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378、379章 疯狂恢复
  • 正文 第378、379章 疯狂恢复

    作品:《仙逆

        第378、379章 疯狂恢复

        雪域国,冰雪神殿内,李元封盘膝坐在深处,在他的身体四周,放着五个巨大的冰块,这冰块闪烁五彩之芒,一阵阵若有若无的仙力,从其内缓缓散出,供他吸收。.org

        这五个冰块深处,各有一块拇指大小的仙玉,通过冰内的阵法,进行某种奇异的变化。

        此刻的李元封,虽说样子并不狼狈,但他的神情,却是有些萎靡,脸色苍白无血。

        许久之后,他睁开双眼,目中露出心有余悸之色。

        “好厉害的雷!那雷中蕴含了仙力,以我的修为,连续逃遁消弱那雷的威力,去掉了五成之后落在身上,依然还是受伤。”

        这李元封,当日准备趁孙泰与巨魔族老祖战斗之时杀了王林,可惜却被孙泰一道仙雷追击,费尽千辛万苦这才成功逃离。

        他毕竟是在朱雀国的帮助之下,以秘术强行提升至婴变初期,并且此生再无突破之日。

        如此一来,相对于那些凭借自己修为突破的婴变修士,他,还是太弱。

        李元封,强于化神后期大圆满,弱于婴变,处于如此不上不下的位置,自然无法抵抗孙泰的一道仙雷。

        “那曾牛,也不知死了没死,不过即便是没死,老夫的茶之意境,却也不是那么好破解!”李元封冷笑,目光闪动。

        “红蝶那小辈,宣布闭关百年,出来后定是婴变修士,不过到了那时,我寿元也断,倒也无关紧要,只是巨魔族老祖,为何非要那曾牛的尸体,这一点,诡异!莫非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不成……”李元封沉吟少许,始终猜测不到原因。

        毗卢国内,炼魂宗山门之外数座给外围弟子修炼的山峰中,王林从闭目之中苏醒。

        “筑基后期大圆满!”

        王林目光闪烁明亮之光,他深吸口气,身子一抖,身体上的灵霜好似融化一般立刻流动起来,转眼间便钻入他的身体内消失不见。

        甚至就连此间洞府的地面、墙壁之上的灵霜,也纷纷消融,化作一道道淡蓝色之气,被王林吸收。

        此刻的王林,他脸上的茶痕,又淡了一些,只是,仍然狰狞。

        “灵脉分支而出的伪灵眼无法满足要求,需要找灵力更浓之地,想必那真正的灵眼之处,应该可以满足要求。”王林目光一闪,在地面的阵法上拨弄数下,把阵法完全还原掩盖灵眼后,起身走出了洞府。

        洞府外阳光明媚,一眼望去,大地带着一丝春意,山峰之上翠色清雅,别有一番韵味。山风吹来,虽说还寒,但却不再如之前般冰冷,这寒中,带着一丝暖。

        深深的吸了口气,王林向前一踏正要离开,就在这时,忽然他神色一动,转头看向一旁。

        王林所在的山峰,被密密麻麻分成了无数个洞府,这段日子来,他整日闭关,除了那中年男子之外,再没遇到过任何人。

        此刻,在一旁十多丈外的一处洞府内,走出一人,此人身着一身浅蓝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微风吹过,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一头青丝散散披在双肩上,随风而动。略显柔美,未施一丝粉黛的佳容,淡雅处却多了几分出尘气质。

        此女似察觉身边有人,侧头看向这里,双眸带着一丝说不出的韵味,看到王林后,轻柔一笑,算是应过,便看向远处。

        王林收回目光,他一眼就认出,这女子正是闭关前在夕阳下看到的那人。

        “此女有些眼熟……但我可以确定,此生绝未见过此人……”王林眉头一皱。

        当年玄道宗的柳眉,本是千幻之术的一具分体,自然与本体有所差距,再加上五百年来的沧海桑田,柳眉的相貌,与王林当年所看到之人,有所不同。

        王林沉吟少许,没有再去理会此女,虽说这女子的相貌是他生平仅见,比之红蝶都要高出一筹,远不是李慕婉可比,但,却是入不了王林之眼。

        他身子一动,从山峰一跃而下,飘落中目光看向山峰,最终,在那山峰下方的一间洞府上,他的目光一凝。

        这洞府并不出奇,也并非是在最低处,远远看去,上面写着743。

        “应该是在这里!”王林身子落下,打量了这洞府几眼。

        他之前修炼吐纳之时,根据灵脉分支而出的伪灵眼,找到了真正的灵眼所在,此刻一望之下,立刻判断出,这743洞府,是最接近灵眼的所在之地。

        “里面有人。”王林看到洞府外的天壑石落下,沉吟少顷,心里已有了主意。

        他正要回到洞府,就在这时,忽然山峰中段的房舍内,那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此人目光闪动,盯向王林。

        实际上,在王林出现的一刻,他便已经在房间内留意。

        “青木,你过来!”中年男子面色看不出喜怒,沉声道。

        王林眼中一丝杀机微不可查的闪烁而过,身子一动,落在了中年男子十丈之外。

        “筑基后期大圆满……”中年男子眼中瞳孔一收,内心狂跳,他直觉认为,这青木身上诡异!这才几个月的时间,此人的修为,居然增长的惊人,初始时,只不过筑基初期。

        再看时,变成了筑基中期。

        此刻又一次看到,居然达到了筑基后期大圆满。中年男子添了添嘴唇,他心脏怦怦直跳,毫不犹豫的想到,若是下次再看此人,说不定会达到与自己一样修为的结丹初期!

        “这青木身上,若非是有什么逆天的法宝,便是修炼的功法极为玄妙!”中年男子深吸口气,盯着王林,微笑道:“青木,怕是下次相见,我便要称呼你为道友了。”

        王林扫了此人一眼,平淡的说道:“好说!”

        中年男子眼中闪过一丝不善,但立刻便隐藏起来,笑道:“青木,你若是能在这里结丹,那么几个月后的大比,成为内门弟子的把握将会大增,到时候若成为内门弟子,可要时常回来看看。”

        王林微微一笑,说道:“自当如此……不过我现在的洞府,灵力还是不够,不知能否再换一间?”

        中年男子一怔,有些为难的说道:“700号以内的洞府,需要长老批准,不过若是你真的想换,我便做主一次,帮你申请。”

        王林摇头,说道:“不用劳烦,我只要那743洞府。”

        中年男子目光一凝,看了那743洞府一眼,哈哈一笑,说道:“此事好办,不过青木,那743洞府,灵力虽说也还可以,但却不是最好。”

        “无妨!”王林笑道,说着,他右手一翻,这一次,共拿出两个中品灵石,说道:“在下多次烦劳前辈,这多出的一块灵石送给前辈,不成敬意。”

        中年男子接过后,内心冷笑,暗道此时不方便,等夜里,即便你孝敬再多的灵力,我也要问出你修炼如此快速的究竟!

        他内心虽是如此想,但表面上却是哈哈一笑,从储物袋内拿出一枚玉简,在上面轻弹一下,顿时一道灵光飞出,中年男子一点之下,那灵光立刻一闪,飞入743洞府。

        少顷,从洞府内飞出一人,此人身穿黑衣,一脸横肉,不似修士,反倒像是一个屠夫,他身子落在中年男子数丈之外,眼睛一瞪,抱拳说道:“前辈,你有何事!”

        “你把令牌拿来,我给你换一个洞府。”中年男子说道。

        “换洞府?不换,老子在那里修炼的挺好!凭什么让我换。”这大汉轻哼一声,目光落在一旁的王林身上,冷笑道:“是你这小子要换?给大爷100块中品灵石,否则,休想!”

        说着,他看都不看那中年男子一眼,身子一动,回到了743洞府。

        “哼!”中年男子扫了那大汉的背影一眼,已然打定主意,处理完青木的事情后,定要给这人好看。

        “青木,你先回去吧,明日我为你换一间其他的。”中年男子语气透出一丝果断,显然不容王林继续说下去,他袖子一甩,转身回到房舍。

        王林神色如常,身子一动,向着洞府飞起,他内心冷笑,若是这中年男子不来寻麻烦也就罢了,说明此人命不该绝,但若是他心生贪念,夜里来此,那么说不得,只能杀了。

        深夜,四周一片寂静,那中年男子走出房舍,目光闪烁,看向王林所在洞府,眼中露出一丝贪念。

        他已经在结丹初期徘徊了很久,当年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才会被取消了内门弟子的身份,被淘汰出来,成为了外围弟子的管事。

        王林修炼的突飞猛进,让他找到了一丝希望。

        “外围弟子的死活,宗派根本就不会过问,杀了便是杀了,而且此人还是一个散修,死后也没人会寻找,青木,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修炼太快!若是等你到了结丹期,我即便想要出手,也会有些麻烦,但现在,要杀你,却是易如反掌!”

        中年男子身子一跃,向着王林所在洞府飞去,转眼间便来到其外。

        四下一片安静,中年男子刚一上来,便立刻一怔,一般来说,只要洞府内有了修士,便会把天壑石放下闭关,可眼下这洞府内,天壑石却是只落下一半,并未完全合上。

        省去了使用打开天壑石的玉简,中年男子目光一闪,所谓艺高人胆大,虽说内心暗觉蹊跷,但也没把对方一个筑基后期的修士放在眼里,身子一闪,便钻入洞府。

        进入洞府的瞬间,他便看到了王林,盘膝坐在石床上,目光平静的看向他。

        中年男子目光闪动,二话不说右手掐诀向前一按,顿时一道青光无声无息出现,向着王林闪烁而去。

        他没打算出杀手,而是准备擒住对方,拷问究竟后再杀了。

        王林眼中露出一丝嘲讽,一拍储物袋,顿时禁幡在手,一抖之下,一道禁气顿时呼啸而出,快若闪电,几乎眨眼间便撞在那青光上。

        青光没有任何抵抗之力,顿时崩溃。

        “找死!”中年男子冷笑一声,张口吐出一把三寸飞剑,一闪之下,冲向禁气,在他想来,这筑基后期的小辈,根本就无法阻拦自己这以金丹炼化的飞剑之威。

        但立刻,他的笑容便凝聚在脸上,那禁气冲击之下,飞剑刚一碰到,便立刻咔咔数声,居然从中间断裂。

        “王某修炼之时,你还尚未出生!”石床之上的王林,摇头叹道。

        男子面色苍白,喷出一口鲜血,二话不说转身就逃,但,那禁气闪烁之下,立刻从他身边一绕,便把此人捆绑在内,向后扯去。

        中年男子张口正要说话,王林右手隔空一扇,但听啪的一声,男子惨哼,整个右脸顿时高高鼓起,吐出一口带着碎牙的鲜血。

        “我是炼魂宗……”男子吃痛之下,内心惊骇。

        但,没等他说完,王林右手再次一扇,男子惨哼,左边脸顿时鼓起,一丝疯狂,在男子眼中涌现,他修炼至今,从未收到过如此羞辱。

        “我和你拼了,爆!”男子低喝,体内金丹迅速一转,出现裂纹,他双目通红,死死的盯着王林。

        “金丹爆掉,却是可惜了!”王林一抖手中禁幡,立刻,这禁制之上闪烁黑芒,三道禁气呼啸而出,转眼间便钻入男子身体内,顿时,把他将要自爆的金丹包裹,在男子一脸震惊中,生生从体内抽出。

        王林一把抓住金丹,看了一眼,一口吞下。

        男子身子一颤,喷出一大口鲜血,身子立刻萎靡,他内心疯狂的呐喊:“他不是筑基期!!他绝对不是筑基期!!”

        “你……你到底是谁……”男子体内灵力随着金丹,全部消散,他咬牙颤声道。

        “你不配知晓!”王林身子一动,来到男子身前,在他眉心一点,男子立刻睁大眼睛,慢慢的失去了神采,倒在一旁。

        王林摇了摇头,他本不想在此时杀人,可对方却执意寻死。在男子身体上一拍,顿时,此人的身体,立刻崩溃,连同血肉在内,化作飞灰,消散一空。

        王林身子一动,踏步出了洞府,直奔743所在。

        743洞府外,王林右手一挥,一道禁制顿时离手而出,印在了天壑石上,随后他身子化作一道白光,冲入天壑石。

        只见他的身子在碰到天壑石的瞬间,立刻消失,出现时,却是在了743洞府之内。

        能做到这类似瞬移的神通,正是那道禁制所致。

        “谁!!”一声惊呼,从洞府内传来,但见那好似屠夫的大汉,盘膝坐在石床,脸上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但看清是王林后,此人立刻愤怒,但瞬间,他好似被一壶冷水洒在头上,顿时清醒过来,他不知王林是以禁制来此,此刻心中所想,却是“瞬移”二字。

        “前……前辈……”他声音轻颤,没等说完,王林身子已然来到他的近前,一点之下,此人立刻倒地,昏迷过去。

        把这莽汉挥手间仍至一旁,王林看都不看他一眼,目光落在了右侧的墙壁上。

        少顷,王林目光一闪,右手一拍储物袋,一把飞剑立刻飞出,在王林一指之下,向着墙壁削去。

        阵阵碎石之声传来,没过多久,一个可通人的洞口,出现在墙壁上,王林身子一动,紧跟飞剑之后,进入此洞。

        飞剑开道,王林在后跟随,少顷,一条长约三十多丈的通道,立刻成形,在这通道的尽头,是一片闪烁晶光之地。

        “灵脉矿!”王林目光一闪,眼中露出一丝喜色!

        他右手一点飞剑,顿时,那飞剑嗡鸣一声,好似拥有灵性般,从他身后迅速飞回,转眼间便回到743洞府,啪的一声刺在那莽汉身旁。

        瞬间,飞剑崩溃,化作点点碎片,落在莽汉身体四周,一道禁制,顿时成形,笼罩莽汉。

        王林在通道尽头,右手在身边石壁一按,顿时,这些石壁立刻诡异的蠕动起来,很快,他身后的通道,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即便是在743洞府内看去,也绝不会发现端倪。

        王林右手掐诀,打出一道禁制,落在灵石矿上,借着禁制之威,他身子一冲之下,消失在灵石矿上,出现时,已然在了这灵石矿的深处。

        此刻,他的位置,是这整座山峰的底部,在他的四周分部着密密麻麻无数灵石矿,磅礴的灵力,疯狂的涌现。

        这些灵力,并不能被修士直接吐纳,里面蕴含的杂质太多,需要进行一些简单的转化之后,才可被修士吸收。

        只不过,这只是对低阶修士而言,对于王林来说,他根本就不在意。

        此地灵力太浓,形成了一股类似高阶修士所散发的灵威一般的神通,只不过这神通,却是天生而成,威力显然不是修士散发所能比拟。

        在这其内,王林首当其冲,立刻被这威压笼罩全身,这威压的强大程度,就好似整座山峰压在了王林身上一般。

        只不过这山峰,并非从上压下,而是从王林身体的四面八方,从每一寸肌肉内无穷无尽的疯狂压来。

        他的身体内,顿时传出阵阵噼里啪啦的脆响,王林不忧反喜,他要的,正是这强大的灵威!在这威压之下,他立刻就感觉到,身体内崩溃的元神,居然有了慢慢收拢的征兆。

        “拼了!”王林目光一闪,储物袋内立刻飞出三块极品灵石,分别落在四周,王林深吸口气,低喝一声,顿时,三块极品灵石,砰砰砰之声下,全部自爆。

        疯狂到了极限的灵力,轰然间彻底的冲击开来,与那灵威融合在一起,顿时,王林身上承受的灵威,蓦然间增加了数倍。

        王林七窍流血,但他的目光,却是狂喜。

        “还差一点!”王林一咬牙,顿时,又有两块极品灵石从储物袋内飞出,砰砰两声,自爆开来,顿时,好似是往油锅里加了一瓢水,整个山峰的灵脉,沸腾了。

        压在他身上的灵威,在这一瞬间,疯狂的增长。

        在这庞大的威压之下,王林体内的元神碎片,渐渐收敛,就好似一面打碎的镜子,正在一块一块的恢复。

        与此同时,无穷大的灵力,疯狂的钻入王林体内,甚至茶之意境与封印的阻碍,都直接一轰而入。

        顿时,王林的修为,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起来。

        筑基后期大圆满,破!

        结丹,成!

        结丹初期,破!

        中期,破!

        后期,破!

        元婴初期,破!

        此山峰的灵脉,从根部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黯淡,那些闪烁晶芒的灵矿,眨眼间便灰化,疯狂的蔓延。

        十息!

        只有十息!在这十息中,山峰之上全部刚刚生长而出的树木,在这瞬间纷纷枯萎,凋落。

        整个山峰的灵脉,十息内全部黯淡,消失,再无半点灵力散出,成为了废脉!

        在这一刻,此座山峰之内,数千外围弟子纷纷从打坐中睁开双眼,他们立刻察觉到,所在石室的灵力,突然之间消失无影,尚在诧异之中,一股巨大的吸力,蓦然间从地底传来,他们体内的灵力,疯狂的宣泄。

        惊骇之下,这些外围弟子顿时各种使用法宝,急忙从洞府内离开,不敢在其内逗留。

        山峰底部灵脉之上,王林猛地睁开双眼,身子一动,瞬移之下,消失在了其内,出现时,已然站在山峰之外,在他的四周,有着大量外围修士,此刻一个个议论纷纷,脸上均都露出心有余悸以及震惊之色。

        王林耳中所听,全部都是有关这奇异之事的议论猜测。

        至于那莽汉,也在王林心念一动中,解除了禁制,从洞府内飞出,此刻的他,一眼便看到了王林,顿时惊慌起来。

        只是,在王林冷目一扫中,他立刻露出恭敬之色,不敢声张。

        就在这时,一道目光投来,王林顺目望去,只见那绝美的女子,在远处对他微微点头,露出一丝善意的微笑。

        王林眉头一皱,无暇顾及此女,冷冷的扫了一眼,收回目光。

        “元婴中期巅峰!!没想到,此次一举,居然恢复到了如此修为,但与这相比,更重要的是我的元神已经初步收拢,虽说并未完全,但意境却可以使用!”王林深吸口气,目光平静。

        与这相比,此番由生到死,由死到生的感悟,对他来说才是最为珍贵。

        山峰的剧变,引起了炼魂宗内门注意,几乎立刻,便有三人从炼魂宗内门飞出,当中一人头发花白,不怒自威,喝道:“都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