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仙逆 > 正文 第372章 火云寨
  • 正文 第372章 火云寨

    作品:《仙逆

        第372章 火云寨

        半个月,王林积累了一些干粮,包了起来背在身上,在月色的陪伴下,走出了村子。.org

        这一刻,他忽然想起了500年前,自己没有被恒岳派选中,也是在一个深夜,悄悄的离家出走,结果,这一走,命运展开,便是500年。

        他轻叹一声,向着远处走去。

        他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当初被那传送阵传送而来,根本就来不及知晓自己所在之地,此刻,他只想找到一处灵脉所在,使得自己可以在灵脉的滋养下,拥有一丝灵力,从而想办法破解意境与封印。

        深夜,寒风袭来,王林身子不由得一颤,他苦涩的想道,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有这种真正的凡人的感觉了。

        即便是当年化凡之时,也比之现在,要好上无数倍。

        一路上王林每走一段路程,便会气喘吁吁,坐下休息,速度自然极慢,七天后,他依然还是走在官道之上。

        他虽说灵力全无,但感受却在,这一路上,他遇到了一些拥有灵力之处,可惜,这些地方,无论他如何吐纳,体内还是无法产生半点。

        “或许,只有在此地的一些修真门派的山门,才可以找到灵力浓郁之处。”王林苦涩的想道。

        只是,修真门派,以他现在的身体,如何能进……

        王林暗叹,望着天空,一丝绝望,不由得涌了上来,但立刻,这绝望便被他的坚定强行压下,他深吸口气,喃喃自语道:“雪域国、巨魔族,我王林,绝不会放弃,总有一日,你们对我的种种,我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他目光露出坚定之色,站起身子,继续向前行走。

        但,就在这时,忽然后方传来阵阵马蹄之声,这声音呼啸而来,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几乎在马蹄声响动的同时,一匹匹黑马,迅速而来,马上坐着一个个壮汉,这些人太阳穴全部高高鼓起,一脸凶杀之色,在路过王林身边时,其中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大汉,忽然一拉马缰,凝神看了王林一眼,大笑道:“哈哈,好丑的小子,好一颗摇钱树!”他说着,弯腰大手一伸,立刻抓住王林衣服,把他抓在手中。

        “马老四,干什么呢!”前方传来喝声。

        “老大,我抓了摇钱树,这小子长的丑,打断了腿放在天威镖车前面阻道,总比用自己兄弟要好。”刀疤大汉嘿嘿一笑,脚下马刺一动,马匹立刻向前驰骋而去。

        “老大,你看!”刀疤大汉追上去后,一举手中王林,笑道。

        王林双目紧闭,内心愤怒,曾几何时,几个凡人界的武林中人,都可以把他随意羞辱。

        前方马匹上,坐着一个身材极为魁梧的大汉,他瞪了王林一眼,点头说道:“好,带着吧!”

        一行十八匹马,呼啸着渐渐远去。

        在三里之外的一处分叉口处,这些人纷纷拉动马缰,停了下来,彼此迅速散开,在马儿口上带起棉罩,分散四周,隐藏起来。

        这些人动作极为熟练,显然常干此事。

        转眼间,只剩下那刀疤大汉抓着王林站在原地。

        “小六,把哥哥的马牵走!”那刀疤汉子说完,就有一个瘦小之人立刻从一旁钻出,牵着马消失在四周的密林内。

        “小子,算你倒霉!”刀疤汉子望着王林,狞笑一声,右手一抬,便把王林下巴卸下,随后低喝一声,双指在王林双腿双肩连点数下。

        但听咔咔几声,王林的腿骨与肩骨,立刻粉碎,剧痛传来,王林额头冒出豆大的汗水,他双眼盯着那刀疤汉子,死死的盯着,他对方的样子,记在了心里。

        那刀疤汉子轻哼一声,从怀里拿出一包药沫,谨慎的在王林伤口处倒下,随后身子一动,钻入丛林内,消失不见。

        王林倒在地面上,一股杀机,慢慢的酝酿,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对待。只是,他现在的身体,太虚弱了,渐渐的,昏迷过去。

        时间慢慢过去,一个时辰后,远处传来阵阵马车轱辘压地的声音,渐渐的越来越近。

        就在这时,忽然那些马车停下,一匹快马迅速驰骋而来,是一个俊朗的青年,他在王林身前停下,低头看了一眼,回头喊道:“镖头,是个死尸!”

        说完,他翻身下马,一踢之下,把王林踢到道边,随后上马,回到了车队之中。

        车队,再次前行,就在路过王林之前所在的位置时,忽然四周连续亮起火把,顿时,一声声长笑,从四周传来。

        “天威镖局,你们以为绕道走,老子就不劫了么,给我留下吧!”一声大喝,从丛林内传来,紧接着,十八个凶恶的大汉,走了出来。

        在火把亮起的瞬间,王林身体上的那些药末,立刻融化开来,一股无色无味之气,迅速蔓延,转眼间,便把整个车队全部覆盖。

        “火云毒!”一声惊呼,从车队内传出,紧接着,车队的镖头,一个个立刻感觉身体酸软,浑身无力。

        “没错,这正是我们火云十八英专用之毒,嘿嘿,以血启毒,以火引发,今日,你们谁也跑不了!”

        一场屠杀,就此展开,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整个镖车队,已然被杀了大半。

        阵阵惨叫,此起彼伏,在火把的辉映下,那十八个恶汉,脸上忽明忽暗,显得极为狰狞,一刀一个,屠杀开来。

        “哈哈,大哥,还有三个娘们!这次够咱们回去乐一乐了。”那刀疤汉子,一刀砍下一颗人头,从马车里抓住一个少妇,这少妇颇有几分姿色,只是此刻尖叫起来,一脸苍白,双眼露出恐惧之色。

        刀疤汉子哈哈一笑,右手在少妇身上一摸,淫笑几声,把少妇扛在身上,任由那少妇在背后厮打。

        这时,立刻又有两个大汉,迅速走来,从马车里抓住两个女眷,哈哈大笑中,长啸一声,顿时藏在丛林内的马匹,纷纷跑来。

        那身材极为魁梧的大汉,从一辆马车内拿出一个锦盒,打开一看,立刻满意的笑道:“兄弟们,走了!”

        这些人纷纷上马,在那三个女子的哭泣声中,就要离开。

        那刀疤汉子扛着少妇,路过王林身边,笑道:“老大,这小子还有口气,不如带走,养几日下次再用。”

        那魁梧汉子点了点头,骑马迅速离开。

        刀疤汉子把王林踢起,被另一人抓住,众人大喝着呼啸而去,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地面上那些死亡的尸体,散发出阵阵血腥之气。

        在清晨初阳升起之时,十八人来到了一处山峰之下,在半山腰,有一座巨大的寨子,上面写着三个大字。

        “火云寨!”

        “大当家的回来了,开山门!”

        山寨大门轰隆隆声中,被打开,十八人立刻呼啸而尽,顿时,整个山寨内立刻热闹起来。

        刀疤大汉抓着手中少妇,翻身下马,笑道:“老大,我先去快活快活!”说着,他立刻钻入一处房舍,没过多久,其内传出女子的惨叫。

        这些大汉显然已经习惯了此事,纷纷大笑,至于另外两个女眷,也被人带走。

        王林,则是被扔进了山寨后面的一处水笼之内。

        眼前一片黑暗,没有光,也没有声音,脚下空荡荡的,似乎是飘在黑暗中。

        身体悬浮着,在黑暗中无力地摇摆。王林动了动发胀的头颅,四肢一阵痛意袭来,彷佛燃烧的火焰在皮肉间穿过。

        王林睁开双眼,彻底清醒过来。

        远处传来一声微弱的惨叫,传递到这里时,已然极为轻微,只是,在这安静的黑暗之中,那叫声的余音仍然回荡着,久久未绝。

        失去了灵力、元神崩溃之后,王林的双目,也不再如以前那样可以洞彻一切,四周一片漆黑,他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他双臂被绳索捆住,整个身体悬吊着,浸泡在冰冷的水中。

        看不到颜色的水一直浸到颈下,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水腥气。那水是流动的,不时有波浪微微掀起,泼在口鼻上,也浸住他身体的伤口。

        王林屏住气息,把头抬高。自己就像被封在一口井中,当那远处的叫声回荡着消失,四周安静得彷佛置身坟墓。

        “失去了一切的修士,原来,比之凡人,还不如……”王林双目平静,一丝不甘心的怒火,隐藏的极深、极深。

        当年呼风唤雨的王林,已然不在,剩下的,只是一个失去了灵力,崩溃了元神,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一介凡人。他甚至连储物袋,都无法打开。

        此刻,储物袋也失去了踪迹,显然是被那些武林中人取走。

        此时,在火云寨的上空,柳眉妙曼的身姿,一闪而过,她甚至没有低头看一眼,她根本就不知道,寻找之人,就在那山峰之中。

        王林沉默,但他的双眼,却是越来越亮,在这水牢之内,他立刻察觉到,这里的灵力,比之外界他从村子离开后,所遇到的任何地方,都要浓郁。

        这灵力,并非是山中传来,而是在水中!