复,大量的重犯被扔入其内,不久,那血色世界内的杀戮,又开始了一次循环。

        在那些无尽的血潭中,一个黑发男子,沉默的盘膝坐在血潭内,一丝丝杀念,不断地从血潭涌入他的身体,杀戮之气息,越来越浓。

        他时而抬头,血红的双目内,居然有一丝清明闪过。

        “我,一定要向他那样,逃出这里!!”

        杀戮开始,血潭中的所有人,纷纷升空,展开了疯狂的厮杀,这黑发男子在其中,好似一尊杀神,他双目露出浓浓的杀机,出手便是狠毒辛辣,如同一条血龙横扫。

        无尽的杀戮,在一天结束后,这血色世界的天空中,只剩下这黑发男子一人存在,地面上的血潭中,那些刚刚复活之人,纷纷面无表情,看都不看天空一眼。

        黑发男子身体外的血雾,浓约数百丈,他此刻深吸口气,眼中红芒爆射中,露出难得的一丝清明,清明之中,此人身子疯狂的冲出,直奔出口而去。

        只是,就在其身子刚刚冲出不到数丈,天空之中银芒一闪,帝剑银龙,蓦然出现,巨大的爪子瞬间向他拍来,黑发男子被血雾包裹的面孔上,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他以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轻声道:“爆!”

        一字出口,此人整个身体,立刻轰隆隆的爆了开,连同其身体外的百丈血雾,顿时剧烈的翻滚,迎向银龙的爪子。

        轰隆隆的声响,回荡整个血色世界,银龙怒吼着收回爪子,在其爪上,有多处破损,这对它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之前对于王林的恨,立即又一次被勾起。

        至于那黑发男子,此刻在地下一处血潭内复活,他低着头,沉默不语。

        银龙咆哮中凶目横扫,立刻盯在那黑发男子身上,怒吼中,一道剑芒从其口里一闪而出,直奔地下血潭。

        血潭轰的一下碎裂,包裹其内的黑发男子,死亡。

        如此周而复始,每次男子一复活,银龙便把他杀死,多次之后,银龙得意的一甩身子,消失在了天空中。

        它已经想好了,既然妖帝不让他去破坏洪牢,又被限制需要安静几天,不能出去找那可恶的食物,便在这里发泄好了。

        洪牢之事,暂且不提。

        距离妖将之战,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在这半个月内,整个天妖城内处于一股压抑的气氛之中,来自天妖郡各个城池的妖将,纷纷各自紧锣密鼓的准备着。

        这里面除了正面的准备之外,还有很多暗中的手段,或是走动门路,或是暗中出手,对于这一切,天妖城的王者帝君,根本就不予理会。

        妖灵之地,虽说也有秩序,但这秩序之下,却是无尽的混乱,这里,是乱世!

        妖将之战,关系重大,对于每一个妖将来说,都是一个一步登天的机会,错过这个机会,恐怕一生都会在妖将上止步,再无获得帅位的半丝机会!

        如此一来,这些妖将们的在意程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

        成为副帅,便等于是拥有了未来成为正帅的资格,为了这个资格,一切手段,都可以用出!

        只不过虽说是乱世,但这乱,也是在秩序之下,这秩序,只有一条,妖将之间,不允许生死之斗,否则,取消大战资格!

        如此一来,所有的手段,便集中在了各个妖将的帮助者上,杀了帮助者,便等于是断了妖将一臂,更有甚者,杀了帮助者,那么这个妖将就失去了获胜的资格!

        杀妖将的帮助者,此乃正面之斗!

        还有暗斗,那便是暗杀妖将,妖将之间不能生死出手,但那些妖将的帮助者,却是可以出手暗中杀人,甚至于雇凶杀人,如此一来,便不触犯秩序。

        只不过,这种事情,虽说没有触犯秩序,但却触犯了妖帝的底线,所以一旦有此事发生,那么杀妖将者,除非修为通天,否则在这天妖城内,插翅难飞,必死无疑!

        毕竟,妖将身亡,此乃一郡之大事!

        对于这暗斗,以铤而走险一词来形容,也丝毫不为过!

        这种正面暗面的战斗,越是接近大战,便越是激烈!莫厉海已经很少外出,他几乎整日都在府内闭关,保持自己处于巅峰状态的同时,也有心避过一次次暗杀。

        同时,他更是布置了阵法,调遣了不少修为高深的老部下,时刻防守。

        在这暗流涌动之际,唯有王林,内心一片平静,他的生活,没有半点改变,总是会每天清晨走出,坐在河道旁聆琴对饮。

        好似一切的压抑与大战前的涌动,对他来说都是过眼云烟一般,唯有这琴音,才可以让其放在心中。

        每一次听到这琴音,王林的心神,都会沉浸其内,感受着一种奇异的体会,他的心神,每一天,都在接受着洗礼。

        至于莫厉海那里是否会有人暗杀,王林并不在意,莫厉海,绝非寻常之人,此人心机很深,手段众多,绝非只是眼下展现出的这般无力。

        这一点,王林随着接触,看的很透彻,在他想来,这莫厉海能做到众多妖将之中的前茅,若没有这些手段,怕是活不到现在。

        王林坐在河道旁,闭着双眼安静的听着渐渐来临的画舫内,传来的阵阵琴音,拿起酒壶,放在嘴边时却发现,壶内已经空了。

        他轻叹一声,睁开双眼,望着天空,沉默不语。

        每一次听到这琴音,他都有种心神一颤的感觉,这种感觉下,他隐约有种将要突破的征兆,可惜这天道的感悟,太过虚无缥缈。

        感受着耳边的琴音,王林沉入其内,默默的体会着,他体内的仙力,早就习惯了内敛,毕竟在这天妖城内,还有一把帝剑,在时刻寻找他的踪迹。

        可就在这时,他眉头一皱,在感悟中被打断,在聆听中被干扰。

        “你,就是莫厉海的副将?”一个轻蔑的声音,硬生生的挤进了琴音中,彻底的打碎了琴音的意境。

        在王林百丈外,一个黑衣男子,双手抱胸,一把细剑在其身体外好似游蛇一般盘旋,此人脸上露出一丝不耐。

        “出手吧,把你杀了,就等于断了莫厉海一臂!”

        王林放下酒壶,并未起身,甚至看都没看此人一眼,右手拇指向其一点,寂灭指,瞬间凝聚,化作一道黑芒,一闪而出。

        这黑芒激射中,地面上顿时出现了一道黑色的长痕,长痕两旁的青草,顿时枯萎,化作一丝丝草木之气,融入了寂灭指化作的黑芒内。

        黑芒顺进临近那黑衣人,此人面色一变,迅速退后数步,身边的飞剑一晃之下,直奔黑芒刺来,只不过在其碰到黑芒的一刹那,这飞剑立刻从剑尖开始崩溃,顺着剑刃势如破竹,紧接着,剑柄也同样崩溃,这飞剑,几乎瞬间便化作无数细小的碎片。

        那黑衣人眼露不敢置信之色,身子再次退后,可惜,他退后的速度,太慢!黑芒在飞剑破碎中,一闪而出,直接印在了黑衣人胸口。

        此人身子顿时化作一道弧形的长线,远远的抛出,一片片血雾,从其身体内喷出,直到此人摔在地上,那血雾,还停留在半空,并未消散。

        黑衣人倒在地上,眼中闪过一丝悔恨,很快便彻底的黯淡。与此同时,一道灰气从此人七窍内飘出,迅速来到王林身旁,消失在了其右手内。

        此人并非是外来者,而是妖灵之人,这一点,王林心知肚明,此人修为只不过相当于化神后期,来此,怕是某些不了解自己的妖将,略作试探罢了。

        王林继续听那琴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